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白石头
白石头 连载中

白石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白沙子的 分类:小说推荐

标签: 小说推荐 李沐阳 许默

小说《白石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李沐阳许默,也是实力派作者“白沙子的”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他在水里屏着呼吸,一秒、二秒、三秒……;他在水里如鱼一样睁着眼睛,绵绵的水浸润着他干涩的眼球,眼球周围是混沌模糊的世界。他放松着身体,四肢如棉花,如轻轻的风;他放松着灵魂,灵魂里的点点滴滴如云一样飘散,如雾一般游荡。这时他脑海里闪现一个画面:红色的天空,红色的河堤,红色的河流,白色的石头,一个赤身裸...展开

《白石头》章节试读:

他又一头猛扎进澡池子里,又一次忽略了澡池子的深浅,所以他脑袋又一次和池底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龇牙咧嘴地从水里冒出来,用手一摸,额头上就是个大疙瘩,似乎也不管别的啥事——也许是水的浮力缓解了他的冲击力,也许是那六十二度的“二锅头”发挥了它应有的副作用。

“我靠,老天爷终于开了一次眼。”他幸灾乐祸地摸着额头上的疙瘩笑起来。

他笑完又钻进温暖滋润的水里,挺尸一般沉在水池底部。这一刻他舒服起来,这一刻他像鱼一样自由——只可惜他还不是一条鱼,他真憋不了太长时间。

在水里,他脑子仍晕晕乎乎的,那“二锅头”的后劲还在折腾着他——他一会就憋不住了,伸出一张意犹未尽的脸来。

他坐在水池边上,大力地搓着满身的水泥灰——要是不洗得干干净净,宿舍的大宝哥又杀猪样地叫起来!

水泥灰不应该地融进干净的池水里,旁边两个穿泳裤洗澡的南方学生(也许只有南方学生才穿泳裤洗澡)见这情形匆忙跑上去!似乎慢一秒就染上“疯牛病”一般。

他压根就没注意,哼着小曲快速地搓着——搓干净了,又沉到池子里练他的催眠大法了!

“喂!这个同学注意了,下次下池子前,先在上面冲冲!把你这满身黑灰冲下来,再下到池子里——装死人呢!听到没有?”一个声音在岸上大声地高叫着——那是个兼职管理澡堂的学生。

池子上几个正穿衣服的学生,好奇地转过脸来。

“你——跟我说话呀?”他从水里愣愣地伸出头,看了看水池四周,也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除了你还能有谁?看看把别人都吓跑了,你好意思吗?刚才有人投诉,说你把水洗黑了。我在澡堂干了几个月,还第一次接到这样奇葩的投诉!”

“这凡事不都有个——头一回吗?我靠!再说我洗个澡怎么就把他们吓跑了?那说明什么?他们革命意志不够坚定呗!”他依旧笑呵呵地说道——他并没有听清他最前面的话。

“你意思是说你参加过革命?装啥呀!我早注意你了,不就是穿身军训装,在澡堂泡个澡,把一池子水都泡黑了,把别人都‘革’跑了。”

“我说兄弟,那你知道我来澡堂之前干了什么?”

“我说大哥,你刚走进澡堂,我就知道你干什么,你不就是在工地上扛了几个水泥袋子吗?别以为我没干过苦力活。”

“吆,好眼力!那你知道我今天扛了多少包水泥吗?说出来吓死你,二百五十包,这得有多坚定的革命意志力!没有我今天这二百五十包水泥,那摩天大楼要少砌多少墙,少抹多少灰,你知道吗?我为中国建筑事业做了多大贡献,你知道不知道?你还在这里跟一个做了这么大贡献的人聒噪,你害臊吗?”

他醉醺醺,口不择言地说道——如果没有那“二锅头”的副作用,估计他还说不出这“自毁长城”的话来。

“哈哈,哈哈~”几个正穿衣服的学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贡献再大关我鸟事?看你喝点酒,整得像‘二百五’一样!下次我再看到你满身脏兮兮的,我就不让你下这澡池子了!”那青年学生指着他不爽地说道。

“你别指指画画的,我身上不脏,来你这澡堂干嘛?咱学校好不容易刚建个气势恢宏的澡堂,不就是想让学生洗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地!怕把水洗黑了就不让我洗了,那你是不是怕噎死就不吃饭了——标准的因噎废食,剖腹藏饭!”他发现自己胆子大了,开始无所顾忌,开始畅所欲言了,开始反抗压迫了!

