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前男友渣后我起义了
被前男友渣后我起义了 连载中

被前男友渣后我起义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爱吃饺子不蘸醋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宋知闲 虞宴清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被前男友渣后我起义了》,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虞宴清宋知闲,是网络作者“爱吃饺子不蘸醋”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那段时间,师傅将他交给我照顾,以至于我疏于学业,武学被文书墨超了去。如今想来,打不过书墨也是有原因的。他将将在山上养了半年之久,身子才好了个大概。病好之后没过多久,京城便来了人将他接了回去...展开

《被前男友渣后我起义了》章节试读:

现场慌作一团,李京舟急切地喊道“找大夫,快去找大夫。”

崔雪仪哆哆嗦嗦地抽出了剑,一扔,老娘倒吸一口凉气,她神情恍惚,“我,我没想杀她的,我只是太过气愤了。”

李京舟看着我胸前不断渗透出来的血液,他望着崔雪仪 ,目眦欲裂,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毒妇,亏你系出高闳,心肠却如此狠毒。”

崔雪仪连忙摆手道,“李郎,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在乎你了,你信我,我真没想杀她的……”

这两个蠢出天际的王八羔子,一个拔了剑,一个还打嘴炮,我真是服了。

我颤巍巍地举起手,“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下的”,说完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书墨坐在床前,调侃道,“可以呀,虞宴清,碰瓷差点把小命给搭上了。”

我斯哈了一口气,歪着头,问她,“交代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书墨正襟危坐,“一切都办妥了,不出半日,京城大街小巷便都会知道崔家闺女因争风吃醋怒而杀人的事情了”。

世家最看重的就是颜面了,她崔雪仪丢的起这个脸,作为皇后的崔家嫡长女却不得不出面善后。就看,她能给我什么作为筹码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院子中休养,除了李京舟那个死狗来看望过几回,不痛不痒地替崔雪仪赔了礼道了歉,便只有书墨一直陪着我。

闲来无事,便在纸上将朱元璋的起义路线描摹了一遍,又用简体默写出汉武帝、光武帝打击世家的政策要点。

穿来之前,我刚考取应急管理局的事业编,仗着有编制,单位开除不了我,天天在办公室摸鱼。将考研期间的教材《中国古代史》这本书都翻烂掉了。一次下乡讲解防震防火知识,由于出现事故,被困在了火场,一睁眼,便来到了这里。

这个朝代属于架空的由北方游牧民族建立的王朝,与衣冠南渡前的北方政权相类似。本朝开国之君慕容定国原本是前朝大将,趁着中原内乱,缙昭帝平叛之际,与西羌勾结,背弃旧主,又联合世家,许以特权,通过互通婚、迁国都、改姓氏、禁胡语、易服饰的方式,将南北连成一片,最终建立起大一统帝国——大燕朝。至此,已过百年。

大燕借助世家的权势建立帝国,最终也遭到了反噬。随着皇权的衰落,以崔家为首的五姓七望的崛起,北方世家与南方士族通过婚姻为纽带连接起来,形成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庶族的”的门阀制度。到本朝,世家的猖狂程度比隋唐更甚,以至可以随意废立帝王。

况且刚刚经历五胡乱华、侯景之乱般的浩劫,皇权不稳,世家猖獗,土地兼并严重,西南一带虎视眈眈,南方尚未开发完全。想于乱世中挽大厦将倾,不削尖脑袋、薅秃头发搞点大动作,还真难成事。

也不是我歧视少数民族政权,要是你能治得好就罢了,你非但坐不稳天下,还招来塞外贼子屠杀中原百姓。所以啊,真不怪我要搞事情。

说句实话,就如今这局面,可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乱世民国相比,除了教员,谁来都不好使。

毕竟封建王朝刚刚才步入正轨,咱也没想着推翻人家的社会形态,搞一场开天辟地的社会变革。人家的生产力有限,咱的能力更有限呢,

但是,世家这个盘踞在中原500年之久的大毒瘤必须清除掉,所以,我思来想去,觉得农民起义的胜算大些。可光靠农民是行不通的,还必须依靠世家的力量,借力打力,收到的效益才更高些。

果不其然,大半个月之后,宫中来了人称皇后娘娘要见我。

可真是给我脸了,我一借住在李府的孤女,还能劳烦宫中贵人的大驾,百忙之中抽空见我。

麻溜的让人抬着我进了宫。

皇后居住的凤仪宫,金砖铺地,居香涂壁,刻画彩雕,锦绣珠帘,穷极纨丽。

嗯,极尽奢靡之气像极了亡国的前兆,上一个这样奢靡的后妃还是萧宝卷的贵妃潘玉儿呢。

问安赐座后,我瞅了瞅端坐于上首的崔有仪,眉蹙春山,眼颦秋水,口若含丹,指如削葱,身着金丝银百鸟朝凤宫装,发髻上松散的插着一根朝阳九凤金钗……

哎,不看了,人长得美还巨富有,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我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俯视着我。

半晌,她敲了敲桌子,沉吟道,“本宫的妹妹不懂事,已代为教训过,虞姑娘便可适可而止了。”

伤得那么重,崔家一点血都不放,敢情我白挨一剑了呗。

“娘娘此言差矣,崔氏权倾朝野,即便是崔二小姐要了民女的这条命,我一介女流,又岂敢说句不呢”,拿话噎人谁不会。

她面不改色,“李家掌军权,皇室岂能将如此重要之人置于他人之手。虞姑娘,截了你的姻缘,本宫与皇上自会赐你一份圆满的。”

哼,这娘们,把锅甩给了皇帝,要真是皇帝想要军权,为什么不让李京舟尚主,却让你妹妹嫁给她。

等等,这娘们说什么,要给我赐婚?

她,有事没事,没事吃点溜溜梅。

“婚姻一事就不劳娘娘费心了”,我婉拒道。

“你也算半个李家人,更是我我崔家的姻亲,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保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说着,她让侍女递来一份小册子,“这是本宫在南方的私产,只要你同意与宋家联姻,便尽数送与你了。”

我沉思片刻,便下跪谢恩。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踏出宫门的那一刻,她叫住了我,厉声道“虞宴清,你懂本宫意思吧,胆敢背叛本宫,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要不是顾及那人,威胁我,就凭你,也配?

我站立回头,朝着上方行拜叩大礼,余光瞟到金碧辉煌的内室,微微蹙眉,突然想到,南陈后主萧宝卷死后贵妃潘氏自杀殉国的壮举。微微一笑,有朝一日,希望我们的皇后娘娘也能“玉奴终不负东昏”,为国死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