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从七十二地煞术开始
从七十二地煞术开始 连载中

从七十二地煞术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楼一统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宋天水 楼一统

奇幻玄幻小说《从七十二地煞术开始》,由网络作家“楼一统”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宋天水楼一统,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壬辰年,会试中贡士,20岁。年少成名,一时之间风头无两,被各方所称赞,然,殿试前一天,生重病,无法参与殿试,而后病愈,神智恍惚,不复之前的才智。传言,其病入脑疾,又传言,乃气疾入脑,但皆查无实据,吏部以其神智不清为由,不予以官职,遂返乡。今41岁有余,三年前父母去世,被宋氏除去族谱,赶出宋氏家族,生...展开

《从七十二地煞术开始》章节试读:

从正堂中走出后,宋天水看到曲径通幽,错落有致的庭院,想到自己授课的地方,却不知道在哪里,该走哪天路子,不由的有些头昏。

正在迷惑自己究竟该去哪里当个教习的时候。

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宋教习,还是由为兄带你去授课的地方去吧。”

宋天水一回头,便看到笑面虎一般的黄海。

之前就是他跟赵加庆,从厅堂中一唱一和,将自己挤兑到当剑舞教习的。

此刻,竟然率先打招呼带路,无事献殷勤,准是没安什么好心思。

但宋天水并没有打算撕破脸皮,暂时的虚与委蛇,道

“县学如此之大,宋某还真是摸不到头脑,真有点找不到路径。”

“哈哈,为兄刚刚入县学的时候,也是如此,看到你站在此地,便知道找不到去哪儿了,那便跟我来吧。”

大笑一声,黄海便大步向前,顺着走廊朝前而去。

宋天水听着爽朗的声音,心中的警惕大大增加了起来,若不是之前黄海的表现历历在目,就凭借他刚刚的一番热心肠,自己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家伙欺骗,然后被其给狠狠的阴一手。

可惜,这家伙暴露的太早了,不然,真怕是得被他给哄骗几次,卖了还得替他输钱来。

越是忠厚热心肠的人,骗起人来不偿命。

就这样跟随着黄海的脚步,宋天水七转八拐弯的,终于到了一个破旧的 庭院中。

庭院门口贴着一张洁白的告示。

与灰色的墙壁相比较,一看这个告示就没有张贴多少时间,上边依稀还能够看到有鲜红的印戳。

黄海走到后更是匆忙上前去,伸手准备去揭张贴的告示。

怎奈,匆忙中,脚底一滑跌倒在地上。

而宋天水也看出他的心思来了,黄海的目的正是那副告示。

到底有何不可见人的,既然如此着急的想要损坏,便大步流星的走向前。

打眼一瞧,飞快的扫视过后,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

“卯时这个时辰,竟然随意我支配,不听命令的学员,竟然可以驱逐出学员去。这简直就是给了我一个尚方宝剑。”

“没想到,这个赵加庆竟然如此的失智,竟然会下如此的命令,用了自己的印章,还堂而皇之的公示出来。”

然后,宋天水飞快的动起手来,将告示完整的揭了下来。

若是不保管好,怕是一会就被毁尸灭迹,成一堆破纸片了。

而黄海在跌倒后,顾不得衣衫上的灰尘,挣扎着起来后,正好看到宋天水将告示收起来。

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之前,黄海就是打算将告示给揭下来,不准备让宋天水看到的。

毕竟,教谕和黄海谈论的时候,还有再书写这份政令的时候,仅仅只是给蠢笨的宋天水准备的。

毕竟与大傻子无异,给他再好的东西,他也不会用啊。

可现在宋天水已经恢复神智,那这份政令就是烫手的山芋,就是赵教谕给宋天水背书的物证。

黄海只能急切的道“宋教习,这也不知道是谁张贴的东西,怎么能在县学中随意张贴呢,还是给为兄,将它扔掉的好。”

“黄教习,这个庭院是属于我授课的地方,这个随意张贴的东西,还是我自己处理吧。”

宋天水怎么可能将这个东西交出去,放着黄海的面,折叠好放在袖口。

看到宋天水一副不打算交出来的模样,黄海气的牙根痒痒,咬牙切齿的道

“宋教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些东西,放在手中可是烫手的,小心点为好。”

