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灰色雪花
灰色雪花 连载中

灰色雪花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老周爱喝粥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小福 老四 都市小说

主角老四小福的都市小说小说《灰色雪花》,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老周爱喝粥”,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咦,怎么会有麻酱味的雪糕”当小娣看到电视剧中吃雪糕的一个场景“你要什么味道的?我要麻酱味的”一脸懵B的问我“有啊,我们在老家经常吃的”我答“麻酱味?咦~感觉好恶心哦”她嫌弃的看着我“不会啊,很好吃的,甜香的”我说“麻酱味不应该是咸的吗,怎么还是甜的,感觉更恶心了”她继续嫌弃我想了想说“就像我们北方...展开

《灰色雪花》章节试读:

自从公园吐湖事件发生后,我市坊间流传着关于此事件的各种说法,当时没有网络,基本上靠人传人,一传十,十传百,反正茶余饭后,大家怎么开心怎么来,各种添油加醋是少不了的,我简单列举几个,你们就知道有多离谱了

其一:“王姐,你听说了没,昨天 XXX公园又出事了”

“啥啦,又淹死人啦’

“人倒是没淹死,但被水呛的得厉害,吐了,肠子都吐出来了,白花花的水面上一片,别人拽着肠子把他救上来的,马上去了医院,医生又都给塞回去了,才保住一条命,也就是个年青小伙子,换个年纪大点的,当场就得死翘翘”

“可不啥的,肠子都吐出来了,还能活,也真是命大,啧啧啧…”

其二:“王姐,你听说没,昨天 XXX公园又出事了”

“听说啦,说肠子都吐出来了,人没死,抢救过来了”

“你听谁说的?”

“隔壁二Y啊”

“别听她胡咧咧,要是肠子都出来了,人还能活?”

“嗯我觉得也是”

“昨天我老公公带孩子去的公园,亲眼看到的,一个300来斤的胖子,据说是中午喝酒喝多了,等拽上来时,人已经不行了,他儿子在岸边,跪下给大伙磕头,求大伙救救他爸,最后人还是走了,那叫一个惨哪,我老公公回来晚饭都吃不下……”“啧啧啧……”

其三:“王姐,你听说了吗,昨天 XXX公园又出事了”

“听说了呀,人没了是吧”

“对对,小的没了”

“啥?不是他爸淹死了吗?怎么儿子没了”

“什么呀,被淹的是一个200多斤的孕妇,怀三个多月了,她自个不知道,还去游泳,结果孕娠反应,在湖里吐了,呕吐物又呛回嘴里,差点窒息,多亏送去医院及时,大的保住了,小的没了,我表嫂是二院搞保洁的,昨天下午她亲眼看到的”

“啧啧啧,可怜哪,你说这怀了三四个月了,她啥就不知道呢,这心得多大…”

当年我始终没想明白,表哥一个简简单单的溺水事件,竟然能传的如此神乎其神,直到多年后看到一档叫王牌对王牌的综艺节目,里面一个游戏环节,5个人传话,才恍然大悟,都说瑶言止于智者,在我们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不传瑶不造瑶不再添油加醋,何尝不是一种善良和智慧的体现呢!

只可惜,大多数时候,我们这些小市民,都怀有对小道消息的热衷和追捧,以先知别人一步和生怕身边人更晚得到消息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从而乎略了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和对当事人不公正的社会舆论 。

也许现在互联网的出现,让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离真相更近了一步,或者说真相更容易曝光在众人面前,但与此同时,社会舆论的杀伤力也在成百上千倍的增加,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又或者互联网本身没有好坏对错之分,最终分好坏对错的一直都是人心罢了。

公园事件之后一周,终于到了高中开学的时间,这所二流的重点高中,其实就是我们市郊区的重点高中,因为我家离学校比较近,也就两站公交的距离,所以家里人也并没强迫我住宿。

