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江山万里,只愿与你共
江山万里,只愿与你共 连载中

江山万里,只愿与你共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王克文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刘禹 张茹燕 穿越重生

书名叫做《江山万里,只愿与你共》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重生,作者“王克文”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刘禹张茹燕,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所以可以想象,非达官显贵、商界巨贾,是不可能拥有这样的酒肆的!此刻,在一家名叫“雨澜轩”的酒楼最顶层,六位华衣公子,正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什么。雨澜轩不是金陵最豪华的酒楼,但是也能排在前三位。最豪华的当属雨澜轩右边一百米外的“玲珑阁”酒楼,它的规模和雨澜轩差不多,可里面装饰了很多名贵的珠宝玉器,所以说...展开

《江山万里,只愿与你共》章节试读:

卢春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很明显,是要自己回答刘禹的两个问题。他的才学他自己清楚,别说作诗了,写普通文章都费劲。

于是故作镇定,说道“我写的诗就只有这四句,再无其它。至于现在写诗,你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写诗是要特定的环境,有感而发的,怎么可能凭空而出呢?”

刘禹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卢兄,你就别在自欺欺人了,不是你写的就明说,何必非要装大尾巴狼。再说,你不能写诗就不能写,毕竟,能够写诗的才子总有有限的,你写不出大家也不会怪你。可你非要装才子,那就是你的不是了,毕竟,那个就是欺骗世人,就属于滥竽充数,欺世盗名了。”

众人的情绪又被刘禹调动起来了,都在好笑的看着卢春。等着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卢春“你,你,你”的半天说不上话,好半晌才结巴说道“你有本事你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证明这首诗是你写的。”

刘禹要的就是他这句话,他当时心血来潮,只写了上半阙,这些天一直没有一个机会写下半阙,此刻,不是正好吗?

于是大手一挥,朝着台下众人朗声说道“诸位父老乡亲,新朋好友,前些天我和几个好朋友开怀畅饮,心血来潮,心有所感,于是写下了这几句诗。这些天仔细回想,斟酌,觉得再添上几句最是适合,既然卢兄当众要求,那我就献丑了!”

说完,又朝众人抱了抱拳,以示承让。

这时,一块画板被悄悄抬了上来,说是悄悄,是因为众人的目光都在台上二人,如果大家有心,会发现它是从蓬莱洲抬出来的。而此刻,蓬莱洲顶楼的小轩窗旁,一个带面纱的女子,正在悄悄注视着楼下的一切。

“少主,我们为何要帮助刘禹,那可是一点不相干的人?”一个精明又不带任何表情的女子,单膝跪地,恭敬问道。

“这个人比较有意思,仅此而已。你多注意一下,如果有人对他不利,暗中保护好他。”

随着面纱女子的下令,单膝跪地的女子干脆的回答了一声“是”,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屋子。

四周没人,她轻轻的掀开了白色面纱,绝世容颜,惹人沉醉!

楼下广场上,刘禹接过笔墨,肆意挥洒

昨夜星辰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

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

走马兰台类转蓬。

随着刘禹的停笔转身,卢春知道,自己冒充作者的计划完全失败了。他想逃,可看着乌压压的众人,他又放弃了。

那个人同他说过的,如果失败了,拒不承认就行,如果去了刑部会审,进了牢房,他有办法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而他该得的报酬,一分都不会减少。

所以他选择一句话不说,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他选择无视众人,高傲的头颅,始终看着远处的天空。

众人已经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家伙,明显是冒充的。大家懒得理他,都在三三两两窃窃私语,讨论着刘禹一气呵成写下的下半阙。

庾二小姐用手杵着下巴,静静的思索着整首诗。原来还有下半阙,这个家伙,满腔真才实学。再看他写的字,刚劲有力却又灵异洒脱,自成一体,颇有大家风范。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众人,面露微笑,无言胜过万语!

赵修激动的搂住了周谦“周兄,我就说嘛,刘兄这些天的闭门苦读可不是白读的,你看看他,口吐莲花,腹有诗书。难怪他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原来是早就胸有成竹了。还害得我们如此担心,不行,一定要让他弥补我们的损失。潇湘馆,对,就是潇湘馆,非请我们玩上七天七夜不可。”

“对,对,对,就是潇湘馆,这次我一定要见到苏晓晓,以解我相思之苦。”周谦说的一脸委屈,可要见苏晓晓,又岂是那么容易。那可是潇湘馆的头牌,非商场巨贾,官场大员一般很难见到。

吴济此刻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看着台子上镇定自若的刘禹,吴济若有所思。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刘禹一定是做大事的人,至于将来会做什么大事,他不清楚,他也猜测不到,可他觉得保护好他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于是,把家丁护卫慢慢召集到了身边,无形中为刘禹做成了一道防护网。

白袍青年和灰袍青年此刻也在人群里,他们现在已经成了刘禹的铁杆粉丝,前面听人说刘禹抄了一个书生的诗文,书生此刻正在秦淮河畔,要刘禹出面道歉,给一个说法。两人初听消息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决心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放下手里的农活,相约着来到了广场。

好半天后,刘禹终于一脸平静的来到了广场,虽然挤满了人,可大家还是自觉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让他走到了台子中央。

见他没有灰头土脸,也没有灰心丧气,更没有懊恼沮丧,两人对他的印象又慢慢恢复了。他们不相信他会是抄袭诗文的人,果然,随着他一句句的发问,那个坏人终于自露马脚,最终,刘禹写出了诗文的下半阙,完美的自证了清白,刘禹,还是他们心目中伟大的诗人,才华横溢,学富五车!

