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剑问山河
剑问山河 连载中

剑问山河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春初乃是相逢日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宫少寒 绫南熏

《剑问山河》内容精彩,“春初乃是相逢日”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宫少寒绫南熏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剑问山河》内容概括:看不透少年心中所想,只听得观仙上行人见此便议论纷纷。“宫家的二少爷为何今日出门如此大开旗鼓,想平日所见都衣着朴素甚是亲人。”“兄台有所不知,今日乃是宫家二少爷与凌家千金提亲之日,就算宫少爷平日里再怎亲民,今日也要将排面拿出,否则定会有人说上那么两句闲话。”没错,轿子之中乃是玉城第一大府宫家二少爷,姓...展开

《剑问山河》章节试读:

夜已过半,冷意袭来。

玉城里,

小巷中。

一瞎眼老人喃喃自语,

“卦象又变了,怕是这世界又要变天咯!”

起身拿起没两个铜钱的饭碗,拖着年迈色衰的身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

“天色已暗,南熏带上你父亲我们一起回宫府吧。”

宫少寒从院中推门进到里屋。

“多久多劳宫少爷了。”

少女名为凌南熏,生于玉成外凌家,虽说家业不大,但也算的是上是富贵人家。

可凌府中往日的熙熙攘攘已然不在,此刻大院格外冷清。

宫少寒扛起被五花大绑的李阳,借着夜色回到了宫府。

“父亲睡了吗,孩儿刚从凌府归来,有要事与父亲相谈。”

不久,房门被一中年男子打开,此人名为宫胜武,人如其名,往日乃是皇帝手下有名的将军,此刻已是退军前线成为玉成的宫老爷。虽已是满头白发,可脸上的坚毅与手臂上的伤疤向他人诉说着往事。

“少寒这么晚才回府,为父还以为你在凌家住下了,找为父有何要紧事啊?”

宫少寒将凌府之事一一道出,其父听着脸色一阵变化,自己本是听那瞎眼老人胡说,又想着少寒平日中不近女色便强行让其去提亲却没成想将自己的孩子推进了一场危机之中。

“父亲莫要担心,孩儿乃是炼体期巅峰修为,虽不是强大,但对付两名畜生倒也算的上是绰绰有余,孩儿本想隐藏于俗世修炼,强大后再出力出世改变世态,可今日夜里发生之事,定会牵扯到这二人背后的宗门,若是到时来兴师问罪,还请让孩儿一人承担!”

宫胜武听言摆摆手。

“若真是那宗门怪罪,又哪可是你一人承担得起,你也莫怕,并不是所有的修仙者都是压迫百姓之人,你哥哥死前也是一名修仙之人,为人和善,不仅没有凭着力量欺压百姓,反而常常为民除害。那一天,妖兽狂潮来袭,凡人百姓哪有抵抗的余力,你大哥义无反顾便是加入那远征军,这一去,便是再无消息。”

宫少寒闻言沉默,自然,修仙者也并非全像是李阳王元之辈,可即便如此,一部分充满着恶念的修仙之人也如同一颗毒瘤。

“若是少寒真有体恤天下百姓之意,以为父对于修仙界的理解,你呆在玉城之中修炼到强大的那天是极为不现实的,天下妖魔肆虐,并非每座都如同玉城如此太平,男儿志在四方啊!若是为父再年轻这么二十来岁,我可也想随你一同踏上征途!时候已经很晚了,快些回去歇息吧,既然把凌姑娘带回府中,可别嫌别人诺大的家族只剩其父女二人,定要好生对待”

挥挥手便让宫少寒离去。

“谢父亲理解!”

回到房间,宫无寒心中烦闷,若是王元身后宗门并非同意为他嚣张跋扈的行为便好,若是不然,怕是这玉城第一家族可能是要换个名字了。

清晨,天边泛起一阵鱼肚白。

玉城百姓早早便支起了摊子,城内一时小贩叫卖声,孩童嬉戏声此起彼伏。

宫府大牢,一男子正落魄地躺在一处牢房之中

“这不是真的,我的修为,这不可能是真的,师叔不可能来救我的,若是被师叔知道我下山来打劫普通人,师叔肯定会杀了我的。”

突然,只见一名身着黑色素衣的男子走来,牢中男人缓缓抬起头,此人正是昨日废他修为之人,立马站起抓住牢房的栏杆大吼。

“你这个混蛋!你竟敢毁我修为,你知道我云阳宗为何物吗!你这样做一定会被我们云阳宗砍脑袋的!快快放我出去,我还可以在我师叔面前好言相劝,如若不然,你定不保项上人头!”

来人正是宫少寒,听着李阳嘶吼,只感觉好笑。

“噢?你真当我宫少寒愚钝,若是你背后的门派真能如此待你,想必早就来我宫家要人,可这都过去一夜了,该不会是你王老弟跑路了吧。”

李阳听完后又如同泄气一般瘫软在地,心中满是懊悔,此次下山本就只是购置宗内弟子食粮,为求得一时愉悦便打劫了凌家,没想到竟遇上宫少寒这个上门提亲的修仙之人。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现在最后悔便是仗着自己有一身修为欺压百姓,你放了我,放了我之后,我一定改过自新,为你们当牛做马都行,我,我可以引荐你见我师叔,我师叔可是金丹期的高手,你这种极有天赋之人若是呆在玉成之中定会被埋没,修仙之人若想成大器,必要各地云游,你加入我们宗门,里面有无数的机遇。”

“呵,若我想加入你们宗门,我自己去寻便是,又何苦让你这人渣引荐,你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做了错事定当受到处罚,你就在这大牢之中好好反省吧。”

本想着要如何拷打李阳他才会说出这些事情,却没成想这没骨气的家伙自己倒是说了个一干二净,不过听他意思,想必其背后的宗门并非是放纵弟子无度的态度,想完宫少寒心情不错,便去了客房看望凌家父女。

发现凌父伤势算不得严重,宫少寒与凌南熏寒暄几句便道了别。

“想来多日未曾拜访师傅,不知他老人家在郊外过的可还好。”

不多时,只见宫少寒从一家酒楼中走出,左右手各提一坛子酒水,出了城门向着郊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