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宫予安江重逢
宫予安江重逢 连载中

宫予安江重逢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宫予安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宫予安 宫予安江重逢 江重逢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宫予安江重逢》,是以宫予安江重逢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宫予安”,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其实比起打扫藏经阁扫灰轻则半月的工程量,擦擦阵石不过就是让他们三个人去吹吹苦寒涯的冷风,实际上花费不到两个时辰就能结束了。宫予安提着水桶来到了这颗一人多高的巨大红色石头跟前,两个弟子跟在她后面拿着洒扫工具。弟子组在江重逢的分配下开始洒扫,而身为师尊的罪魁祸首只擦了几下就放弃了,把手上的抹布甩进水桶里...展开

《宫予安江重逢》章节试读:

江重逢被人用以这种耻辱的方式夹着,心情简直差到了极点,一张脸直接黑如锅底。好在眼前有了一个靠近苦寒涯的机会,这才让这位未来的魔尊大人克制住了把宫予安给弄死的想法。

师徒三人明明是逃回到易凌峰,打扫用的工具却已经被送到了宫予安那间木屋外了。她颇为歉疚地看看两个小孩儿,心道怕是躲不过去擦石头了。

其实比起打扫藏经阁扫灰轻则半月的工程量,擦擦阵石不过就是让他们三个人去吹吹苦寒涯的冷风,实际上花费不到两个时辰就能结束了。宫予安提着水桶来到了这颗一人多高的巨大红色石头跟前,两个弟子跟在她后面拿着洒扫工具。

弟子组在江重逢的分配下开始洒扫,而身为师尊的罪魁祸首只擦了几下就放弃了,把手上的抹布甩进水桶里,手腕上的叮当镯发出清脆的声响。

宫予安最是讨厌沾湿手去打扫卫生,尤其是这种受罚被强迫的状态。她本人从小就手脚冰凉,极为讨厌沾着冷水擦东西这种活儿。父母对她堪称溺爱,就连弟弟妹妹也是让着她。对比起来原主修炼不要命的狠劲儿,宫予安就是个娇气大小姐。现在这种情况,孟珏的让步反而是正中雷区,她不可避免地开始不高兴了。

“师尊?”时棉从阵石的另一边探出脑袋来,就发现宫予安气鼓鼓地走近涯边踢石头,动用灵气卯足了劲儿把碎石踢下苦寒涯,半路又被结界弹回来。

弹回来的一颗小石头砸在了江重逢头上,钝痛传来,江重逢暗自磨了磨牙,反手把一颗黑色的东西扔出去,滚到了宫予安脚下,转眼间那一整片的小石头被她一脚全扫下去,又噼里啪啦地砸回来。江重逢眼神闪了闪,继续擦石头去了。

“嗯?”宫予安并没有发现男主这边想刀了她的眼神,反而敏锐地发现弹回来的石头似乎少了一颗。

禁地之所以是禁地,就是因为进不去才叫禁地。寒月仙尊当年趁着涯下魔尊结界的裂缝裂缝进去探查,回来后就用两块阵石画阵,净化魔气改造了那个强大的结界。除了已经飞升的寒月仙尊,能进去的就只有魔尊血脉的男主,其他时候连一粒灰都落不到结界里面,活物贸然碰上只会瞬间被风灵力撕成碎片。

也因此苦寒涯身为禁地却连一个看守禁制都没有,除了宫予安害敢踢石头玩儿,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敢去这里触霉头。

“好像少了一颗,先生可发现异样?”宫予安的小情绪被压下去,眼神凌厉地看着古井无波地结界,传音给书魂。

“您踢石头的招式如天女散花,老朽并没特意计数。”书魂摇头。

“我召先生的本体出来丢下去看看好了。”宫予安坏心思地逗书魂,吓得小老头化了原型躲进气海里的书架不肯再搭理她了。

“我错了先生,我发誓绝对不把你扔出去,我自己下去都不可能把您扔出去!”宫予安赶紧道歉,虽然是有些滑稽讨巧的意思,她的心思却愈发沉重。

两名弟子还在兢兢业业地擦阵石,宫予安瞥了一眼江重逢,心想总不能这结界还是个感应门吧?男主一过来就打开了?这儿离涯边还差着两百米有余,这要真是个感应门,隔着这么远就开门,贼都偷完跑了主人还没走到家呢。

江重逢看到宫予安看过来,面上波澜不惊继续擦石头,心里已经暗骂这女人如今倒是敏锐。那小石头就是普通石头,但是沾了他的血,结界自动就放行了。这下他就不需要冒被发现行踪的风险,直接用魔族的置换术就可以到苦寒涯下面。

“你们先回去吧,为师有些事情要做。”宫予安面色严肃,她决定亲自飞下去看看。苦寒涯虽然在原文当中很快就下线了,但它在修真界的地位不小,任何小异常都可能是毁天灭地的程度。可她也暂时不能求助师兄,倘若这结界异常真和男主在这儿有关,贸然请师兄调查,男主魔尊血脉的事儿很可能被提前曝光出来。

“可是,掌门师叔不是罚我们擦干净才行吗?”时棉歪头。

“哦……”宫予安很想鼓鼓自己的腮帮子以示不高兴,但她有偶像包袱,忍住了。

“师尊不喜沾水,弟子擦就好了,您可以先和师妹回去休息。”江重逢摆出一个假笑来,善解人意地看着宫予安。好看的眉眼带着稚嫩,温暖的笑容似是春风。

后者心里一片感动,男主果然还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重生回来复仇的人。倘若是宫予安重生一次,她自己压根就不来什么云涧宗拜师了,那不是笨狗行为吗?是她之前小人之心了,总是对着男主有所防备,希望她回家前这段时间能给尽量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师徒回忆吧。

此时用美貌打消了宫予安对他是否重生怀疑的江笨狗假笑着,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

“这里寒气重,虽然适合冰灵根修习,但你们毕竟修为尚浅。棉棉还是水灵根,待久了对身体无益。”宫予安皱眉,男主重生前根本就是个小可怜,无父无母的身体肯定也不怎么好,估计是感冒了吧。

“可是掌门师叔那边……”江重逢表情犹豫,像是个从来没反抗过师长的五好学生。

“无妨,你们师叔那边有为师顶着。做我宫予安的弟子,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我给你们撑着。”宫予安笔直站着,像一颗雪松,纤细的身体穿着孟珏送的那一身白衣,云肩前的飘带随风翻飞,传来平安锁相撞的叮当声。她的眉眼含着笑,让这有些空大的话变得可信起来。

江重逢看着她一愣,不说大话地,他没怎么见过比自己长得还好看的人。记忆里的宫予安因为雷劫根基受损,总是一副怨毒阴暗的样子,虽然皮相生的不错,乍一看却像是从地府爬出来的恶鬼。如今的她却是鲜活的,眉眼比寻常女子多了几分英气,眼睛里总是闪着光。

江重逢觉得她居然有点……好看……

“……是,弟子告退。”江重逢拱手行了礼,决定暂时离开这里,反正旁人也绝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宫予安点点头,看他们走了,自己转身召出凌霜往崖边走。

“师尊!小心!”时棉的尖叫声从宫予安身后传来,后者应声回头,只见到一团模糊的影子咻的一声直奔她冲过来。那黑影快得出奇,还不等她掐诀就直接撞在了她的肚子上。巨大的冲击力下,即使宫予安瞬间就被推下悬崖。

“圆圆!”

“师尊!”

三师兄和时棉的声音回荡着,另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们身边略过,紧跟着从宫予安的身影消失的地方,径直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