白袍青年见刘禹放下了笔,忍不住惊叹出声“潘兄,刘少爷的文采果然出众,这下半阙一出来,把爱人之间纯真的感情写的是那样透彻,读来令人羡慕不已。只是可惜,愉快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转眼间五更鼓响,又要分别上朝去了。这短暂的分别,却又把两人的爱情衬托的更加淋漓尽致了,相濡以沫,大抵不过如此!”

灰袍青年赞同的说道“是啊,刘少爷的文采这次算是彻底服众了,以后我看谁敢再质疑他。谁要质疑,我跟谁急。”

“哈哈哈,说的是,说的是。”

知音难寻,白袍青年和灰袍青年,算是当代的伯牙与子期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人群里突然闯进了十多个蒙面大汉,手拿大刀直奔广场中央而来。

很快,人群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应该是有人受伤了。

刘禹发现了异样,随即快速走下了台子,走进了人群中。他知道,此刻不该鹤立鸡群。站在高处,不管是不是冲他来的,都没有躲在人群中相对安全。

由于人群陷入了混乱,刘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想去找自己的几个好友,可由于大家都在奔跑呐喊,一时间他也找不到他们。

吴济此刻心中也很慌,可他目标是明确的,那就是组织家丁和护卫朝着台子中央赶来。可一转眼,刘禹的身影就消失了,顾不上太多,挤开众人,他快速朝着台子赶去。他相信,刘禹不可能离开太远,早一分钟找到刘禹,他就多一份安全。他的家丁也是紧紧跟随着他,朝着前面移动。

可蒙面大汉武力值高,又有大刀在手,在砍翻了几人后,前面的群众纷纷让开了一条路,几人很快冲到最前面去了。

由于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踩踏死亡受伤的人数远远超过了蒙面人杀害的人数。

这时,站在蓬莱洲顶楼的面纱女子发现了异样,心中不安渐甚,为什么不安她也说不出来。兴许是担心刘禹,兴许是不忍百姓受伤,于是马上叫道“青鸢,紫鸢,快速召集人手,出去杀光外面的蒙面人,注意保护好前面台子上的青衣男子,要快。”

青鸢紫鸢答应了一声,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下不安的面纱女,在房间来回踱步。

广场上,几个蒙面人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庾二小姐身旁,福安又要顾着小姐,又要看着柔弱的秀儿,身手自然大打折扣。见有两个蒙面人快要撞到小姐了,福安顾不了那么多,只得用力先把庾二小姐和秀儿推到一旁,然后抽出腰间软刀,和两个蒙面人混战起来。

蒙面人看来是经过训练的专业杀手,虽然武功及不上福安,可在两人默契的配合下,福安一时间也奈何他们不得。

刘禹这时候已经来到了庾二小姐身旁,他本来还在东张西望,刚刚看到吴济的身影,他想奔他过去,可四处逃命的人太多,一时间他也过不去。

这时候,右前方有两个身影朝他“砸”过来了,他的本意是推开,可转眼看是两个瘦弱的身影,他又于心不忍,推自然的就变成了接。

可由于福安推过来的力道极大,刘禹顺带着也被砸倒了。秀儿歪了一些,刘禹只是拉住了她的衣服,可刘禹还是承受了一些下摔力道,为秀儿减轻了一些摔伤,最终秀儿摔在了刘禹左手边。

庾二小姐就不一样了,刘禹接住了她大部分的身子。最终刘禹先着地后,庾二小姐又砸到了他的身上,嘴唇还不经意的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刘禹真的被摔疼了,也顾不得庾二小姐亲了自己,他想推开她。可手一推他,他就感觉到一片柔软,再看他的面容,白里透红,好像婴儿的肌肤,嫩得一掐似乎就会滴出水来,不自觉的,他就想用手摸他的脸庞。

不曾想,手还没有摸上去,庾二小姐已经“哇”的一声哭开了。刘禹听到他的哭声,终于确定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孩子了,刘禹一时间愣住了,手也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刘禹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面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严格说起来,他是要推开她,才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只得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说还好,他这一说,庾二小姐更加委屈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哗啦啦的落个不停。其实庾二小姐也说不清楚自己委屈什么,兴许是委屈自己受了伤,兴许是委屈自己不小心亲了刘禹的脸颊,兴许是委屈刘禹不小心占了自己的便宜!

