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寒岭屋下
寒岭屋下 连载中

寒岭屋下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诺恩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寒岭屋下 林娜 诺恩

奇幻玄幻小说《寒岭屋下》,讲述主角诺恩林娜的甜蜜故事,作者“诺恩”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昨日激战缴获的战利品很少,品质也是差劲,附魔的兵器只是普通品质附有低级灼烧法术的武器,除了民兵,其他人都对这种武器兴致缺缺。不过如果卖掉武器镶嵌的火魔石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像这种最低级魔石大概会值个一个银币左右,不算贵但也不便宜普通家庭一般用来做成灯照亮屋子,一个一级火魔石的灯盏激发其中能量让其长亮的...展开

《寒岭屋下》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队伍就开拔,队伍沿着道路排成长队,沿着碎石铺就的石子路走向寒岭森林北部。

几日跋涉,沿途遇到不少魔兽骚扰,好在规模并不大,路也很快到了尽头。

树木越来越稀疏,直到一望无际的苔原映入眼帘,碧绿点缀着雪白的景色,风有些大吹到脸上有些刺疼。

“滩爪”卫队中有不少人感叹。

“那是什么意思?”诺恩小声的询问林娜。

“无树的平原。”

林娜似乎也有些陶醉,寒风呼啸,如同草坪的苔藓密布,绿色棕色交杂,辽阔壮美,就好像身处草原。

“这里对于树来说太冷了。”林娜心情变好以后耐心了许多。

“所以树木不在这里生长,这里已经是寒岭山脉的边缘,再往北去,就少有人踏足。”

“极北寒原西部是兽族地盘,山丘起伏环境恶劣,魔兽众多,魔兽大多数没有智慧,把人当做食物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站在苔原边上望着远处就好像身处悬崖峭壁一般,有一瞬间的错觉,让人误以为辽阔之中只有自己一人,诺恩手向林娜的方向摸了摸,想要确认自己信赖的人还在不在。

被摸到手臂林娜吓了一跳,隔着臂甲有些痒痒的,反应过来知道是诺恩搞的鬼不由得脸又红又恼。

正想要发作说什么,贾辉从队伍后面走到前面似乎想是和诺恩聊天。

“看这些,真想躺上去啊。”贾辉不合时宜的凑了过来,破坏气氛的高手。

诺恩恍惚间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由得心头一紧,微微侧头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观察林娜的态度,手慢慢的想收回来。

意外的是林娜没有说什么,但是有些冰凉的手反握住了诺恩的手。驾驭雪牛的右手林娜不喜欢穿戴手铠,白净的手指和诺恩的手指扣在一起。

软软的有些滑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诺恩立刻心猿意马起来,长大后两人的肢体接触渐渐少了,自从林娜加入猎师公会,两人也少有联系,甚至有时诺恩怕麻烦不经意遇到若是林娜身旁有人都很少会打招呼,多了些许生分。直到诺恩到了年纪准备加入猎师公会,成了猎师学徒,不过这也是婉儿父亲安排,让林娜成为了诺恩的导师。

回想起过去,诺恩心中一阵暖流,他很享受和林娜在一起的日子。

林娜则是手指突然并拢,指骨狠狠夹了诺恩一下,痛感把诺恩脑子都打乱了,好不容易恢复过来,诺恩刚想开口,借着这个机会再次增进感情,却被队伍前面突然爆发的议论声打断。

“怎么了?”诺恩拉着林娜走到前面就近找了个站着不动的民兵问了问。

“远处天上有片怪异的红云。”民兵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引得诺恩和林娜也向远处望去。

队伍中讨论声越来越大,贾辉也走回来想跟诺恩讨论。

“兄弟,天上哪来的红云啊?”贾辉的问题没人能回答,诺恩看向身边的林娜,林娜也只是摇了摇头。

队伍前卫队长跃起,漂浮在队伍上空,魔力流在他周身环绕,水元素激荡起的寒冰碎屑形成紧密的守护圆环。

赤红色的云如同火烧一般慢慢飘向队伍,卫队长则闭眼感受风的流向。

“不对!”风明显由北向南刮,与红云飘动的方向完全相反。

好像是看准这个时机,泥土震动明显有什么巨型魔兽向队伍袭来。

突然队伍中托运物资的雪牛暴躁了起来,不安的不愿前进,身体压低头部后缩一副防御进攻的态势。

“敌袭!”卫队长警觉的立刻高喊。

寒岭卫反应最快,近乎是瞬间甩出背上盾牌固定到手上,右手冷钢长枪向前架出,左手圆型盾护住身体主要部位,快速移动到队伍前方,盾牌紧贴形成某种战阵,圆弧形的形状最前站着的是卫队长。

“哈!”

