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当苗疆少年遇上尚书嫡女
当苗疆少年遇上尚书嫡女 连载中

当苗疆少年遇上尚书嫡女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三月的夏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沈言 黎沐

主角黎沐沈言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当苗疆少年遇上尚书嫡女》,作者“三月的夏”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明着是说商量对策,实际上却想将大臣之女拿去充数,毕竟苗疆只是请求和亲,可没说一定得是公主。家里有适婚女儿的大臣,不免人心惶惶,都生怕选中自家女儿。朝堂上,一众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他们将目光看向了尚书大人黎清远身上...展开

《当苗疆少年遇上尚书嫡女》章节试读:

翠竹连忙跑上前,问道“太子殿下,我们家小姐怎么了?”

沈言微微侧身,躲开了她扶向黎沐的手,看向翠竹,“没事,只不过受了点惊吓,过一会儿就好了。”

惊吓!

翠竹想到她今早无意之间听见的那个传闻,不由的背脊一凉。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壮着胆子说道“太子你身体虚弱,要不还是让奴婢来背着小姐吧!”

沈言墨绿色的眼眸凝视着她,轻轻一笑,“不用,我来便好。”

“太子不用勉强,奴婢知道你身子不好,要是因为这事累坏了太子金贵的身子,小姐会怪罪我的。”翠竹一边说,一边将黎沐从他身上抢了过来。

将黎沐扶在手上,翠竹悄悄的松了口气,她不敢回头看沈言的表情。

不管那消息是真是假,她都不可能放心的将小姐交给他。

翠竹背起她,径直往前走。

可还没走两步,身上突然一轻,她连忙转过头,就对上一双墨绿色的双眼。

她脸色一僵,声音颤抖“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沈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拙劣的演技,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翠竹看着他的表情,暗道不妙。

她暗骂一声,扶起黎沐,脚尖一点,就要逃走。

沈言看着她的背影,指尖微动,声音阴冷。

“站住!告诉我,你都听说了些什么?”

翠竹僵硬着身体转过了身,原本清明的眼睛骤然变得浑浊。

她目光呆滞,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府里的下人说太子殿下是苗疆第一蛊师,为人阴险毒辣,极其擅长伪装,他们还说整个苗疆都是他的掌中之物!”

沈言微微一笑,这谣言可真是!

有趣!

他怎么不知道,他是苗疆第一呢!

如果他是第一,那父王又算什么呢?!

他从翠竹手中抱起黎沐,若有所思的看着翠竹。

“南浊。”

“太子,”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沈言身边。

“把她带去你那,不要伤害她,但也不要让她出现在这城中!”沈言留下这句话,抱着黎沐上了马车。

南浊好奇的打量着面前容貌秀丽的女孩,略微思索。

伸出手将她打晕,扛在了肩上,下一秒就消失在宫门口。

……

黎沐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那天的事她应约听到一点风声,她没有想到沈言那病秧子居然有那本事。

属实对他刮目相看。

外面阳光明媚,她百无聊赖的坐在院子中里晒太阳。

沈言走进院子,就看见她穿着粉蓝色渐变襦裙,抱着小白猫躺在贵妃椅上,悠闲的晒着太阳。

他站在黎沐面前,示意丫鬟都退下。

黎沐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看向他,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你站了多久了,今日怎么这么早?”

“今日朝中无事,就提前回来了。”

“翠竹有消息了吗?”黎沐将身上的小白猫递给他,神色担忧的问道。

沈言抱起白猫,揉了揉她的头,安慰道“别担心,她不是说出去有点事吗?不出一个月,肯定会回来的!”

等过了这几个月,他处理好苗疆的事,到时候,他就不用再受制于人。

到时候,再也没人能将黎沐带走!

黎沐敷衍的点了点头,她心里清楚,翠竹绝对不会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看向沈言的目光带着怀疑,她觉得这事跟沈言脱不了关系。

她抬起手,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一道抓痕。

沈言面色一冷,眼中闪过一丝阴翳,转瞬即逝。

他抓住她纤细白皙的手腕,一脸心疼,“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

黎沐觉得好笑,笑眯眯的抓住他的手,“哎呀,没事啦,被猫抓了一下而已。”

沈言面色阴沉,看向怀里的猫,神色不明。

黎沐打了个哈欠,拉着他一起用了晚膳,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沈言站到床头,眼神贪婪的看着她,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转身走了出去。

沈言刚走,黎沐就睁开了眼睛。

她披上斗篷,跟在沈言身后,一路跟到偏僻的柴房。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黎沐戳破窗户,往里看去。

脏乱不堪的柴房里,一个女人被几根粗壮的铁链吊在半空,其中一根铁链穿过她的琵琶骨。

她面无血色,眼睛瞪大,惊恐的看向身前修罗般的沈言。

沈言站在她的面前,眼神阴翳,嘴角勾起诡异的微笑。

女人被吓的瑟瑟发抖,她奋力挣扎,手中的铁链叮叮作响。

沈言取出一只透明的蛊虫,放在地上,蛊虫顺着地板爬上女人的大腿,最终停留在女人的手腕上。

“不要,不要,二哥,放了我!求你……,不要!”

女人双眼赤红,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沈言声音平静。

“嘘~别说话,她还在睡觉,别把她吵醒了!”

蛊虫咬破她的皮肤,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五脏六腑剧痛难忍。

她面容扭曲,声音凄厉。

“沈言,像你这样恶毒肮脏的人,死了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不得好死!怪不得阮冰不喜欢你!你这样阴毒的人,根本不配活着!”

她这句话戳中了沈言的死穴,他面色阴冷,犹如狂风暴雨般。

“可惜了,我亲爱的妹妹,这场游戏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我!”

沈言笑的一脸无害,他伸手收回了蛊虫,拿出一条五彩斑斓的虫子,显色鲜艳到诡异。

蛊虫飞进她的嘴里,一股阴寒之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她感觉身体僵硬,嘴里不断吐出寒气,不过片刻,她就被冻成了冰雕。

哗啦一声,沈韵的尸体四分五裂,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瞬间,冰雕化为一阵青烟,沈韵的尸骨连灰都不剩。

黎沐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很疑惑。

阮冰是谁?

沈言喜欢她?

沈言所说的游戏又是什么?

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行事这么猖狂,完全不顾及苗疆王。

他能够在眨眼之间,就干掉了大祭司。

实力深不可测!

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还不是跟他摊牌的时候。

她弯下腰贴着墙,想悄悄的溜走。

一转身却对上一双墨绿色的眼睛,沈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黎沐吓得面色一僵,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后背抵住了墙角。

沈言眼神阴翳,直勾勾的看着她。

黎沐眼神闪躲,不知该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境。

她完全不知道沈言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她正在想该如何破解眼下的困境,沈言却手足无措的将她搂在怀里,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声音委屈。

“沐沐,为什么不看我?”

笑话!

看他,那不是找死!

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发疯,对她下蛊。

想到刚才沈韵的惨状,脊背发凉。

她可不想死的那么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