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重获新生之这个坏人有点良心
重获新生之这个坏人有点良心 连载中

重获新生之这个坏人有点良心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王宇王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牛笔 王宇王 都市小说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小说《重获新生之这个坏人有点良心》,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牛笔王宇王,由大神作者“王宇王”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当我走出监狱大门站在门口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身无一人。也是在这时,我才明白了孤独不是世界上只剩下自己,而是自己成了全世界……与我同一天释放的服刑人员很多,他们都与家人热泪拥抱,互相感叹着久违的重逢。而我…看到这一幕时默默的低着头往公交站走去。因为我是个孤儿,亲情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实在是...展开

《重获新生之这个坏人有点良心》章节试读:

我用我为数不多的释放路费买了一张去往阳城的火车票。

因为我才出狱,还没有办理身份证,所以在人工窗口的时候我把释放证明递给了售票员。

当售票员看到我释放证明的那一瞬间,她看我的眼神变了。

用着异样的目光打量我几眼。

我从她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了冷眼相待、鄙夷不屑……

而我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会因为别人的眼光而恶化自己的心态。

这几年的牢狱生活也让我看淡一切。

心安自然乐,心无旁骛,淡看人生苦痛……

但这也并不代表着我演变成了堕落、顺其自然平庸的心理。

我还是清楚的明白,不管是在黑路还是白路,穷其一生的人不一定都是努力的人。

但是“高枕安卧”躺平之人一定会是穷其一生,碌碌无为的人。

虽说我成了社会“另类人”,可志在远方,出了门便进了江湖。

黑道或白道,能否掀起属于自己的时代,都与自己息息相关……

我去小卖铺买了一包5块钱的香烟和2桶泡面,随后便进了候车室……

上了绿皮火车后,我才发现刚才那个售票员不但瞧不起我,还故意刁难我。

因为火车上空位置很多,但是我却买到一张站票,很明显这是她刻意而为之!

嘴角淡笑一声后,我去了车厢吸烟区域。

掏出一支烟放在嘴里,我用手摸着打火机准备点着,可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买了烟却没买火。

一时间,我心中有些自责自己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因为俗话说得好,有烟没火,难成正果。

虽说这话有些不成文不着边际。

但是这俗语都来自于江湖,反映着道上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吃过黑饭的人来说,还是特别看重的。

因此我迅速把嘴上的烟和烟盒里其他的烟拿出来,一支一支的把烟丝抖进自己的衣服兜里。

我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在狱里时,狱里的每个犯人都有一个习惯,会在衣服兜里装烟丝。

因为烟丝是金黄色的,代表着黄金;并且香烟还让人上瘾。

所以说这样寓意着烟丝装身、金财“瘾”身。

同我一块在车厢抽烟区域的还有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

“哟,兄弟讲究的规矩还挺多嘛,看来一定是江湖中人。”

他见我这番举动,开口搭讪着我。

“兄弟你见笑了,什么江湖不江湖的,就是为了生计奔波的普通人。”

监狱呆久了,我有些社恐的感觉,目光不自在的回应着他。

“兄弟你走的是道,不是走的路吧,这个烟丝装口袋里的规矩,可不是一般行走江湖的人能够知道或者注重的。”

听他说完这句话后,我没有搭理他,而是对他笑了一下后把头转向车窗,看着一点一点消失的路景。

心里也暗自嘀咕着“这个人是个傻逼吧,一点都不懂规律!”

“兄弟,说说呗,你是哪个道上的。”

“对了,你都在哪个城市的江湖道上混,说说呗,指不定我们地方离得近,以后还能做个朋友呢……”

我不知他是没看出来我不想搭理他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硬是一个劲的跟我说话套着近乎。

说的我很是心烦,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不上道的人。

于是我转身开口怼了他一句“兄弟,江湖规矩就是不问别人江湖之事。”

他一下子愣住了。

两眼看着我停顿了三秒,接着他拿出一支烟递给我“兄弟,我就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来抽烟,抽烟。”

他这一举动,瞬间让我很是无语。

心想他既然能看出来我刚才有烟没火、烟丝装身的江湖俗语寓意,那肯定这人就还是多多少少懂点道上规矩的。

随意打听我的江湖事就算了,明知道我现在没烟又没火,还递给我烟抽。

因为只要我接过烟,就代表着又要用他的火。

这就代表借火又借烟,送你上西天。

我直接眼睛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去了其他车厢,准备先找个空位置坐下来,等有人来的时候再让给别人。

找到一个空位置后,我随即便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一时间,我突然想起刚才那小子递给我烟时他手上狗和耗子的纹身。

因此我判断这小子是窃道上的,但是看他刚才那不懂规矩的熊样,不用合计就是个不守盗亦有道规矩之人。

一想起盗,我便想起了和我在监狱服刑关同一个监室的老东头。

这老东头因为潜入富豪小区把整个小区住户家里的保险柜给打开盗取钱物,所以被判了20年。

我分配在监狱的时候他已经服刑了10年,年纪已经65,基本属于和我三个师傅一样,就算不老死在监狱,出来也是废人。

对于他们这种处境来说,余生就在监狱包吃包住等死是最稳妥的,要是出狱了,这个年纪没人照顾养老,估计容易饿死在外面。

老张头他之所以会因为盗窃被判20年,是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罪名—强奸。

因为这个罪名,他在狱里也没少挨欺负吃苦,活生生的从狱前150斤变成了60斤。

老张头他跟我关系不错,什么话都跟我说。

只因有一次我见他没抢到馒头,把自己的馒头分给了他一半。

他经常跟我感叹,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他行盗这么些年,从未过失手。

之所以这次会入狱输掉一切,是因为当他打开保险柜拿出一部分钱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女主人在洗澡间洗澡,并且这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一开始他是准备拿了钱财就直接偷偷溜走的。

但是看着那火辣身材的线条,洁白无瑕的肌肤,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以及浓郁的香气,瞬间自己直接上头。

所以,他没控制住,直接硬办……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基本就到头了,硬是拉着我让我跟他学盗术,说是也算他手艺留后了。

他告诉我,真正懂盗术的人分两种级别。

一为“戏潜”,玩的行窃方式变化多端,往往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异,手段非常迅速,手法极其娴熟。

比如行走时故意与人相撞,然后用手将对方扶起,假意道歉,就在搀扶对方时偷窃钱包等贵重物品。

有时则向对方假意借火点烟,就在递交纸烟,火柴的那一刹那,将对方手上的手表戒指摘走,纯粹玩的是技术。

什么密码锁、保险柜、密码箱……只要想开,根本就不在话下。

通常拥有这个级别的盗术,窃道上都称盗王,通常他们手上都会纹一只蝴蝶。

二为“白潜”,这种窃术就是白天出没于热闹繁华人头拥挤的集市,行走在大街小巷之中,伺机摸取财物。

方法是用一把开刃的刀片,割开对方衣服口袋,皮包等,或者趁机把别人电瓶车之类的交通工具给盗走。

这种盗术没那么高超,通常容易失手;就是人们称呼的小偷、扒手;他们身上通常纹的是狗和耗子的纹身。

而老张头自然是纹的是蝴蝶,教我的也自然是“戏潜”盗术。

由于监狱里他是不可能去实践教我,所以他每天跟我讲开锁的理论知识讲了5年,听得我耳朵都起了茧。

我也从未想过要步入窃道,也只是抱着打发打发时间的态度才答应跟老张头他学习的盗术。

一时间,我想着老张头慢慢的感觉有些困了。

就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车厢里传来一阵婴儿的的哭声。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