寒岭卫齐喊,与怪物相互对峙。

远处苔藓与泥土被践踏下一个大大的足印,雪白色的皮肤下伸展出巨大的双爪,像长毛雪怪一样的怪物,但是明显比雪怪类的缺乏智慧,庞大的身躯类似熊,但是毛发更长,后腿异常强壮足以支撑这种怪物站起来。

“大地獭!”猎师中最年长的有些惊讶。

突然这个叫大地獭的怪物站起身,比树还高的身躯晃动了几下,上肢挥舞像是在示威一样。

似乎在等待着这个时机,大地獭发出剧烈的咆哮。

吼!

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如同进攻的号角,死亡似乎近在咫尺,交错杂乱的利齿和粘稠的口水让大地獭的样子更加可怖。

躲在雪牛身旁的几个民兵害怕的发抖,甚至双手要抓不住标枪。

每个人都仰头望着这个巨兽,就这样一动不动对峙许久。

“啊!”突然民兵队伍中有人大声尖叫了起来,害怕的扔下兵器转身逃跑。

声音似乎激怒了大地獭,它重重的拍打地面,向队伍猛的扑来。

“孤注一掷!”猎师中一位最先出手,只见他手按在背带的木矛上,似是时间停顿一般瞬间身体弓起掷出木矛,快速飞旋的木矛突然燃烧起来,变成了流光刺向奔跑中的大地獭。

流光精准的击中了大地獭面部,但大地獭面部有一定斜度,虽然刺穿皮肤撞到面骨,但光矛却崩散滑过斜面,只是在面骨上削出一道深沟。

剧烈疼痛激怒了这个巨兽,它的冲撞不但没有减缓或停下反而加速变得更快。

好在这一记光矛也成了信号,民兵们陆续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零星的掷出手中标枪,不过这种攻击一点用也没有,这些木质标枪通通被大地獭厚重坚韧的毛皮弹开。

“刺!”寒岭卫队则训练有素的多,大地獭这时已经到卫队身前不到五十米,冷钢长枪稳稳刺出,魔力如同某种浓稠液体顺着枪杆流向长枪,枪尖的魔力浓度散发着惊人的波动。

十五人的紧凑阵型发出强烈的气息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浓稠,就在大地獭冲到面前高举手臂向寒岭卫众人拍下的瞬间,魔力全部集中在了卫队长身上,卫队长高高跃起,充满魔力的长枪精准的刺在了大地獭的手掌上。

庞大魔力似乎找到了宣泄口,大地獭两米多长的手臂瞬间被穿透,魔力迸裂开把整只手臂炸碎成血沫。

“嗷!”大地獭发出痛苦的哀嚎,不仅手臂被击碎,而且巨力也传导到身体,它被击倒在地。

“『寒霜吐息』!”漂浮空中的林娜轻轻伸出手掌,巨量寒霜喷涌发出了终结的一击,冰霜寒流狠狠的撞在了大地獭左肩的缺口,顺着伤口立刻结出了白霜,逐渐遍布全身,然后身体像冰块一样,轻轻一击四散裂开变成了一坨碎冰。

刚结束战斗心松懈的一瞬间,似乎就等这个时机一样,天空突然扭曲,数把匕首从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冒出,精准的刺向林娜。

“林娜!”诺恩最先注意到大声呼喊,但是已经晚了。

匕首尖撞击在龙血铠甲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虽然铠甲挡住匕首,但匕首上深红色的印记却悄然挪移印在铠甲上,林娜受击的地方一阵刺痛,眩晕中突然嘴中一甜吐出一口鲜红的鲜血,鲜血洒在空中,就在这时林娜消失了。