“我不是不让你洗,是让你在上面冲干净了,再下去洗!你咋听不懂话呀?”

“我冲干净了,我还下来干嘛?我不直接穿裤子走人?难道还要在这里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他发现酒后的脑子变灵光了一样。

“哈哈,哈哈~”那几个学生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这同学咋这么爱抬杠!听不懂呀?我给你打个比方,一个老鼠屎掉进一锅清汤里,这汤还能喝吗?”那管澡堂的显然和他杠上了。

“意志坚定就能喝。别说老鼠屎了,就是一个活老鼠,我也能生吞下去,你信不信?再说这汤,我就算不洗,你也喝不了吧!”

“哈哈~,对对,洗了才能喝!”岸上几个学生又笑起来。

“你牛逼,只有老鼠才信你的话!我看你就是个爱钻牛角尖的‘金刚钻’,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不接受我的意见,下次我就不让你进这个门。”

“咋地了!我就是‘金刚钻’,你能把我咋地吗?我咋发现你们都爱欺负人呢!我在宿舍里脱个衣服有人说味大,我到澡堂里洗干净吧,又有人说我把水洗黑了,好不容易找个女朋友吧,又被人抢走了!我咋左右都不是人呢!”他心里开始不舒服起来,把不舒服的情绪彻底发泄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就像看喜剧电影那般,有滋有味地大笑起来。

“就你这‘金刚钻’,还能搞成瓷器活?哪个女孩能看上你?自己不好好反省反省?”那管澡堂开始挖苦他。

“你管好你的洗澡水就行了,还管我交女朋友!别逼我,逼急了!我老实人也要出手了!”他心里极其不爽起来——什么都能提,就是不能提她看不上他,提了这句话就等于提了炸药包,他要不炸出来那就不是他了。

“该出手时就出手时,风风火火闯九州呀!”池子边一个如流氓的学生,唯恐天下不乱地唱到。

“还发横了!就怕你是只软鸽子。”那管澡堂的原以为他是个好收拾的“矮矬穷”。

“哈哈哈~”澡堂里又是一片笑声。

“看看谁是鸽子?正好和你练练肌肉,谁怕谁他妈就是龟孙子!”他发火了,踩着水池里的台阶甩着胳膊,一摇一晃地走上来。

那管澡堂的一下愣了,被这老鹰抓鸽子一般的情景骇住了——老鹰不是自己,鸽子才是自己。

这高大威猛的体型,这铁一般的肌肉块,再加上他机器人一般的表情,无不让那管澡堂的心惊肉跳;包括周围的学生也看呆了,这不就是现实版地裸体“终结者”吗?

“怎么?刚露出肌肉,你就怂了!”他直勾勾地看着那管澡堂的青年。

“我怂啥?现在文明社会了,咱就整点‘文’的。要不你先穿个底裤?这么多人看着也不雅观吧。”那管澡堂的有点发虚了,显然想溜之大吉。

“哈哈,哈哈~”旁边的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比文的是吗?刚才你不是说不相信我敢吃老鼠吗,你现在整一只过来,我保证‘咔嚓”咬成两半,你吃一半我吃一半,如何?”他醉气熏熏地指着他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人又大笑起来。

“同学,我到哪里给你抓只老鼠?我又不是只猫。”

“确实让你为难了,反正今天不比就不行,不比你就别想走了!你伤了我的心,我想想……”他一只手指着他,一只手习惯性地抓着脖子。

“你伤了我的心,却又伤得不够彻底!”刚才唱歌那人又唱了起来。

“哈哈,哈哈~”又有人笑起来。

“你还想咋地吗?”那管澡堂有点不安地说。

“有了,有了……有了个很文明的比法,咱就比在水里憋气。我看你不是经常趴在水底子吓唬人吗?我在池子底就看到你好几次了!”

“我那是在水里给你清理杂物,好吗!”那管澡堂的心有怨言地讲到。

“你清理什么我管不了,总之你都练过了,对吧?这样为了公平起见,我憋十秒你只要憋五秒,我让你一倍,这样总行了吧!今天谁要是输了谁就倒立着走出去!”他咧着嘴巴,指着地板牛逼哄哄地说道。

“还有这样装的?”

