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全本小说大结局阅读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全本小说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2-09-22 12:37作者:花绿鳄 标签: 古代言情 岁音 魁安

小说叫做《唤我一声师父可好》是花绿鳄的小说。内容精选:阿元本来在专心按着她的肩颈,被这突然一问惊得不知作何反应。她自然是美的,长这么大,阿元从未见过像她这么娇媚的容颜。虽然知道妖女年纪不小了,可看上去只比他大上一点点。若是在临河的镇子上,恐怕百亩良田也讨不来这…
第7章 梦中幻境

阿元本来在专心按着她的肩颈,被这突然一问惊得不知作何反应。

她自然是美的,长这么大,阿元从未见过像她这么娇媚的容颜。

虽然知道妖女年纪不小了,可看上去只比他大上一点点。

若是在临河的镇子上,恐怕百亩良田也讨不来这样的媳妇。

可是再美的皮囊也抵不过内心冷漠。

阿元迎着她好奇的目光,踌躇开口“师父姿容,世间少有。”

眼见岁音嘴角上扬,似是满意,他又补充道“师父是阿元见过最好看的人。”

也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吹捧她哄她开心的说辞,话一出口阿元自己先把脸烧了个通红。

“那你以后贴身服侍如何?”岁音觉得有趣,少年害羞脸红的样子实在可爱。

“阿元自然愿意竭尽所能侍奉,只是…阿元是男子,会不会冒犯了师父。”

阿元有些慌乱,叫他干些洒扫粗活还可,贴身岂不是衣食住行都要和她腻在一起,让他做丫鬟吗?

“你都伺候我沐浴了还谈什么冒不冒昧?”

岁音觉得他小小年纪古板得可以,“修道之人无谓男女之分,我觉得你用着习惯,你听从便是。”

岁音转回去继续撩着水。

“可…”阿元本来还想辩驳,但想到那些祸从口出的过往,硬生生把后半句咽了回去,“阿元领命。”

“水快凉了,帮我拿衣服和帕子来。”

阿元忙去取,她的换洗衣物都在床边,轻薄的纱织布料拿在手里让他忐忑万分。

岁音是真的不避讳,直接站起身出了浴桶,纤纤玉足落在木质地板上留下一串水渍。

眼前少年恭恭敬敬地捧着她的寝衣,垂着头不敢看她。

嘁,小屁孩。

他这个年纪便通晓男女之事,仿佛比同龄人早了些。

岁音接过衣服披在身上“你也去洗漱吧,从今日开始,你便宿在我隔壁的偏房里。”

岁音爬上床榻,见师叔的心法还摊开来搁在枕头上,烦闷地将它团起来扔到一旁。

看来全凭自己钻研还是难以达成,没有指点她还是要日日睡觉虚度光阴。

明日抽空还是去一趟禁地。

岁音想着想着渐渐入眠。

阿元一直守到岁音呼吸平稳才动身出门,屋外乌云密布,无星无月。

以后他就要每日待在妖女身边了,不知是福是祸。

雷声滚滚,说不出的燥热充斥在狭小的偏房。

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屋檐滚落,一下下仿佛砸在阿元心里。

这里虽然地方不大,但比起杂乱的柴房还是舒适不少的。至少有床榻,他不用睡枯草了。

可不知是炎夏的雨夜让人烦闷,还是他本就贱骨头,这一夜辗转反侧迟迟无法入睡。

阿元翻过身,试图寻个更舒服的姿势,恍惚间感觉似乎有双手徘徊在他脸旁。

灵活的手指挑开他的发丝,拂过额角,轻轻在眉骨间刮蹭着。

他睁开眼,看到岁音披散长发坐在他床边,她好像淋了雨,发丝还带着水珠,身上只穿了他亲手递去的那件薄纱寝衣…

夜色昏暗,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师父!你这是…”阿元惊恐地想起身,却被那双小手又轻轻按了回去。

