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火爆小说白未晞季无谏《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

火爆小说白未晞季无谏《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

时间:2022-09-22 12:35作者:狐狸过河 标签: 古代言情 季无谏 白未晞

白未晞季无谏小说《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是最近的爆款书籍,简述了女主发生的精彩故事,现已更新最新章节,欢迎阅读:白未晞看见他过来,连忙迎上去,拉开院门,将他让了进来,忙不迭地问,“你怎么下来了?难道又有人从中作梗?”她忧心忡忡,秀眉微蹙,瞧上去比季无谏本…
第9章 师弟是有点小调皮在身上的

白未晞看见他过来,连忙迎上去,拉开院门,将他让了进来,忙不迭地问,“你怎么下来了?难道又有人从中作梗?”

她忧心忡忡,秀眉微蹙,瞧上去比季无谏本人还着急。

季无谏收敛笑意,说,“承蒙师姐相助,无谏本应力退群敌,但出了差池,未能分配到内门。只怕日后要仰仗师姐照拂了。”

白未晞见他这般,拉着他到院中石凳坐下,又瞧他无精打采,仿若一只垂耳兔,心中一片柔软,恨不能将他抱在怀里搓揉一番。但最终理智占据上风,她还是没做出这般丧心病狂地举动来,却还是忍不住凑过去,用手轻轻捏了捏季无谏的脸。

“既然师弟这般可爱,师姐岂能坐视不理?”

“可爱?”季无谏微低下头,笑出了声。他将倒扣在桌子上的茶杯翻过来,又用手试了一下茶壶的冷热,然后单手提起茶壶,将茶水倒入了茶杯中。遂端起茶杯喝了一杯冷茶,唇角的笑意又逐渐隐去。

须臾,季无谏放下茶杯,指腹摩挲着杯口,微偏过头,若有所思地问,“师姐为了帮我,现下被禁足在此。可值得?”

他的身形掩映在夜色中,似蒙上了一层霜雪,那身白衣隐隐透露出惑人光晕,失却了白日的仙风道骨、温文尔雅,倒隐约透露出一股寒意,如明镜上凝结的雾气,使人看不真切,只能看见一个虚妄的影子。

白未晞心头一悸,忽觉嘴唇有些干涩,掩饰地倒了一杯茶在杯中,自己呷了一口,说,“自然值得。”

那可是有8000积分呢。

原本她就是个重度宅家患者,本就不爱出门,况且这院子这么大,她非但没觉得被禁锢了,还觉得颇为安心。保不齐宅家一个月,实现蔬菜自由。

季无谏沉下眼眸,用指腹摩挲着杯沿,若有所思。

白未晞觉得他应当还在为比赛落榜的事失意,便也伸手拍了拍季无谏放在桌上的手背,安慰道,“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嘛。”

季无谏的手背很凉,像是在冷水中浸泡了许久似的。白未晞的手心却是温热的,仿佛能融化一切。

季无谏自嘲道,“师姐为了我被禁足,现在反倒安慰起我来了?”

白未晞小力拍了一下他的手背,故作懊恼地道,“你是师弟,我是师姐,那我帮你还不是应该的?你就别耿耿于怀了。好好休息,下次再比过不就好了?”

季无谏抬起头,唇角弯了弯,温柔尽显,道,“好。”

白未晞的心被揉了一下,酥酥麻麻的。

两个人一时无话。

这时候,院外响起了脚步声,一个白衣人推开门扉,朝着二人慢慢走来。月色朦胧,白未晞好半天才认出他,“林师兄?你怎么过来了?”

林亦奇先是看到了白未晞,在她身边的石凳坐下,然后才关注起季无谏来。他拿过季无谏手边的茶壶,又翻起倒扣在桌面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小呷了一口,问白未晞,“白师妹,你的伤还好吗?”

白未晞听他专程来关心自己,十分感动,说,“还好。谢谢师兄关心。”

林亦奇微笑说,“你是师妹,师兄关心你不是应该的?”

这话同之前白未晞对季无谏说的,如出一辙。季无谏一听此话,端着茶杯别过头去饮了一小口,掩盖下唇角的哂笑。

白未晞强调说,“那日要不是师兄在,我这条小命早就没了。谢谢师兄。”

林亦奇摆摆手,笑道,“也是巧合罢了。只是今日,师妹竟在入门考核上动手,实属不该,只怕伤势又加重了吧?”

白未晞摇头,拿起盘子里的野果吃了起来,漫不经心道,“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只是她说得好听,忽而觉得心口一阵发闷,侧过身子,捂住心口咳了好几声,声嘶力竭。季无谏连忙过去为她拍背顺气,仓惶道,“师姐,可是旧伤复发?”

