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成福运额娘之带娃种田
穿成福运额娘之带娃种田 连载中

穿成福运额娘之带娃种田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小鹿跑跑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小鹿跑跑 苏敏

《穿成福运额娘之带娃种田》是作者“小鹿跑跑”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苏敏小鹿跑跑,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不错,苏敏她穿越了。作为尽忠职守努力工作的打拳选手的她,在一次加强练习中晕倒,醒过来便变成了一部小说里的炮灰。准确地说炮灰恶毒额娘。苏敏,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就是原著里下药迷昏男主乘机怀上龙胎的恶毒女配,生下男娃后彻底成为恶毒额娘...展开

《穿成福运额娘之带娃种田》章节试读:

第1章

一滴两滴三滴……

雨水像流水般从屋顶落下,一名蓬头垢面的女人拿着碗盆接水,身上那打满补丁的衣服和残破的木屋格外相衬,浑身透着一股悲凉。

她瞧着越来越多漏洞滴水,放弃地坐在修补了腿脚的椅子上。望着桌面缺口的碗,心里十分沉重。“穿越就穿越,为什么不选个好点的身份。”

不错,苏敏她穿越了。

作为尽忠职守努力工作的打拳选手的她,在一次加强练习中晕倒,醒过来便变成了一部小说里的炮灰。

准确地说炮灰恶毒额娘。

苏敏,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就是原著里下药迷昏男主乘机怀上龙胎的恶毒女配,生下男娃后彻底成为恶毒额娘。

家族知道她的情况,生怕皇上发现,连忙将她送到乡下不管不顾,仍有她死活。

只留下一间破房子和一块长满草的农地。原本本来娇生惯养,怎么可能下田,只能委屈年龄只有五岁的儿子去讨吃和山上采摘水果回来填腹。

外边雷声轰隆隆,屋内男娃害怕地蹲在角落,双手捂住脑袋,浑身颤抖。

苏敏紧张地走到男娃面前,伸手抚摸他的脑袋,这动作吓得男孩更加害怕,一个劲地往后退。“娘…娘亲,等雨小后我肯定出去找吃的。”

苏敏心疼地望着男孩,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瘦骨嶙峋,脸上一片蜡黄。身上的衣裳更是破烂,能瞧见里边的皮肉。

原主根本不想做娘亲,当初生下男娃时就想等家族来带回京城,顺便依靠男娃攀附上皇上,成为皇后。

这一切都是异想天开,家族整整六年没有一封信件。

“苏钦,害怕的话去床上用棉被盖着就不怕了。”苏敏温柔地说道。

苏钦听到娘亲的话,睁大眼眸,迷茫地看向对方。从他出生后,娘亲不是打便是骂,晚上更是不让他上床睡,只能睡在旁边的稻草上,缩着身体取暖。

“我…我不用了。”苏钦小声说。

这孩子太怕自己了。

苏敏叹了叹气,后期只能对他好点,让他改变改变印象了。

毕竟现在两人相依为命,对方还是原身的儿子。

她看着外边雨越来越小,转过头对苏钦说“娘亲去找点吃的,你在这里看家吧。”

原本是疼爱对方的想法,可苏钦听完后一颗颗眼泪滚下来,抬起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她,“娘亲,我会更加努力找食物回来的,你…你不要抛下我。”

声音中带着无尽地悲伤,人儿也从角落站起来,正打算冲进雨中,却被苏敏一手揪住。

“你这傻孩子,我就你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抛下。外边刚下完雨,山上路滑,不适合你一个小孩去。”苏敏无奈地抚摸下对方的脑袋,随后拿起平日苏钦上山的箩筐和砍刀,走出家门。

背后的苏钦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着。

下完雨的山果真危险重重,刚走几步差点整个人滑下山坡。她无法想象苏钦以前自己一个人怎样生活的。

既然她占据原主的身体,只能拼尽全力对苏钦好。

幸好她先前每日锻炼,山上根本不成问题,灵活地翻过面前的树干。双眼开始打量四周,深山野林,山脚处经常有人采摘,能吃的也少,但是还是很安全的。

苏敏想了想,往深山走去。

临近过冬了,没有食物他们家不知怎样熬过来,更何况这个屋子是时候修葺,下个雨几乎站在外边一般。

行走了一段距离,捡了几朵能吃的蘑菇和掏了一窝野兔,但是野兔还小,可以在家外的院子养着。

忽然间,她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她激动地朝树林里看,动静不大,应该不是庞然大物。手里紧紧拿着砍刀,一步步地往前走。

在一棵大树后,有一只野鸡!

野鸡根本察觉不到危险,正蹲在地上铆足力气生蛋,窝里还有三四只手掌大的蛋。

她心中惊喜,慢慢蹲下身。以后得制作一个弓箭才行,以前她除了拳击外射箭也十分有天赋,以前老师还称赞过她。

如果能捉到野鸡是最好的,但是野鸡奔跑的速度太快,在深林里很难捕捉它,毕竟对方更加熟门熟路。

那只能惦记对方的蛋了!

只要等野鸡偷偷离开后,她将蛋偷过来,下次野鸡很有可能会再次在这个地方生蛋。

只见野鸡使劲几次,鸡蛋越来越出来。

眼瞧着野鸡快成功时,从旁边的树丛弹跳出一条蛇,狠狠地咬住野鸡的脖子,紧跟着将它整只环绕住。

苏敏心中一喜,今晚有蛇鸡汤喝了!

