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古穿现世:末世赵棠
古穿现世:末世赵棠 连载中

古穿现世:末世赵棠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弯弯的月亮不怕黑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景越 赵小棠

高口碑小说《古穿现世:末世赵棠》是作者“弯弯的月亮不怕黑”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赵小棠景越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赵棠呼吸一窒。“姐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死的……”女子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赵棠听不真切。赵棠强撑着身体轻轻推开她,才发现自己竟浑身酸疼,起不来身。被推开的姑娘一脸惶然与绝望...展开

《古穿现世:末世赵棠》章节试读:

“姐姐,我想去游乐场玩,你陪我一起去好吗?”赵小昙对她姐姐撒娇道。

赵棠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纸笔,她正在给收集的物资列清单。

“你的清单列好了吗?”

“今天早上练腿了吗?”

“物资整理好了吗?”

赵小昙“……”

赵棠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都有点不忍心打击她。

文不成武不就,再重生一百次也立不起来啊。

“按你的说法,还有三天就是末日了。还是呆在家里跟外公外婆在一起吧,有什么事情也能相互照应。”

赵小昙撅着嘴,低着头,不做声。

“我还没有去过游乐场呢……”

赵棠一愣,她最是听不得这样的话。

“那就去吧,跟外公外婆说一下就走。”

赵小昙受宠若惊。

“姐姐最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外公外婆,姐姐,你先收拾一下东西,等我回来。”

看着她欢快远去的背影,赵棠也乐了。

这小姑娘,倒是难得的赤子之心,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能这样没心没肺。

但很快赵棠就笑不出来了。

跳楼机,海盗船,云霄飞车,差点没要了她的命。

赵棠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人发明这些东西是干啥的。

寻求刺激?

那可真是太刺激了!

这真是,嫌和平年代饭太饱啊。

可赵小昙太爱这些了,从早上到下午,一直咧着个嘴笑。

“姐姐,我太开心了。”

“啊啊啊啊啊啊……”

赵棠“……”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到处都是人们欢快的叫声。

呆在这里,确实让人忘记烦恼,心情愉悦。

“啊……”

“啊啊啊……”

听着这些尖叫,赵棠觉得不对劲。

突然各处人群开始吵嚷起来。

“救命啊!”

“甩出去了……”

地上的人正在惊恐地看着游乐场设施上的人。

“很多人甩出去了!”

“停电了……”

“跳楼机掉下来了……”

“云霄飞车飞出去了……”

赵棠转身去找赵小昙,她还在摩天轮上。

“各位游客请疏散,因不明原因游乐场突然停电,发生重大事故,请有序疏散,不要慌乱。”

游乐场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到处喊。

远处不停有警车呼啸,朝这边涌来。

赵棠不理会下面的叫骂声,哭喊声,只一个劲往摩天轮上爬。

“摩天轮上的游客,请下来,攀爬游乐设施是危险行为。”

一名工作人员发现了她,立刻拿着喇叭试图制止他。

可赵棠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向上爬。

摩天轮里面的人看她爬上来,都在向她求救,将她当成了救命稻草。

赵棠看着这些陷入绝境的人们,有年轻的情侣,还有一家温馨的一家几口。

她没有半分犹豫,又飞快地跳了下去,找到了最底下一个吊舱。

她用手试图打开门,却发现门应该是电动的。

赵棠用手示意吊舱里面的一家人躲开,然后一脚踢碎了玻璃。

最底下一个吊舱就在地面,这一家人获救后向她道谢后就飞快离开了。

赵棠一运劲,又迅速将上面一个吊舱拉下,踢碎玻璃。

如此反复动作,直到最上面的吊舱被拉下来,赵棠才找到赵小昙。

和她在一起被困的还有其他三个年轻人。

踢碎玻璃后,赵小昙颤抖着抱住了她。

“姐姐……”

赵棠安慰她“没事了,你先放手,还有几个,别人等着了。”

她将赵小昙轻轻推到一旁,又如法炮制,救了剩下几个吊舱里面的人。

和赵小昙一起被困的三个男生也没有走,在一旁帮忙接应得救的人。

待摩天轮上所有人都被解救,三个男生也过来跟赵棠道谢。

“我叫李立冬,他们两个是韩城,王国志,我们三个是同学。如果你们以后想来青阳大学玩,就来找我们。”

说罢留下三人的联系方式。

赵小昙忍不住提醒“这电也不知道停到什么时候,你们回去要多屯点吃的喝的。”

三人谢过她的关心就离开了。

两姐妹也开车回到了沈家,一路上,她们看见,明明已经快黄昏了,但街上一点灯光都没有,到处都是警车的呼啸声。

半个小时的路程,她们堵了三个小时。

“我在网上发布了很多关于末世的消息,但是他们都不信,这一类的言论太多了。”赵小昙怏怏地靠在座位上,打不起精神。

赵棠摸了摸她的头“你已经尽力了,很多事情,不是靠一个人就能改变的。”

回到家,沈家二老都急坏了,拉着二人的手上下打量。

“你们两个不省心的,非要出去玩,可急死我了。”沈老太太边抹眼泪边拍她们的背。

“外公,都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该卖的卖了,该买的买了。”

沈棠道“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起早点。”

“好,都听你的。”

赵小昙一脸懵逼,还没有来的及问,就被赵棠拖进了房间。

她还有些关于末世的细节要问赵小昙。

半夜一点多,赵小昙终于熬不住了,倒在姐姐的床上睡着了。

赵棠却起了身,她找出前几天在网上买的黑衣黑布穿戴上,溜出了沈家。

赵小棠的仇,她是要报的。

她找到记忆里的苏宁宁家,熟练地找到她的卧室。

床上居然是两个没穿衣服的人!