“水、水……”白未晞挣扎着要去拿桌子上的茶杯。

季无谏将倒了一杯水给她。

白未晞双手接过,一口气喝了个见底,好半天才喘匀了气,不好意思地说,“吃太急,卡住了。”

季无谏仰起头,长叹了一声,重又回到石凳坐下。

林亦奇禁不住笑出声,叮嘱道,“下次小心点。”

月色愈发明亮,林亦奇才说,“这次是应虚长老让我来给你施禁足结界的。你就踏踏实实在结界里呆着,念及你仍未辟谷,会有弟子定时来给你送吃食。”

白未晞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林亦奇又对季无谏说,“师弟,你既入了内门,就应勤加修行,不宜再再下山来玩耍。况且,男女有别,此刻更深露重,若被人看见了,岂非糟践了师妹的名声?”

白未晞惊讶得站起身,问,“你入了内门?你刚才骗我的?”

林亦奇笑着说,“师弟拔得头筹,如今是掌门的亲传弟子,难道季师弟还未曾告诉师妹?”

白未晞大喜过望,就差扑过去抱住季无谏的大腿了,倒是没有一点气恼的意思,连连称赞,“师弟,等你找着了内门食堂,记得带点吃的给我。”

季无谏却没有被她这话逗笑,偏过头凝神注视着林亦奇,端着茶杯的手僵着不动,眯起眼眸,问林亦奇,“师兄说男女有别,为何迟迟不走?”

林亦奇本不把一个新入门弟子放在眼里,但听他这话茬似有挑衅之意,也转向他,右手下意识地拨弄着盘中野果,微笑道,“方才说了,我是来办事的。”

“那师兄办完事尽快回去吧。”然后季无谏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白瓷瓶,递给林亦奇,微笑说,“感谢师兄赠药,这是掌门赐我的解毒丹。如今奉还。”

林亦奇单手接过他递来的白瓷瓶,皮笑肉不笑地道,“师弟有心了。”

白未晞后退一步,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劲,暗潮汹涌,剑拔弩张,以至于白未晞产生了一种错觉要不是他俩面前有一层空气隔着,只怕早就打起架了。

说罢两个人就要离开,起身之时,季无谏的脚不甚踩到了林亦奇的衣衫下摆,林亦奇险些没站稳,抬眼怒视着季无谏。

季无谏收回脚,说,“不好意思。师兄的衣装太飘逸了,我一时不察,还请师兄恕罪。”

林亦奇一掌拍在石桌上,只听一声清脆的裂响,一道缝隙自他的手掌为中心,在桌面上延展开来。

而那边的季无谏还气定神闲地看着他,没有半分退却之色。

一阵寒栗跳过白未晞的背脊。

这时候,她突然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新任务已发布请劝和季无谏与林亦奇。任务完成后,您将获得1000积分奖励。]

白未晞心道原来不是她的错觉,他们俩果然不对盘。

为了同门和睦和积分回报,白未晞勇敢地站了出来,一边回忆着幼儿园老师的劝架套路,一边劝道,“咱们都是一个门派的,要和睦相处。生活中有很多的小摩擦,多一点忍让多一点宽容——”

白未晞还没有说完,就发觉对面那两个人齐齐看着她,显然听不进去她的唠叨,白未晞识趣的闭了嘴,然后又走到季无谏身边,仰头,语重心长地对他道,“师弟,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发现你是有点小调皮在身上的,先前骗我说你落选了,现在你又去踩师兄的衣服,你这有点不对哦。”

季无谏转过头去,懒得听白未晞说教。

白未晞转到了季无谏的面前,拉了拉他的袖子,对季无谏说,“快给师兄道歉。”

林亦奇简直哭笑不得,重新在石凳上坐下,一手揉按着额头。

白未晞缠着季无谏说教了半天,把季无谏烦得没办法,便也只好走到林亦奇边上,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师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未晞长舒一口气,满意点头。又觉得此刻季无谏的样子简直可爱死了,仿佛一个被老师抓包的小朋友。

听了这话,林亦奇哪里还能计较,朝他摆了摆手,说,“无碍。”

然后林亦奇站起身,双手结印,念动口诀,一道纯白光束自他的手心发出,直冲云霄,一张光幕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延展开来,迅速将小院密不透风地笼罩起来。

林亦奇解释说,“这就是禁足结界。师妹不可出结界。弟子们获得许可后可以进出。”

说完,林亦奇不欲停留,转身离开了,离开时对季无谏说,“师弟也尽快离开吧。”

季无谏没有理他,眼看着他走了。

院子里又只剩下白未晞和季无谏两个人。

夜风呼啸。

白未晞正在纠结还没有听到任务完成的提示音,有些沮丧,见季无谏还没有离开的意思,说,“师弟,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以你的资质,再加上好好修炼,肯定前途无量。”

季无谏反倒走近一步,压低声音问“师姐,你是要赶我走吗?”

