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虹猫蓝兔之柔情满山岗
虹猫蓝兔之柔情满山岗 连载中

虹猫蓝兔之柔情满山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其叶灼灼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蓝兔 虹猫

主角是虹猫蓝兔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虹猫蓝兔之柔情满山岗》,小说作者是“其叶灼灼”,书中精彩内容是:然天有不测风云,大抵谁也不曾想到因一时的不防就落入如此凄凉的境地,故事的帷幕也就此开始,若追溯到前缘,却要从神医逗逗生辰说起了……天门山终年云雾缭绕,云海景象变化无穷,兼峰、石、泉、溪、云、林于一体,集雄、奇、秀、险、幽于一身。一座古色古香的宫殿傍山而建,金黄色的霞光刺破云层,是为天下第一宫的玉蟾宫...展开

《虹猫蓝兔之柔情满山岗》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玉蟾宫的莲花池,点点露水装饰在荷叶上,慢慢滚落,滴入水中,泛起一圈圈涟漪,盛开的莲花,花瓣白中带粉,粉里泛红,无比晶莹,堪称白壁无联,一股股淡淡的幽香若有若无,沁人心脾。

少女一袭鹅黄色的宫装,外披着一条碧绿色的流云飘带,手持冰魄,手腕一振,长剑滑出,淡蓝的光芒自剑身划出,带起一道道寒气。身姿卓越,仿若翩翩起舞的九天仙女。声声娇嗤从口中传出,犹如百灵鸟一般清脆悦耳。

只见少女轻点足尖,执剑倒立,冰蓝色的长剑散发着阵阵寒意,瞬间水面凝结成冰,久久不化。

少女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那眼眸却像是经历世间许多往事,清澈却是看透浮沉变化。

少女长吁一声,眼神一敛,准备收剑,有人冒充小凤,终究是让蓝兔不安,比起往日,今日的剑势多了几分凌厉。

就在思绪之时,一道泛着赤红的光芒朝着蓝兔袭来。

蓝兔眉毛一眺,轻轻瞥过,纵身一翻,已然躲过,足尖轻点在荷叶上,轻笑一声,道“虹猫,你怎么也学起跳跳了!”

“我们蓝兔宫主哪里会怕这些小伎俩。”少年手持长虹,嘴角勾起温润的笑意,眉眼微弯,眼里带着丝丝宠溺。

再者,他又怎么会伤害她,又怎么舍得!

蓝兔抿嘴,摇头失笑,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道“我们虹猫少侠也学会油嘴滑舌了!不过——虹猫,你——小心了!”

蓝兔飞身而出,语气轻快,带着几分调皮的语调,冰魄随人旋转而出 ,周围涌起入股的寒意,直击虹猫。

虹猫不慌不忙,执起长虹,抵住攻击,冰蓝与赤红交织,一时涌起一股强劲的气流,两人分毫不让,你来我往。

蓝兔一跃而起,剑势更甚,卷起了冰面上的荷花,控制着周身的变化,剑直指虹猫。

虹猫一笑,丝毫不躲,只是在蓝兔的攻击抵达他面前时,往后一绕,抓住蓝兔的手,全身泛起赤红的光,抵消了蓝兔的攻击,将蓝兔往怀中一拉,一跃离开冰面,回到岸边。

蓝兔没想到虹猫忽然来这一招,措手不及,娇俏的脸上映上了一抹霞红,将头埋在虹猫怀中。

虹猫很清楚得看到怀中的少女因娇羞而泛红的脸蛋,虹猫低声笑了,蓝儿向来坚韧,很少如此,他的蓝儿小女儿姿态真得美得不可方物。

“蓝儿,今日就不比试了,我有礼物想送给你!”虹猫附在蓝兔耳边说道。

蓝兔从他怀中退了出来,脸色的红晕渐渐恢复正常,矜贵的望向他,伸出小手道“虹少侠准备送小女子什么礼啊!”

虹猫面上扬起了笑容,上前一步,一手握住蓝兔的小手,一手轻轻遮住她的双眸,朗朗的声音响起“蓝儿,先闭眼!”

