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
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 连载中

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甄珠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何止绫 古代言情 齐时

古代言情类型《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现已上架,主角是何止绫齐时,作者“甄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何止绫一穿越过来就是跪接圣旨的古言小说名场面,搞不清楚状况的她睁眼就发现自己好像换了个身体。明明上一秒还在被顶头BOSS逼着加班改策划案,只是稍稍闭眼眯了一会儿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来。运气真背...展开

《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章节试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成国公何术之女何止绫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文贤王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何氏止绫待宇闺中,与文贤王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文贤王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

何止绫一穿越过来就是跪接圣旨的古言小说名场面,搞不清楚状况的她睁眼就发现自己好像换了个身体。

明明上一秒还在被顶头BOSS逼着加班改策划案,只是稍稍闭眼眯了一会儿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来。

运气真背。

何止绫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还想起身想办法醒过来继续加班肝策划案,然而她身后的两个丫鬟看见她好像有所动作,立马死死的用手按住她。

吃痛的何止绫有些无奈,只能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听旨,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这圣旨的内容让何止绫越听越耳熟——这不是她白天摸鱼的时候看到的小说里面男主还有和自己同名的女配的名字吗?

地板真实的触感和身体被抓住的痛感让何止绫有些怀疑这里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算了,不管了,是梦的话大不了被老板发现之后扣工资,是现实的话在古代当小姐也比在现代当社畜好。

何止绫摆烂魂燃起来了,而且面对现在这种状况,只有顺势而为比较安全保险。

按照小说剧情来看,现在好像是发展到了男主和女配订婚,主角二人之后设计女配,让女配先在宴席上出丑,后又和一不知名男宾在厢房媾和,最后为了保全家族名声,女配被赶出家门,到山上当尼姑去的时间段。

然而男女主没想到的是,女配还真是个有福气的,她在庙里当姑子的时候偶遇了当朝新贵齐时齐大将军,后来齐时不顾家族反对执意娶她为妻,女配就又出现在男女主的世界里,联合齐时一起与男女主斗智斗勇。

当然,女配很快就下线了,甚至死得非常难看——她是被人陷害得了花柳病,心中悲戚,自缢而亡的。

不得不说女配死得突兀,因为作者是以传闻的形式在女主视角那边一笔带过的,所以何止绫并不知道真相如何。

而在她死后,齐时居然从反派变成了女主的天降竹马,最后大结局的时候被作者塑造成了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深情男二形象。

当然,齐时死得没有女配那么难看,他是战死沙场的,死后还被人看作国民英雄。

而女配因为生前声名狼藉,就算齐时以前立的遗嘱里叮嘱后人一定要与女配合葬,齐家人也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在他们眼里,女配何止绫不过是齐时年少轻狂时的一个错误而已,他的真爱是女主何止若。

回想完大致剧情,何止绫身体有些僵住,她一穿越过来就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这个旨,她是接还是不接?

接的话,她该怎么面对男女主接下来的混合双打?

不接的话,她不就是抗旨忤逆、杀头大罪了吗?

何止绫正犹豫着,宣读圣旨的公公却笑呵呵地看着她说“何小姐,请您接旨。”

何止绫还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身后抓着她腿的丫鬟又轻轻捏了一下她,还往前推了推。

不管了!男女主的报复总比抗旨不尊来的迟,先领旨再说!

何止绫硬着头皮,顶着公公满是恭喜的眼神直立起了上半身,双手抬起举过头顶,圣旨卷轴是玉制的,落在手里冰凉且沉重。

“……臣女谢皇上太后隆恩。”

礼成后何家的人全都站了起来,所有人都面露喜色,何术及其正妻张氏也是如此。

只有何止绫一个人面色略显僵硬,一屋子的人都说着吉利话,热闹得何止绫觉得像是在过年时期在逛超市一样。

但是何止绫真心笑不出来,她接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一道转瞬即逝的怨毒目光。

别问,问就是凭她十几年应试教育练就出来的野生动物般的直觉知道的。

果然就是被女主惦记上了吧!