“你没看他喝醉了,净说大的吗。”

“看看他怎么出洋相,要不杀杀他的威风,他真把澡堂当自家厕所了!”后面两个南方学生极其小声地议论着。

“好——你可别后悔!”那看澡堂的学生一下雄风大振,如“回光返照”一般。

“先说好,你要是输了,不仅要倒立着走出去,以后也别像个老鸹一样,在我面前嘎来嘎去,搞得我心神不宁!”

“好!你要是输了,不仅要倒立着走出去,还外加一条‘大前门’,如何?”那管澡堂的拿出一副稳操胜券,又“趁胜追击”地气势。

“你家没有……没有前门了?”他实在搞不懂这“大前门”是什么“宝贝”,有点心虚地说道。

“哈哈,哈哈~”其他人大笑起来。

“大前门香烟,二十块一条!出得起吗?你可别后悔了!”

“别说一条,十条也没问题——关键你这学生抽烟干嘛?抽烟有害健康你知道吗?”他一本正经地教训起人来。

“我是给我爷抽的,我爷喜欢抽这烟不行吗?不敢了吧?”

“挺孝敬的呀,都快三十的人了,你爷得多大岁数?”

“身份证在这,刚过二十……我给我爹抽也行,我抽也行,你管那么多干嘛?”那青年掏出身份证来。

“害你自己不够,还要害你祖宗三代!为了你祖宗三代的健康,我今天也不能输了。”他最恨抽烟的人,他认为爷爷咳嗽病和他那个烟袋锅子有莫大的关系。

“那就这样定了!大家做个见证,有表的帮忙看下时间,免得他耍无赖了。”那青年说道。

“我给你们当裁判!保证给你们精确到微秒!我在学校体育部干的就是发令员。”一个穿好上衣,正准备戴电子表的学生,有了用武之地的高喊着。其它学生都兴致勃勃地等待着——等待着牛逼哄哄的他出尽洋相。

“不怕跟你交个底,在我村里,别人都称我为‘浪里白条’。我这憋气的本事,都是我让别人一倍,今天要是赢了你,都是你自找的,可别说我胜之不武。”那个看澡堂的得意洋洋地说完,脱掉衣服,露出一身干瘦精炼的肌肉来。

那些刚来到澡堂的,和还没有走出澡堂的,都被这有趣的场面吸引了,分左右两排,密密麻麻地站在水池边上。这时候人头一下攒动起来,人声也鼎沸起来。

“你这‘浪里白条’咋来看澡堂了?那不是太委屈你了?”旁边一个后来的学生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哈哈~”

“你懂个啥?我这叫与时俱进,有我这身手,谁还能在澡堂里淹死?”那学生春风得意地说完,高高地跳起,一个漂亮的鱼跃扎进水里,完全忽视了澡堂的深浅。

他正纳闷着,池底子怎么这么优待他?难道熟门熟路?那男青年就从水里龇牙咧嘴地冒出来,冒出一个才长红疙瘩的头来,男青年用手揉着额头听着周围人的赞叹

“这姿势真是练过!”

“瞧这身手真不是吹的,这下有戏看了。”几个学生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哈哈~,小样脖子没……哈哈……没折断吧?哈哈~”他看着他的囧样,笑得喘不过气来。

“哈哈~,有啥好笑的,彼此彼此呀!”那男青年看着他额头上也有个疙瘩,终就找回了失落感。

“开始,别客气。”他做了一个邀请姿势。

“别客气,你先来。”那青年回道。

“不懂规矩呀?我喊一、二、三,你们一起开始!懂了吗?不懂,我再说一次………一、二、三,预备——开始!”那计时的学生挥着手势,认真地指挥着——他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发令员了,就差一个发令枪了。

…………

“浪里白条”的头早就伸出水面,他从怀疑转为惊叹,再由惊叹转为心悦诚服,然后和其它学生一起帮他数着数六分三十秒、六分三十一秒、……这时间已经超过他三倍还多,所有人都震惊了,都在遗憾地想着为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评委没在现场呢?没能见证这奇迹时刻呢?

“我靠,他这么憋,会不会呛水?”

“会不会逞能当英雄,在水里憋死了!”