她看着野鸡挣扎一会,慢慢没有力气。迅速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飞快地按住蛇的脑袋。

蛇发现危险,将野鸡松开。

苏敏二话不说拿起砍刀砍在野鸡的脑袋上,瞬间毙命。她知道这是毒蛇,不敢松懈,用树枝狠狠按压住蛇头。

蛇身不断地挣扎,想要将苏敏环绕住,但是对方没有给机会,而是挥动砍刀,瞬间秒了对方。

她小脸上露出笑容,将野鸡和没了头的蛇身扔进袋子里,因为蛇头有神经反应,她用砍刀挖了一个洞,用棍子将蛇头扔进洞里,再埋起来。

苏敏走到窝边,用棍子探了探窝里有没有蛇,再伸手将鸡蛋取出。

突然一个深褐色的东西吸引住她的视线,弯下腰仔细打量,居然在窝的深处有一颗两个手掌大的灵芝!

发了发了!

这颗灵芝卖出去的话,应该值四两银子。

届时可以给自己和儿子买一套衣服再加一套暖和的棉被,家里也要买点锅碗瓢盆。

她小心翼翼地用布将灵芝包好,放在箩筐最上面。

打算回家。

还没到家门,苏敏瞧见门口站了几个女人。

“死小孩,你家自私自利的娘在哪啊!”只见篱笆外一个身材硕大的女人双手叉腰,凶狠地往里边大吼。而苏钦手拿着棍子站在门外,“你们走开,我娘亲还没回来……”

“有娘生没娘养的贱种敢这样跟我说话,让你娘出来,丢脸事做了就逃避啊!”王氏满脸凶恶,身边还有两个姐妹,其中一个男人蹲在旁边。

男人恼羞成怒道“小声点!”

“我就是要让村里人都知道她勾人,真的不知道害臊!只是长了几分姿色就在村里随便勾引男人,先前我就不管了,今日居然敢勾引我家男人,真的欺负到我头顶了!”王氏愤怒地拍打在木门上,‘砰’的巨响,门就这样砸在地上。

响声大,吸引周围八卦的村民。

见到这种阵仗,王氏更是得意,“快点过来啊,看看这家臭婆娘吧,到处勾人!”

“我娘亲没有!”苏钦大声喊道,声音能听出颤抖。

“贱种!”王氏身边的姐妹林氏往苏钦头上吐了一口痰,“脏东西!小小年纪就学会说谎是吧!”

“就是就是!我看肯定是臭婆娘丢脸不敢出来!我们闯进去!”王氏说完,伸手就拉扯苏钦。

她力量大,一下子就把苏钦推倒在地上,小手臂刮了一道伤痕,鲜血流出来。

这时,一道冰冷声音从背后响起,“这是哪个贱人伤害我孩子!”

众人往后看,只见苏敏手拿着砍刀,满脸怒火站在那边。她一步一步地走上前,扶起趴在地上的苏钦。

瞧见对方手臂的伤,心中的怒火更甚!

她愤怒地看向王氏,“你敢欺负我家孩子!”

“我我只是推下他。”王氏从未见过苏敏如此生气,刚刚嚣张的气势突然消失不见。

“王姐别怕她,咱们有理!”背后的林氏小声说道。

“对对!你勾引我家男人我还没说你!你居然敢出现!”王氏瞬间想起前来的目的,挺起胸膛大声吼道。

苏敏蹙眉,“你说男人是谁?”

她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号人。

“死人,快点过来啊!”王氏冲冲将她男人捉了出来。

一个猥琐的男人出现在眼前,身高只有一米七,嘴巴还留着八字胡须,双眼无神且猥琐地打量着苏敏她。

“呵呵!”苏敏嘲笑几下,指着男人说道“这副嘴脸,就算这个世界灭亡我都不会看上的!怕是只有你当他是宝吧,在我眼里连牛粪都不如!”

“你你!”王氏没想到对方这样说。

“别你你你!你说点证据吧,我怎样勾引你家男人,如果你说不出证据,这个门你别想出去!”苏敏说完,砍刀快速地看向旁边的木头,瞬间劈开两半。

“你说。”王氏心里发毛,撞了下身边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啊!”男人被羞辱后,将所有的怒火归结到自家的婆娘上,如果不是她,今天就不出这件事!

王氏厌恶地瞪了对方一眼,对着苏敏说“前三天的时候,你还跟我男人在稻田里搞事情啊!我家姐妹看到了!”

“别恶心我了!”苏敏嫌弃地捂住嘴巴,“我根本不认识你家男人,怎么跟他出去。”

突然一个回忆出现在她脑海里,她皱了皱眉,“等会,我好像记得一些事情。”

“是吧是吧!她都承认了!”林氏连忙说道。

“不是,前三天我是去稻田旁边的小路,还遇到邻居张姨。”苏敏尽量地回忆,连看戏的张姨跑了出来,承认是见过苏敏。

“然后我听到稻田里有声音,在远处我好像看到一个女人,光着上身,后背还有两颗老鼠痣并排在一起。”苏敏说道。

这下现场一片寂静。

王氏愤怒地转过头,看向身后害怕的林氏,“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