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春国的女战神
春国的女战神 连载中

春国的女战神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何依依的夏天 分类:小说推荐

标签: 吴宇航 小说推荐 花小蔓

《春国的女战神》是作者“何依依的夏天”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花小蔓吴宇航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今天的GPD完成了,可以回去睡大觉了,还有一年就可以回到花界睡大觉了。“滴滴滴,滴滴滴。”谁啊,我刚下班就给我打电话?随后,花小蔓接起电话:“喂,谁啊?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阎王谄媚的笑:“小蔓啊?最近过得好吗?”花小蔓心里:死老头,玩够了吧?工作比我轻松,熬汤都快烦死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一脸...展开

《春国的女战神》章节试读:

凡人花小蔓的大哥坐着直升飞机就赶来了“好生热闹啊,不然我拿的事你明天做吧,放心,有钱拿。”花家老婆子刘美含开始结巴了“你要干嘛?别别别以为,你你你成为全国首富了,就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花楠玉“放心就是把我妈的事儿干一遍而已。况且你还有工资拿我妈没有呢。对不对?人,要学会知足。”刘美含一听有钱拿就高兴的两眼放光微笑着说“真的?我不是在做梦吧?”大哥助手在一旁打开卡包“您看,这里都是限额500万的银行卡,您觉得怎样?”刘美含谄媚的“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愿意。”花楠玉心里这才是第一步,我要让你连钱在你面前拿得都不香了,想不劳而获,看看你自己的本事吧!花教宇微笑“没事我每天起来跑步,加上回来举铁,我去叫她。”

第二天凌晨4:00夏莉莉的手机闹钟响起“滴滴滴,滴滴滴”夏莉莉“该起来做饭了。”被两个从战场回来的两个士兵拦住“夫人,您今天不用做饭,您忘了?”夏莉莉“不好吧?一下被她骂的。”士兵一号“没事儿,除非她不想要钱了。”夏莉莉点头“好吧。”但是,夏莉莉坐在床上坐立不安。花教宇起来跑步。

凌晨5:00刘美含老太太睡的跟死猪一样。此时花教宇边散步边想哎呀,我滴天啊,睡的那么死啊,我一个军人都起来跑步了,一个小时了,还起不来,我知道哥哥不会食言,但是你得起得来的情况下不是?我昨天晚上跟哥哥说不要叫老太婆起床,给她惯的臭毛病。让她知道知道自己被扣钱的。

早上6:00刘美含慢悠悠的起床了。花教宇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呀,舍得起床了,看你睡的跟死猪一样我没忍心叫你,一下看我哥怎么扣你的银行卡吧。”此时花楠玉刚刚起床“哟,哪个时候起的?”花教宇“我六点钟刚刚跑完步,坐在这里喝咖啡是6:25分她才洗漱好下来。”花楠玉“好,三张银行卡没了。”

7:00早饭还没做好,就已经开始厨房冒出浓浓黑烟。花小蔓起床洗漱完“哥哥,怎么了?厨房冒烟黑烟了?”花教宇安慰妹妹“没事,今天两个哥哥带你出去吃。”花小蔓露出担忧之色“不会把家给烧完吧?”花小莲夹着嗓音说话“我也要去。”花教宇和花楠玉异口同声的说“滚。”然后的刘美含吓的把一包盐倒了进去。看得人目瞪口呆。大哥花楠玉率先开口“我们叫上妈妈走。”花教宇“嗯,我们今天出去吃。你自己看着办吧,收拾不干净等着挨打啊?”随后摆摆手示意两个士兵过来“李战,吴耀。你们俩看着。”摆摆手示意让李战过来在他耳边说“一下你们俩在这里当大爷。这有两包瓜子皮儿随便扔,不要手软。实在不行我再叫两个钟点工来打扫。记得鸡蛋里挑骨头,让她生气然后找准时机录音,最重要的就是录音懂吗?”李战“保证完成任务。”随后李战把经过叙述了一遍给吴耀。吴耀做了一个OK手势。

龙的传人餐厅,是全春国最好的五星级中式餐厅大厅有一条纯金的龙的图样。花小蔓兴奋的喊到“大哥,二哥 你们看好好看哦。呵呵呵。”大哥提醒花小蔓大声回答“知道了。”夏莉莉无奈的笑到“看把这孩子兴奋的。”花教宇“一下我8:50送你到学校?”花小蔓笑着回答“好。”花教宇“几点放学?”花小蔓“16:00放学。”花教宇“一下我来接你放学。”花小蔓“好。”

龙的传人餐厅今天早上被人包下客,老板非常的高兴,服务员也非常的热情。花楠玉“小蔓,想吃什么。”花小蔓想了一下“嗯,小笼包,油条,豆浆。我不想吃葱花。”夏莉莉“小蔓对香菜过敏。我一般都是做好饭给她带去学校吃的。”花楠玉“就这些,记住不要葱。”服务员写下后“好的。”

半个小时后。后厨做好了,服务员端上桌“菜上齐了,小笼包里的葱花换成了青菜和胡萝卜您看还满意吗?”花楠玉拿了一个咬了一口“嗯,可以。妹妹,你可以吃了。”花小蔓礼貌的微笑“谢谢你,服务员姐姐。”花小蔓吃了一个小笼包“好好吃,这猪肉好香啊。”随后花小蔓盛了一碗豆浆“好甜啊。”然后再拿着筷子夹油条咬了一口“好脆,好香。”再然后花小蔓把用筷子把油条泡在豆浆里面“好甜还有些脆。”吃完早餐上学也才刚刚8:30分。

花教宇打电话“你们派一架直升机给我,我要送妹妹上学。”花楠玉打电话“你们给我派一架直升机给我,我要送妹妹上学。”花楠玉“妈,妹妹,吃完了吗?”夏莉莉“我吃饱了。”花小蔓“我也一样,吃饱了。”花教宇“服务员收拾一下。”服务员“好的。”花小蔓“谢谢,姐姐。”服务员小姐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