少数几个人有些不安地议论着,大多数人都还在兴奋地数着,见证这奇迹时刻。

当大家惴惴不安、心惊肉跳地看着他,看着他挺尸一般躺在水底甚至快要上浮时,断然决定把他从水里拉出来——正在这时,他却豁然蹿出水面,蹿出一个头,一个憋得通红的脸,一个特别满足的笑脸来。

“我靠,兄弟,你才是真正的‘浪里白条’!我愿赌服输。”那管澡堂的青年跳进水池里激动起来。

“服了?”他喘着粗气说道。

“服了,兄弟你以后就是带包水泥下到水里,我也不会再吭声了。”那看澡堂的心悦诚服,五体投地地握着他的手说道。

“水泥?……兄弟,今晚是我不对,喝了点酒忘记自己几斤几两了!你教训得对,我不该把好好一锅清汤给毁了!”他非常诚恳地握着他的手说道。

“兄弟,不打不相识,我叫张顺,建工系大二班的。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是粗人不懂礼貌,望请见谅。”

“兄弟,一个系的,我也粗人一个,我叫李沐阳。咱就别惺惺相惜了,你再说客套话我就钻到池子里去。”

“兄弟我说话算话,现在就倒立着走出去!”那看澡堂的学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一个倒栽葱,两手撑着地,向外面“走去”。

“我靠!好身手!”

“真是爷们,说话算话!”

从澡堂里出来,他脑子清醒了,他对澡堂里“自毁长城”的一言一行有些懊悔了。

“我怎么真成了他妈二百五!”他又一拳干脆地打在了自己的头上。

他在宿舍里放了脏衣服,向校园东门走去。一个下午的繁重劳动,再加上热水提供的胃动力,早让他肚子“咕咕”起来!他并没有去餐厅,餐厅里的美食对他不是“贵”就是“物不所值”。

校园东门外照样热闹异常,还没开建的荒地上摆满了小吃摊,摊上小灯泡的微光照着摊上物美价廉的食物有东北人的煎饺、有山西人的肉夹馍、有河南人的粗粮馒头、有当地人的烤红薯等。

那小吃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腾腾四散的热气给这寒冷的夜,给这寂寞的夜,增添了些许的暖意。

那走过路过的馋嘴学生,闻到这诱人的香味必须垂涎欲滴,食欲大动。摊主们个个系着脏旧的围裙,在寒风中强颜欢笑地伫立着,望眼欲穿地盼着——盼着那衣裳鲜丽的学生掏出“毛爷爷”来。

他依旧是双手插进口袋,高昂着头,不为所动地快速走向一个摊位。

摊位上一个做“肉夹馍”的山西胖汉,那大汉左边一个小推车,右边一个炭火土炉子。小推车上的瓦罐里正煮着喷香的卤肉,灼热的土炉子里正烤着焦香的烧饼。

“老表,今天要不要夹点肉?才卤好的猪鼻子肉可香咧!”那山西大汉笑呵呵地招呼道。

“胖成啥样了?还吃肉?来两个饼就行。”

“那要不夹点土豆丝?就着吃有味道。”那胖汉说着从炉子里拿出两个饼子,做出准备下刀的姿势

“别别,土豆淀粉含量高,也不利于减肥呀。” 他又笑道。

“你这老乡算得可真精,两个白饼卖给你一块钱,俺这是一分都不赚呢!”那大汉笑着,把饼装在纸袋里递给他。

“等我发大财了,天天吃你这三块五的肉夹馍。”他笑道。

“等你发大财了,估计也不吃俺这肉夹馍了。”那大汉也笑道。

他拿着饼大口地咀嚼起来,这烧饼的焦香味胜过他吃过的任何食物。

他走向一个面条摊。那面条摊上搭着两个帐篷,一个帐篷用来做面,一个帐篷供客人吃面;做面的帐篷里摆放着锅碗瓢盆等灶具,吃面的帐篷里摆着四张简陋的桌子。

“老乡,今个咋来这么晚?都快收摊了才来呀。”那面条摊的女老板热情地招呼道。

“刚在水里和别人比完赛。”他走进帐篷里。

“哎呀,大冬天你们还比赛游泳呀!不嫌冷?”那大姐惊奇地问道。

“我们那条件好,游泳池里都是热水。”他笑道。

“还是你们学生好啊!游泳池都是热水,你看我给娃洗个衣服都没有热水哩!”