与我一起走读的还有一个初中的同学,小福,这哥们和我是铁子,个子165.体重80斤,家里5个姐姐,他家老头死活就想要个儿子,40多岁终于如愿,可惜她母亲生完他,没几年就走了,小福从小体弱多病,多亏几个姐姐照顾有佳,总算长大成人,虽说小福身质不好,但却出奇的聪明,特别是在数学方面上,可谓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可惜偏科严重,中考前几天,又生了场大病,高烧入院,当时我班同学一起去医院探望,病床上瘦小无助的他,混身滚烫,医生说已经烧了两天了,该用的药都用了,现在只能物理降温,不然很可能会烧成肺炎,我们立刻行动,将医院门口的冰镇饮料全部包圆,然后一支支塞进他被子里,他嘴唇发紫,混身颤抖,就这样,靠着轮换冰镇饮料降温,挨过了一夜,第二天终于退烧了,可惜中考在即,根本没给他恢复的时间,最终也只能和我一样,家里掏赞助费,来到这所效区高中。

“唉,我这成绩是罪有应得,你真的有点可惜了”我有点替小福惋惜。

“啥可不可惜的,你们去看我那天,我以为我要死了,熬不过去了,现在不是很好,还能上高中”

挺乐观的说话,我听着却有点心酸,是啊,在我不愁吃不愁喝的成长过程中,小福却经历了不止一次这样的病痛折磨,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好好活着,重点不是好好,而是活着,当命运之神作出安排,你的生活上限,其实只是别人的生存底线时,又有几个人能坦然面对呢?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情,我和小福一起走进了一年8班的教室,40几个新生已全部到齐,老师点名,记录在册,发放校服,熟悉校园环境,住宿生回宿舍整理物品,很快一天就过去了,在这一天,我听到了一个新名词,计划外生,没错,我们8班所有学生都是计划外生,或者说,8班就是计划外班,也就是说全校成绩最差40几人组成的班,按理说,做为最差班的成员,大家应该感到羞耻,至少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而事实正好相反,8班的气场,撵压整个年级,是的,气场太强大了,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发现,除了我和小福还算正常外,这些新同学,真的太有特色了…

如果每个学校都有所谓的校花校草的话,那毫不夸张地说,我们1年8班,一班即一校,全校颜值最高的几人,齐聚8班。

小童,172的身高,身材修长,打扮时尚,面容不输当红女星,一入校门便吸引了无数雄性牲口的目光,当她从我和小福身边走过时,小福默默的说了句“老宁,看到没,她腿分叉的地方都快到我脖子高了”,我停下脚步,占在小福后面,闭上一只眼睛,瞄了一下说“不至于,最多到你胸口”。

海哥,180身高,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是凭脸上位,第一天报到,班主任直接安排他当学习委员,当时大家都以为是矬子里拔大个,应该是我们这群学渣中的学霸,后来才知道,此人并非渣中霸,乃是渣中渣,班主任绝逼是被他盛世美颜所惑,一时糊涂,而这哥们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周宁,你和吴福的班费还没交,每人35”

那语气那神态,完全霸道总裁范,我有种被黑社会收保护费的感觉。

“我们没带钱,明天给你”我和小福真没带那么多钱。

“要交就今天放学前交,明天我不收,你们直接找班主任交”霸总说完,转身离去,留给我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我C,真TM能装”小福低声嘀咕句。

“算了,明天我们直接交班主任吧”我也觉得这个学习委员有点装,都说第一印象往往决定你和这个人的关系远近,事实证明,这又是一句毒鸡汤,我与海哥一直到现在,都是关系超铁的哥们。

让我和小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海哥主动过来找我们,“班费带了吗”虽然还是冷淡的语气,但脸上带着丝微笑,该说不说,海哥长的是真帅,一笑脸上还有小酒窝,瞬间把我和小福征服了,乖乖掏出银两。

小福“也还行哈”

我“嗯,比昨天态度好多了”

