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我该怎么办?
快穿:我该怎么办? 连载中

快穿:我该怎么办?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枫澜有言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枫澜有言 白澜

小说叫做《快穿:我该怎么办?》是“枫澜有言”的小说。内容精选:“我这是在做梦?还是自己是个克隆人?我现在是在当实验体吗?”白澜喃喃自语。“你好?你们好?请问有人吗?有人吗?”白澜鼓起勇气大声喊着,既希望有人回应,又希望没人搭理。“检测到生命迹象,拼图系统正式开启。”一道电子音突然出现在空间中...展开

《快穿:我该怎么办?》章节试读:

大殿门口出现一位女子。

一袭浅紫鹤飞云间长裙,外罩品月缎绣敞口纱衣,裙摆一层淡笼的轻舞绢纱,一根玄紫色的暗纹腰带勒紧细腰,更显出窈窕身姿,腰间系着一条淡蓝色流苏点缀,平添了一分仙气淡雅,如墨的长发被一条蓝色的发带束起,更添一分英气。

不似修行人,反似仗剑天涯的侠客。

额间点着一朵桃花,灼灼其华,眉如远山黛,口如樱花瓣,一双古泉眼,清澈温良。

大殿上的众人愣愣的看着来人。

这是谁呢?正是觉醒能力的白澜。

“见过诸位道友,青林见礼。”白澜作揖。

“师妹出关了!”掌门聂无刃惊喜万分的跑到白澜身边,拉着她介绍给在座的人。

“这是本宗的师妹,熙悦峰峰主白澜,道号青林。”

“青林真人有礼了。”众人见礼。

“原来是青林真人,听闻青林真人已经闭关百年。此次出关,想必修为定有大成。”一个留着及腰胡须的中年男子抚着胡子笑道,满脸的阴阳怪气。

“这是摩西宗的掌门海陆。”系夕夕提醒道。

“海掌门客气了,小小精益,不值一提。不过将将达到渡劫大圆满而已。”白澜神色淡淡,誓要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强悍的话。

“渡劫大圆满……是要好好修炼……你说什么!渡劫大圆满!嘶……”海掌门听到白澜平淡的声音,自觉也不过如此,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惊讶的揪断自己的胡子。

聂无刃和一众沧澜宗的人则是又惊又喜。

白澜肆无忌惮地向在座的人展示着自己的修为,修为不济的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陪侍的弟子大多都直接晕了过去。

白澜对聂无刃说道“听说此次仙魔大战皆是因为我派弟子张帆之故?”

“唉,那小子。”聂无刃唉声叹气,脸上的喜色被丧气取代。

“不知师兄、诸位同门和诸位道友,可否相信贫道,吾愿一试,停息仙魔大战。”白澜看似询问诸人,但语气却只是通知而已。

“青林仙尊定可止戈。祝青林仙尊此去一帆风顺!”大殿上的众人齐声恭贺,很是识趣。

白澜离开后,一群人面面相觑。

“沧澜宗人杰地灵,天骄无数,无愧于天下第一宗门啊!”一个青衣男子感叹着。

“聂掌门咱俩什么关系!你竟连我都瞒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拉着聂无刃。

“师妹闭关百年,本宗也是和诸位同一时间知道的。改日宗门会举办渡劫大典,欢迎诸位道友观礼。”聂无刃打着哈哈。

一群人知道自己再怎么待着也讨不了什么好,毕竟沧澜宗现在有白澜,一群人加一起也不够她打的,纷纷打消了算盘,起身告辞。

白澜离开大殿向系夕夕吐槽着那些仙修“实力果然是一切。我去之前,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后面一个个都成了哑巴。”

“绝对的实力可以碾压一切。宿主打算怎么办?”系夕夕肯定着白澜的吐槽。

“呵,仙修这边算是搞定了,我们去魔修那。夕夕,开个导航。”白澜胸间涌起一股豪气,信心满满的向魔修的驻地进发。

“好的,正在为宿主规划路线。”系夕夕一副随时搞事的语气。

白澜踩着飞剑来到了魔修的驻地。

一道剑光闪过。

天地变色,惊天泣地。但,只掀了屋顶……

“咳咳,太激动,打歪了。”白澜掩饰的开口。

“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想有伤亡吧。”系夕夕直接揭穿,“你之前练过很多次了,根本不可能打歪。”

一声惊天的响声传来,白澜的剑光穿过魔修总部,打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座高山,霎时间浓烟滚滚,宛若九天惊雷。