“大地神盾!”『稳固之岩』左裘拍地迅速施展法术,庞大的魔力汹涌的流入地面,暗绿色透明的光罩瞬间从地上升起将所有人包裹在里面。

“『疗伤』”另一位猎师也快速行动,还有一位举起投矛对准了一处空处。

被疗伤的是林娜,她有些虚弱的躺在地上,幸好及时用了『瞬间移动』避开了要害,揭开的铠甲下腹部有几处深红色印记造成的伤口,但好在都不深,『疗伤』让鲜血快速止住,林娜恢复些力气轻声说着诺恩的名字。

“林娜!你怎么样?”诺恩着急的跑到她身边。

看到诺恩没事,林娜身体软了下来。

“没事,只是匕首被附上诅咒,我有些虚弱。”林娜好像想展示一下自己没事,按着湿软的泥土想挣扎着起身,诺恩赶紧抱住她。

白色柔和的光芒在林娜受伤处亮起,『疗伤』的治愈之力会随输出魔力多少而效果提升,一位猎师的全力救治,伤口很快便愈合了。

“诺恩,林娜已经没有大碍,只是因为诅咒一段时间不能行动,你负责照顾她吧。”那位负责治疗的猎师仔细用魔力检测了一番后确认没有其他问题,嘱咐诺恩了一声。

卫队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调转枪头突然笔直刺向一位企图靠近的民兵。

标准的突刺,泛着蓝色荧光的魔法长枪刺入了心脏,诡异的手感,好似刺中的不是活物一样。

而那名民兵面部突然变的扭曲可怖。

好像被突然充爆的气球,尸体碎块变成了被燃烧的弹片,周围几个被蹭到的民兵瞬间被点燃,发出不似人的痛苦嚎叫,火焰映衬身旁的人脸色惨白,因还没来得及躲开而着火的几个民兵近乎瞬间便被烧成灰烬。有几个碎块也撞到寒岭卫的盔甲上,湛蓝色的魔力盔甲颜色暗淡不少出现了凹痕和腐蚀的痕迹。

就在不少人发呆害怕的时候,护盾外出现上百名身着红袍,好似某种邪教徒的人,趁着卫队没反应过来,教徒趁机靠近围了上来,他们数量众多将队伍团团围住,远处有几人手中魔杖红光亮起,召唤『火球』,火球带着尾焰冲击着防护罩,近处则是不少手持武器的教徒严阵以待。

护罩在『火球』的撞击下猛烈振动了起来,波纹从受击处扩散,整个护罩不断出现涟漪。

“该死的火山教徒!”队伍里不知道谁暗暗骂了一声,不少人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火山教徒臭名昭著,据说他们极端的排他,基本上遇到不信仰火山山神的人就没有交涉余地,一旦发起攻击就不留活口。

就在整顿队伍准备反击的时候,“红云”已经到了队伍的正上方,那并不是什么云而是被伪装的岩浆和巨型岩石,卫队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加固护罩!”

听到他的吼声寒岭卫立刻围成圆阵,所有魔力流入盾牌,每个都盾牌因为庞大的魔力而发出炫目光芒,随后盾牌重重顿地,魔力倾泻进地面与护罩链接,魔力的注入立刻让护罩变得厚重起来。

“『流星火雨』!”远处一个威严大汉的吼声远远传来,岩浆和岩石被火元素笼罩开始猛烈的燃烧。

最富有盛名的双属性魔法,以范围和伤害闻名,火与土元素的完美结合展现了恢宏场景,巨大的岩石夹杂着岩浆坠落而下,随着速度不断增加火焰在空中划出长长尾巴。

咚!

