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福运小娇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福运小娇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连载中

福运小娇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最爱粉条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宋怜 宋枝

热门小说《福运小娇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是作者“最爱粉条”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枝宋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羞愤撕扯着她的情绪,让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们在一起这七年她自诩很了解他,可是听到语音的这一刻,内心的防线都坍塌了。心如死灰。看到床上赤裸打滚的两条躯干后,宋枝发誓她这辈子都没有那么恶心过!泪水蓄满了眼,她一手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的太难看,狼狈的人不该是她!可是脑海里,这些年两人共同的美好回忆...展开

《福运小娇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章节试读:

两人一直蹲在牛棚边见李娟花半天没动静,这才对视相看一眼,偷偷松了口气。

“阿姐你去哪?”

宋怜见宋枝猫着腰跑开,蹲在原地踌躇不决,想跟上去。

可是宋枝已经跑远,她害怕李娟花一会儿醒来打她,就只好抱着大黄紧紧缩在角落里。

“咕咕咕……”

“嘘!”宋怜立马朝着大黄噤声。

大黄歪着脑袋竖着耳朵像是听懂了,乖乖地闭上了嘴,尾巴依旧欢快的打着摆。

突然,

“你怎么在这!”宋明半眯着眼睛出来解手,不想裤子还没脱就看见宋怜在这里,她在这里干什么?

宋怜瞪着大眼珠子,在宋明反应过来前率先出击,将他推倒。

“阿姐!”

“旺旺旺!”

宋枝将东西藏进衣裳,就听见宋怜跟大黄在外面叫喊。

她冲出来的时候,大黄正咬着宋明的裤子不停的往下拉,宋怜则是死死捂着他的嘴。

情况危急!

“唔唔唔……唔——”宋明眼珠一瞪,脖子一歪,母子俩同款晕厥。

“晦气!”宋枝朝着地上的宋明翻了个白眼,把摔在着宋怜拉起来道,“咱们走!”

溪头村村长在村中很有威望,寻求他的帮助无疑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寅时,天麻麻亮。

雾霭茫茫,人人都还在深睡之中,一声狗吠打破了宁静。

宋枝按照原主的记忆拉着宋怜在村里狂奔。

刚刚跟宋明扭打,她的手被咬的鲜血淋漓,浸湿了衣袖。

“汪汪汪!汪汪!”大黄殿后,骄傲的仰着脖颈对着黑压压的天空不停的嚎叫着。

溪头村是附近几个村落体积最庞大,人口最多的一个大村,上下有百来户,统共小一千的人口。

村长赵钱旺能主持这么大的村子,把村里管理的妥妥帖帖自然是有他独到的能力。

卯时,天已大亮。

此刻赵钱旺家门前围聚了众多村民。

“今早闹的什么动静,这村长家里是谁呢?”

“哎呀就是老宋家那两个可怜的小姑娘,前段时间李氏到处讲亲那个,这不把人逼急了就跑出来闹分家嘛!”

“家里这又没个兄弟,分家!还不如分我?”

“哈哈哈哈哈。”

人群里众人相视大笑,气氛高涨。

赵钱旺家里,

“事情就是这样……”

“我想要回我爹娘的房子跟田地。请村长为我们做主!”宋枝说完扑通一声跪在众人面前。

“好孩子快起来。”柳茹起身去扶她。

这人是赵家的大媳妇,跟原主的娘潘氏是同村,“你家无后,纵使要得了房子跟地,你舅舅也会来闹啊!”

她清楚潘氏家里的条件,潘氏没死前,他不就来大闹了一场吗?

到时还不是要落得一个两手空空。

“我娘出嫁前早就跟潘家签了绝亲书,我爹给的十五两彩礼也都落入了他的腰包,他还有脸来闹?”宋枝简直是涨了见识。

是谁给他的狗脸!

“我跟妹妹在宋家水深火热,那庞氏跟李氏出了名的手段,你们难道真的就不知?”宋枝心里一沉,看着赵钱旺没有要说话的样子。

可以理解,事非干己休多管么?

没关系。

“那我也不为难村长,这就带着妹妹去告衙门!”宋枝铁定心要救宋怜于水火,话不投机莫强言,不用浪费时间。

不然宋怜就成了傻子的媳妇儿…

去他娘的傻子,痴心妄想!她妹妹长得那么漂亮,简直就是瘌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冲进宋怜在的屋子,帮她把衣服穿好。赵家二媳妇正在给宋怜涂药,被宋枝冲进来打断,也不知道她要搞什么名堂。

“阿姐我们去哪?”宋怜着急问道。

“去找能给我们做主的人!”宋枝拉着宋怜推开柳茹的阻拦冲到院子里时,身后赵钱旺才缓缓发出浑厚的嗓音,“进来说。”

宋枝顿住脚步。

赵钱旺起身,一手握着烟斗一手背在身后朝着更深的屋子走去。

宋枝看了看宋怜,小姑娘被吓得六神无主,决定去听一听赵钱旺要说什么。

她前脚刚进去,宋家那边庞氏等人就急匆匆的赶来。

见肇事者到场,人群纷纷给他们一家让了一条路,对着几人指指点点。

宋怜大老远就看见庞氏跟李娟花,吓得躲在了柳茹的身后。

李娟花额头一块儿青紫,气的不行。见宋怜那小贱人躲着,拉了拉衣袖就要去讨了她的贱命。

“鲁莽!”庞氏低吼一声,将她拽到身后,这婆娘怎么说了就忘?刚刚不是说好了别轻举妄动吗?

