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均衡之咒
均衡之咒 连载中

均衡之咒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增部汉公爵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增部汉公爵 奇幻玄幻 沈鸣蜩

小说《均衡之咒》,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沈鸣蜩增部汉公爵,也是实力派作者“增部汉公爵”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军师大人!神界的使臣要求拜见统领者!”一个面目狰狞的魔族卫兵打断了老者的思绪,这是魔族的一大外貌特点,长时间地汲取魔能会扭曲他们的容貌,在获得力量和生命延续的同时,魔族子民也失去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脸蛋。“知道了!我去亲自接见他!”老者打发走卫兵后,从衣兜里拿出一枚暗红色的晶石,里面贮存着浓缩的魔...展开

《均衡之咒》章节试读:

魔界上空暗红色的穹顶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令人不安的裂口,深红色的魔能扭曲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正沿着裂口向外缓缓地涌动着。整个魔界的居民都望着那番诡异的景象,但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宝贵而紧缺的魔能就这样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向外流逝着,就算是统领者也束手无策。魔界最深处戒备森严的殿至要塞里,一个不那么面目可憎的老者也在望着那道裂口,作为魔界最强大的兵团殿至军团的军师,统领者的心腹,尽管他有着极高的修为和连统领者都敬佩的头脑,但他仍想不明白那裂口是何人所为。老者的脸上挂满了忧心忡忡,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没有了魔能,恶魔之心将会不可挽回地枯萎,倘若恶魔之心枯萎,魔族将不复存在。“军师大人!神界的使臣要求拜见统领者!”一个面目狰狞的魔族卫兵打断了老者的思绪,这是魔族的一大外貌特点,长时间地汲取魔能会扭曲他们的容貌,在获得力量和生命延续的同时,魔族子民也失去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脸蛋。“知道了!我去亲自接见他!”老者打发走卫兵后,从衣兜里拿出一枚暗红色的晶石,里面贮存着浓缩的魔能。在魔界,这种随处可见的石头对于外界人来说却是无比珍贵的东西。老者走出殿堂,在要塞门口见到了身披白袍的神使,两人刚一碰面,神使便一脸不悦地朝老者摆了摆手,“我要见统领者!和其他人不想多说废话!”老者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将魔能石递给神使,“统领者很忙,他让我来接见您”神使望了一眼那石头,竟冷笑道“你们的族人正饱受着魔能紧缺的折磨,而你却拿这个来贿赂我?你们魔界统治者还真是爱子如民啊!”老者也不恼,陪笑道“神使大人说笑了!我这哪是贿赂您?我这是给你明码标价呀!”神使听后一脸的不解,“什么明码标价?”老者脸色一变,朝着周围大喊道“谁若能拿下这个矬子!这块魔能石就归谁!”话音刚落,要塞周围巡逻的精锐魔军就将那神使团团围住,锋利的长矛和宽剑都对准了那神使的脑袋,“神使大人!不好意思!您也看到了,那道破口子把魔界搅和得天翻地覆,我的族人和士兵都十分聒噪,如果今天您不幸死在这里,那我只能提前说声抱歉了!”神使的脸变得惨白,原先那股傲慢荡然无存,他抖了抖衣袍,从怀里拿出一块骨头扔在地上,“你们会后悔的!”说完便转身想要离开,老者却示意周围的士兵展开攻击,而后捡起地上的骨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过后,白袍神使的身躯被那群充满怨念的魔族士兵撕碎了。…

海鸥城是北境王国的一个边陲小城。它位于国内温暖的东南沿海,北部连绵的乌鸦岭以一己之力阻挡了来自鲁莽高原的寒流,造就了海鸥城在北境王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但它终究是一座小城,几乎快被国人遗忘的小城。它像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使它在战争时期免于战火的纷扰,但在和平时期却成了交通闭塞的贸易死角。北境王国与伯根尼帝国的贸易往来促进了其他城池的快速发展和扩张,唯独海鸥城被搁置在一旁,日新月异的变化从来就不属于海鸥城,它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婴儿,依靠朝廷微薄的救济而生存,就像婴儿依赖于母亲的哺育。城主的长子吴风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暗暗发誓长大后一定要离开这座乏味的城市,为此,他也在不断努力着。

丰收节过后,城主吴恩,均衡大陆唯一拥有爵位的东方人,决定要在城外开垦出一片荒地,这担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身为长子的吴风身上,而吴风却对此不屑一顾。

“这就是瞎折腾!开几块破地就能把粮仓塞满?开玩笑!”

