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之炮灰反击了
快穿之炮灰反击了 连载中

快穿之炮灰反击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哆啦宝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哆啦宝 明舒 现代言情

小说《快穿之炮灰反击了》,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明舒哆啦宝,是著名作者“哆啦宝”打造的,故事梗概:面前这个拽着她领子的是一个女孩,身上还穿着特别短的衣服,露着手臂和大腿,看着明舒的眼神中透露着厌烦和鄙夷,用手用力的拍打着明舒的脸,末了还掐了一把,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掐掉她的那块肉一般。明舒痛的忍不住抖了抖,甚至痛的叫了出来,眼泪也不受控制的一直在流。然而看着对方眼中的快意,明舒不禁有些发寒,这是多么...展开

《快穿之炮灰反击了》章节试读:

林钥走到明舒面前,轻笑着道“不如我们一起去参加洛伊的成人礼吧。”

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舒没有搭话。

“洛伊,可以让明舒也来吗?”林钥转头对洛伊道。

对于这个要求,洛伊也有点迷惑,不过明舒对他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多一个她也不多,无所谓的点头同意了。

明舒还是没有说话,却只见林钥过来拉起明舒的手,甫一接触,林钥就感觉明舒手上有什么东西,好像钻到了自己的灵魂中,让她一凉,她低头细看,并没有什么,遂也没太在意,只用那幽幽的目光盯着明舒。

林钥刚要再说话,明舒看着两双交叠的手,心突突的跳,心里想着,正愁不知道怎么拉林钥的手呢,这就握在一起了,刹时连那两种情绪带的难受都觉得好了很多,从容道:“好。”不管林钥做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成败就这三个月了。

就在这时,上课铃也响了,走廊上的人也都各自回了自己的教室,林钥放下手先转身走了,明舒也跟着人群进了教室。

也不知是倒了什么霉,明舒的座位就在林钥的后面,明舒看着自己的桌椅,课桌上都是斑驳的痕迹,被人用刀划拉得面目全非的,而且还少了一个桌腿。

明舒只能一手扶住了桌子,不让桌子倒下来,随即看着讲台上金发碧眼的老师讲课。

全程英文,对于明舒来讲就像在讲鸟语,原主成绩本就不好,而明舒更是一点都听不懂。

环视了一圈,发现每个人都在认真听讲,看来这些学生,除开捣乱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倒也当得起贵族学校的名号。

最后明舒的目光落在了林钥的背影,就光是一个背影都是那么地风华绝代。

穿越者敏锐的感觉让林钥觉得有人在看她,转过身来就和明舒的眼神对上了。

明舒的心里惊了一下,干脆大大方方的直视起来,反正已经被逮住了。

林钥对于明舒的直视十分火大,觉得明舒冒犯了她的尊严。

明舒的眼神冰冷,再想到这个叫明舒的女人做的事,火气更甚。算了,等过了今晚的赌石,再慢慢收拾她。

林钥冷笑,作为穿越者,又手握逆天的空间,加上最近所做的事都一风顺,林钥越发的张扬和嚣张,即便是她现在乖乖坐在教室里上课,身上都带着一种桀骜不逊的气息。

这种感觉在别人看来可能就是魅力四射神采飞扬,这也就是为什么林钥毫无家世,却能从丑小鸭到天鹅,还挤掉了众多了名门淑女,成为了不可撼动高冷的女神。

明舒被对方看蝼蚁一样的神态气笑了,林钥是什么东西,真当自己是神了,能主宰世界了。没有了这个空间作弊,看她还能翻出什么花。

她想到这世界,既然要反击要报复那些人,就借这无用水,先想办法把林钥击垮,再拖她拥趸者下水吧。

让人人艳羡的女神,成为人人唾弃的对方,甚至人人厌恶的对方呢?

让她的拥护者全都弃她而去,让她也尝尝被人折磨的滋味。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保护好原主的家人要紧,明天就放假了,到时候先回家看看吧。

一节课就这样无惊无喜的上完了,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加课外活动。

只见林钥起身出了教室,大概十分钟左右又回来了,收拾了几件东西背着包就出去了。

明舒回忆起了原主的记忆,突然想起今天晚上林钥要和易城去黑市赌石!

也就是因为林钥的那个外挂,她在今晚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了石王,震惊整个赌石界,赌石界里上了年岁老人无不对她连连称赞,年轻人更是崇拜不已。而那个黑市的幕后老板对林钥更是青睐有加,对于她后面组织的建立,不管是人脉关系,还是金钱财力,都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在林钥帮他治好了多年的腿疾以后,甚至一度把林钥当成他的继承人来培养。

“天不亡我!!!!”明舒心里感叹,刚醒来就头痛欲裂,又被打的头昏眼花,接着一连串的事,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幸好今天阴差阳错让林钥沾了无用水,屏蔽了她的空间,无形中先把她的一大助力给切了。

没有了空间这个牢固的地基,倒要看她林钥的王国要怎么建立!

明舒的神经终于忍不住微微放松了一点,突然想到了什么,明舒刚刚放松一下的神经,马上又紧绷起来。

若是今晚林钥易城他们赌石不顺利,自然就没有他们后面建立组织及扩大地盘的事情了,也就有了时间,心情也会更加暴躁,依他俩睚眦必报的作风,接下来倒霉的就是明舒他们家了。想到这里,明舒简直如坐针毡,在教室一秒都待不下去了。要赶紧回家,不管怎么样,先带弟弟把这个祸口躲过去。

说做就做,明舒立刻收拾了东西,背了包就去了班主任办公室,只说家中有急事要请假。

班主任倒是不像山老师,没有为难明舒,爽快的给了假,只是结尾还是委婉的嘱咐了几句,大意就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在华南还是豪门世家说了算,普通人想好好的活下去,还是要会察言观色些,不要做太过的事情。

看来明舒的事,学校也不是全然不知,老师也不是都是山老师那种落井下石墙头草的人,也还是有师德未泯的,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

明舒知他是好意,也诚心的点头应了。

拿着假条,出了校门,打了车直奔家去。

刚到小区门口,就见门口围了一圈人,还有一辆警车,嘈杂的很,明舒心一惊,后背都出了冷汗,难道弟弟已经出事了?赶紧快速跑到那里,扒拉了人群,到了人群中找人一打听,原来是小区里面婆媳吵架,拿刀互砍,倒是也没人受伤,只是吓得小孙子打了报警电话,才有了现下的景象。

好在虚惊一场。

平复好心情,明舒到了家,拿钥匙一开门就看到宿主的妈,从厨房端菜到餐桌上,听到门响,抬眼看到明舒,诧异的问

“怎么今天回来了,是学校遇到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