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揣着空间,穿越到玄幻异世成仙
揣着空间,穿越到玄幻异世成仙 连载中

揣着空间,穿越到玄幻异世成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云的影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曦煜 古代言情 吕安蓝

小说《揣着空间,穿越到玄幻异世成仙》是作者“云的影子”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吕安蓝云曦煜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别看镇子不大名字也普通,却是常年人来人往,热闹非常,且不乏高手藏于其中,全因小镇边开发出的一大片市集,都是佣兵或散修们从瀚海森林中得来的战利品,想来快钱的人不少,自然也缺不了想图便宜甚至于捡漏的修炼者,经年累月乐在其中。就在距离上塘镇以北几百里处的观海城内,云尊大陆上顶尖势力之一的吕氏家族正在大宴宾...展开

《揣着空间,穿越到玄幻异世成仙》章节试读:

云尊大陆。

坐落在大陆南部的瀚海森林是云尊大陆上四大险地之一,林如其名,方圆万里的苍天巨木远远望去犹如一片绿色海洋,瀚海森林中贯穿着的整条龙源山脉,越是靠近中心地带的色泽越深已近墨色。谁也不知道森林中心位置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凶险,据说云尊大陆上能进到森林中心的人寥寥无几。

森林靠近中外围的地境虽同样也是危机四伏,但却是云尊大陆众多宗门世家钟爱的历练之地,原始丛林中从来都不缺妖兽灵植,这样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佣兵组织的驻扎,瀚海森林西面的主要入口处有一座成立不知多少年的小镇,名为上塘镇。

别看镇子不大名字也普通,却是常年人来人往,热闹非常,且不乏高手藏于其中,全因小镇边开发出的一大片市集,都是佣兵或散修们从瀚海森林中得来的战利品,想来快钱的人不少,自然也缺不了想图便宜甚至于捡漏的修炼者,经年累月乐在其中。

就在距离上塘镇以北几百里处的观海城内,云尊大陆上顶尖势力之一的吕氏家族正在大宴宾客,今日是吕家家主最小的孙孙吕君松满月宴,家主吕昊苍将小孙子满月宴的请柬送到了大陆各个顶尖势力,这场满月宴不可谓不盛大,谁让小孙子一出生就深得家主和主母的疼爱,不仅因为他继承了父母的好容貌,羊脂玉一般的皮肤,大眼睛里看到的是纯净的墨色,泛着点点星光,犹如宝石一般,看一眼就不想挪开视线,只想溺在其中,抛去一切烦忧。

更何况依着吕君松他爹的惊人天赋来看,这萌娃长大后定也是个不凡的天才,因此小君松一出生就成了家族的重点关注对象。

然而一个略微偏僻的角落,此时安安静静的坐着个三岁女娃,打扮精致,头上亮晶晶的发饰上挂着张面纱遮住了她上半边脸,藏住了她左脸上的黑斑。

她是吕君松的亲姐姐吕安蓝,此时的她正仔细注意着自己娘亲。按理说今日应该娘亲抱着弟弟,是宴会的主角,但现在却一直是奶奶澹台清琴抱着弟弟周旋在众多宾客中,娘亲叶瑾似乎在刻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一般。

自从家主爷爷宣布要大宴宾客后,她从父母的眼中就时常看到藏不住的隐忧,她怀疑这和来历不明的娘亲身份有关,夫妻俩在躲着什么人。吕家已经是云尊大陆顶尖势力之一了,还能让父亲担忧的,怕就是全大陆最大那个宗门的人。

吕安蓝可不是什么三岁小女娃,这小身子里装着的是现代三十几岁杀手的灵魂。前世的她名叫安蓝,被父母宠爱着长大,爱笑爱闹还有点小小的人来疯,岂料初中毕业时和小闺蜜出游,落入人贩子手中。最终两个小姑娘辗转被一黑暗组织抢走进行残酷训练,小闺蜜为救她死在训练过程里,当安蓝忍下恨意为组织卖命二十年后计划归隐时才发现,自己的父母早已被组织派人灭杀,拼着性命,安蓝和组织老大一起同归于尽。

