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官途无疆
官途无疆 连载中

官途无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孤照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江寒 沈芸 都市小说

江寒沈芸是《官途无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孤照”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除了值班值守人员,县、乡几乎所有干部职工都下乡督促麦收工作。经过九天九夜的连续奋战,全县麦收工作顺利完成,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县长刘庆来终于可以坐在有空调的会议室里开会了。县委书记杨时锋在省委党校中青班学习,刘庆来坐在主位,看着一众县委常委纷纷到场,心里颇有一些激动...展开

《官途无疆》章节试读:

县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都到场了,村支书黄承印觉得再不出面,局面就没法收拾了。

毕竟这两位在县里有相当分量。

江寒得罪他们可以不在乎,但是黄沟村的人在乎。

哪一天江寒拍屁股走人,黄沟村还在他们的治下,关系一定要处理好。

黄承印抽旱烟,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因为他是支书,所以平时身上会带几包过滤嘴香烟。

摸出一包黄金叶,凑了上去。

“你是支书?”陈利民推开了黄承印递烟的手。

“对,陈书记,俺们这么做,是人命关天呐。”

黄承印说道“江寒是大学生,他懂科学。十几天了,他夜观天象,说是今儿黑有暴雨,大得很,要发洪水淹死人。”

“说是平沟跟俺们黄沟最严重。这才用了这法儿,让大家伙儿都到乱石岭上避避。”

哈哈哈,陈利民大笑起来。

今年以来,各种破事一个接一个,陈利民的脸都没有绽开过。

此时,陈利民却被黄沟村支书的话给逗笑了。

今天晚上有暴雨,要发洪水?

“江寒,我看你别当大学生村官了,去公园里,戴个墨镜,摆个卦摊吧。”

陈利民说完,干警们都哄笑起来。

黄沟村不仅涉黄,而且是各种封建残余沉渣泛起!

江寒是大学生,懂科学,还夜观天象,挨得上吗?

你是谁,是诸葛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组织低俗表演,是非法活动,江寒还要找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县里各个部门都在传说,黄沟村的大学生村官叫江寒,干事离谱,胆子还特别大。

今天一看,果然不假。

“陈书记,我这么做,就是要把黄沟、平沟所有人都提前转移出来。”

黄承印既然这么讲了,江寒也实话实说了。

“你以为你是谁,你是老天爷啊?”陈利民真想上去乎他一巴掌,又忍住了。

“陈书记,我是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可能方式不妥,但也没有办法。”江寒道。

“你按规章制度办事,听听,简直是胡扯八道!”张全新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家伙,简直是睁眼说瞎话。

“我手机上有好几条短信,这是气象部门发布的暴雨红色预警。按照规定,暴雨红色预警就应该启动相应的应急预案,其中有一条要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

江寒说完,陈利民心里咯噔一下。

他的手机上也有气象局发布的信息,只是他瞟了一眼,没有细看。

从这个角度来看,江寒这么做倒也没错。

只是,发生山洪灾害的可能性太小了!

这时,江寒发现山下打手电筒的人折返回去了,忙道“快,把他们叫上来!”

谁也没有动,人家不想来,怎么叫也不会上来。

“黄叔,我下去叫他们,记住,所有人都不准回村!”

江寒直接冲了下去。

此时,黄承印更相信江寒说过的话。

江寒是从小他看着长大的,了解他的禀性和脾气,这娃从小就正直、善良,不会说假话。

把这么多人搞到这里来,他图啥?

这个时候,江寒冲到下面去,肯定是想把下面的人给救回来!

“江寒,拐回来!”黄承印喊道。

话音未落,江寒已经跑下了坡。

张全新一愣,这个愣小子想干啥?莫非真的有大灾?

不会吧,张全新摇了摇头,开啥玩笑?

肯定是这小子入戏太深,是做给大家看的!

这小子肯定是后悔了,这是在给他的违法行为找借口,企图逃脱惩罚!

……

“看,那边!”一名辅警喊道。

从东山与天空的交接处,突然升起了乌云,一团团地迅速集聚,并膨胀扩张开来!

就象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黑色怪兽朝人们压过来,遮住头上的天空。

天呐,这是什么景象?!

从来没有见过!像极了一些科幻大片的世界末日!

陈利民大吃一惊,这么邪门?!

看这个样子,还真是有大雨,大暴雨!

陈利民这才想起来给县长刘庆来打电话。

“刘县长,我已到黄沟。表演还没开始。对,对,有个情况,真要下暴雨了……可能平沟、黄沟是重灾区。”

刘庆来接到电话,看了看窗外的天空,不以为然。

下暴雨,暴雨谁没见过?

年年不都搞防汛演练吗?真有暴雨,村民自然会撤出来。

最重要的是前面那句话,表演还没开始。

这就没啥问题了,幸亏让政法委和公安局去的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到前面掉头,去市里。”

有政法委赶到那里,肯定是表演不成了,那就往市里的会所赶。

……

河洛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巨大的LED屏上,显示着全省的气象风云图。

“全省中部、西部将有大到暴雨,其中,高平市的三河县是暴雨中心!”

“今年的防汛恐怕不一般,据气象专家介绍,去年已经有雨带北移的迹象!”

“对于我省来讲,防汛最大的问题是思想上不重视,没有应对防大汛、抗大灾的经验和物质基础!”

“马上给高平市打电话!”

指挥长是去年从南方省份调来的,对于防汛有着超乎寻常的敏感,他相信专业人干专业事,对于专家的判断,他十分相信。

更何况在防汛的问题上,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宁信其大、不信其小!

……

高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

“省防汛指挥部电话省领导在坐镇指挥,全省的暴雨中心将是三河县!”

“省领导指示我们,启动应急响应三级预案,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切实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

刘庆来的车已经上了高速,这里已经是高平市的新华区了,此时,豆大的雨点落下,车窗上水流如注。

“市里也下这么大雨!”

这时,电话响了,是市委书记打来的。

“周书记,黄沟村表演的事已经及时制止。对对对。我们县是暴雨中心?我在,我在,我来市里了,我专门向您解释黄沟村的事。”

刘庆来叹了一口气,会所是去不成了。

……

刘庆来赶到市指挥部时,书记和市长都在。

“黄沟村的事,你打电话汇报不就完事了,这个时候跑到市里来?你们县是暴雨中心,启动应急响应了没有?干部下去没有?”

刘庆来马上给常务副县长打电话,通知全县所有乡镇启动三级应急响应,按照平时演练的内容,各司其职,做好各项工作。

……

省防汛抗旱指挥部。

“确定了,暴雨中心在三河县,中心的中心在这里!”

气象局一位老工程师让放大了云图,一点位置。

“查查,这是哪里!”

“苍山乡的乱石岭、青龙背!”

防汛抗旱指挥部成员单位有国土厅,一名副厅长的发言让会议室顿时陷入沉寂。

“泥石流!恐怕这两道沟的所有人,都要——”

指挥长的脸阴下来“依据?!”

两道沟四百多口人,非法采砂严重,还有几个尾矿库一直没有处理。

记者曾做过多次报道,但县里一直没有重视,安全隐患一直存在。

不要说泥石流,就尾矿库多年积存的粉状废弃物,在洪水的冲刷之下,足以毁灭这道沟里的村子!

“通知市、县,现在疏散群众!当地武警消防赶往暴雨中心!”

“人命关天,事急从权,杨队长、李厅长,你们乘直升机,高空喊话,疏散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