少女娇笑,倒也乖巧得闭上双目,面上有几分期待。

虹猫绕到蓝兔身后,从袖口中摸出一只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的玉佩,只有巴掌大小,隐隐有红光闪过。

蓝兔只觉脖颈上一片暖意, 涌入全身,下意识地低头。

虹猫见蓝兔把玩着脖颈上的玉佩,发出“叮咚”的响声,一句诗不由得在脑海中划过,不自主地说出“有美人兮,玉佩琼琚,珩珮流响,缨绂有容。”

蓝兔噗嗤一笑,捂嘴道“虹少侠,是夸我还是夸这玉佩啊!”蓝兔忽然咦了一声,盯着眼前的少年打量了许久,“不过,虹猫今日是什么好日子啊!”

本来听到前面的话让虹猫有些局促不安,后来蓝兔问话,少年脸上多了几分认真,拉过蓝兔的手,往廊院走去。

“蓝儿,芦花镇有人冒充小凤一事,我担心没有那么简单,怕是许久不会回来,而下个月便是你的生辰了,我们也许赶不及为你庆生,这个玉佩是我寻上好的暖玉羊脂一点点雕刻而成。上面附上了我的长虹真气,蓝儿,希望你喜欢。”

蓝兔低头,玉佩晶莹无瑕,却通体暖意,她的少年啊!为了送她这份礼有多专注,认真。也不知在这些时日里双手有没有因此而划伤。

说着,蓝兔一把拉起虹猫的手,果真那厚重又温暖的手上有几条划痕,触目惊心。

“傻瓜……疼不疼……生辰什么时候过都一样啊!”蓝兔那明亮而柔和的眼神此刻布满了心疼,眼睛也涌起了一层水雾。

“蓝……蓝兔,你……你别哭啊!我没事,真的,就小伤而已。”

少年不知所措又担忧的声音回响在蓝兔耳边,她原本是开心的,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落下来。

虹猫无法,将蓝兔整个人抱在怀中,抚摸着她柔顺的青丝,声声安抚“蓝儿,乖……”

少年如沐春风,蓝兔紧紧环抱着虹猫的腰身,头埋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蓝兔才缓缓开口“虹猫,你总是这样,可你知道的,就算是因为我,我也不允许你受到任何伤害。”

“好!我答应你!绝不伤害自己!”少年扶住她的肩膀,郑重地道,少女终于破涕为笑。

少女忽然抬眸又道“虹,我很欢喜!”

有些话不必说出,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少年肩膀抖动,显然心中也很喜悦,将怀中的人儿往怀中拢了拢,轻轻低喃“蓝儿……”话呼之欲出,却又在半刻恢复沉寂。

罢了,等此事了却再说吧!蓝兔值得最好的,他不能率性而为。

“嗯?”蓝兔轻哼。

“……没事,蓝,他们该等急了,我们也走吧!也许危机要来临了!”少年停顿了一会,才转移话题道。

对蓝兔,他向来不擅扯谎。

可这次的知礼,差一点就失去了心爱的女孩。

说起危机,蓝兔脑中一闪而过曾经在玉蟾宫历代宫主才能进去的书阁看到过的江湖秘闻,具体说了不老泉的事。

“虹,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芦花镇似乎正是传说中不老泉现世之地,你说有人假冒小凤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吗?我担心又是一场阴谋……”蓝 兔目露担忧,轻声道。

“别担心!我们走这一趟便是!”

涉及不老泉,少年也远没有那么平静。

蓝兔知道少年是在安慰她,可心中的不安依旧没有半分减弱。

传言中的不老泉的确能让人返老返童,然真的能长生不老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偏偏是这个时候。

不老泉,假小凤……但愿是她想多了吧!

“虹……走吧!”

玉蟾宫大殿内,众人已经收拾好包袱,正喝着茶水。

“久等了,大家!”

七人启程,七匹马载着七人狂奔在初升的太阳下,那泛着七种光芒的剑气也在阳光下格外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