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楚卿,哪里逃
楚卿,哪里逃 连载中

楚卿,哪里逃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白点点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寒熠 楚怡

热门小说《楚卿,哪里逃》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楚怡寒熠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白点点”,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楚怡一个机灵,扶着墙壁,拖着伤往巷内深处走,看着自己脚下若有似无的血迹,心中一阵打颤,这该如何是好?蹲下,快速撕裂脚下裙摆,缠绕至脚踝那刀剑割伤的伤口,绑紧抑制住血流不止。起身,提起丹田再使力脚尖点地,锥心的刺痛从脚底窜至身体,但楚怡顾不得那么多了,跃到了墙根上,正巧回望一眼,绑架的人居然追到了巷...展开

《楚卿,哪里逃》章节试读:

入夜时分,

一股阴风冷冽,如蛇蝎过境残卷着落叶,悉悉索索地灌入巷子,蔓延至深处,令人瑟瑟发抖。

楚怡心惊胆寒,肩头挂着伤,脚踝渗着血,本就着月光飞檐走壁,逃脱了追捕,却不慎脚力不支,跌落在这巷子里。脚踝仍在不断溢血,楚怡扶靠着墙面,倒吸一口凉气,低吼“真是晦气,竟让恶人给算计了,好狠的心,还想要了我的命。”

不远处,就听到人声:“给我找,那娘们受伤,定跑不远。”

楚怡一个机灵,扶着墙壁,拖着伤往巷内深处走,看着自己脚下若有似无的血迹,心中一阵打颤,这该如何是好?

蹲下,快速撕裂脚下裙摆,缠绕至脚踝那刀剑割伤的伤口,绑紧抑制住血流不止。起身,提起丹田再使力脚尖点地,锥心的刺痛从脚底窜至身体,但楚怡顾不得那么多了,跃到了墙根上,正巧回望一眼,绑架的人居然追到了巷口,止住了脚步,东张西望,鼻尖使劲嗅着味道,八成是血腥味引来的。

楚怡慌张,稳不住脚跟,这一下,直直掉入围墙内。

“嘶!”楚怡皱紧了眉头,眼泪就在眼角打转,手捂着嘴,避免自己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待疼痛减缓,楚怡仍保持着卧躺的姿势,四下里张望这好似一处院落。

墙外人声而至:“走,这里没有,这娘们跑得还挺利索”。闻得此声,楚怡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一些,只想在这躺平。

“噌,噌…”只听到这似是调声的琴音,从院落亭子的帷幔中传来,楚怡警觉地循声望去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帷幔下一锦衣素白之人,墨发倾泻,俯首抚琴,“噌…噌噌”琴声越发急促。漫池荷花托叶竟跟着琴音由里至外摆开而去, 楚怡暗嘈好强的内力。

此时楚怡更加坚定自己窝在草丛中躲藏的决心,这人非一般,不知是敌是友。

亭中人,突然侧耳压琴,一股夹杂着血腥的幽香若有似无地扑鼻而来。他停止了动作,示意老管家查探。

院内恢复一片寂静。

“咚咚咚…”沉重的敲门声如索命般打破这平静,一声沉稳老重的声音“谁人?”

门外的人大吼“夜巡,开门,开门。”半晌,院内无人应答。

“咚咚咚咚…”催得更急了。楚怡咯噔怕是寻来了。眼睛嘀溜一转,窝了大半天也恢复了些力气,想着再翻出墙外。

只听到老管事的应答:“来了来了。”

楚怡警觉出墙不妥,怕是来人循着血迹而来。望着自己的肩头和腿依然躺着血,泥草都被染上了,急急用泥土覆盖这味道。隐在暗色,匆匆往院内逃去,不知方向,到了一处山体后掩身躲藏,楚怡大口地喘着粗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老管事已经把门打开,却不想是些三大五粗的糙汉子。一人使劲推搡着门,一人朝老管事肩头撞去,指着老管事恶狠狠地问道“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进来?”

老管事没等他把话说完,“咻”的一声,匕首直插入那人的一只眼。同时开口“不可擅入。”

其他人看见这一幕,皆惊。为首的腿骨一软,跪下“饶命啊大侠,大侠饶命啊。”

其他糙汉子们面面相觑,欲要跟着相跪,偏偏其中有人不服,使着眼色,趁人多势众,一起上,拿下老管事。

老管事瞧出端倪,匕首再次扬起,迅速而有力,三下五除二,欲擒拿他的糙汉们纷纷发出哀嚎,肚皮脸皮都不程度的刮花,皮破渗血而已。糙汉们感受到疼痛,则以为自己都要死了。

只听得老管事开口:“滚。”

几个壮汉夺框而逃,老管事满意地关上门,回到亭中人身边俯首“王爷,人走了。”

楚怡安静下来,摸索着山体,听着有水声,循声挪去,没想到绕出小山后,眼前一片清明。

天边玄月如钩,月光倾泻铺洒,一片静怡温和,哪里还有巷子的阴冷与院子里的肃杀之气。

楚怡终于大吐一口浊气,疲惫不堪的身子越发沉重,眼帘深处现出一屋,楚怡不做多想,往屋内赶去,凑近,里屋未见烛光也没人。

楚怡借着月光,悄悄踏步闪身入了屋内,屋子被打扫得干净无尘,桌子椅子杯壶床单被码得整整齐齐。

“有人住!”“人呢?”楚怡想着,便坐在桌前,倒了杯水解渴,开始翻找药瓶与干净的衣裳。真是庆幸,铁打损伤的外用药都有,只是这衣服该是男人穿的,未见任何女衣。楚怡伸了伸舌头,只能将就了。倒出壶里的清水轻轻擦拭伤口的血迹,拿起瓶罐里的金疮粉涂抹伤处,扯破干净衣裳作布条包扎,一气呵成,终于疲软下来。

楚怡知道这衣裳对自己来说太宽大了,腰间只好用布条围上两圈,松松垮垮,衣摆拖地。一切妥当,楚怡已经不想再折腾了,不知道能否在这好好睡一觉?

屋外有脚步声渐近,楚怡腾地往窗户外翻身一跃天哪,屋外竟是一池温水。

水花溅起了砰砰的声音。

楚怡这一动静,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欲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了,呸了自己两口唾沫,本是要隐蔽,这下好了,还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老管事闻声而至,道:“是谁?胆敢擅闯私宅。”

楚怡识得这人声音,不就是刚才那老管事的声音嘛。想着应还是不应,总之先钻进了池水里,寻找生路。

伤口在水中泡得已经生疼,楚怡暗道不妙,诺诺开口“鄙人受伤,不小心落入此处,叨扰了屋主,万分抱歉,望屋主相救。”

此时,老管事侧首望向身旁屹立着的王爷,辨不清自家王爷的想法,只瞧得王爷望着一屋的凌乱,似乎并没有听到楚怡的求救,仍是站立着,手中折扇轻盈地来回摆动,面无表情,捉摸不透。

池中清水夹杂着楚怡的血水已经缓缓溢开,那股幽香也渐渐弥漫,包裹着整间屋子。王爷眉头微蹙。

楚怡没再作声,人已经昏了过去,不省人事,缓缓坠入池中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