刘禹就那样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俏脸,渐渐的,他发现她的睫毛很长,很好看,灵动的眼眸仿佛会说话一般。她的脸庞属于鹅蛋脸,鼻子微微有些上挺,精致的五官配上婴儿般嫩的脸庞,刘禹敢说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子了,一时间竟然不自觉的看呆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的女孩子被一个敏捷的男子拉了起来,然后背到背上离开了。刘禹四下一看,吴济和好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已经围过来了,广场上也没剩下了多少人影,全都跑散开了。

“刘兄,你没事吧,那些蒙面人已经全被杀死了。”吴济一边慢慢扶起刘禹,一边向他说着现在的情况。

“我没事,可能摔伤了几块皮,大家伤亡怎样?”

吴济见他没有大碍,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百姓踩踏死了二十多个,被蒙面人杀了十多个,我的家丁和护卫也死了几个。”

“那蒙面人呢?”

“都死了。”

“谁杀的?”

“刚刚离开的那位公子杀了四个,我的家丁和护卫杀了一个,剩下的十来个全被一伙黑衣女子杀死了。”

“黑衣女子?知道她们是谁吗?”

“不知道,她们也是用青纱蒙着脸的,而且身上穿着全是青色的。”

听吴济这么说,刘禹陷入了沉思看来蒙面汉子大概率是来杀自己或者卢春的,因为他们一直是奔着广场中央来的,只是被人群阻挡,才一路杀人来迟了。至于刚刚的那位公子,大概率是女扮男装的女孩的护卫、保镖之类的,看他的身手,能够杀死四个蒙面人,可见武力不俗。毕竟,吴济那么多家丁护卫,也才杀死一个蒙面人。

让刘禹疑惑最深的是最后来的一伙青衣女子,她们好像是杀手,又好像专为救自己和卢春而来,她们究竟是谁呢?是属于哪一个组织吗?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赵修和周谦也来了,他们的身后各跟着几个家丁护卫。

“刘兄,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看那伙亡命徒,就是奔着你来的,你不知道,他们真是杀人不眨眼,杀了好多好多人。”赵修一见到刘禹,就后怕的说道。

周谦也说“刘兄,你真是福大命大,要不是后面来的那些青衣女子,今天你可能交代在这里了。”

刘禹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来杀我的,说不定他们的目标是其他人呢?”

周谦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看那伙亡命徒就是奔着广场中央来的,如果不是杀你,就是为了杀卢春。”

刘禹和他猜测差不多,可他还是不明白,那些人是为了什么。如果是来杀他的,理由是什么呢?他自认没有得罪过谁,即使是偶然间言语冲突,也不至于需要动用那么多蒙面人的地步!

如果是来杀卢春的,那理由又是什么呢?现在来看,卢春完全是被人当枪使,推到前台来毁坏自己名声的。

那又是谁,非要毁坏自己名声呢?自己名声渐响又会损害谁的利益呢?他就这样在心里渐渐反推,最后他明白了,他名声响了,损坏的是世家大族的利益,毕竟他们已经形成了非常稳固的利益,如果自己崛起了,必然会分食掉他们一部分的利益。他们有理由对自己动手。

而这种掉价的事情一般他们又不好亲自动手,于是乎,卢春就被重利诱惑,推到前台来直接针对自己了。眼见卢春失败了,他们又担心卢春会暴露出他们来,这时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永远闭嘴,于是,就找来杀手杀死卢春。毕竟,死人才会永远闭嘴!

想通这些,刘禹额头冷汗直冒。既然得罪了世家大族,那他今后的日子怕是很难安宁了!

于是乎,他又赶紧问“卢春怎么样了?死了没?”

吴济赶紧说道“卢春没有被杀,他已经趁乱逃走了。”

刘禹悬着的心暂时舒缓了下来。

这时候,朝廷的士兵已经围过来了,除了救治伤员,还把刘禹他们包围了。

刘禹还没说话,吴济已经走上前同他们交涉起来了。后面慢慢的走上来了一个领头人,吴济亮明身份后,领头人客气了很多,问了一些问题后,还是请刘禹他们一行人回了衙门,协助调查。

两天后,在各方的打点下,刘禹一行人才得以回到家中。

刘父刘母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见儿子没事后,就安排人专门过来照顾他,并让他好生休息。

吃了东西,沐浴一番后,刘禹舒服的躺在了大床上,静静的看着床顶发起呆来。

虽然危机四伏,可美人的俏脸又在脑海浮了出来,还久久挥之不去。她是哪家的姑娘?不用说,一定是个大户人家,否则不可能请得起丫鬟和保镖。可她有没有受伤呢,现在是否已经痊愈?她是那样的楚楚动人,虽然男子打扮,可依然掩盖不住她的美。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虽然美人泪流不止,可她楚楚动人的模样还是深深地映在了刘禹的脑海,想忘也忘不去!

刘禹忍不住心想如果能有这样的美人相伴终生,就是少活一些时日也无妨了!

真是惊鸿一瞥美人泪,从此天下无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