修仙界的山都是以蓝星的穆峰为基础,所以只高不低。一时间天塌地陷。

正正的震慑了在场的魔修。

白澜抚了抚裙摆和袖子。

“吾乃沧澜宗熙悦峰峰主青林仙尊白澜,劝尔等立刻放下武器。”白澜的声音通过灵力传到了魔修所在的所有地方。

修为的压制令他们一个个瘫倒在地。加上之前的剑光和声响,不少的魔修直接吓晕了过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武力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毕竟,渡劫大圆满的都已经飞升了,白澜是唯一一个还留在修仙界的,所以她就是最强的,真正的世间第一人。

至于张帆那个神帝之体花落谁家。

白澜在询问过系夕夕一番后,直接把他打包送到了佛修的庙里当和尚。

顺便还给她下了一个古籍里类似“注孤身的”咒,反正他这辈子都不可以和任何人有因果关系,否则,他自己要日日忍受烈火的灼烧,和他有关系的人,则是行走的霉神和霉运传播器。

“宿主是不是下错了。一个人处在世间,怎么可能没有因果。你想整他就直说。”系夕夕觉得这个咒根本就是白澜故意整张帆的。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在沧澜宗的宝库里发现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袖珍小剑佩饰,可以隔绝一切因果,我还顺手给上面加了一个霉运BUFF。”白澜一脸雀跃,“他虽然不是有意的,但仙魔大战却因他而起,实在不适合再跟人接触了。”

“一个人不孤独吗?没有因果,连个惦记都没有,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惩罚吗。”系夕夕有些不忍。

“你还知道孤独呀,我还以为你这种数据不懂感情呢。”白澜很惊讶系夕夕竟然知道孤独。

“我也是需要学习的。”系夕夕加大了声音。

“这是他自己要求的。神帝之体存在一天,便会有无数人觊觎。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为了利益,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毕竟只是需要道侣的身份而已。天道又不分男女。这世道,男女都要防。”白澜一边走着,一边感叹。

“宿主的心好脏。”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人心的。”白澜接着道“其实你不用担心,解咒的方法我也告诉了他。他其实也是在惩罚自己,想开了就好了。但他一旦解咒,定会掀起腥风血雨。”

沧澜大陆的战火停止,仙魔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和平,但背地里暗流涌动。

白澜只在自己的渡劫大典露了一面就离开了。

一是没有人敢拦她,二是这种大典更多的炫耀,是展示自己地位。

沧澜宗因为她一时风光无二。

白澜独自一人游荡着。

视线之下却是尸横遍野。修行者是不在乎凡人的生死的,在他们眼里,和蝼蚁没有什么两样。

“夕夕,我看许多系统文都有那种舍身救苍生的剧情,你说我可以吗?”白澜沉默了许久,冷不丁的问道。

“宿主是什么意思?”系夕夕有些疑惑。

“很多剧情上面不都是有人舍弃自己,然后一切就恢复了。战死的、饿死的复活;受伤的痊愈;田地,屋舍复原。”白澜不忍再看那无辜受牵连的凡人。

“好像是有这么个剧情,我来查查系统守则,宿主等一下。”系夕夕有些不确定。

“你不是高级系统精灵吗?还要查手册?”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像宿主一样烂好心。被选择的宿主,虽然都不是坏人,但无关自己的事情,很少会有人牺牲自己。尤其是宿主你,你和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什么交集。没有交集就没有感情,一群陌生人而已。”系夕夕有些生气。

“可能吧。但你不知道吗,自古就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你看,他们很可怜,活得也很艰难,生命一直是被赞颂的。我在这个世界也就是个过客而已,就像你说的,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牵挂。但他们不同,他们是子女、是父母。”白澜指着那些凡人继续解释着,“就像一只九尾的猫,我有九条命,为了救人,为了救无数的人,失去一条命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划不来的代价。”

白澜接着道“我的国家,我的先辈们,他们也是用自己的生命为后人赢来了光明的未来。更有无数的军人,在危难时不顾自己,救援着人民群众。”

白澜回想着故乡,渐渐湿润了眼眶。

“我只是一串数据而已,我不理解人类的一些感情。”系夕夕有些伤感。

“你已经知道了孤独,以后会懂得其他感情的。”白澜用手拂过眼角。

“沧澜宗主殿下便是沧澜大陆的核心,宿主只要将自己的全部力量输送进核心,世界就会恢复原样,你之前说的一切,都会实现。”系夕夕小声的告知白澜方法,想劝说,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终究只是一串数据而已,虽然是一串特殊的数据。

白澜悄悄的来到了核心所在,将所有的力量输入。

视线开始模糊,渐渐失去了知觉。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生机勃勃,喜悦充斥着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