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
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 连载中

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

来源:出品文学 作者:秦柚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 秦柚 蔡元书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是作者“秦柚”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秦柚蔡元书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秦柚吃了会儿果子,起身去往后院。自家的院子靠近村尾,后面是一片很大的竹林,竹林再靠后便是一座大山 ,村里有几户猎人,所以后头的这大山还是很安全的。秦柚坐在后院的大石墩子上,这里很凉快,阳光都被树挡住了。思考了一下现在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展开

《快穿之拯救女主的小花》章节试读:

一晃四年,秦柚成了十一岁大的小女孩。

蔡元书也中了状元,现如今在吏部当值。

小花爹卸去了村长的职位,交接好各项事宜,带着妻子女儿前去城里享福。

与蔡元书约好在城外的玉清观等待。

秦柚一家三口是在夜里抵达道观的,路上小花爹娘想要早点见到儿子,就让车夫加快赶路,原本要六天的路程,缩短成了五天。

这天刚好在夜里到了。

秦柚与小花娘分到一间房休息,小花爹与车夫一间房。

“阿娘,我想出去透口气。”

秦柚扯着小花娘的袖子撒娇,一路都是在马车上闷着,她胸口感觉堵着一口气,心中很不安定。

“是不是在路上闷着了。”

小花娘心疼的搂着秦柚,也不准备歇息了,不要说是女儿了,她也觉得要闷出毛病来了。

小花娘也不准备歇息了,起身拉着秦柚就出了门,打算去外面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秦柚挽着小花娘,出了屋子。

西院是给女眷歇息的地方,男子们都在东院。

东西两院之间隔着一处大殿,殿里供奉着道德天尊。

小花娘带着秦柚在西院里走了走。

“小花啊,这道观之中的空气,闻了闻,感觉心中的郁气都消散了,明儿一早,娘要去好好拜拜。”

小花娘只觉得心中郁气消散,定是因为观里供奉着老神仙,所以才驱散恶邪,消了自己的郁气。

明天定要去烧柱香,求老神仙保佑自己全家身体健健康康,无病无灾。

“阿娘,明天我也去,求老神仙保佑阿爹阿娘无病无痛,长命百岁,保佑哥哥仕途顺遂,升官发财。”

秦柚也觉得在外面走了一圈,心中竟不闷着一口气了,整个人都通透了不少。

“阿娘,我们回屋吧,一路上您也没能睡个好觉。现在回去养好精气神,明儿才能更虔诚的拜神仙。”

“好,好,咱回屋歇息,还是小花最心疼阿娘。”

秦柚扶着小花娘回屋,转身的一瞬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头顶那抹金色,可不就是女主。

秦柚心中了然,深夜在道观里遇到女主,怕不是什么好事儿,自己明天要多留意一下。

城外的道观,道观背靠大山,山上有悬崖。

女主出现在这里,秦柚也在这里,怕是这次应该有机会给女主挡刀了。

秦柚心绪变化着,勾了勾唇,安心的睡了过去。

夜,总是过的那样的快。

白悦莹心中忐忑,此次跟随二伯母来道观祈福。

本是今早就应回城的,可二伯母偏说什么昨夜老神仙入梦,说今日归去会有危险,要在道观在留一日。

白悦莹可不觉得二伯母说的是真的,怕是又有什么腌臜事情等着自己呢。

自己要万分警惕才行,此次出门只准许带了两个贴身奴婢,这两个奴婢还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

这日一大早,小花娘便把秦柚拉了起来,梳洗好带着她去烧香祈福。

大殿之中还有道长解签,小花娘也拉着秦柚去求了一签。

签为下下签。

秦柚心中一凛,怕是就在今日了。

小花爹找了过来,说是蔡元书来信,要到正午才能赶过来,他们还要在道观里呆上一阵子。

小花娘拉着小花爹说着求签的事儿。

秦柚转身看着外面,从这儿望出去,正好能看到前往后山的台阶,那是唯一一条去后山的路。

不出所料,秦柚看到了女主,女主在台阶上往后山而去。

“柚子,快跟上女主。”

花花猪的声音响起,这时跟上女主,肯定是该轮到自己上场了。

秦柚回头最后看了眼爹娘,不打算留下只言片语,便朝着女主追了过去。

她慢慢的坠在女主身后,借着茂密的草丛遮挡自己的身形。

女主走的很快,快要到山顶了,山顶上是一座凉亭。

待秦柚爬上山顶时,凉亭里空无一人,女主不见了。

秦柚站在凉亭里,歇息了一阵,这爬山也是累人的,女主竟然没在凉亭里,想来是在悬崖那边了。

歇息一会儿恢复下体力,待会儿才好替女主挡刀,女主竟然是自己过去的,那想来是不会死的这么快的,肯定还要争论一番,自己可不想听这些家长里短。

歇息够了,秦柚便向着东边走去,只有这边的草有被折过的痕迹,女主定是往这边走的。

“想当年,你母亲也是在这里坠的崖,你不是想你母亲想的紧吗,那你就陪她去吧。”一道女声自前方传来。

“你说什么,我母亲当年是在这里……好啊,你个毒妇,你竟然敢……”

“把她推下去。”

秦柚一听,要把女主推下崖,轮到自己上场了。

“慢着。”秦柚一声大喝,也不再躲藏,径直朝着众人走去。

女主已经站在了崖边,为首的是一个衣着华丽头戴金钗的妇人,想来就是白悦莹的二伯母,白家的二夫人了。

白二夫人身后有两个长得很壮实的嬷嬷,还有三个武夫,手里还有佩剑。

“你们在干什么,这可是玉清观的地界,天尊看着你们呢,岂敢在这里喊打喊杀的。”

秦柚尽量的拖延着时间,看看日头,蔡元书应该要到了,他们发现自己不见了肯定会寻来。

自己上来前,特地让一个小道长看到了的。

直接给女主挡刀倒是没事儿,可自己只能挡一下啊,要是一下死掉了,又没人来救女主,女主也死了的话,功德值可就没有了。

那怎么能行,自己可就是为了那一点功德值才替女主去死的。

“你是谁,岂敢在这里放肆,来人,把她给我一起扔下去。”白二夫人直接挥手,示意把秦柚也一起扔下崖去。

“你敢,我可是新科状元的亲妹妹。”秦柚搬出了自家状元哥哥蔡元书,也是提示白悦莹她是自己人。

“呵,不过是小小五品官员的妹妹,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给我扔下去。”

显然,白二夫人一点也不怕,在这里处理了她们,又会有谁知道了,这可是万丈悬崖,当年白悦莹的母亲被她从这儿扔下去都没人能查到。

“你敢。”白悦莹颤抖的身子。

秦柚直接趁那些奴仆不注意,上前抓住了白二夫人的头发,使劲薅了两把。

“啊……放肆……”白二夫人被疼的直抽气。

秦柚直接被武夫抓住,向着崖边走去。

秦柚挣扎着,看着女主被嬷嬷抓住。

在她身子腾空的瞬间,她看到了蔡元书,哥哥来了,女主也还没来的及被扔下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