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换装系统让我穿着嫁衣上战场
换装系统让我穿着嫁衣上战场 连载中

换装系统让我穿着嫁衣上战场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披明月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李疏 黎洛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换装系统让我穿着嫁衣上战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外人眼中的“天之骄女”,同学眼中的“摆烂女王”。高中阶段尚且一直努力学习的她在顺利升入理想院校之后,拿了一通奖学金上了各种家乡报纸电视台新闻后,顺利地过上了作为大学生的摆烂生活。什么考试,什么绩点,什么综合评价,什么前百分之三十保送研究生!都是浮云!情伤少女只想闷头大睡,在梦里狠狠折磨渣狠狠抛弃自己...展开

《换装系统让我穿着嫁衣上战场》章节试读:

01

第二日,典礼。

黎洛一大早就被翡翠给从床上neng了起来。翡翠已经是一身正式打扮,黎洛却还是那身睡衣。(ps 仙女的衣服怎么会脏呢!都是系统自动保洁的!)

黎洛指着外面全黑的天色,颇有些起床气“——?这么早起床有什么意思?”

翡翠可从来没怕过公主“抚恤之礼卯时正式开始(黎洛自己换算了一下,早上八点,正好是大学时早八第一节课的时间),万众瞩目的事,您怎么能这么懈怠呢?”

“现在什么时辰?”黎洛突然有些紧张。

“都过了丑时了!”

黎洛翻译了一下都过了四点了!!

神经病啊!

黎洛高中都没起过这么早。

黎洛叹了口气,问“这典礼上,我究竟需要做些什么?”

翡翠见公主终于打起了精神,满意地解释道“这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往常都是皇后主持的,只是皇后娘娘年前殁了,宫内除了您,再无血脉纯正的皇室女性了,所以这差事就落到了您的头上。不过,皇后和公主,虽然名头不一样,做的事却是没什么差别的——我是说在抚恤典礼上。”

最后一句补充得莫名其妙的。

“那我到底是要做些什么呀?”

翡翠边帮黎洛披上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边笑道“这纱衣可是极名贵的,一直保存在静白师太那里,是最妥当的。这许多年了,依旧是光亮如新。您瞧,这衣服虽什么都遮不住,光透过去,却能衬得一切都光彩照人。当年江宁织造就给咱太祖爷献上了这么一件——左不过是些事弄蚕桑,扮作天女赐甘霖的事。只是最后的环节您来做确实可能有些好玩儿。”

黎洛把弄了一下身上的纱衣,先是心想这衣服简直就是现代的透视装,再是想到——剧情里头给的衣服,能不能也算作她黎洛的私人定制,给放到自己的“商城-包裹”里。

【不能】系统读到黎洛的想法后及时跳了出来,【这身礼服是代代相传的,并非私人订制,自然算不得你的私人物品。】

系统停顿了一下,黎洛好像竟然能从ai音中读出一点幸灾乐祸

【比如说,这件衣服昨天晚上刚被人穿过哦。嘻嘻。】

02

黎洛来不及细想系统的这句话,就已经被推到了仪式场所的正中央(没错,单单熟悉打扮这件事,真的就花费了那么久)。

仪式所在的地点是尼姑庙和和尚庙之间的开阔场地,一大早就已经被打扫得十分洁净。相比黎洛初来时人群熙熙攘攘、拥挤不堪,都来看热闹的模样,此时的场地四周的人虽然依旧多,但都一副沉静安详的样子。

他们都在期待着什么。

比如一身仙女打扮的公主黎洛。黎洛刚一出现,心里就大受震撼。

——一个二十一世纪,读着“天赋人权,人人平等”文字长大的人,马克思主义者,哪里接受过这样的顶礼膜拜?

