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娇娇乖,糙汉抱着低声诱哄
娇娇乖,糙汉抱着低声诱哄 连载中

娇娇乖,糙汉抱着低声诱哄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不做舔狗啦啦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苏娇娇 萧铮

古代言情小说《娇娇乖,糙汉抱着低声诱哄》,由网络作家“不做舔狗啦啦”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娇娇萧铮,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苏娇娇泪眼汪汪:“人在哪?”……虽然她没勾引过人,可她逃过难,饿肚子的滋味,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老太太的孙子叫萧铮,是村里鼎有名的猎户,人又俊力气又大。十年前,他离开了村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四年前从外面回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跟块冰山似的,满脸写着生人勿近...展开

《娇娇乖,糙汉抱着低声诱哄》章节试读:

苏娇娇愕然了下,娇软的声音染上了一层委屈,小手可怜兮兮的去抓萧铮的袖口

“别,别赶我走……”

却被萧铮躲开了。

“我没有家了……你若是不要我,我就没地方去了。”

苏娇娇绞着衣袖,这一路上她看了太多的生死,那些和她一样的妙龄女子,要不是被活活饿死了,就是悄悄被逃难的人拖进了草丛里操弄死了。

要是萧铮不要她,迟早,她也会落得同样的遭遇。

乱世飘摇,一个小女子想要活着实在是太难了。

苏娇娇泪眼涟涟。

萧铮更头疼了。

可小丫头哭得不让他反感,反而有点心疼怎么回事?

“不准哭了!”

威严的声音响起,苏娇娇吓得忙用小手捂住嘴,却被哭声噎住打了个奶嗝。

“对,对不起……”

“啧~”

萧铮难得好性子,决定跟她讲讲道理。

“你说你没有家了,是什么意思?祖母从哪里把你给弄来的?”

苏娇娇乖乖回答

“路上捡的,我是从北边逃过来的。我的家人全部都死了,原本是去金陵投奔舅舅和舅母的,可,可是我迷路了,东西也被抢光了……”

回忆起悲催的逃难生活,苏娇娇又想哭了。

用了好大劲,才憋住溢出来的眼泪。

却不知,那清澈的杏眼包着两汪眼泪,更让人想欺负了。

萧铮总算明白过来。

这丫头不是祖母从别人家聘来的,而是半道上捡的,自己想把她送回去,也没地儿送。

他的好祖母,还真是给他找了个大麻烦啊!

思索片刻,萧铮找到了解决办法

“你先在这里住下,等得空了,我帮你去金陵打探你家人的下落。”

也算仁至义尽。

苏娇娇呆呆的看着萧铮。

“你,你真的要帮我找家人?”

眼前的男人虽然凶了点,可好像没那么坏。

“可是,老太太说了,要是我不勾引你的话,就要把我赶出去,不会留我在家吃白食的。我就这么白住在你家,老太太一定不会同意的。”

萧铮按了按额头,祖母还真是……

“这个家听我的,老太太的话你只管敷衍过去,其他的不用管。等找到你家人的消息,我自然会把你送走,这段时间也不会把你赶出去。”解释完,萧铮也不管苏娇娇听没听懂,便直接道“累了,睡觉吧。”

屋子窄,就一张床,萧铮躺上去之后,苏娇娇站在一边有些无所适从。

“过来。”

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

“啊?”

苏娇娇愕然了下。

难道男人要亲手扒下她的衣服,当做找家人的回报?

“愣着干嘛?屋子里没有炕,干坐一晚上你想冻出病?”

苏娇娇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

萧铮已经在外面躺下了,苏娇娇轻手轻脚的绕过他,却在往里迈腿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小腿,“呀”的一声惊慌失措往男人身上摔去。

萧铮及时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推开。

“对,对不起。”

苏娇娇红着脸,惊慌失措的往边上爬。

直到离萧铮不近不远的地方躺下,才勉强平复下来。

“睡吧,”

黑暗中,萧铮闭上了眼。

奇怪,刚刚抓着她怎么没有熟悉的恶心感觉?

他只当是短暂触碰,也没多想。

苏娇娇则老老实实的缩在角落里,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夜半时分,气温越来越低。

萧铮瞧见床榻一角的小丫头,把自己缩成小猫咪似的抵御寒冷,瑟瑟发抖。

嘴里还在模糊不清呢喃什么。

男人沉默,思索半响,最终将所有被子都盖在苏娇娇身上。

罢了罢了,这丫头又瘦又小,别没等到明日先把自己冻死了。

正要起身,却忽然被她抓住了手腕。

“求你,别,别走……”

“爹爹,娘亲,哥哥……求你们别走,别扔下娇娇一个人。”

苏娇娇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的手臂。

萧铮发现,这一次和她接触,仍旧没有想吐的感觉。

难道——

他的怪病好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萧铮弯下腰,往她身上轻凑了一下。

往日他碰到其他女子,就会一阵反胃,再凑近闻到对方的味道,更觉得恶心难忍。

可现在,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儿入鼻,竟有点醉人?

萧铮心情大好。

他的病好了,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他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了?也不用避着自己的亲人无法亲近,只能做个孤家寡人?

甚至没再介意苏娇娇一直抱着他的手臂。

……

苏娇娇好久没睡得这么安稳过了。

次日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清醒后,她连忙往身边看去。

榻上空空的,萧铮已经不在了。

苏娇娇连忙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随手挽了个发髻出门。

院中,萧铮正站在积雪上打拳。

每一次出拳,都拳风凌然,威风十足。

苏娇娇看了一会儿,悄悄去了灶房,从柜子里翻出一碗米,又从篓子里拿出一个番薯,点燃炉灶里的火,简单的做了个红薯稀饭。

这些活,爹娘是从不让她碰的。

可逃难几个月,什么都学会了。

等萧铮挥完拳,就闻到一阵香甜的粥味儿。

“萧大哥,”

苏娇娇站在门边,娇滴滴的小小一个,芙蓉面上带着清澈的笑容,

“你饿了吧?我煮了红薯稀饭,你来喝一点。”

“多谢。”

萧铮拿起汗巾擦了擦汗,落座。

桌上摆着两碗红薯粥,冒着腾腾热气,香甜软糯。

往日,萧铮都是随便煮两个红薯糊弄下,这样的粥已经很久没有喝到过了。

“萧大哥,你喝喝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苏娇娇期待的看着他。

萧铮端起粥,温暖的红薯粥入喉,一股香味在唇舌间蔓延开,浑身都暖和了起来。

他点了点头

“很好喝。”

苏娇娇露出激动的神色,脸颊潮红,低声道“你喜欢就好。”

她也端起面前的粥,动作却有些笨拙。

“你的手怎么了?”

萧铮皱眉。

“没,没怎么……”苏娇娇做了亏心事般,把小手藏在身后。

这举动落在萧铮眼里,更令他怀疑,命令道“伸出来我看看。”

苏娇娇还是有些怕他,怯怯生生将小手伸出来。

柔软小巧的手上,赫然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红鲜红的,还没结痂。

不知为何,看着这道伤口,萧铮心口不适,语气也严厉了许多“煮饭弄的?”

“嗯……对,对不起……”

“不准道歉。”

萧铮直接打断她,恨不得撬开她小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着什么。就她憨傻样,这一路逃难还能活到现在,真是老天保佑。

懒得跟她再说下去,萧铮起身就走。

苏娇娇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自己又惹他生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