当她再次醒来时就成了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因娘亲怀她的时候身体内余毒未清,小安蓝一出生弱得像只小猫崽,没坚持几息就晕迷不醒,左眼至发鬓有块大大的毒斑,那时候家族的人都觉得她活不下来了。可在她爹吕铭海和家主爷爷几年的珍贵药材温养下,安蓝的身体渐渐恢复,只是身为七品炼丹师的家主爷爷都说她年岁太小,高级丹药承受不住,身体内的余毒还需慢慢清除,脸上的毒斑只能先这样了,毒去了,斑也就没了。

安蓝正在琢磨这云尊大陆最强宗门的人啥时候到场时,只见她四姐姐吕安心穿过人群蹦蹦跳跳朝她跑来,吕安心是她大伯的小女儿,同三伯的女儿吕安芩一般年纪,比她大三岁,去年两人刚测试过灵根步入修炼一道。

吕安心的金、火、木三系七级纯净度灵根,比不上吕安芩的火、木、土、冰四系七级纯净度在大家族里更让人看好。打那以后,本就有些刁蛮任性的吕安芩在吕安心面前总是昂着个头,弄得吕安心时常吐槽自己这五妹妹从小不在吕家长大,都被她娘惯坏了。

吕安心小跑到安蓝面前拉着她小手就要跑“六妹妹,我都找你好久了,快跟我去看热闹。”

安蓝不想去,她今天的重点要放在娘亲身上,得弄清楚爹娘到底在顾忌着什么人。万一不是她猜想的那个宗门呢。

吕安心见安蓝不为所动,急得跺跺脚“哎呀,你倒是跟我走呀,三婶和五妹妹在院子那边欺负陈姨娘。今天可是你亲弟弟的好日子,她母女俩挑这日子闹事,你能忍?”

安蓝无语,她俩一个六岁,一个三岁小娃,除了找长辈出头还能干嘛,去了还不是看热闹,四姐姐竟一副好有道理的样子。

瘪瘪嘴,安蓝望着入口处没见那宗门的影子,又拗不过四姐姐的拉扯,吩咐一旁的丫鬟夏曲留意她娘亲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就跟了上去。夏曲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遵照小姐的吩咐一眼不眨守在宴会上。

园子里,安蓝的三婶婶景梦瑶带着女儿和一众丫鬟婆子,拦住三爷吕铭瀚和他小妾陈钰岩的去路,不许吕铭瀚带小妾进入宴会场地,理由很简单,一个小妾的身份,如何能出现人前,没的丢了吕家的脸面。

其实修炼界的家族没有凡人界那么多规矩,不少大家族嫡系的妾室同样也是世家出身,修为越高孕育子嗣越是不易,又要找天赋好的人结合后代才更容易出天才,故而修炼界世家里的小妾并不一定身份就低,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陈钰岩。

不过景梦瑶同是顶尖势力中十大家族景家的小姐,自己夫君带小妾出席宴会而不是她和女儿,这让她的脸可往哪搁。景家人行事又历来跋扈,自从几年前吕铭瀚闹着要纳妾,她生吞了陈钰岩的心都有,女儿吕安芩被测出天赋出众后,更是助长了她嚣张的气焰。

安蓝随着吕安心一路小跑到院子里时,就看到吕安芩瞪着自己两个才一岁的双胞胎弟弟,三婶婶拉扯着陈姨娘,吕铭瀚则护在陈钰岩身前不让景梦瑶伤到她,旁边竟然还有景家大爷,景梦瑶的大哥,企图同吕铭瀚对持。双方的丫鬟婆子人数实在不对等,都立在一旁不敢参与到各自主子的战火里,好一番热闹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