护盾如同水面一般激起波纹,随着更多巨石的砸落,波纹逐渐布满整个护罩。

“『大地神盾』要破了!”左裘魔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地下以维持『大地神盾』,虽然号称『稳固之岩』但是受击太多,魔力消耗巨大。

“战!”卫队长一声高呼。

“战!”寒岭卫整齐回应。

在接连的打击下,护罩终于承受不住缓缓变薄消失,好在对方魔力也消耗不少,大规模法术攻击已经停止。

立刻涌上来数十个教徒,长袍上有着岩浆的纹路,手持赤红的短剑冲了上来。

“『流沙陷阱』!”左裘率先发难,用最后残余的魔力发动法术,几处地面突然流动,不少火山教徒脚下一软被吞噬进去。

这时匕首再次凭空出现,直指左裘。

“哼”一声冷哼响起,矛尖击中匕首,打断了进攻。

另外两位猎师可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也时刻注意着战局。

“杀!”民兵和火山教徒冲杀在一起。

但是民兵装备较差,普通皮甲和投矛,手持的也是圆木盾铁斧,级别基本在2到3级左右,只受过基本的训练。一接触就有不少人受伤,被火山教徒的武器灼伤的伤口会附着火元素,不断侵蚀肉体,也被称为火毒,如果没有特殊能力伤者基本上难以忍受。

火山教徒借助火炬魔杖的威力,引动火焰暴涨灼烧和魔杖接触的物体,就算有铁皮包裹的木盾阻挡,也有民兵缺乏经验在被盾遮挡视线后被人绕过盾牌灼烧至死。

防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由于一开始没有完全整理好队形,阵型中的薄弱点被突破,不少火山教徒冲入阵中造成不少伤亡才被杀死。

不过火山教徒并没有完全围住队伍,有几个原本护卫后勤的民兵偷偷脱离队伍想要溜走。

“裂击!”矛尖分裂出数个,精准命中了那几个逃兵,矛尖穿透了胸膛,几个逃兵痛苦挣扎了几下就直挺挺的倒下了。

“战不前者!杀!”听到这声怒吼,原本几个被火焰吓到后退的民兵一个激灵,赶忙向前跟火山教徒厮杀在一起。

由于火山教徒无法近身干扰,两位猎师得以时不时释放技能屠戮火山教徒,战局逐渐向寒岭卫队这边倾斜。

随着寒岭卫将最后几个火山教徒杀死,隐藏在暗处不断收割的匕首也不再凭空出现。

“哼”左裘冷哼一声,因为要保护伤员和物资他没能参与战斗,提防火山教徒中的高手让他不胜其扰。

尤其是那个与他对峙的人也不知何时逃走了。

“贾辉这次表现不错。”寒岭卫队长罕见的称赞让左裘的脸色也缓和许多。

刚才贾辉一马当先,空手搏杀十几名火山教徒,吓的对方都分散绕开他进攻。诺恩倒是早就了解他的战法,虽然还是诧异他进步那么大。

“没愧对他父母,是个打仗的材料,明年我就送他去战区历练历练。”左裘搭了话,贾辉听到后又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好意思。

诺恩不由得有些羡慕,他平时少有机会参加战斗,这次也被安排保护林娜没什么表现所以战绩平平,心中略微酸涩。

林娜似乎看穿了诺恩心事。

怀中的手抬起捧起诺恩脸颊,嘴轻轻靠近耳边“你只是没机会展示。”

“我知道,你会表现的更强。”

“林娜侄女,伤势如何?”趁着大家在打扫战场,之前投矛的猎师走了过来,『流萤之矛』左贺乔。

“没事”林娜摇了摇头,诺恩抱着她站起身,还是有些踉跄。

不知为何看这幕以后左贺乔摇了摇头走了。

众人埋葬完尸体后也已经到了晚上,卫队长命令架起锅就地扎营休整。

大地獭的肉虽然僵硬,但是相对于干粮来说却好上不少,幸存下来的民兵基本上每人都分到了一份肉。

不少人开心了起来,积极收集柴火,很快架好了大锅。

肉香飘在空气中。

诺恩搂着林娜靠在雪牛身上,看着衣衫褴褛的民兵不禁叹了口气。

寒岭城居民家庭相对富裕,孩子受到不错的培养和教育,多数参军也是加入城防军,而民兵多为南部城外聚居区的平民,民兵主要维护那里治安和城外聚居地的安全。

南部城外聚居区其实是寒岭城外多民族聚集贫民窟,分布在寒岭城和南寒岭区的商路四周。

寒岭城地处横贯大陆的天绝山系东北部的寒岭山脉,在东大陆最北端的极北寒原之南,气候恶劣,相邻山脉多丰富矿产,自2000年前寒岭王在此建城后就越来越多人定居于此,随着人口增多,消耗粮食也越多,寒岭城周边不适合耕作,也就促成了几百年前的寒岭城南扩战略的形成。