“总比咱俩去见班主任好,那老头我看见就怕”小福说的在理,班主任谁不怕。

小马哥,185身高,他是我第一个产生好感的新同学,原因很简单,他和我表哥同名,这哥们是校足球队守门员,每当比赛时,他所在一侧球门,必遭女生围观,当他奋力一跃,补出球时,场下更是尖叫连连,各种女生花痴般两眼放着绿光,挥舞着双手,跳动着双脚,而我们的小马哥重来都是目不斜视,镇定自若,当我问他,如此吵杂的环境,怎么还能做到心如止水时,小马哥淡淡的回了句“她们是被我的球技征服了,没看我每扑一个球她们就会欢呼尖叫吗,她们欣赏我的球技,我更要认真守好门,才对得起人家………”我原地石化,对面十几次射门,6次射歪,7次射正,你只扑出1次,进了5个,还有一个进球被裁判吹掉,你还认为是欣赏你的球技?我怎么觉得她们越看越像对面的啦啦队呢?

阿兰德龙,别误会,这里所说的不是演佐罗的那个阿兰德龙,而是两个美女,因为她们都超喜欢佐罗,所以我们干脆把她们外号合在了一起,阿兰,典型的温柔家姐,那声音,温柔的,即使与南方的女孩子比较,也毫不逊色,就这么说吧,既使是她骂你,你也会感觉很舒服,不但不生气,还想让她多骂几句,一但不骂了,心里反而空捞捞的。德龙,和阿兰正好相反,假小子一样,鬼精鬼灵的,和我们男生处得相当好,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个好哥们。阿兰和德龙当然也都很漂亮,阿兰身体匀称,皮肤白皙,德龙娇小玲珑,顽皮可爱,和小童组成校花三人组,一统校园颜值江湖,收获无数牲口的崇拜与迷恋。

以上5人,可谓颜值天团,我曾预想过此2男3女之间,必会有故事发生,或者还可能出个三角恋.四角恋什么的,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直到毕业,这5人之间清清白白,连一丝暧昧都未发生过。由此得出结论,缘份这玩意儿,是不看颜值的。

如果这5位是我校颜值天花板的话,我班的另外一位就是天花板掉在地上,摔得稀碎。此君长得那叫一个一言难尽,来校第一天,就被围观,风头直接团灭颜值天团,没错,1V5,还给人家团灭了。

一头齐耳的秀发,粉色小外套配黑色紧腿裤,足蹬42码大板鞋,走路一步三摇,后面看分不出男女,前面看不知何兽,当他走进我们8班教室那一刻,原本欢闹吵杂的教室瞬间安静,没有人说话,大家都被强烈的视觉效果震住了,只有没看见他的小福,还在对着我哈哈的嘻笑,我给小福使了个眼色,他扭头看见已走到面前的不知何兽,笑容立刻疆硬@

“你笑什么?”不知何兽翘起兰花指撩了下鼻尖的留海,细声细气地说。就在指尖挑起发稍的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小福打了个哆嗦,我连忙目光下移,还好,小福裆部并没有液体渗出,正当我站起身准备在教室上演一出人与兽,不是,是人兽大战时,班主任走进了教室,“都坐好,开始点名”

“何三寿”“何三寿”,“何三寿来了没有?”正当班主任连叫三遍,依然无人回应时,不知何兽站了起来“老师,是何涛,我叫何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教室里原来有点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欢快了,班主任也略带歉意的笑起来,“你这三点水离得有点远哪,还好何字写的正常,不然就人可三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又是笑成一片。

至此,“何三寿”传遍校园,三寿兄更是缕遭围观,其观者又被三寿兄独特的造型.出众的容颜所折服,回到各班大肆宣扬,闻者又慕名而来,一波接一波,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观兽浪潮,足足持续了三天才渐渐退去。

而何三寿的这个爱称,直到几年后周星驰电影里出现了“如花”才被取代。

“何如花”何涛同学十分满意这个只要不想电影画面,就很有诗意的新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