吴风一边向他的老师张先生吐槽,一边摆弄着他外出游玩时淘到的几块石头。张先生一脸笑呵呵,没接话,却对他手中的一块石头来了兴趣。

“我研究矿石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的石头勒!你从哪儿搞到的?”

“您说这个?嗨!”

吴风捏起那块与众不同的石头,放在张先生眼前,缓缓说道

“我前几天去沉冬城的时候别人送我的,我看这石头挺漂亮的就收下了,应该不值几个钱吧?”

张先生仔细瞧了瞧,摇了摇头,

“别说沉冬城,整个北境也产不出这样的石头,不是我国之物!”

“啊?”

吴风眯起一只眼,将石头举到太阳光下,使劲儿端详着。

“确实哎!您看!它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着!”

张先生站起身,将脸凑到石头上。果然借助太阳光的照射,看到了石头内似乎有暗红色的液体在缓缓流动。

“这是谁送给你的?”

“我孤鹰城的一个朋友,说是从关外买到的,我见好看就收下了”

“当、当、当”城门上响起的钟声打断了两人的攀谈,

“是警报!有人入侵了!”

张先生首先反应过来,而吴风却是一脸气定神闲,只见他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抽出随身佩戴的长剑,

“好久没有找个人练练手了!”

海鸥城的卫兵很快就集结在城中央的广场上,巡逻队在城内的大街小巷隐蔽备战,以待伏击。“是乌鸦岭的黑牙帮,这次来了不少人,你要小心!”张先生嘱咐好吴风,又悄悄递给了他一样东西,火焰药水。

“这瓶药水威力巨大,一定要慎重使用!”

吴风接过药水后随手就揣进了兜里,

“放心吧!张叔,凭那几条杂鱼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言毕,便推门奔赴战场。

黑牙帮此战恐怕是倾巢而出,他们甚至还动用了火炮和炸药,城门已经失守,战死的卫兵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苟活下来的士兵也大多接近残废,一节节断肢散落在从城门到城中的大路上。吴风身披重甲,手持利刃,率领一支突击队朝着一列正在向城内进攻的黑牙帮士兵展开伏击,吴风冲在队伍的前列,一名黑牙兵发现了他,并举枪朝他射击。吴风熟练地躲过了笨拙的火枪子弹,刚一近身便手起剑落,那持枪的黑牙兵身体断成了两截。突击队很快就跟了上来,与众多黑牙兵展开近战。吴风的格斗能力不逊于他的父亲,他以一人之力就能压制住数人的进攻,那列黑牙兵顷刻就只剩几人还在战斗了,剩下的士兵看着死在吴风手下人的惨状,便纷纷弃械逃跑了……

接近日落的时候战争就结束了,黑牙帮损失惨重,数百人都丧命于海鸥城士兵和居民的顽强抵御下。仅有的几门火炮被全部缴获,帮派的首领死在了守城士兵的长矛下。打扫完战场后,吴风精疲力竭地回到家,脱下战痕累累的重甲,熟练地包扎好手臂的几处伤口。这时他的父亲也刚回到家,

“说实话,我真想不明白这帮乌合之众为何要来送死…..”

吴风瘫倒在椅子上,向他父亲问道。

“我也搞不懂,他们这次恐怕是破釜沉舟了,连镇寨的火炮都搬出来了!”

吴风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疲惫感才稍有缓解。

“不过,我发现了他们的行为有些反常”吴恩也斟满一杯啤酒,坐在他儿子对面说道。“怎么个反常?”

“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战斗毫无章法,一窝蜂地出击,感觉他们像是打遭遇战,而不是巷战……”吴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我带着突击队袭击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撤退,等到人都快死完了才匆忙逃走…..这恋战的程度恐怕不是为了劫掠……但我也不知道那帮烂人到底有啥目的……”

说完,吴风又举杯喝了一大口酒。

海鸥城的战事很快就传到了国都沉冬城。城郊码头的商人们首先得到了消息,紧接着是住在城外的村民,城内的上层贵族竟是最后知晓的人。醉醺醺的朝臣和贵族们还沉浸在丰收日的庆宴中,没人理会这条从偏远地区吹来的消息。乌鸦岭黑牙帮的剿灭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但对南行的商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丰收日最好的礼物。沉冬城商会的会长为吴恩寄去了一大袋金币作为感谢,自此,陆行商不必在绕过乌鸦岭向南了,封锁海鸥城的道路就此打开。

《均衡之咒》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