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2-09-22 12:38作者:花绿鳄 标签: 古代言情 岁音 魁安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岁音魁安,讲述了​趁岁音失神,阿元运转周身全部气力,捏诀朝她命门攻去。他知道自己胜算不大,但必须拼死一搏。岁音目光一凛,瞳孔骤然紧缩。好小子,竟然跟她玩阴的。岁音迎面接住阿元的气刃,握住…
第4章 又哑又瞎

趁岁音失神,阿元运转周身全部气力,捏诀朝她命门攻去。他知道自己胜算不大,但必须拼死一搏。

岁音目光一凛,瞳孔骤然紧缩。好小子,竟然跟她玩阴的。

岁音迎面接住阿元的气刃,握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扭,上下齐攻迫得阿元背对着她跪倒在地,一招便制服了他。

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学了些皮毛就来她这儿班门弄斧。

“你敢用我教的东西来伤我,可真有出息!”岁音从后面踩住阿元的小腿,扣着他喉咙。

“你这妖女,草菅人命!呃…”阿元难以呼吸,只能用手推着岁音的小臂,想让她放开自己。

他眼前模模糊糊,隐约看见自己的指甲在她皓腕上抠出了一排红痕。

岁音气极,几百年来还从未有人如此贬损过她,本来以为捡了个乖巧的,没想到是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就这样收掉他的魂吗?未免太便宜他。

“不想死是吧?”岁音又笑起来,手中力气渐松,阿元得了空气立即大口喘息。“我就做一回好人,留你一命。”

这回反倒是阿元愣住了,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感觉到双眼一阵剧烈的疼“啊!你做了什么?”

仿佛两条毒蛇衔住了他的眼球,然后将其狠狠碾碎。

而后那毒蛇又往他的大脑深处钻去,啃噬着他的头骨。

“啊——唔”很快他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嗓子也像被刀割过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你可以活着,但怀有异心的弟子受罚也是理所应当的,”

阿元疼得在地上打滚,意识渐渐抽离时听那女人凉凉开口,“我本不想伤你,刚才只是吓你的。

怪只怪你太沉不住气,这就是你欺师犯上的下场!”

岁音走过去,看着深受疼痛折磨的少年,捏住他的下颌:

“好好的孩子,以后就要变成瞎子和哑巴了呢。”

“嗯…”阿元伸手想去攻击她,但此刻已经疼得没有力气了,他哭不出也叫不出。

蛇蝎心肠的毒妇,他若活着要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以后你不必修习了,去我的院子服侍我吧。

你若再在我眼皮底下惹出什么祸事,今天这些畜生就是你的下场。”

岁音说着催动内力,一干尸体在光团中化为灰烬,掩于泥土之中,只留淡淡的血腥味在林间飘散。

一步行差踏错就足以万劫不复。

如果他今天没有听从吩咐外出,如果没有一路寻鱼发现岁音干的那些恶毒勾当,

或许他还能安安稳稳地继续在后山修道,成人后下山离去,寻一份安稳的差事,娶妻生子…可惜时光不能倒转。

“你该清楚自己的身份,今日起你不再是我门下弟子,你只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罢了。”

岁音轻轻抚过少年满是冷汗的额头,低语道。

可惜了,她原想好好待他的。

抓不住机会,是他自己的错。

很久以后阿元才知道,在后山,哪里有什么同甘共苦兄弟情深。

怕是表面上的亲和互敬都是精心演绎的戏码。

乱世之中,世人多信于寻仙问道。巽戒山选才严谨,弟子都是经过重重考验才留下的。

他不仅半路空降,还直接拜入掌门门下,不知有多少人看他眼红。

洪伍唬他或许只是想看他犯戒受罚,却害他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阿元被岁音带回了她的别院,丢在间类似柴房的小屋里住,每日天不亮就被管事的嬷嬷叫起来干活,忙到深夜才能休息。

他也有幸见识到了真实的岁音,何止暴躁,简直刁钻。她好静,就不许下人言语,院中仆从一概是哑巴。

只是别人是天生,他却是被害。

大概又是什么邪门歪道,那日剧烈疼过后,眼睛就再没什么感觉了,只是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喉咙也是一样,明明没有异常,但就是开不了口。

柴房背向阳面,一直被黑暗和沉默笼罩,就像他的生活。

阿元也曾问过自己,这样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早点了结了,投胎转世,或许还能托生在不错的人家。

但每次他试图轻生,却又下不了手。

他太恨了。

凭什么那个女人就能任意妄为,掌控别人的生死。

如今他受的这些苦,老大夫,乞丐,甚至更多的人命,都该让她好好偿还。

……

岁音最近有些烦躁,数月前她修炼时大开杀戒的场面被那个她亲自捡上山的孩子撞个正着。

而且那男孩似乎知道些她私练禁术取魂的事。为了方便监视他,岁音干脆把他安排进了自己的院子。

她作风一贯狠辣,讲些道义但从不讲情面。

可那天盛怒之下对阿元下的狠手,第一次让她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少年刚开始无法适应黑暗,总是跌跌撞撞地一个人摸索着做活,洗漱,看上去可怜极了。

也不知为什么,这么大个院子总能让她撞见他那副惨样。

其实岁音也没让他做什么费力的,无非是打扫院落,整理摆设之类的杂事。

但对一个看不见的人来说,一切都显得那么艰涩。

阿元有时夜里在院子里冲凉,就着迷蒙的月色,岁音看到他白皙的裸背上满是细小的伤口和淤青,可能是在哪碰到了,被冷水激过后泛着红。

她好心好意地问他要不要些伤药之类的,他理都不理,任由自己身上越来越惨烈,活像被她虐待一样。

有那么几次,岁音听见柴房那边有低泣声传来。

是他在哭吗?

多大的人了还哭,她又不是不给治,自己不知道求情能怪谁?

而且她只是夺了他的视觉,又没挖他眼珠,至少还能哭呢。

对他好像也不是太狠吧。

……

岁音住的别院建于山顶,院中有三位做洒扫的嬷嬷,四个侍女,算上阿元一共仆从八人。

对于堂堂一派掌门来说,伺候的人实在算不得多,以至于高耸入云的楼阁中总是一片寂静。

岁音正在自己的寝房捧着师叔留下的心法秘籍钻研如何入定。

她修炼已久,辟谷倒是能轻易做到,只是每日依然如常人般必须入眠三五个时辰休养调息。

实在太浪费时间了。若是她不需要睡,修行进度一定会快很多。以入定来代替,事半功倍

阁外柳叶微动,在日光下沙沙作响。

岁音感受到一股不属于她院中的气息。

“既然来了为何不通禀?”

来人仿佛早就预料到会被发现一样,装模作样在门上扣了三声,不等回应便直接推门而入。

那人生了一双极美的桃花眼,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见师姐在忙,不忍心打扰。”

青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岁音床前,俯身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岁音甫一睁眼,差点被眼前放大的脸吓到。

这人今天一改常态,并没有穿山中统一的白色道服,而是挑了件极为宽大的浅蓝袍子,袖口随微风鼓动,颇有几分飘逸之感。

本该全梳上去的头发留了一缕垂在额前,仔细看脸上还擦了些女儿家的脂粉。

大白天来她这发什么神经?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作者:花绿鳄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是作者“ “花绿鳄””的倾心著作,岁音魁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最近几日,每逢日落换岗,都有不少难民挤在门口,企图闯进城里来。晋南是离发洪的地方比较近的城,照理说接济下邻地灾民是应该的。城主一开始也慷慨相迎,还专门为他们在城中设了修整的营帐。可谁料灾民的数目远超估量,仅仅一日便住满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