大家都看着呢!

“娘,王家的人可是来了,好歹要给个交代,我明儿是要娶妻的!”李娟花低低在她耳畔吹风。

“知道了知道了,不成大气!”庞氏低吼,横着一脸肉有些不悦。

什么她的明儿?那是她宋家的子孙,难不成她还会亏待了他?

庞氏嘴角埒到耳根,脸上苹果肌高高挂起,一双三角眼闪烁着狡猾的光朝前走,“哎哟,赵家大媳妇唉~”

“这怎么只见宋怜不见宋枝呢!这死丫头又跑哪去了?”庞氏和善的不像样,说着说着就来到两人跟前。

“宋怜呐~”

宋怜往后退了一步,却还是被庞氏拉住了手,“快跟奶奶回家吧!那王家都派人来接你了,走走走!”

“我不要!我不去!”宋怜甩开她,死死地抓住门板。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庞氏咬咬牙,这李绢花怎么回事,越来越没眼力见!

李绢花听了三步作五步就把宋怜拎起来,把她重重跌坐在地上。

“快点的吧,别让王家等急了。”

“我不要!阿姐!!!”宋怜大哭起来,使劲在地上挣扎,无奈被李绢花死死箍住。

宋怜努力伸手抓住了柳茹的裤角,“婶子救我!救我!”

柳茹心里一软,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想了一会儿还是上前出言阻拦,“大娘还是算了吧,这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

她一开口,底下村民也有附和的,“就是啊,庞婆子干嘛跟个娃娃过不去!”

……

人云亦云。

李绢花挑着眉质问,“哪家的小媳妇出嫁不哭不闹啊!你们这些婆娘管好自家男人就是了,多嘴多舌的别是惹人厌弃,让不要脸皮的寡妇钻了空子!”

她眼神说着有意无意瞟到站在人堆里嗑瓜子看戏的寡妇田嫂子。

这娘们儿前几天跟宋阳有说有笑的正好被她撞见,要不是她及时赶到,恐怕两人就要随便找个树丛去爽了!

“李绢花,你指桑骂槐说谁呢!”田寡妇心虚,丢了满地的瓜子上前几步理论。

那天这李绢花闹得不少人看见,含沙射影的不就是要往她头上扣屎盆子吗。

李绢花也不是怕事的,她早想撕了这婆娘的这张脸了!克死了自家男人,还想勾引别人的丈夫,破烂货!

两人扭打在一起,抓头发、掐脖子!没一会儿两人脸上手上就被刮出了几道指甲留下的血印子。

庞氏气的咬咬牙,对李绢花无语到极点,分不清轻重缓急!

当即从腰上扯下布腰带就要把宋怜给缠起来。

宋枝跟赵钱旺出来的时候,外面李绢花跟田寡妇正打成一片,村民个个抱胸看戏无一上前相帮。

眼睛一扫,就看到地上大哭挣扎的宋怜跟咬着牙抽腰带的庞氏,想都没想冲过去给了她一脚。

“阿姐!阿姐!”宋怜从地上爬起来死死抱着她,忍不住的发抖。

她害怕。

“哎哟~你这个小贱人!!”庞氏身宽体胖滚了几圈,嗷嗷大叫,“小贱人,我要杀了你!哎哟…”

那边李绢花跟田寡妇也是愈打愈烈。

“够了!”

赵钱旺出声,众人都静下来。

他鄙夷厌恶地看了一眼在地上打滚的庞氏,又扫了一眼李绢花。

李绢花跟他四目相对,悻悻松开手。

“都闲着没事了?”赵钱旺略带威严地扫着这些凑热闹的村民,“都下地去!”

一个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众人听了这才一哄而散。

李绢花把地上的庞氏扶起来,两人就要开始哭,抱头痛哭。

“等我说完再哭!”赵钱旺忍着心里的烦闷先进了屋。

宋枝拉着宋怜也跟进去。

婆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不过也只得跟进去了。

半晌,

“休想!”庞氏叉着腰在屋子里踱步走,“宋斌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他也是宋家的后代。现在他死了,那房子理应得归他哥哥!”

“难不成要交给这两个贱…丫头?”她及时收住了嘴,摊摊手规劝道,,“这俩丫头迟早要嫁人,白费这些功夫做什么!”

宋枝听了简直要贻笑大方。

庞氏可是带着儿子嫁进的宋家,她跟宋阳跟这个家有半毛钱关系?

“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是通知你!”赵钱旺忍无可忍,用烟斗敲了敲桌子怒斥道,“你儿子孙子可都是外姓人,真要往上扒三代你们都得滚出溪头村!”

“自己什么斤两不清楚,在我面前充什么后代不后代,真正宋家的后代,在这!”他指了指坐在一边幽暗着脸的宋枝。

庞氏眼泪挂在脸上,拍拍大腿恨恨道,“赵田旺!我嫁到溪头村得时候你还没当村长呢!少跟我摆出一副当官的架子!

我挑明了跟你说,这房子我是要留着给我孙子娶媳妇用的,她们!”她气呼呼的冲到宋枝面前。

一张老脸恨意滔天瞪着她,咬牙切齿道,“想都别想!”

“就是!”李绢花一听到婆婆这么维护宋明,觉得态度强硬一些才能唬住他们。

“两个不值钱的臭丫头,我家好吃好喝的供着养着,还给找了婆家!”

“这马上就要嫁出去一个,剩下这个不愿嫁人就…送去大户人家做使唤丫头,他们俩哪有福气住那个房子呢!”

宋枝冷笑一声,贪心不足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