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凌若一剑
凌若一剑 连载中

凌若一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有三说一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凌若 武侠修真 轩辕一剑

武侠修真小说《凌若一剑》,讲述主角轩辕一剑凌若的甜蜜故事,作者“有三说一”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因为刺客都是穿着夜行衣出没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杀人出其不意,无影无踪。而我恰恰与之相反,在我杀人的时候我都会告诉对方我要杀他,让他们小心提防我的剑。然而,他们听了都是放肆亵渎的笑,在他们的笑还未荡漾开来时,我的剑已刺过他们的咽喉,那笑也就僵死在他们的脸上,似泪雪山上永远不会绽放的红莲。在他们轰然倒下去...展开

《凌若一剑》章节试读:

自血祭坛回来凌若的精神都一直的恍惚,什么事都是一惊一乍的,夜中常做噩梦,说梦呓,每次她都说,哥,救我。而怡嘉仿佛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次对她的打击几乎是没有的,倒是她的婆婆一直昏迷不醒,她精心的照顾她,就像我照顾凌若一样,无微不至。而凌若是逐渐的好了起来,怡嘉的婆婆却不见什么起色,所以一直耽误我和凌若找师父的行程。所以,每天我和凌若都会来看婆婆的病况,但都是没有任何的起色,依旧依然,双目紧闭,呼吸沉重。每一次凌若见到婆婆消瘦又布满皱纹的脸孔,她仿佛心中就会忐忑不安,问我,她说,哥,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吗,老态龙钟,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我点了下头,表示我永远的都和她在一起。

昏睡二十天有余的婆婆终于醒了,而她的醒是短暂的,刚睁开苍老的双眼,一眼看到我,嘴一张,又昏了过去。十天后婆婆又醒了过来,这一醒的时间比上一次有所进步,她看了我两眼,说了一个字,你……又昏睡了过去。三天后婆婆再次醒来,和是一次比又有所进步,她是看了我三眼,举手想抚摸我的脸,可她太虚弱了,又说了两个字,你是……一泄气又昏了过去。黄昏,婆婆再次醒来,这一次也注定了她身体会渐渐的康复起来。当她再次见到我,双眼一直的盯着我看不休,很长时间她才说,她问,你是谁?

我叫一剑,轩辕一剑。

真有是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和你的亲生父亲长的如此相像。婆婆模糊的笑容却清晰了她脸上的轮廓分明。

你认识我,还认识我爹?

还有你娘,我都认识。

那你能告诉我吗?我兴奋的忘记了我是谁,握起婆婆的手像握住了一丝的线索,我不愿意放弃,永远都不愿意放弃。

对不起一剑,婆婆不能告诉你,因为这不是我能告诉你的,这一切都要由你自己去解开。我看到婆婆眼中的无奈,其实她是想告诉我的,但是她是有苦衷的。我握她的手一下子放开了,就像是放开了我的希望。

我?

只有你,因为你是江湖上的传奇。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一剑。别再问下去了,婆婆太累了,我要休息。婆婆闭上眼睛,也等于闭上我的欣喜一时的心,我又感受到了空虚。

婆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婆婆依旧安静的躺着,仿佛我的话未进入她耳中全都挡了回来,只给我自己听了。我又喊了两声婆婆,她依旧的安静的躺着。我还想再喊,怡嘉却拉我出去了,她说,一剑,婆婆她刚醒来,你别再累了她,有什么话等她完全好了再说吧。

怡嘉,婆婆到底是什么人?

她是烟月山庄年纪最高的人。

烟月山庄。我想。难道我的身世和烟月山庄有关,还是在烟月山庄内有我的身世之谜呢。我问怡嘉,说,到江南还要多长时间?

大概一年多的时间。

这个时间也太漫长了。

只要有了希望,一千年,一万年,也都不漫长。

夜,深夜。

我和凌若在房中无法入眠。灯光将我们的影子晃的忽明忽暗,拉的很长。我们都忧心忡忡的在房中徘徊。突然,凌若抱起琴要让我带她到屋顶去,我没有问她为什么就带她来到屋顶了,因为我不需要问她为什么,我只会满足她。在屋顶陪她坐下。其实我是保护她的,怕她一不小心摔了下去。

这个夜如同墨染一般,没有昔日满天的星光的皎皎的明月,但依旧保存着昔日的静与安详,依旧有熟悉的风穿过黑暗的网吹到我们的身上,脸上,发在黑暗中飞扬,飞扬。风很寒冷。邺城的灯都已熄灭了,也只有如归客栈还有灯火如同火焰燃烧在天际,也成了黑暗中迎火的鲜花。所以,这夜更加的凄凉,更加冷清,如同泪雪山一样。

哥,我们真的要到江南吗?

凌若,难道你不想去吗?

我不知道,但我总有一种感觉,江南有等我的东西,也有我将要失去的东西。

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更想去,去找回我们的师父,解开我们满腹的疑惑。

哥,你真是这样决定的。

自下泪雪山我就决定了。你呢?

跟着你,永远都跟着你。

你不怕江湖吗?

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点都有为怕。

我把她搂到我的肩上,亲吻她飞扬的头发,我说,当初你能习剑该多好啊?

哥,你不就是我的剑吗?

凌若把琴放平在她的腿上,放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听她用温柔的手指拨弄琴弦,撕破这夜的静与安详,同时也打破这夜的凄凉与冷清,像是泉水在山涧温柔的走过。这些音符的弦律在这夜中听她的唱晚

多少泪,多少欢,多少恩怨在江南。在江南,江南烟月人纤纤,流水画船。天上人间,古道雨翩翩,唱不尽,人未还。

多少恨,多少怨,多少相思在江南。在江南,江南斜阳人媛媛,霜华湖边。芳草连天,妖娆醉梦前,醉梦前,伤心肝。

在婆婆康复的日子里我不断的去向她追问关于江南的事,关于烟月山庄的事,关于我的事,而从她那里得到的是永远没有答案,她情愿把这个密秘带到黄郊之中也不愿告诉我。有时因为我的冲动,害婆婆的病几次加重,被怡嘉咆哮如雷的骂了我几次,让我离她的婆婆远一点。我只能听她的一时,过了这个一时我又去问,害了怡嘉对我起了恨,怨,甚至连杀我的心都有了。

婆婆,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一剑,我不告诉你是不想你这么小的年纪心中就蒙上了怨恨的种子,更不想看到你放弃到江南。

和这有关系吗?

到江南你就会知道了。

我想现在就知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一剑,对不起,这是你的命,你的出生就已注定你的人生要由你自己走。

为什么是在江南,不是在雪山?

这就是命!

我不信命,我只想知道我是谁?

你就是一剑,江湖的传奇。

我又一次心灰意冷的走出房间,看到凌若和怡嘉守在门前望着我,仿佛有什么话要说,见到我的表情之后又都咽到了肚中。我对她们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而在心中却一直想着江南,那个对我遥远的地方。

哥。凌若在背后喊住我。

凌若,我们去江南。

我没有回头,就这样一直的走下去!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刀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