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傲娇萌宝:我娘每天都飒疯了!
傲娇萌宝:我娘每天都飒疯了! 连载中

傲娇萌宝:我娘每天都飒疯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沉水兰兰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帝星辰 林晚月 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傲娇萌宝:我娘每天都飒疯了!》,是作者“沉水兰兰”写的小说,主角是林晚月帝星辰。本书精彩片段:作为古武大宗凌霄门的掌门人,古武世界唯一的元婴修士,林晚月已经有很漫长的岁月,再没体验过这种真实的肉体痛感。林晚月清楚地记得,昨夜修为大成,已窥天道,正要问鼎所有古武修士只在传说中听过的武道元神境界。轰隆雷鸣电闪中,天劫瞬间即至,林晚月立刻运转灵力神识相抗。谁知,二者力量势均力敌,天劫也没想到第一个...展开

《傲娇萌宝:我娘每天都飒疯了!》章节试读: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好在,夏日的夜里,并不太冷。

吹着习习凉风,林晚月沿着记忆里的方向,慢慢往前走。

虽然意外来到这个奇怪的世界,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里的建筑高大简约,运行能量奇特,职业形式五花八门,物质资源丰富充足。即使是平民,也能过上古代贵族才能享有的生活品质和高效便捷。

与平民生活的简单相比,上流社会的贵族内部反而更加奢靡颓烂,风花雪月,千金斗富,不知所谓。

帝国作为星际中屈指可数的强国,除了边境少数冲突外,其余疆域承平日久,人们的生活安居乐业。

这样一个没有明显外忧内患的稳定环境,其实很适合修炼。

在哪里修炼,不是修炼呢?!

既来之则安之,这是林晚月的信条。

酒店离林家不远不近,清晨四点,林晚月回到了林家。

开门的仆人,神色异常地恭敬,半点没有清晨被吵醒的不耐,显然已经听闻了昨天的风声。

“哟,你还知道回来?!”刚进大厅,一道尖锐严厉的声音夹风带雨地响起。

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端坐在华美的沙发中,是林夫人。

身边的女仆正在精心打理她的指甲,显然又是有一个什么贵妇之约,需要早早起来梳妆打扮。

“可别又带回个什么来路不明的野种来吧!”妇人的脸庞保养得美丽动人,但吐出的话语却粗俗不堪。

林晚月并不想理会,正准备转身上楼休息,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二楼。

“母亲,您看我戴这串项链怎么样?”林曦云欢快的笑颜在看到林晚月的瞬间冻结成冰,“你怎么在这里?我哥呢?!”

“林远航吗?”林晚月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可能现在并不希望被人打扰。”

明明林曦云在上,林晚月在下,林曦云却被林晚月的语气,惊得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你,你什么意思?”林曦云警惕地看着她。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林家不是最重体面吗?”林晚月抬头望着林曦云,林曦云却觉得自己被俯视了。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妇人皱着眉,“别把你外面那些不三不四,装疯卖傻的做派带到家里来!”

妇人凌厉的目光转到林曦云身上,又变得柔和起来,“云儿,这条项链不趁你,上回秦诺不是送来一条蓝宝石的项链吗?”

林曦云小脸一红,娇嗔着回房间换项链去了。也顾不上林晚月和林远航了,反正哥哥是b级强者,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能只是计划推迟了。

真是自私又愚蠢的一家人!

对妇人阴阳怪气的话充耳不闻,林晚月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她打算离开这里,另外寻一个清净地方修炼。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林晚月的房间里属于自己私人的东西并不多。

只有一些原主母亲的遗物,后来的林夫人嫌弃晦气,原主才得以保存。

一串材质不明的玉石手链,一对钻石耳钉,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收拾好东西,已经早晨六点了。

夏日早晨的阳光,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穿透云层和琉璃窗,洒进房间里,将一小块儿地方照的亮堂。

空气中飞舞的尘埃清晰可见。

关上门,林晚月慢悠悠地下楼用早餐。

一楼餐厅里,长长的椭圆形餐桌前,已经坐了几个人,分别是林家主,林夫人和林曦云,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

“哟,稀客哦”,林夫人已经装扮整齐,正在吃着早饭,看到下楼的林晚月,百忙中却还不忘揶揄几句。

“好了,安静吃饭吧!”林家主发话了,不怒自威。

有了林家主的发话,大家都安静下来用餐,整个餐厅静得只有偶尔餐具碰撞发出的声音。

这是林晚月第一次见到原主的父亲,一位白手起家的a级强者,高大壮硕,形貌潇洒,确实能够带给人很强的威压感。

果然,如果说精神力为零的平民和精神力强者,如同蚂蚁和大象。那么从f级到a级,每跨越一个等级,都有一个质的飞跃。

像林远航作为b级强者,精神力运用足够强悍熟练的时候,能够移山倒海,开疆裂土。

而林家主这样的a级强者,除了死物,还能控制植物甚至动物等活物。

这种能力,在星际兽潮侵袭中,是非常重要的。

林晚月又看向长桌对面的小女孩儿,虽然只有两三岁,但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完美的淑女做派了。

穿着蓬蓬的粉色纱裙,肉乎乎的小手,熟练地拿着刀叉,将面包切成小块儿,再目不斜视地送进嘴里。

只有在咀嚼的间隙,才敢僵硬着脖子,只偷偷转动眼珠,偷瞅对面的林晚月。

谁知,目光被抓个正着。

小女孩儿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又忍不住再偷瞧一眼,想多看看自己的妈妈。

目光又撞在一处,小女孩儿有点惊慌地低头看餐盘,小脸蛋不由自主地红起来。

林晚月第一次露出会心的笑容。

“看来,姐姐和小橙相处的很好嘛!姐姐真是个好母亲呢!”林曦云一直关注着林晚月的一举一动,对两人的小互动了然于心,忍不住出言讥讽。

一个傻子怎么可能做一个好母亲呢?

小橙自幼是被仆人照顾长大的,在林夫人的授意下,小橙所有关于妈妈的信息,都是负面的。

但这依然很难阻挡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渴望。

而且小橙也清楚地记得,虽然妈妈有些疯傻,但是会偷偷地塞给自己糖果,会守在自己的窗外看着自己。

有一次,一个女仆给自己拿开了刃的刀叉,害自己割破了手指,妈妈立刻冲上来把女仆推倒了。

但是,小橙也清楚地感受到,这个家里不论夫人还是小姐,甚至仆人,好像都并不喜欢自己的母亲。他们总是称呼她为傻子。

妈妈也从不在人前和自己亲近,渐渐地,小橙也掌握了在林家生存的要诀,就是不能表现出对母亲的依恋和爱。

“小橙是我的孩子”,林晚月坦然地抬起头,大大方方环视所有人,一字一句道,“从现在起,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嗤——”,林夫人冷笑道,“是用林家的房子,林家的钱,来好好照顾这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