何止绫内心疯狂吐槽。

多少有点死亡开局了,怎么会有这种局面,接下来怎么办?跟女主搞好关系抱大腿?来不及了吧可恶!

现在剧情应该已经过了因为女配的一句话害死了女主何止若的亲娘和乳母的情节了,女主已经彻底恨上女配了。

再抱大腿就不礼貌了.jpg

这边何止绫正胡思乱想着,宫里头来传旨的公公却是跟她说男主他亲娘卫太妃向她抛了根橄榄。

“卫太妃在奴才出宫前特意跟奴才嘱咐了,说过两日她要办个家宴,还请准王妃您务必出席陪陪她,”公公笑得谄媚,“这是卫太妃给您的请帖,还请您收好”。

何止绫哪敢不拿,但是一接到那张请帖,关于剧情的清楚信息就传入何止绫脑中了。

一收下何止绫就后悔了,先不谈这场宴会就是男女主联手把女配名声搞臭的宴会,就但看那道盯着她的目光到底是有多少攻击性在里面就知道自己肯定又遇不到什么好事了。

倒霉倒霉倒霉.jpg

“多谢公公,公公传旨辛苦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公公收下。”

张氏身边的沈姑姑曾在宫里待过,不消得主人家说便将小费递了出去,公公显然收礼也习惯了,拿起来毫不手软,何止绫看着那塞得鼓鼓的小荷包有些眼热。

这银子要是放在现代,估计也顶我一个月工资了吧——万恶的有钱人啊。

不对,我这好歹也是嫡出大小姐,每月例银肯定是不少的。

换个角度,打赏都那么多了,我的例银肯定会更多吧!

思至此,何止绫开始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做打算。

「恶毒女配生存计划」

一、财富

目标获取脱离背景也可以让自己生存的钱财。

方式从商、投资等。

二、风评

目标一定要保住名门贵女的名声,为实现步骤一的前提。

方式①远离男女主,防范男女主的报复。②挖掘展示自我技能,树立才女形象。③尽量支持慈善事业,做个好人。

三、智慧

目标实现人生价值。

方式①了解世界,阅读当代书籍、观察当代人物。②改变世界,创造出新的文化,引导民众追随“新潮流”。

虽然有了大致计划,何止绫还是不太清楚自己现在能做到哪一步。幸运的,就在何止绫沉浸在个人世界里规划在古代的长期生活目标的时候,何术和张氏已经得体有礼地请走了传旨公公,还替自家女儿向公公解释——

“小女止绫平日里鲜少关注这些事,乍得听闻此事有些害羞,公公勿怪。”

人精公公笑得跟花儿似的,年纪比较大了,眼角的笑纹不少,听何术口风像是太后身边的太监。

不过也是,当今圣上与王爷年纪相仿,身边的太监自然是自小跟着他的小太监,也不该是这个公公的年岁才是。

“绫儿,你今日是怎的了,面对乐公公也这般失礼,竟然不跟公公道别。”

张氏眉眼温和,瞧着像是个好脾性好相处的,管理何家后院的时候却是个雷厉风行不怒自威的狠角儿,对待子女的教育也是一视同仁的。

张氏对何止绫刚刚的表现非常不满,脸色是没变多少,但是眼神却是渗人的慌。

“我,母亲……”

刚穿进来的何止绫不知该怎么回话,只能支支吾吾一句来表示在听。

张氏神色更加生硬了,眼神里全然没有方才宣读圣旨时的欢喜,“看来是几日不查你又忘了规矩,这回非得请太后娘娘身边的席嬷嬷好好教导你不可!”