听到黄海的威胁,宋天水抬头望了望天,淡淡的说道“现在应该还是卯时吧,恩,还需要三个刻钟才到辰时。”

“黄教习,你说这个庭院中,有没有你本家姓黄的学员。”

黄海额头邹的像凸出来的浮屠般,愁眉紧皱。

这是宋天水的威胁,毕竟告示的张贴,还有宋天水任命,不过是用来堵县令的嘴,做给县令看看的。

没成想,这一命令此刻却成了砸自己脚的一块石头。

黄海此刻已经慌了神,毕竟,县学中怎么可能缺少了自己的子侄亲友。

而且,宋天水此时的神智虽然恢复,万一一抽风,自己倒是不怕,可自己县学中的亲戚,有一个算一个。

若是被宋天水借题发挥,用手中的告示,将他们驱逐出县学。

纵使过后再将他们们弄回县学来,身上也会有污点,而黄海敌对的教习,也会出来作对的。

那自己家的子侄,这一生可就完了。

“宋教习,你别得意的太早。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

滥用职权,早晚会将你开除教习,驱逐县学的。”

黄海也不再伪装下去,满脸阴翳,放下一句狠话之后,便离开而去。

此行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不让宋天水看到告示,没有想到阴差阳错的,变成了这个样子,不如回去找教谕大人,商量商量对策如何是好。

宋天水则是呵呵一笑,浑然不放在心上,转身走到庭院之中。

推开院门,便看到三五成群的学员,坐在一起,约莫有三五十人。

而此刻看到推门宋天水的进来,都是不约而同的目光聚集而去。

一副看稀有动物一般的样子,搞的宋天水也是一阵不自然。

正欲要说话的时候。

此刻,一个身着黑色劲装,腰上挎着一柄七尺长剑,满脸冷峭的少年走了过来。

宋天水看到少年的到来,尤其是那柄没有剑穗的利剑,不由的眼眸微微一眯.

很多读书人的腰间都配有一把宝剑。但是和武将不同,此剑不是御敌的兵器,而是象征风雅的佩饰。

在读书人眼中,宝剑有君子之德,文人佩剑,意味着尊贵的身份和地位。

读书人无论多穷,也要仗剑而行,这代表着身为士族的尊严,也包含着礼制和修身养德的含义。

而佩剑有两种,在剑柄上配有剑穗,称为文剑;无剑穗的剑称为武剑。

这个少年的剑柄上没有剑穗,八成是个练剑的剑客,手底的功夫差不了。

这个少年龙行虎步中,更是带着一股子冷风,如同锐利的长剑,隐隐刺痛的皮肤生疼。

便看到,少年走到宋天水的不远处,一双黑色的瞳孔,射出冰冷的眼神,如同看待死人一般,望向宋天水。

而宋天水也是察觉到这个少年身上的敌意,双手抱于胸前,宽大的衣袖遮掩下,左手更是直接摸到青龙石雕,稳稳的握在手中。

“二叔,你当个傻子不好吗,非得来县学,供人笑话,偌大个宋家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少年嘶哑的声音,如同破布撕裂,喑哑难听,但身份却还是宋家的子弟。

宋天水看着眼前的少年,根本没有丝毫的印象,摇了摇头道“少年,我已经被宋家除去族谱,已经与宋家毫无关联,而我只是宋天水而已。”

“少年?二叔你竟然叫我少年,看来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还是说你装作不认识我的呢?”

宋相龙喃喃自语的说道。

宋天水也是一头雾水,二十多年来,浑浑噩噩中走过,宋氏家族中的人,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他更是恶心的不行,遇到更是非打即骂。

这几年更是被赶出家门,族中的小辈们,更是认识的不多。

眼前的宋相龙大约十五六的模样,但宋天水根本对他毫无印象。

淡淡的说道

“少年,从族谱除名的那一刻,宋氏家族的人和事,已经皆与我无关,我只是个小小的县学教习而已”

而宋相龙那双没有感情的瞳孔,注视着宋天水,一字一字道“族谱既然斩断了与二叔的关系,那就让我用手中的剑,替二叔斩断血脉相连的血肉吧。”

“噌噌”

利剑出鞘,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没有丝毫征兆的情况下,一道白光闪过,宋相龙手中的宝剑亮了出来,如毒蛇吐信般,朝着宋天水的脖颈之处杀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花之间,下一秒钟,宋天水就要身首异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