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阴阳怪气》李圣天道八部小说大结局章节阅读

《阴阳怪气》李圣天道八部小说大结局章节阅读

时间:2022-09-22 12:26作者:天道八部 标签: 天道八部 奇幻玄幻 李圣

《阴阳怪气》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天道八部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天元国。一隅。青莲山脉。地处天元国,极东边境。峰峦叠嶂,满目苍翠。朦胧雾气遮盖了远处的层峦,山峰下古木参天,枝繁叶茂。在山脉的深处,正有一个手握尖刀的少年,蹲在草丛,栖身树后。少年身穿一袭青衫,被污迹…

阴阳怪气

推荐指数:10分

《阴阳怪气》在线阅读

第1章 李圣

天元国。

一隅。

青莲山脉。

地处天元国,极东边境。

峰峦叠嶂,满目苍翠。

朦胧雾气遮盖了远处的层峦,山峰下古木参天,枝繁叶茂。

在山脉的深处,正有一个手握尖刀的少年,蹲在草丛,栖身树后。

少年身穿一袭青衫,被污迹和血渍已染成黑色,上面还存在五六块颜色各异的补丁。

他一双冷冽的双眼,紧盯着灌木丛里的一头小野猪。

前方有一堆稀薄的杂草,上面有几块鸡骨头。下方正是少年制作的陷阱。

小野猪发着、哼唧哼唧~~呼噜噜的声响,嗅着气味,向着陷阱走来。

当小野猪来到气味散发处,还未等它赔偿其中滋味,小野猪连同杂草和几块全部坠落向下方的陷阱中。

小野猪立即发出“哼…哼..~!”刺耳的惨叫,声音林间回荡,传播百米之外。

少年见状,寒芒乍现。

飞速扑向陷阱。

陷阱中,小野猪整个身体仰翻,几根用木棍削刻的尖锥,穿透其腹部。

小野猪的血液、将木制尖锥染的血红,肚子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喷涌鲜血,场面异常血腥。

少年拿出尖刀,对准猪脖,用力一捅,刀口向着头部划去,可谓是,快、准、狠!!!

小野猪的惨叫戛然而止,

少年动作非常熟练,一看就不是新手。

他速度必须要快,因为小野猪的叫声和血腥味,可能会引来其他凶猛的野兽。

东胜山脉野兽飞禽无数,越往深处凶兽越是强大,而死于山脉的人不在少数,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小野猪拖出陷阱,又将陷阱重新布置了一番,这才扛着野猪向着回去的路走去。

少年名叫黑狗蛋,村里人都叫他狗蛋,也有人喊他黑蛋。

皮肤黝黑、相貌平平。

今年十六岁,一直生活在山脚下的桃园村。

桃园村。原本只有百户人家,如今已经超过万户,和一个城池的人口、相差无几。

因天元国常年征战,导致国内兵荒马乱,外加连年干旱,百姓颗粒无收,民不聊生。

在这多事之秋的年代,能找到一块像桃园村吃喝不愁的净土,已然难能可贵。

穷苦百姓不用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也造成了大量流民来到了桃园村,在这里安家落户,长久居住。

狗蛋的娘亲、名叫琴香儿,已是年过三旬的半老徐娘。

抚养狗蛋成人后,这也让琴香儿、落(lao)下病根,如今卧病在床。

琴香儿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身材依旧珠圆玉润,蕙质兰心,姿色尚存。

时常被村中的恶霸,黑瞎子暗中观望。

黑瞎子并不是正在的瞎子,而是村里人给起的外号。

黑瞎子本名许世良,年轻时因在村中无所事事,专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现如今在桃园村开设赌坊。

后与村长王家少爷攀上关系,在桃园村可算是一霸。

狗蛋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听他的娘亲说,父亲老来得子,狗蛋刚出生,其父就被天元国征兵。

战死沙场。

而后因战乱,其母带着年幼的狗蛋逃难此地。

每次狗蛋问起父亲,琴香儿都会避开话题,甚至连其父名字都没有提起过,不想谈论有关狗蛋父亲的任何消息。

酉时(youshi)。

太阳即将落山,进入山脉的猎户陆陆续续的往桃园村赶去,而狗蛋正在其中。

狗蛋的家在山脚下的第九家,一间由山石堆积的房屋,上面铺满了草木树皮,雨天时还经常漏水,这里原本是一个孤寡老人的住所,老人死后,琴香儿就带着狗蛋居住在里面。

狗蛋刚要进入家门,却发现门是打开的,而且地面有几滴血滴,一直延伸到村子深处。

狗蛋连忙丢下小野猪进入房门。

“娘!”

“娘,你怎么了?这是谁干的?”

眼前的一幕让李圣、勃然色变,怒气填胸、目眦尽裂!!!

只见眼神迷离的琴香儿依靠在床角,上身的衣物已被拔去一半,床上和地下还有一滩鲜血,一双颤抖的双手紧握着剪刀,神情慌乱。

听到声音后的李香儿,握住剪刀,拼命的飞舞,嘴里还喊着,“畜生,你别过来,别过来!”

那样子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惊慌失措、局促不安。

“娘~!是我。”

“我是狗蛋,我是您的儿子,”

“娘,这是谁干的,”

琴香儿听到狗蛋的声音后,终于缓过神来,看清的面前之人,正是自己的孩子,便丢下剪刀扑向了狗蛋。

“狗蛋,我的孩子,”。

琴香儿搂着狗蛋痛哭流涕,像一个委屈的少女在哭诉。

李圣拍了拍琴香儿的肩膀,眼神中流露着滔天怒意、却还是温柔的说道“娘,是谁干的?”