白未晞在他的眼神鄙视下,觉得心口有一些发紧,连忙陪笑道,“哪里呀,我是怕你耽误了修行。”

淡淡馨香从季无谏身上飘来,残风喑哑,冷月迢迢。白未晞一下分辨出了季无谏身上的香气,似乎是莲花的味道,又冷又甜。

白未晞一时发愣,季无谏已经到了眼前,离她很近了,他在月光下的阴影完全笼罩了她。季无谏伸手拨开她眼前的碎发,轻声问,“师姐,你可否喜欢林师兄?”

“胡说八道!”白未晞斩钉截铁。

季无谏的眼神注视着白未晞发间的木簪,早就发觉那木簪有些老旧,也没有精细的花纹,实在难看至极。与其说是簪子,不如说是一个草标,不知道的定会以为她卖身葬父。

白未晞感觉一股灼热的视线紧盯着自己,一时竟有些局促不安,不敢动弹。

季无谏漫不经心地说,“听别人说,上个月你向林师兄表白了。被林师兄果断拒绝。你为此伤心了好久呢。”

“谁说的?简直就是血口喷人!”白未晞气不打一处来,咬紧了牙关。

“就是那几个内门的师兄师姐说的。所以练师姐很看不惯你。她似乎喜欢林师兄。”季无谏说。

白未晞低下头,连忙找系统确认。

白未晞系统,有这回事吗?

系统有。原身当时还画了美美的妆,把林师兄吓着了。回来时偶遇练晴柔,被一顿嘲讽。从此结下梁子。

白未晞哭了

白未晞仰头,对季无谏口齿不清地道,“谁?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春心萌动的时候?那是以前!”

“那现在呢?”季无谏低低道。

白未晞单手叉腰,眼神飘忽,说,“现在没有喜欢的人!”

季无谏微笑,忽而抬手,抽出了白未晞头上的木簪。

白未晞一头乌发骤然披散开来,锦缎一般,被皎洁月色凝上了一丝霜雪。

“你扯我簪子干嘛?”白未晞抬手就要去抢他手里的发簪,但此时季无谏把手一扬,白未晞拿不到,一时紧咬下唇,恼恨不已。

季无谏却心情大好,说,“师姐今日的头发又挽得潦草至极,日后无谏不能时常与师姐相见,实在不放心。不如再检查一下师姐的挽发技艺吧。”

说着季无谏把簪子还给了白未晞。

白未晞倒也没真的生他气,也确实不想每日披头散发,因此便照着他从前教的,老老实实地挽起了头发。

一次成功,手法熟练。

她得意地瞧着季无谏,道,“怎么样?”

季无谏轻轻挑起她的一绺长发,在指尖打了一个转,随后任由发丝从指缝间滑落,笑吟吟地道,“师姐果真聪慧。”

白未晞的视线黏在他的指尖上,此刻才回过神来,心脏有些发痒。

然后季无谏朝她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

独留白未晞站在原处,目视着那一抹白影愈飘愈远,最终染成了一片黑色。

白未晞木愣愣地回到了卧房。

卧房里只有一支烛火摇曳,光线昏暗。

白未晞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打了一个哈欠,想着放下头发睡觉了,于是又抽出了发簪。

她这才发觉这发簪有些不对劲儿,不是之前自己原有的那支。

白未晞挑亮灯芯,对着烛光看了好久那根簪子,做工精巧、华美异常,还散发着淡淡的沉香气。

原来刚才季无谏抢她的簪子,是为了把这根送给她。

白未晞的脸颊有些发烫,喝醉了似的一下仰躺在了床上,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儿,又不住锤着床板。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师弟?

她蒙在被子里,没有发现,发簪毫无预兆地闪烁了一下,一个淡淡的紫色小阵法在簪尾处晕开。

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

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

作者:狐狸过河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系统:我靠复制打脸全修真界,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狐狸过河”,主要人物有白未晞季无谏,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揉了揉眼睛,又用力眨了眨,怀疑自己还在做梦。[“复制”系统已绑定,正在初始化智能语音服务系统。][您好,宿主,我是您的系统管家,请跟随我一起了解世界观。]那声音直接在脑子里响起,非常清晰,白未晞冷静了三秒钟,与它对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