“阿柔,倒也不必如此麻烦,绫儿向来是最懂事的,今日定是突然收到这个消息有些没反应过来,”何术在一旁打圆场,“我们的女儿自然是最好的,她的礼仪不是连席嬷嬷都夸奖过的吗?再说了,不管怎么样请嬷嬷出宫也是多有不便的。”

何止绫在一旁悄悄打量何术和张氏夫妻两个,光是看起来的话,他们好像真的很恩爱。

站在一旁的何止若也是瞧见这一幕了,晦暗的眼神被微垂的眼帘挡住大半,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恭喜姐姐觅得良夫,”何止若走到何止绫身边,非常得体的恭喜了何止绫,但她没等何止绫反应就转身向何术和张氏请安,“父亲母亲安好,周姨娘病重,女儿想先回芷若阁照顾姨娘,还请父亲母亲应允。”

“你一片孝心是好,但是近日还是少去芷若阁吧,免得过了病气,”何止语气较之刚才稍稍生硬了些,但是也是温和的,“周姨娘那边有大夫照看着,你也不必过分忧心了”。

“是,女儿谨记在心”。

何止若现在还在故意扮丑时期,此刻低眉顺眼又温吞的样子毫无疑问只能引起人微薄的同情。

张氏此刻看着是温和慈母做派,拉着何止若说了不少周姨娘身体状况,话里话外多少对他们亲生母女两个透露着点关心与体贴。

瞧着张氏和何止若的谈话可能会有些久,何术按照张氏的示意拉着何止绫去了书房。

走出了方才接旨时用来接客的大厅,何止绫这才发现成国公府有多大。

待客大厅后头有条用各色石子铺出来的路,从远处瞧着路上拼出来的花纹像是何家的家徽——九瓣莲。

道路的两旁都种植着各式花草,花草的左侧是一片杏花林,右侧则是一片湖。

湖中水清澈见底,甚至看得清水底的雨花石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漂亮石头,看起来造价不菲的人工湖旁边是处鸟翼亭,亭中桌椅均有金镶玉的浮雕,白色绿色金色大和谐,光是看着就觉得钱包要哭。

左边的杏花林里还是有条路的,但是何止绫不知道它通往哪里。

跟着何术往前走了一会儿才瞧见他们要去的地方——成国公内宅。

踏上内宅砖石的第一步开始,何止绫脑中就不停冒出有关于何家内宅的各种信息。

内宅还在使用的就四个院子,勉齐居主君用,芳华苑主母用,秀林居公子用,沐曦苑小姐用。

院内有楼阁若干,总之空间是留的下不少人的。

至于庶出子女的生母们,要么跟着住在主母的院子里,要么求得恩惠与自家孩子住一起,但是不论如何,每日都是要去主母跟前请安的。

各自的下人们也都是在各自的院子里寻位置住,这样既方便照顾主人家,又不会因为宅子太大来回折腾。

何家老太太早在何术继承爵位前就去世了,是以目前公爵府里她的院子掬月苑暂时空置。

由于老太太身份尊贵,这掬月苑可说得上是内宅最华丽尊贵的院子了,院内设施齐全,应有尽有,瞧着不像小院子,倒像是某大臣的私宅一样,气派得很。

原著里有提到先帝都来过这掬月苑,至于原因,恐怕只有何老太太和先帝知道了。

到了书房,何止绫已经彻底搞清楚了内宅的大部分构造,但是现在她还没有机会亲自走走看看实际情况——不看着地图走,人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个路痴的!

何况她也只是根据脑中的信息大致拼凑出了一个简略的地图,具体什么情况根本不清楚,如果在这个从小长大的的地方迷路,可就太容易让人起疑心了。

“绫儿,今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何术与何止绫坐定,下人们将茶水与点心端上来之后,何止就开始问话了。

何止绫瞧了两眼还站在房间内的下人,又看着何术,何术抬手挥了挥,下人们安静退场,何术眉眼温和宠溺“这下可以和爹爹说了吧?爹爹看你往日对文贤王那般上心,今日与他订婚,怎么还不高兴的样子?”

何止绫有些犹豫,一时间不知道找什么借口推脱这桩婚事,最后决定用最微妙又稳妥的借口“爹爹,绫儿对覃三哥哥只是单纯的崇敬之情,绫儿喜欢覃三哥哥的文采,却是没有做覃三哥哥王妃的自信的——覃三哥哥值得比绫儿更好的人。”

何术看着这个略显自卑的女儿,竟是有种自己不曾了解过她的感觉。

“你贵为成国公嫡女,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穿书后我靠算命当王妃》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