“孩子,娘没事,娘没事!”

“那人已被娘的剪刀戳伤了,娘的清白还在。”

琴香儿担心狗蛋要替她报仇,不敢说出那人是谁,自己的儿子毕竟才十六岁。

听到琴香儿的回答。

李圣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眼神中的杀气已成实质。

“娘亲、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不是黑瞎子?”狗蛋问道。

狗蛋知道,村里对自己娘亲垂涎已久的只有二人。

第一个是徐木,是个老实人应该不会这么做,第二个便是那村中恶霸许世良,

“孩子,算了,那人已经重伤,想必近段时间不敢再来纠缠。”

琴香儿松开紧抱狗蛋的双手,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瞬间脸红局促。

整理好衣衫后,琴香儿这才正经道“狗蛋,你坐过来,让娘亲好好看看你,”

狗蛋很是乖巧的坐在琴香儿身边。

“好的、娘!”。

琴香儿一只手抚摸着狗蛋,眼中却又湿润了。

“狗蛋,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父亲是谁吗?”

对于狗蛋来说,相比于杀死黑瞎子,父亲的谜团同样重要。

“父亲?”。

“娘,孩儿不想听,”。

虽然狗蛋很想知道,但他却不想因为一个不存在的父亲而惹自己娘亲生气。

在看到狗蛋如此懂事,琴香儿欣慰的笑了笑。

琴香儿经历这次遭遇之后终于想通了,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

她怕以后自己遭遇不测,决定将一切来龙去脉全部告诉黑狗蛋。

“其实你父亲并非战死沙场,你本名叫李圣,是当今天元国的太子,而你父亲正是天元国、国君,李隆基,”

李圣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琴香儿,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太子,娘,狗蛋知道您又想编故事哄我,”

狗蛋微微一笑,这已经是他听到的第九个版本了。

琴香儿见李圣不信,便起身下床,直接一下跪在了地上。

“琴香儿,拜见太子!”

李圣见自己的娘亲跪在地上,顿时傻眼了,这巨大的反差,刹那间让他一阵头晕目眩。

回过神来,立刻向着琴香儿,重重跪拜磕头,

“娘,您这是作甚?您是不是不要狗蛋了?”

李圣哭着与琴香儿头碰头对拜。

“娘亲此举动,该不会是被黑瞎子刺激过度,得了臆想症?”李圣暗道,这也是唯一能解释的了,

李圣不再多想,连忙扶起琴香儿,

“娘,不怕,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李圣此刻对黑瞎子的杀意又多了几分。

琴香儿起身后,看着李圣继续说道。

“我真的不是太子的娘亲,你娘本名琴嫣,是天元国的皇后,而我只不过是你娘的贴身丫鬟,我本名香儿,后来皇后视为我亲妹妹。赐名、琴姓。太子如果还不信的话,您看这里。”

琴香儿把袖口拎起,漏出玉臂,一块小红点清晰可见。

“这是守宫砂,我还是处子之身,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有孩子,”琴香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李圣不可置信的看着琴香儿玉臂

“这怎么可能!!!”

“娘!!!你一定是在骗我!”

李圣不相信养育了十六年的人,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有点接受不了。

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李圣,早已将他视为己出,而自己也从一个少女慢慢变成了,琴香儿说着说着便哭泣起来。

“这么多年,香儿早把太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知道娘为什么总不和太子说你爹是谁,那是因为有人要追杀你,我抱着你从天元国皇宫一直逃窜道此地,为了不让人怀疑,将你改名换姓。”

“娘,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亲娘。”李圣跪在地上,抱着琴香儿的双腿哭道,

琴香儿看着家徒四壁房屋,好像想起了什么。

“圣儿,床下有一个玉盒,你将它拿出。”

李圣听完,手臂抹了一下双眼,“是的,娘!”

他俯身向床下钻去,在床底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盒,交给了琴香儿。

“圣儿这里是你亲生父母留给你的遗物”

琴香儿打开玉盒,里面有一块圆形的龙形玉佩和一本玉制书简

“这是龙阳玉佩和龙阳经,这天元国皇室的秘密,也是身份象征,这两件东西关乎着你的命运,如今你长大了,这两件东西就交给圣儿你了,”

琴香儿欣慰的看着李圣,从小就教育李圣读书写字,给李圣灌输天元国的知识,将来好做一个有助于国家的栋梁之才。

“娘,这是何物?”

“这是你亲生父母给你的,将来等你长大了后亲自交给你,中间期间、娘也看过,那龙形玉佩只是一块普通的玉器,那玉制书简好像是本武功秘籍,娘曾经试着修炼过,但发现女子不能修行,”

“圣儿不会怪罪,娘动你的遗物吧!”

“娘,我的命都是您给的,别说是这两件东西了,”

“好孩子,没辜负娘抚养你这么大!”

琴香儿欣慰又自豪的看着李圣,而李圣也在聆听着琴香儿诉说着父母的过往。

一直到深夜,母子俩都在促膝长谈。

阴阳怪气

阴阳怪气

作者:天道八部类型:奇幻玄幻状态:连载中

《阴阳怪气》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圣天道八部是作者“天道八部”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峰峦叠嶂,满目苍翠。朦胧雾气遮盖了远处的层峦,山峰下古木参天,枝繁叶茂。在山脉的深处,正有一个手握尖刀的少年,蹲在草丛,栖身树后。少年身穿一袭青衫,被污迹和血渍已染成黑色,上面还存在五六块颜色各异的补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