“是好呀!好得我都受不了!。”

“你们这有文化的说话就不一样,条件好还受不了啊。”那大姐又笑着说道。

他在帐篷最里面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他戏称那“桌子”是他的专用雅座。这帐篷虽简陋却挡住了刺骨的寒风,这里的人虽朴实无华却有别样的温暖。

“老乡还是青菜面?今个要不要加个煎蛋?”

那大姐拿了一把面条放在锅里,打开锅下面的炉子。

“鸡蛋就不要了,大姐你这青菜面做得就挺好的,比我们学校的面做得好多了,天天吃也吃不够。”他衷心地称赞道。

“老乡,你可真会说话哩!”那大姐麻利地在台面上操作着。

这时一个小女孩从灶台后面走出来,怯生生地说道“叔叔,文具盒给我买了吗?”

那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胖嘟嘟的脸蛋,圆溜溜的眼睛,露出农村孩子特有的质朴和羞涩。

“看,这是什么?”他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文具盒来。

“真好看,我有新文具盒了,我有新文具盒了。”那小女孩跑过来一把抓到手里,又蹦又跳起来。

“老乡,你可真细顾咧!小孩就随口一说,你看你都当真了,安安快点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女孩冲他开心地笑起来,坐在他的桌子边摆弄着文具盒。

“大姐,别客气,我没钱的时候在你这里吃得还少吗?”

“老乡,我应该谢你才对,你看你经常照顾我生意,欠我那点钱,哪次不都按时还了。”

“安安,今天作业写了没?”他摸着小女孩的头发说道。

每当他看到这个小女孩,就如看到黑夜里一个在煤油灯下孤零零看书的孩子。

“叔叔,作业早写完了呢。”那小女孩稚气地说道。

“可不许骗叔叔,要不然就打屁股了。”

“我才要打你的屁股呢。”安安调皮地举起手来。

“安安别捣乱,叔叔要吃饭了。老乡,我给你剪了两个荷包蛋。”那女老板端着一碗青菜面,青菜面上两个金黄的煎蛋。

“大姐,一会你一起算上。”

“老乡你客气个啥咧!这鸡蛋都是俺家老母鸡下的,下次有朋友带来照顾下生意就行了。”

“不用说,有朋友一定给你带来。”他 “吸溜吸溜”地大口吃着面。这面条和他小时候爷爷做的面条一样,劲道有嚼劲;这面条的汤是用羊骨头熬成的,又白又香。

“好几天没看到安安爸了,大姐你又带孩子,能忙得过来吗?”他问道。

“她爸爸呀,唉——,被三轮车撞了,腿也被撞断了,现在在家里养着,啥也干不了。没她爸在这里忙活,俺这生意也快做不下去了。”那大姐愁容满面地说道。

“大姐你也别愁了,就当给大哥放个假。”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应该怎么安慰了。

“咋不愁呀!那开三轮车的又跑了,她爸的医药费都还没有着落,安安60块的学杂费都拖了一个星期了,唉——真愁死人了。生意又不好,一个晚上才买了几十块钱。”那大姐叹气地说道。

他沉默地吃着面条,这质朴的人,这简陋的面摊,让他的心温暖又酸楚。他最美好的愿望是能为那些穷苦人做点什么——可他自己只是河边微小的一粒沙,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却什么都做不了。

“大姐我吃完了,钱……我放到桌子上了。”他有散钱,却掏出一张一百的放在桌子上。

“老乡,稍等一下,我去换一下,我这里零钱不够。”那大姐拿着钱走了出去。

“大姐你先把安安的学杂费交了,那钱就当是我后面的饭钱了。”他说着走了出去。

“大兄弟这哪成呢?你看你每顿连个鸡蛋都……”那大姐感触地说道。

“大姐,你赶紧回去!你看我这身强力壮的,随时都可以去挣钱,真不差这点钱。”他笑了笑,匆匆摆了摆手向外面走去。

“那真太谢谢你了!大兄弟。”那大姐老远还在向他招手。

“妈妈,快看这文具盒还是双层的,可漂亮了。”身后安安稚嫩的声音。

“安安,可要好好学习呀!将来像叔叔那样考个好大学,不像爹妈这样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