正是苏宁宁和刘铭,伤还没有好全就搂在了一起。

赵棠点了二人的睡穴,用被子盖住了二人,朝着苏宁宁脖子上一拧。

“咔嚓”

刘铭还睡的香甜,丝毫没有察觉身边的人已经香消玉殒。

赵棠又站起来,对着刘铭隔着被子的下身碾了一下。

刘铭一声闷哼,冷汗直流,就昏了过去。

赵小棠之死虽然不是他做的,但确是与他和苏宁宁风流有关系,那就让他再风流不起来就好了。

赵棠冷漠地看着这两个渣子,消失在暗夜中。

赵姑娘,你的大仇已报,希望你在那边也能过的很好。待我替你报了恩,此间事了,我就来找你们。

……

第二天早上四点多,沈家二老就起床了。老人年纪大了觉浅,心里藏着事儿也睡不着。

赵棠回到沈家后,打了一个多小时盹也起来了,只是赵小昙还在赖床。

赵棠摇了摇头,将她连人带被子扛上车。

他们这次出行,除了空间里的车,还准备了两辆越野车上路。

赵棠开一辆,带着沈家二老和赵小昙。看门的冯叔开一辆,载着沈管家和一些物资。

冯叔和沈管家在沈家多年,两人无儿无女,无亲无故,自是要带上的。

帝都在北,老家在南,众人一路南下。

帝都的早上并没有太多的车,两辆车顺顺利利就出了帝都,可能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夜的停电有什么不同,都以为不久就会来电的。

到了服务区,几人草草吃了个早饭,又四处溜达溜达缓解疲劳。

“姐,你看,”赵小昙一边吃着茶叶蛋,一边揪着一棵草小声对赵棠说,“这草正在变异,以后会长的像海带那么长,会缠着人,有的还会吃人。”

赵棠将这棵草反复看,植物进化,动物进化,人也会进化,有意思。

“走吧。

临近下午三点,一行人终于到了陵城。

沈家的老家是一座庄园,叫做沈园,里面还雇了好些人干活。

沈家二老本来就准备回老家养老的,早就提前将这里打点好了。

庄园也不是很大,也就几座带院子的小洋楼,几十亩田地,几个果园,几处小农场,几个小池塘,一条小河,背靠一座小山。

四面还有高高的围墙,真的挺适合养老的。

几人安顿好后,管理沈园的几户人家就来了。

沈老爷子并不着急听他们汇报情况,而是将赵棠和赵小昙叫了过来。

“这是我的两个外孙女,以后这个庄子就归她们了,有什么事情自己找她们就好了。”

说罢便坐在了一旁。

赵棠也不客气,走到主座坐下,安排几人坐下,等着几人汇报情况,沈管家在一旁写会议记录。

而赵小昙则趁机溜了,她不想听王八念经。

赵棠此刻抽不开身,只等待会回去收拾她。

一位年纪稍大的老人率先说道“大姑娘,我是管桃子园的,今年桃子长势喜人,特别大。”

然后就不说话了,慈祥地看着赵棠。

赵棠“没了?”

老人疑惑极了,没了啊,除了这个还说什么。

赵棠又看向下一位。

“我是看鱼塘,今年鱼挺肥的,哦,鱼也没有丢,没人来偷。”

下一位。

“我是种田的,今年的谷子都卖了。”

“我是守山的,山也挺好的。”

赵棠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管理的,但她知道他们肯定都是放养的。

这工资拿的挺容易的。

她也不跟他们客气了,如今是乱世,这个庄子跟个筛子一样。如果不加强管理,变成别人的粮仓。

赵棠委婉道“诸位可曾考虑过退休?”

几人像看负心汉一样看着她,愤怒无比,又无济于事,因为庄子不是他们的。

看桃园的当众就发作了,细数了自己这些年的功劳,为沈家做牛做马,却落到如此下场。

赵棠冷眼看着他撒泼打滚,其余众人也默不作声。

“沈家没有付你工资吗?每年除了送到沈家的几斤桃,其他的呢?老爷子说好了分给乡亲们,你又分了多少?”

看桃园的哑口无言。

这时候,看鱼塘的说道“每年取三百斤鱼分给乡亲们,我做到了,我没有贪污分毫,可以找乡亲们对质。”

赵棠看他目光清明,不似撒谎。

“好,我自会调查,先保留你的职位。但你的年龄也大了,不适合再辛苦劳累。你可以推荐一个家里的年轻人来接替你的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看鱼塘的没有想到还可以子承父业,连连称好。

种田的也急忙站出来。

“除了送去帝都的米,其他的我都卖了钱存起来了,我交上来,这不算贪污吧。”

赵棠问“你有账吗?”

他连连点头,他只是心存侥幸,万一沈家不要这笔钱呢。他确是却不敢花的,就怕将来沈家来要钱。

赵棠对勇于认错的人也很欣赏。

“你交出账和钱,既往不咎,也可以推荐一个人接替你的工作。但我先说好了,你有前科,我会等着你的,如果一旦再犯,你们家的人就别想在这里混了。”

种田的连说不敢,并发誓回去一定要好好教导儿子别乱来,自己也会好好盯着他的。

守山的也走了出来。

“山上也没有啥东西可贪的,我孤家寡人,吃喝都在山上。”

赵棠看他年龄也不大,刚刚她也是想震慑他们,就答应让他继续守山。

看桃园的要气死了,敢情就他一个人贪了,就你们清高,也不说一声,搞得自己一大把年纪丢人。

“下午两点再来这里开会,带上接手的人。”

赵棠说完就走了,饭也不留他们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