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大结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岁音魁安大结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9-22 12:36作者:花绿鳄 标签: 古代言情 岁音 魁安

“花绿鳄””的倾心著作,岁音魁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想到阿元,岁音感觉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当初给阿元心经的时候故意没给他修习的口诀,想来他是练不了多少的。她的心经如此深奥,第一层就足够他用。阿元那么聪慧,应该很快就能掌握。这样余下的日子他就可以天天盼她出…
第10章 我不算祸患吗?

想到阿元,岁音感觉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当初给阿元心经的时候故意没给他修习的口诀,想来他是练不了多少的。

她的心经如此深奥,第一层就足够他用。阿元那么聪慧,应该很快就能掌握。

这样余下的日子他就可以天天盼她出来了。

岁音走进院子,现在不是打扫的时间,院中一个人影也无。

几棵桃树翠绿,枝丫的长势明显被人精心修剪打理过。看样子该干活的倒是没有偷懒。

连廊下面摆了盆高高的橘子,这东西以前不在这里。

岁音一时觉得新奇,凑近了去看。七八个观赏用的小橘子错落有致地点缀其上,给院中增添了几分色彩。

也不知道是谁放在这,挺有闲情逸致的。

岁音直起身,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猝不及防跌进一个温热的怀抱,那人揽着她的腰,吐气轻轻喷在她耳边。

岁音立即挣脱出来回头望去。

眼前少年身姿挺拔,眉眼深邃,眼中有些慌乱和茫然。

“阿元?”

“师父…您出关了?”阿元刚进院子就看到岁音了,她弯腰对着那盆橘子不知道在干嘛。

怎么说出来就出来一点征兆都没有?

姑奶奶可别手欠给他摘了,这不是拿来吃的东西。

阿元急匆匆走过去想叫住岁音,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她就撞过来了。

怀里的人比两年前越发娇小,一双水汪汪的杏眸从下方凝着他,好像被他吓到了一样。

岁音的确十分震惊。

短短两年,他长得可真快。

阿元以前貌似没有她高,现在都高出她大半个头了。

少年的眉眼也长开了,脱去了几分稚气,脸颊的轮廓也更鲜明了一些。他大概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慢着,她的功力呢?

身后站了这么大个人,她居然一直没发现。岁音偷偷运转了一下内力,可丹田里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

“师父,您……可是身体不适?”阿元试探着问道。

岁音一直没有接茬,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现在深刻地感觉到自己长大了,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岁音乌黑的发顶。

她大概是从林子那边过来的,发间沾了点细碎的草叶,他好想帮她弄掉。

岁音心乱如麻,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功力,对阿元的追问充耳不闻。不应该的,一定哪里出了问题。

岁音飞奔回房,再试一次,冷静,一定要冷静。

阿元看着岁音踉跄的背影一头雾水。

他怎么忘了,她是不吃东西的。

……

是夜,阿元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反复寻找着合适的睡姿。

这几年他过得自在又舒心,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

难道是岁音出关又影响到他了?可她这次好像也没做什么。

无非是表现得有些古怪,先是像被他吓到了,后来又不理人突然跑掉。

活脱脱一副偷了东西被抓的心虚样,可她是掌门哎,也说不通。

奇奇怪怪的。

就在此时,阿元房门突然被撞开,岁音一下子栽倒在地。

常年习武的警觉让阿元瞬间起身,就着依稀的月光看清了地上的人影。他慌忙去扶“师父,你怎么了?”

岁音脸色惨白地窝在他怀里,满头是汗,嘴角还沾着些星星点点的血迹,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

“没…没事。”岁音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她回房之后尝试了数次依然找不回内力,心急之下吃了颗师父留下的十方丹。

那药据说可以迅速凝结法力,师父说过若非临大敌不可动。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用药之后确实有所成效,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心,便呕血不止,体内力量像不受控制般四处流窜,又时有时无。

不能再等了,她需要魂,现在就要。

养徒弟千日,也该派上用场了。她需要一个人来护法,阿元就是不二人选。

阿元一把捞起岁音,将她横抱到自己的床上。此时也顾不得冒不冒犯了,他撩开岁音的宽大袖口,去寻她的经脉。

曾经看过那么多医书,加上近两年闲暇时的钻研,阿元自认为医术已经颇为精湛了。

可她一团糟的脉象实在让人无法断言她到底受了什么伤。

“师父,你究竟伤在哪里?”

“我…没事。你不用忙。”岁音按住阿元企图掀开她衣物寻找伤处的手。

阿元浑身一激收回手,他这是在做什么。

岁音缓了口气,强撑着坐起来“你可愿帮师父做一件事?”

……阿元没想到,岁音会带他来杀人。

确切地说,是他带岁音来的。

岁音每隔半柱香不到就会吐一次血,站都站不住,虚弱得像马上就要晕过去,他只能一直背着她。

他们来到山脚下的一个村落,当岁音指使他将屋中熟睡的一家人捆来的时候,阿元如坠冰窟。

他怎么忘了,岁音就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妖女呢。

现在她自己不便动手了,还要逼着他一起做这种罪恶勾当。

阿元将岁音小心放下,扶她靠在一棵树上“敢问师父,他们犯了什么错?”

岁音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你居然管到师父头上来了?”

阿元死死盯着她,好像不给个解释就不会动作一样。

“不是早就猜到我在练不该练的东西吗?我需要他们的魂。你可以不帮我,如果你不怕被我的心法反噬的话。”

“这家的孩子…也不能放过吗?”

阿元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他果然还是轻信了她,原来那心法也暗藏古怪。

她从来不曾有什么善心,只是为了牵制他而已。

“你还真会发慈悲啊,我动了爹娘却留下孩子,等他长大来找我报仇吗?

这种祸患我何必让他存在?”岁音说着说着又呕出一口血来。

阿元这次没有帮她擦拭。

“那我呢?我不算祸患吗?师父真的不记得当年信河镇的大夫是怎么死的吗?”

最后一句阿元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已经困惑了太久。

当年命案的真相究竟如何,需要个交代。

岁音吐过血后眼前发花,费了好大力气才看清眼前人双眸泛红,满面愤慨地质问着她。

“你在说什么?”岁音仔细回想了一番,愣是没想起信河镇是哪。

阿元没有错过岁音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她不像是在说假话“师父…是用人命做引来修炼吗?

四年前信河镇桥头的医馆郎中,死状和你杀的那两个乞丐,是一样的。”

他的声音很轻,近乎耳语。

但他知道岁音听清楚了。

“呵——”岁音轻轻笑了,“可能是我做的吧。

我每隔两年。就会去取用好多魂,你说的时间,大概也对的上。那人是你家里人?”

直至此刻岁音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因为不愿伤人才故意跟她拖延时间,好像真的积怨已久。

阿元感到深深的无力,他因为一场冤案被通缉,四处奔波流浪,连名字都不敢用,始作俑者却当做无足轻重的小事。

“你到底动不动手?真要造反不成?”岁音有些急躁,她的身体撑不住太久,所谓会反噬他的功法也是唬他的。

若是阿元真的伺机寻仇也是不小的麻烦。“或者你要是想放过这家人,去给我找别的魂也可以。”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

作者:花绿鳄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唤我一声师父可好》是作者“ “花绿鳄””的倾心著作,岁音魁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最近几日,每逢日落换岗,都有不少难民挤在门口,企图闯进城里来。晋南是离发洪的地方比较近的城,照理说接济下邻地灾民是应该的。城主一开始也慷慨相迎,还专门为他们在城中设了修整的营帐。可谁料灾民的数目远超估量,仅仅一日便住满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