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
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 连载中

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公子江山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司小凤 现代言情 金熙

《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公子江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金熙司小凤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内容介绍:”周夫人皱着眉头,看着金熙一身牛仔裤配白T恤满脸的嫌弃。金熙想说这身衣服可是她花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买的,可又担心惹恼未来的婆婆,只好小心翼翼的说:“我下次会注意的”。周夫人昂首挺胸,端的是一副贵妇人的模样,手腕上挂着名贵的包包,边走边不可一世的说:“我们周家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家,将来楚暮可是要进特安局...展开

《被渣男甩了后,我成了世界之主》章节试读:

乔木磊往前走了几步,用手在空气中用力一推,瞬间被一股大力给弹的硬生生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要知道乔木磊的战斗力在特安队里也算强悍的,他都被弹回来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再尝试了。

此时特安队的人也只能等消息,闲来无事,一直坐在墙上的端夜雨问了句“队长,你见过暗夜小队的人吗?”

司小凤靠在旁边的树上,手里夹着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回了句“百年前见过他们的队长。”

端夜雨来了兴趣,赶忙从墙上跳了下来,凑近司小凤,那期待的眼神问“快说说,他长什么样?”

特安队其他几个人也都看着司小凤,十分好奇这个问题。

司小凤只淡淡的说了句“时间太长,忘记了。”

端夜雨无语的撇了撇嘴,说了句“没趣,”然后躲开了。

就在这时,虚空拉开,暗夜小队的人早已消失不见,眼前出现一堆被烧成渣的灰烬,只有金熙坐在灰烬中间。

特安队的人跑了过去,只见金熙毫发无伤,司小凤眯眼打量着金熙,心里虽然松了口气,但也多了些疑惑。

一般人只要碰到地火就会化成灰烬,虽然暗夜小队来的及时,但金熙进入火场也足足有一分钟,不可能毫发无伤。

金熙开口说“你们走吧,我想静一静。”

司小凤明白失去亲人的痛,只好带着特安队先撤了。

此时原本破旧的老房子,已经一片灰烬,金妈妈和金宵也已经不复存在,连丝毫痕迹都没留下,就像原本就没来过这个世界上一样。

金熙起身从灰烬中走了出来,在原来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下来,这时周楚暮穿着得体的西装和湛亮的皮鞋出现在金熙面前。

金熙抬头看着周楚暮,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发生这样的事,周楚暮能来,金熙心里是真的很高兴。

可下一秒,周楚暮却说“小熙,我们分手吧,我妈说的对,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本来就不合适,勉强在一起也没意义。”

说着周楚暮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金熙,一副救世主的口吻说“这里面有一万块钱,想来你现在应该用的上,就当是给你的补偿了。”

看着周楚暮这副自大且不可一世的模样,金熙心里那点温暖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愤怒和悲痛。

她明白,周楚暮是担心她家出了事,怕她以后赖上他呢,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提了分手,可她气的是自己瞎了眼,居然爱上这么一个人,她起身一把打掉了周楚暮手里的卡,眼里满是戾气的说“你可真会挑时间,原本我以为你就算不爱我,也还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可如今看来,你不仅没断奶,还是一个巨婴,”她一字一句的说“今日是我金熙甩了你,不是你不要我,你给我记清楚了。”

周楚暮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犀利又霸道的金熙呢,不由的心里更是生了厌,他捡起地上的卡,恼着一张脸,大步走了。

寂静的夜,灰蒙蒙的天空,破旧不堪的小院里只剩下金熙一个人了,她回头看着那片灰烬,心里空唠唠的难受,现在的她是真的没家了,也没亲人了,她只好漫无目的往外走。

要去哪里,能去哪里,她也不知道。

出了小院,当她走在每天必经的小巷口时,那条小巷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河,河的两边长着许多紫色的花,河边停靠着一条船,上面挂着一条布凡,上面写着“溟河”两个字。

金熙迈步上了船,船上摆着几个木头方桌和长条凳子。

旁边还有一位老婆婆,腰背佝偻的很厉害,她抬起头,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金熙,声音沙哑中透着些许沧桑感“百年离乱后,期待此相逢!”

金熙不明白婆婆说的是什么意思,微微皱起了眉头。

婆婆笑了笑,端了一杯酒过来放在桌上,沙哑的声音说“此酒名为相思,一杯不下船,姑娘慎用。”

金熙不信,她喝酒从来没醉过,加上心里悲痛,没一会儿一连无数杯下了肚,果然金熙一点醉意都没有,桌上的一坛酒喝光后,金熙起身往船下走,脚步虚飘,晃晃悠悠的还不忘跟婆婆说“您这酒是假的吧,谁说的一杯不下船。”

婆婆含笑嘀嘀咕咕的说了句“这酒也就您能喝上一坛还能下了船。”

金熙刚下船,眼前的溟河就消失不见了,还是原来的小巷,巷边上一颗颗的杨树随风飘扬。

金熙家出了事,司小凤担心金熙在最空难时,将钩月卖给别人呢,所以又折返了回来。

他刚走到小巷口,就见金熙突然出现在巷子口,他连忙堵了上去,一手托着杨树,拦住了金熙的去路,不死心的说“那把钩月对我们特安队来说真的很重要,麻烦金小姐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金熙是真的醉了,那酒不愧为相思,此时她的脑子里只有情爱淫欲,她看着眼前的司小凤痴痴的笑着,樱桃红的小嘴轻启,柔软的声音说“我没有钩月,只有钩情,你要不要啊,”说着那柔软的小嘴直接亲了上去。

一向镇定,处事不惊的司小凤瞬间没了反应,全身酥麻,就像通了电一样让他措手不及。

而金熙大脑昏昏沉沉的,此时碰上司小凤那冰凉的唇后,她喃泥者说“冰激凌真香!”

司小凤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了金熙。

金熙这才一个激灵惊醒了,抬头的瞬间,看着司小凤那双要吃人的眼睛,自觉十分尴尬,赶忙拔腿就跑。

她一路顺着小巷往外跑,跑到另一端的巷口时,原本是宽阔的大街,可此时却变成了一堵墙,肉眼可见的墙。

金熙十分疑惑,她伸手去摸墙,墙却是虚无的,她抬步走了进去。

忽然间地动山摇,地面从她脚下裂开一条缝隙,缝隙越来越大,一瞬间裂缝周围的好几栋楼房顷刻间陷入了地缝里,通红的岩浆从地缝里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