南自大陆中心天绝山系南部尽头的荒绝沙漠北部开始,西部不用说天绝山系一线下,东到戒日帝国,北到极北寒原,都是寒岭城的势力范围。如果不是天绝山系无法通过,恐怕版图不止于此。

但庞大的版图也导致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占领区的各个种族的统治,寒岭城奉行精兵政策,也没有强大的信仰文化支撑,要说的话恐怕就是信仰寒岭王的统治,历代寒岭城城主都是有寒岭王血统的最强继承者。

这一套制度与各民族文化体系差异极大,所以各个种族都存在不服从寒岭城统治的情况,多有叛乱发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寒岭城想出了一个巧妙的方式,就是地方自治和地方军团,地方长官由“领主”担任,每个领主拥有统治权,只需要每年上缴部分税收就可以继续维持统治。

一些寒岭城周边的小部族的领地则逐渐繁荣形成统一的聚居点,寒岭城商业繁荣商路繁茂,各地商品供给需求大商贸频繁,商路沿途先是一个个休息站,渐渐人多了繁荣起来了自然而然的聚集不少人定居。

而最大的自然就是寒岭城城墙外南部的这片土地,也被叫做南郊。至于为什么不能是其他地方,原因显而易见,北部高墙抵御极北每年的凌冬潮,西部是山脉,城墙也直接修到山脉之上,而天绝山系山脉高耸异常不适宜人居住相当于死胡同,东部是最危险的古森林,树冠高耸树木杂密,难以开发。

民兵绝大多数都是南部聚居区和贫民窟出身的人,多是无业游民为了混口饭吃,这批主要负责任务后勤的民兵也确实不幸,本来这种任务是以运送货物为主他们才来的,没想到会这么凶险。

不知怎么回事,民兵中有几个人争吵了起来,引得许多人聚在一起围观,卫队长不悦的找了几个好像是民兵中的老资历的话事人去解决。

得知是有的分到的兽肉不合人意,有分到的太瘦不如人家分到肥的,边角肉不要的,不服便快要打了起来。

看看他们再看着营地边上掩埋尸体的土堆,诺恩不禁摇了摇头。有的民兵甚至脑袋都被灼烧只剩头骨,也是草草埋了,虽然家属能收到一笔不少的抚恤金,但是毕竟人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些为自己分到什么兽肉而争执的人感到一阵酸楚。

诺恩闭上了眼,想到许多心中复杂。

“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

“为了口吃的拿命去赌,真的值吗?”

“……”火光倒映在林娜脸上,她没有回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寒岭城的军事构造很奇特,基本上分为三大类。

第一种,寒岭卫,自不必说是优中选优,由魔力者并具有元素天赋的人构成,加入其中至少要10级以上也就是『部落级』实力,严格挑选,精通战阵,说是以一当百都不为过。

第二种,城防军,这些战士平均水平不如寒岭卫,却要比民兵强上不少,有无元素天赋或御灵者都可加入,不看天赋,5级就能报名,他们是战场和城防的生力军,相当于其他国家的职业军人,数量多少直接决定了交战双方实力的差距。

第三种,就是民兵了,接受基础训练,2到3级比普通人稍强负责寒岭城周边治安和充当城防军的预备役。

不由得想到自己,诺恩暗暗沉思,更有天赋的人一般有贵族血统的由家族供养或加入某个家族,家族落魄供养不起或没有专人教导的则可以选择加入猎师公会成为名猎师学徒。

诺恩便是走这个路子。

早年父母在世时,挥霍不少钱财作为魔法行会的敲门砖,可惜诺恩实在法术天赋一般,最后还是加入猎师公会。

累了一天了,尤其是担心林娜的安危心中疲惫不以,想着想着意识有些模糊了。

雪牛毛很保暖,厚重的长毛成了天然的被子,一片温暖中困意来袭,诺恩有些抵抗不住。身体渐渐放松起来,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