“嘘——”她双唇微嘟,猛然凑到他眼前,长发垂过他的脖颈。

阿元能嗅到栀子花的香气,他又想起了粼粼水波下她的双脚。

“睡不着吗?”岁音趴在他胸口,

“其实师父不是有意伤你的,你原谅师父好不好。”

阿元能感受到她轻柔的吐息,她离他那么近,近的他都快无法凝视她了。

“我…没有怪过师父…”真是奇怪,这一刻,阿元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记不起连日来恨她的感觉了。

“别动。”岁音没有继续追问。

他浑身的力气仿佛被卸了个干净,只能任她胡闹。

在他短短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未体验过…

阿元一直隐忍着,那双手却不肯放过他,那是…

“师父!不可以!”

阿元惊叫着坐起身剧烈喘息,窗外依然电闪雷鸣,屋里哪有岁音的影子?

他低头看着自己,衣带依然好好系着,只是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薄被也规规整整地叠在床头,他怕热,根本就没有盖。

刚才都是梦中幻境吗?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身上凉凉的有些黏腻,阿元烦躁地扯开衣摆。

他该不会是…

阿元突然十分懊恼于曾经在老大夫那里看过,偷学过太多东西,如果他什么都不懂,或许今夜还能睡个安稳觉。

可是他偏偏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竟然,对那妖女有了非分之想。

暴雨之后,时常烟雾缭绕的巽戒山顶视野逐渐开阔起来。

阿元坐在房门口,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欣赏着清晨的山间景致。

山里吃食精细,尤其是掌门的院子。连下人都能享受到一年一熟的上品米粮,可他大概是贫贱日子过惯了,还是觉得馒头最香。

朝霞洒落在密林的枝叶上,雀鸟的鸣啼在山谷间荡起回声。

宝贵的光明失而复得之后,他才发现世间万物都如此美好。

昨夜大雨一直下到丑时三刻才停,可雨声消失阿元依然睡不着,索性连夜爬起来打了凉水,将床褥寝衣统统洗了一遍。

看着晨风里滴水的布料,他才觉得自己清醒了一些。

食色性也,身体不受控制也属正常。仔细想来昨夜之事多有蹊跷,岁音既然早就查明了一切,那为什么不早些治好他?

为什么偏偏是昨天?还对他做那些暧昧举动。

契机在哪里?

难道,是因为她那个相好?

……

邻峰断崖的崖壁上,有一山洞嵌于其上。

岁音御风而来,悬空立于洞口。有年头不曾来过了,不知道老东西看到她会不会惊讶?

“师叔,别来无恙。”

洞中石座上静静盘坐着一白发老者,虫蚁爬过他凌乱的鬓角,他却如石像般一动不动。

眼前人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岁音。

岁音出于礼貌等候片刻,见对方还是不打算理她,便自顾自开口

“师叔啊,你说你这是何苦?我早就告诉过你,只要你按照我说的魔族摄魂之术修行,洞门结界轻易可解。繁华世界,沧海桑田,您老就在这里错过了多可惜?”

老者闻言终于身形微动,将头上好动的甲虫抖落,缓缓睁开眼。

不同于邋遢的外表,老者的眼球格外清澈明亮,他缓缓笑道“丫头,执迷不悟的人,是你才对。”

洞中之人便是巽戒山枯瀛长老,也是岁音的师叔。

三大长老其二都在与魔族的缠斗中牺牲。余下这一位,在世人眼中也仙逝很久了。

将枯瀛长老囚禁在此的,不是别人,正是岁音。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作者:花绿鳄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是作者“ “花绿鳄””的倾心著作,岁音魁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最近几日,每逢日落换岗,都有不少难民挤在门口,企图闯进城里来。晋南是离发洪的地方比较近的城,照理说接济下邻地灾民是应该的。城主一开始也慷慨相迎,还专门为他们在城中设了修整的营帐。可谁料灾民的数目远超估量,仅仅一日便住满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