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悔尘之如风往事
悔尘之如风往事 连载中

悔尘之如风往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某六十七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宇乐 某六十七 都市小说

《悔尘之如风往事》,是作者大大“某六十七”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宇乐某六十七。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最后只有一个开俱乐部的老板愿意借给我钱,他说现在正好要用人,让我晚上放了学就来云石俱乐部帮忙,再就是和他出去解决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什么时候把欠的钱挣够了,就可以离开了。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刚到班里,叶石就拉着我去了厕所,他也是我出事以后剩下为数不多的朋友了。“宇乐,肖鹿找新男朋友了。”他说着递给了我一...展开

《悔尘之如风往事》章节试读:

下午大课间的时候,我让叶石出去打听打听现在的情况顺便联络联络原先的朋友,我在班里等着邹浩然,没一会儿邹浩然带着几个人来到我们班,我很客气的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们好,我叫宇乐。”

邹浩然也给我介绍了来的人,说我可以帮忙解决宁平的问题,他们都和我说着感谢的话,其中一个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叫薛立颖。

一个是因为她长的挺漂亮的,皮肤很白,一双桃花眼,最主要宽松的校服好像包不住她的前凸后翘的身材,还有就是她刚才说她和宁平那一伙人打过一架。

“薛立颖,你怎么和他们打起来的啊。”我挺好奇的问她,敢和他们动手的女生可没几个。

“那帮混蛋,之前骚扰过我,我把他们骂走了,结果不来找我了开始调戏我们班其他女的,我气不过,就和他们打了起来,辛好当时老师来了,不然这一会儿我没法来见你了。”说着她冲着我眨了眨眼,看得我一激灵。

“嘻嘻,你是第一个愿意帮我们的人,其他的都不敢和宁平他们怎么样。”薛立颖边盯着我边说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尴尬的咳嗽两声“咳咳,你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鼓励被欺负过的同学团结起来,统一检举他们,最好是能收集到他们的证据。”

其中一个代表说“我们之前检举过,但他们人数太多了,而且还有些是父母有钱或者当官的,学校包庇他们,最多就是记过,事后还是会报复我们。”

“这个你们放心,检举也不是现在检举,你们做好这个工作就行,我负责把他们打散,到时候咱们闹场大的,学校不敢不处理的,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们解决。”

在我说完后,每个人脸上都扬起了希望的神色,和我道谢后,邹浩然便领着他们离开了。

快上课的时候叶石回来了,他跟我说了一下现在大概的情况,因为中午的事情,康佳亮现在只剩下身边四个人了,是跟着他一块从初中上来的老兄弟,黑虎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剩下零散的人基本见到宁平那一伙人也是低着头走了,都不敢和宁平作对,现在其他高中的都在说宁平已经抗起来咱们三中的高一。

听叶石说完,我心里不免有些惆怅,上课的时候我一直在盘算该怎么破掉现在这个局面,打不散宁平那一伙人,不管邹浩然他们再怎么联名检举也不管用,学校不可能一下开除四五十个人,这件事其实只要把宁平和他身边几个人给赶走就行,没有领头的其他人自然就不敢再作恶了,可现在所有人都被打怕了,根本不敢反抗。

一直到放学我也没有头绪,想着待会到了云石俱乐部去问问鸣哥,在路上的时候叶石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和我说“刚才你走的太快了,宁平他们把黑虎给堵了,当着很多人的面逼黑虎认他当干哥。”

“卧槽?这个宁平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不和他作对了还不行,得天天折磨人。”我很无语宁平这个做法,不怕真把人逼急了?

又和叶石聊了两句,我也到了俱乐部,推开门进去,里面的景象直接把我惊呆了,墙上挂着五颜六色的油漆,桌子椅子球桌和吧台都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王子涵看到我以后叹了口气,指了指楼上,我刚到二楼,这里的景象和楼下差不多,从办公室里还传出来了争吵声。

“方玉鸣,给你脸你别他妈的不要,不想跟我没事,我也不赶尽杀绝,给你留一个破俱乐部糊口。”

“宋强,你还有良心吗,咱们兄弟这么长时间,就这么想把我给吃掉?”

“哎,别跟我提这个,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三个月前,那场在凤鸣山上约点,最后你败了,我可没找你要损失,现在你又没生意又养不住人,我这可是给你减轻压力。”

“我去你妈的,一开始你搞小动作在我生意场上找茬我装看不见,后来你直接抢我手下的小姐和赌客,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不想和你翻脸,全都是你逼我的。”

“感情值几个钱?把你除掉以后,福乐街就只剩下山鹰和白豹子那俩杂种了,你最好考虑考虑,我可不想对你下死手哦,我的好兄弟。”

说完从办公室里三个人,中间的那个人我见过,就是宋强,长得贼像弥勒佛,但办出来的事可是让人恶心。

他们三个直接无视我,下了楼,我进到办公室,只见鸣哥颓废的坐在老板椅上,整个人感觉老了四五岁。

“鸣哥,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我看鸣哥这个样子,心里一阵难过,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他帮了我很多,也教了我很多,人是要有感恩之心的。

“没事啊,你下去帮子涵一块收拾收拾,完事以后就先走吧,今天休息一天。”

“鸣哥,他们把俱乐部搞成这个样子,咱们报警吧,至少要让他们把钱赔了啊。”

听我说完,鸣哥笑了笑“宇乐,江湖规矩一般都不会报官的,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我要是报了警,传出去外面不得笑话死我,更何况咱们干的这个行当,都够判个二三十年了,报警我这不是去自首吗?”

鸣哥摆了摆手示意我下去,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下楼和王子涵一起收拾。

“宇乐,今天快吓死我了,来了一伙人进来就泼油漆和砸桌子,我刚想拦,他们一棍子就打我胳膊上。”王子涵说着给我看了看胳膊,白嫩的皮肤上多出来了一道淤青,看得我一阵心疼。

“没事,以后我下午逃掉最后一节自习课,早来会儿保护你,而且鸣哥肯定能把这件事处理好的。”我神使鬼差的摸了摸王子涵的头,她懵了一下,接着脸有点红,我俩都感觉气氛有点尴尬,站在了原地

“待会儿收拾完以后咱俩去吃饭吧,再逛逛街遛遛弯,反正也是闲着。”王子涵先开口说了话。

“行啊姐。”我心里有点小激动,自从分手以后,还真没和女生一块出去吃饭逛过街。

多年后我回想起来今天的场景,不免有些酸楚,当时的我没想到会和王子涵发生这么多故事,也没想到这种轻松的日子会成为我的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