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被甩后,我的豪门少爷身份暴露
被甩后,我的豪门少爷身份暴露 连载中

被甩后,我的豪门少爷身份暴露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锤铁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宋冉 都市小说 陆时铭

《被甩后,我的豪门少爷身份暴露》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时铭宋冉,讲述了​为了得到这份实习工作,他辛辛苦苦面试了几轮,背了好长时间的集团资料。如果因为一时顶嘴,失去了工作,那才是得不偿失。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这主管虽说不像个人,可这工作的薪水不错。在这里工作一年,抵得上小公司三年...展开

《被甩后,我的豪门少爷身份暴露》章节试读:

秦渊也问村长这个问题,可是年代太久远了,他也不记得当时的细节。

“沈总,我觉得,要不然直接做个亲子鉴定吧。”

事情调查到这里,秦渊觉得,陆时铭很有可能就是沈家走丢的那个孩子。

沈明光也有些头疼,一时拿不定主意。

有时候,事情发生到眼前,看到一丝希望,反而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他对着电话那头的秦渊说道“你先回来吧,你去调查这事,陆家估计都告诉陆时铭了。”

想来,陆时铭也知道了有人去过他家调查他的消息。

沈明光在医院走廊角落打完电话,慢慢走回病房。

沈国富还在睡觉,这次突然发病,也是因为心脏血管堵塞,医生给他做了手术安装支架。

好不容易脱离危险,医生说了,他这样子,再也经不起刺激。

沈国富今年五十一岁,头上却布满了白发,可见这些年,他过得一点也不轻松。

偌大的沈氏集团要管,家里生病的妻子要管,还有自己这不听话的儿子。

沈明光心头百感交集,要是这次再失望,他也不打算逃避了。

父亲年纪大了,沈氏集团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下定了决心,他也不再纠结。

第二天上班,陆时铭刚进公司,就被秦渊叫到了沈明光办公室。

营销部的员工看着秦渊严肃的表情,一时间都有替陆时铭担心。

“秦助理,沈总找我什么事?”

陆时铭有些好奇,怎么一大早就来喊他,难道他最近工作表现不好?

秦渊昨天连夜赶回A市,今天一早又陪着沈明光来公司,自然脸色有点不好。

被陆时铭误会,他这才反应过来。

“你别担心,是有事找你,不过,不是坏事,你进去就知道了。”

咚咚咚,秦渊站在门口敲门,片刻后,门内传出声音“进来。”

秦渊打开门示意陆时铭进去,而后关门朝茶水间走去。

沈明光看着进来的少年,其实也不能说是少年。

按年纪来说,陆时铭应该快满二十二岁了。

陆时铭坐在椅子上好奇的看着沈明光,不知道老板要对他说什么。

说什么?

沈明光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定了下心,他缓缓开口。

“小陆,可能有点冒昧,不过,我希望你能冷静听我说,你是领养的孩子对吗?”

这话一出,陆时铭瞬间看向沈明光,他好像知道派人去他家里打探消息的人是谁了。

“没错,我是父亲领养的孩子,这有什么问题吗?”

即便自己是被领养的人,跟他的工作能力也没什么关系吧,难道公司不允许?

家人是他的软肋,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不免说话有点尖锐。

见到陆时铭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沈明光也不再隐瞒。

“我有一个弟弟,在三岁的时候被人迫害,走丢了。这些年,我和父亲花费了很多精力,找了一座又一座城市,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沈明光说完这话,目光定定看向陆时铭。

“一直到我遇见了你,那在医院救的那个老人,是我父亲。他是少见的RH阴性血,你知道的,这种血型万里挑一,可巧合的是,你也是这种血型。你的年纪,和我弟弟一样大,还有,你的长相,和我有几分相似。”

陆时铭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沈明光说到长相,他下意识的看着对方的脸。

沈明光五官锐利,棱角分明,正是成年男子最有魅力的时候。

至于陆时铭,他还年轻,五官俊朗,和沈明光同样的棱角分明,透露出来的,却是青年的朝气。

他今年二十一岁,从来没料到,自己还能有见到亲生父母的这一天。

小时候的幻想,好像要成真了。

不过,他也没有被喜悦冲昏了头。

“这只是沈总你的推测,或许我并不是你的弟弟,长相相似的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至于血型,少见不代表没有。”

沈明光也不是说的绝对,他找来陆时铭的意图,也是想先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让他配合做一个亲子鉴定。

这个要求虽说有点唐突,但也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办法。

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沈国富已经醒来。

沈明光早就让医生采集了沈国富的头发、血液,只等陆时铭一到,立刻就能开始检测。

按照正规的流程来说,时间需要几天。

沈明光自打收到秦渊的信息就开始准备,再加上,这家医院,是合资企业。

沈家在这里,股份占到了三分之一。

对于沈明光的要求,医院领导给他开启了特殊通道。

最尖端的检测技术,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看到结果。

沈明光进去病房照看沈国富,陆时铭坐在医院走廊。

这两个小时,好像过的格外漫长。

他脑子里一团乱麻,理也理不清。

到底是对亲人的渴望占了上风,他内心其实也是有些期待的。

养父母一家对他很好,可陆时铭总觉得,他们当中始终还是有一层隔阂。

他小时候和同村的孩子一起偷了别人家的西瓜,其他孩子回家被打屁股,养父只是罚他不许吃晚饭,一根手指头都没动他。

也许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心思,他反而觉得打是亲,骂是爱。

怕被村里人说闲话,养父母对他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陆时铭在外面思绪万千,沈明光面对沈国富,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沈国富刚做完手术几天,还在休养的阶段。

听医生说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

想了想,他决定先把陆时铭介绍给沈国富,让他们先认识一下。

毕竟,陆时铭也是沈国富的救命恩人,有这个由头,沈国富也不会怀疑。

“父亲,这位是陆时铭,就是他救了你及时送医,不然你这次就危险了。”

沈明光带着陆时铭进来,给二人相互介绍。

沈国富躺在病床上,感激的看向陆时铭,这一看,他有些恍惚。

怎么感觉这少年看起来这么熟悉的样子 。

沈明光正要多说些什么,外面何医生朝他招了招手。

他有些着急的问何医生“怎么样,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