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渡世旅人
渡世旅人 连载中

渡世旅人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是奥托不是绿托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夜修 奇幻玄幻 是奥托不是绿托

奇幻玄幻小说《渡世旅人》,由网络作家“是奥托不是绿托”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夜修是奥托不是绿托,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红月之主!死之暴君!践踏天命之神!”“?”犹如沉入深沉海洋的夜修张开眼睛,望向声音传来的源头,誓要给这打扰了他睡眠的狗东西一个深刻的教训。“万千尸骸之王!世界的调律者!极恶之眸!”但是在这片纯黑的海洋之中,一切皆无,一切均虚。这里毕竟只是他的梦境,是处于将醒却未醒的蒙昧,这要如何让他张开眼睛,去看...展开

《渡世旅人》章节试读:

漆黑闭塞的教堂内,地板被人用不知名的腥臭血液绘制出不祥的六芒星阵法,其上正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

罗伊德捏了捏手心的那几张残破的古籍,将一些或珍贵或平凡的“祭品”放在了六芒星的边角,随后恭敬的将这几章破纸放在了六芒星法阵的中央。

当一切布置已经布置妥当之后,罗伊德刻意地看了眼位于教堂角落的那一个小小的针型摄像头。

–是非成败,我已做出决定,随后将一切祈求于命运的奢求吧–

成——我将背负永恒光辉,如骄阳照耀世人。

不成——我便化作黄泉无望骨,人走鬼行无人闻。

随后,罗伊德对着六芒星阵,呼喊出自己教派所信奉的名讳。

“红月之主!死之暴君!践踏天命者!”

疯人的呓语自老者的口中喊出,他清楚自己的所言不可能召唤来任何的神明,但是伴随着他的言语传下,漆黑的教堂内开始浮现一缕缕血色的雾气。

这血色的雾气之中,明明没有任何力量的帮助,却逐渐的汇聚到一端。

而这一切皆在罗伊德的预料之中,血吼兽的心脏,在巨大的吼声下开始溢出血雾。

罗伊德刻意地看了眼角落的摄像头,此刻内部的镜头开始快速的转动,似乎对于在场发生的事情极度好奇,想要尽可能的了解“神明”降临引起的现象。

–果然,居住于安全区的情报人员,对于野外那些异域生命了解有限。–

“万千尸骸之王!命运调律者!余烬之眸!”

伴随着又一串晦涩的语言自罗伊德口中传来,弥漫于房间内的血雾之中开始浮现一道道白色的荧光。

这些荧光宛如没有生命的幽幽鬼火,漂浮于满是血雾的空气中。

–血吼兽引起的高温血雾开始刺激提前布置的白磷燃烧了呢,接下来……只要……–

罗伊德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下一道祷词带上一丝欣喜,因为他知道他的计划……有成功欺骗当地无冕之王的机会。

“逆流万物之人!”

“接下来要让提前安排的操偶师,牵引白磷产生的火焰,布置个小型通灵法阵,召唤个星界的小幽灵,最后假装神明降临是吧。”

一道粗犷的声音自教堂的大门传来,狭小破旧的门框跨过一个穿着黑色夜行服的男人。

他不停摆弄着手指上的一个戒指,随后拿出了一个遥控器。

伴随着他手指按下某个按钮,教堂角落不断晃动的红色光点停止了移动。

“可惜啊,上头猜到了你可能会装神弄鬼,所以安排了我来视察一番,至于那个监控,让你濒临成功的时候,骤然从天堂坠往地狱……”

“很不好受吧,呓语的疯子。”

罗伊德的额头开始渗出丝丝冷汗,此刻的他大脑快速运转,思考用什么方式能够在成为军方的狗后,保留自己的一些权益。

“你是个聪明人,上头本以为你会逃走,都已经在郊区布置好了眼线,结果你没跑。”

男人犹如布满刀疤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嗤笑的洁白牙齿。

似乎在嘲笑这个如同鹌鹑一般弱小的男人。

“但是令我没想到是,你居然真的选择留下来,去召唤那子虚乌有的神明,还是觉得你能成为一条好狗吗?可惜啊,上头的确需要一条狗,但是要的不一条有着花花肠子的狗!”

男人的声音夹杂着风声,快速地靠近罗伊德。

一缕缕红雾随着对方的运动抽到罗伊德的脸上,让这个老头干瘦的脸上浮现一道道鞭痕。

此刻,瘦骨嶙峋的老脸上浮现了深深地懊恼与绝望。

–为什么要尝试作死呢?是因为舍不得攫取到的权利吗?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烧吗?–

就在罗伊德自责的时刻,一道金色的丝线突兀的插入了他的额头。

这道丝线非金非玉,其上传来的质感不似任何物质界的事物,宛如一个不存在于现实的造物。

命运,在他最绝望的时刻眷顾了他。

那一瞬间,抓住从地狱爬回天堂机会的他立刻高声呐喊,。

“猩红主君,此地恭迎您的到来。”

伴随着他的欣喜的吼声,整个教堂里的血雾突然变得像是粘稠的泥浆,处于教堂中的两人宛如落入蛛网的飞虫,动弹不得。

秦赋歌立刻抛出自己的小刀,然而插入血雾中的小刀如同泥牛入海,很快便停在了凝滞的血雾之中。

“罗伊德!你这狗东西做了什么?”

“呵,”罗伊德那双昏黄的眼睛中满是快意,他轻蔑地看了一眼秦赋歌,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召唤了什么玩意。

但是再糟都比被对方抓回去秘密处死来得好。  至少,哪怕我死了也可以再带走秦赋歌这个打乱我计划的疯子。

在两人互相敌视的期间,血雾开始向教堂的中央汇聚,被召唤而来的存在彻底的暴露于两人面前。

金色细线的尽头是一团血红色的不知名球体,球体的外围似乎存在着什么难以形容的装置,将细线的主人约束在了血红色的球体之中。

“这玩意是……”

秦赋歌望着这个球体,脑海记忆翻滚,一段被他时刻铭记的记忆开始浮现。

那同样是一个球体……只是……

秦赋歌嘴角微微抽动,一个怀念的词汇从他薄若蝉翼的声音中吐出。

“妈妈……”

“你说了啥?”

“没啥,看来你召唤来了不得了的东西。”

秦赋歌呛了一声罗伊德,随后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球体,血红色的球体开始浮现淡金色的纹路,最终在深红近黑的球体开始沿着纹路扩张。

一扇如同门一样的物品在这团不断扩张的球体中形成,而此时金色丝线开始剧烈的绷紧,似乎有什么禁忌的存在正在靠近。

在两人紧张的神情之中,深红色的大门被打开了,从中走出了一个……

肮脏残破的黑色袍子?

甚至其上甚至带着一些灰尘,明显这玩意丢在黑市里连一个铜板都卖不了。

秦赋歌紧张的神情僵住,犹如石化一般一点一点地看向罗伊德,眼神中满是“你在耍我”的恼怒。

“这玩意?就是你的神明?呵……还以为会是那个真正的神祇呢!”

“冷静点!”

罗伊德举起额头上的金色丝线,似乎想要驳斥秦赋歌的想法,但是很快这一根金色的丝线缩回到那件残破的黑色袍子中。

最终,明明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黑色的袍子开始渐渐浮至半空中。

在这片弥漫着血色雾气的狭小空间中,一个看上去拉胯得难以想象的玩意,降临到了这个拉胯的难以想象的召唤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