黎洛呆在了原地,环顾四周,皆是五体投地,十分虔诚模样的百姓。他们一个个都穿着尽可能整洁干净的衣服,特意洗净了头发,就为了去跪拜眼前这个帝王之女扮成的天女。

她甚至感到有些恐惧。

“公主,举起手中净瓶,用柳枝沾着,向四周的人群抛洒。”跟在黎洛身后翡翠提醒道,她随即又道,“笑,公主,要笑起来。不要露出牙齿。公主,金刚怒目,菩萨低眉,此时你就是那菩萨。”

“公主,他们在等待着你的雨露恩赐呢。”

黎洛感到身后有一股推力,她略有些踉跄地向前小跳了一步,终于安下心神,佯装镇定地向前走去。

那些人在偷偷地用余光看眼前的公主,眼里甚至含着热泪。

他们用手接着黎洛柳枝上落下来的那一些水珠,虔诚之极的模样。仿佛那水珠当真是天神恩赐,可以保他们后半生生活无忧,下辈子得享尊荣。

黎洛咬紧了牙,继续往前走。

有幼童被母亲按着头跪着,有残疾的人用一条手臂支撑着身体,有骨瘦嶙峋者,有满身肥肉者。有绫罗绸缎满身者,也有衣不蔽体者。

不约而同的,是对柳枝上水珠的渴求。

黎洛一直走到了尽头,走到了李疏站着的那一边。在对上李疏的眼睛时,她忽然有一种“人群中只有他理解我的惶恐”的感觉。

李疏接过了黎洛手中盛着柳枝的净瓶,低声对黎洛说了一句“辛苦了。他们既然信,我们就要做。”

黎洛终于找回了一点力气。

03

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让公主做起来显得多少有些奇怪的环节,被放置在了最后。

黎洛高居台上,主持和静白师太各自领来了一个小孩儿,一男一女,年纪不过五六岁的样子,两个都是面黄肌瘦。

接着是吟诵般的声音。

“黎民多难,天神于心不忍。我有童男童女一双,失怙失恃,父母双亡,难存人间,特请天女抚于座下。怜爱二子,有如怜爱天下男男女女。”

两个孩子十分乖巧地跪下,双手 向前扑去,给黎洛行了一个大礼。

接着是他们身边两庙的主人。

接着,又是身边黑压压的一群观众,一群黎民百姓。

黎洛按着翡翠的指示,几乎是一字一句地照着念“我将恋爱二子,有如己出。尔等男女,皆我子民。黎民多难,我独忧之。夜难成寐,终将救之。”

两个孩子像演戏一样扑到了黎洛的怀里,台下是一片欢腾之声。

黎洛心想,我身上穿戴的这些衣裳首饰,若是能换做银两,不知道能救多少人?

遍身罗绮者,不仅不知养蚕人,还能平白受到如此多的敬意。黎洛心里惭愧,惭愧得几乎有些愤怒。

04

夜间黎洛正对镜发呆,翡翠忽传报道,李疏李公子来找。

黎洛想到了李疏在今天典礼上那个安抚性的眼神,心里忽然生出许多暖意。连头发也不曾收拾了,就出去见人了。

两人依旧是坐在亭子里,亭边是天然的山间湖泊,夜间有微风拂动水面,波光粼粼,月光照耀水上,仿佛有万千星辰落入水中。

天气炎热,山间海拔高,植被又繁茂,日头下去后,凉快得很让人舒服。

李疏开门见山“那晚……那晚的两个人,有眉目了。”

“是谁?”

“男方我那天就说过了。女方那边……我只说与你一人听,听过便也算了。”他顿了顿,“是静白师太。”

黎洛突然想到了翡翠那一句“纱衣一直保存在静白师太那里。”她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多想。

“……当真是看不出来。”

“我去查过了,那富商是多年鳏夫,两人间也并非是苟合,而是有情谊的。师太虽是槛外人,上神若有灵,也不该怪罪有情之人。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提醒,我早胁迫那富商掏钱封口了。”李疏道。

“你倒是开明?”

“我不信神佛,所以无所谓神佛的约束,”李疏道,这前半句说得云淡风轻,到了后半句,却有些咬牙切齿,“但我信人伦——你可知道我父亲的身份?”

黎洛点头又摇头“李太傅是众臣之首,深受父皇和太后娘娘的信任。——在这满朝士族中,单枪匹马,着实可敬。”

李疏嘲讽地笑了笑“我父亲之于太后娘娘,有如那富商静白师太之子之于你。我父亲与他养母行苟且之事,此事之叫人作呕,可远比富商静白之事。”

……

这句话的信息量可太大了。

黎洛缓了缓,不知道该先和李疏确认哪个事实。

是“你咋知道今天那个小男孩儿是富商和师太的孩子”,还是“你咋知道你爹和太后是那种关系”

还是该问“你知道的咋和我知道的不太一样呢?你不应该是皇帝的私生子吗?”

贵圈太乱。

良久,黎洛道“你为何会想要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