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洛鸿莫远(洛鸿莫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洛鸿莫远深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洛鸿莫远)

洛鸿莫远(洛鸿莫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洛鸿莫远深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洛鸿莫远)

时间:2022-09-22 12:40作者:酿坛橙酒 标签: 奇幻玄幻 洛鸿 莫远

《山海万灯明》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洛鸿莫远,讲述了​“阿爷,住在隔壁的大春哥哥们一家今天早上搬走了,”张小柒蹲在自家院子里,手里捏着一只蛐蛐,嘴里问道。靠在凉椅上的张山换了一下姿势,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杆,脑袋有点昏沉沉的:…

山海万灯明

推荐指数:10分

《山海万灯明》在线阅读

第3章 滇森婴嘤(三)

“阿爷,住在隔壁的大春哥哥们一家今天早上搬走了,”张小柒蹲在自家院子里,手里捏着一只蛐蛐,嘴里问道。

靠在凉椅上的张山换了一下姿势,狠狠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杆,脑袋有点昏沉沉的“咱们也得搬走呀,可是…就靠我们爷孙俩,走不出那云滇森林呀。”

“云滇森林很恐怖吗,阿爷?我听大春哥哥说过,云滇森林有妖怪,是真的吗?”

“那小子听谁说的?”张山又吸了一口烟,整个人现在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了。

“我也不知道,大春哥哥说云滇森林的深处有一种名为狍鸮的妖怪,叫起来的声音跟小宝宝的哭声一样。”蛐蛐双腿使劲一蹬从张小柒的两指间挣脱出来,再一蹬直接跳到了张山的裤腿上,张山条件反射,一巴掌就拍了下去,直接把蛐蛐给拍扁了。

“啊!阿爷,你把我的蛐蛐拍死了,你赔我蛐蛐!”张小柒撒娇的爬到了张山的身上,一下子扯掉了张山下巴上的几根胡茬,痛的张山一整个人从凉椅上翘了起来。

“哎哟,你这臭小子!”

张山举起手中的烟杆作势要打,不料张小柒一溜烟就跑到了院子的大门前,冲着他做鬼脸。

张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也没计较,旋即又倒在了凉椅上,左手缓慢的晃动着烟杆,嘴里哼出沙哑的小曲儿,顿时感觉眼皮很沉,在蛐蛐声的围绕下,一股困意袭来。

“阿爷真没意思,这会儿就又想睡觉了!”

张小柒撅起嘴巴,不开心的推开门走出院子,跑到隔壁屋的院子前才想起平日里和自己玩得很好的大春已经离开了这里。

张小柒盯着手里的一只草叶编成的小马,这是大春送给他的。

“大春哥哥的梦想是走出滇野,做一位骑着骏马,快意江湖的大侠,”张小柒蹲在路边,双手将小马举过头顶“可是小柒只想和阿爷永远在一起……”

“是吗,和我这个阿叔在一起怎么样啊?”

“咦!阿叔你怎么来了?”张小柒闻声一下子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满面惊喜的看着从镖局赶过来的张群。

“当然是来找你玩的呀,小柒。”张群宠溺的揉了揉张小柒的脑袋,张小柒连忙抬手阻止张群的手,嘴里还念叨着“这样会长不高的”这样的话。

“阿叔倒不想你长高,真希望你永远是一个小孩,天天都这样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样子。”

“我才不要,我要快点长大,那样我就可以保护爷爷了!”

张群看着张小柒抬头挺胸,踮起脚尖的样子轻声笑了笑“那阿叔以后老了也想依靠你,可不可以啊?”

“没问题的阿叔,把你的后背交给我!”张小柒双手握拳,在身前挥舞了几下,他说的这段话是过去张群给他讲述的走镖时发生的故事。

张群单手捂额摇了摇头,不过叔侄俩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不过时间紧迫,张群也没再和张小柒打趣,而是推开了小柒家的院子门,扯着大嗓门叫醒了已经昏昏入睡的张山。

张山爷孙俩的东西很少,把来帮忙收拾的张群都惊呆了,这哪是搬家呀,根本人直接走了就行了是吧。

只见他们爷孙俩一人背了一个包袱,就张山的手里多抱了一个盒子,其他被褥啥的都没有带。

“您们爷俩倒是简单。”

张群摇了摇头,走过去想要接过来张山怀里的盒子,却被张山直接拒绝了。

“这可是老子这些年攒的宝贝,你小子可别想动!”

“啊是是是,我不碰我不碰,”虽然嘴上说着不碰,但是张群的心里好奇,因为张山过去可是滇野城出了名的采药人,那元滇森里的名贵草药,只有他找得到“那我能问问里面到底是啥吗?”

只见张山哼了一声,径直从张群的身边走过,张小柒吐了一下舌头紧随其后,只留下张群一人在那杵着,整个人都凌乱了。

说到采药人,过去没有鬼患的时候,滇野城的百姓们大多都是以采药、打猎为生。

因为云滇森林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条件,生长出了很多市场上流通的灵药,甚至不少品质上佳的珍贵药品,也造就了滇野城盛极一时的采药行业,同时也助长了城市和百姓的经济收入。而张山,滇野城万千采药人中的一个,并且是比较突出的那一个。

张山,年龄已有八十,是滇野城内出了名的采药人,过往每一次进入云滇木林总能带回不少让很多人都求而不得的珍贵灵药,几年前隔壁家孩子大春生病,急需一种珍惜灵药,可是整个滇野城也少有知道那种灵药的生长习性和生长所在,还是张山冒着可能遇见走尸的风险,深入云滇森林,找到了那一味药材,救了大春的命。

其实清早大春一家人离开的时候也过问了张山是否愿意和他们结伴离开,彼时张小柒还在睡梦之中,张山拒绝了他们,然而最重要的是,少有人有张山明白,云滇森林的危险。

过去的云滇森林,光是其中的飞禽走兽就已经很是让滇野人头疼了,况且现在更有月丘国侵袭过来的走尸,它们可比一般的飞禽走兽难对付多了。

走尸,顾名思义,其实就是能够行走的尸体,它们在死去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意识,但是它们的尸体却依旧残留着身为动物的嗜血和野性。

它们会对无论男女老少的人类、动物进行无差别的攻击,会撕咬、吞食他们的血肉。

最重要的是它们还会感染人类、动物,即使有人能从它们的围堵、撕咬中侥幸逃生,可是只要被它们咬到了,这个人也会在一刻钟后变成和它们一样的走尸。

也因为其会感染人类的特性,也导致了滇野城的守城士兵虽然在每一次侵袭中都击杀了大量的走尸,但是自己这方也会有不少士兵被感染,转化成较之普通百姓更加凶猛的走尸!

而且在杀掉了众多走尸之后,它们尸体的处理也是滇野城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将它们埋入土地之中会污染土地,将它们堆积在一块进行焚烧,也是不妥,因为焚烧它们的尸体会产生一种气体,闻过的人类也会因此被感染。

最后滇野城的城主南怒河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些尸体堆入空间法宝中,然后再将空间法宝毁掉,那么里面那些走尸的尸体也会泯然于虚空之中,这样做的后果没有人知道,况且这样做的成本,对于滇野城来说已是重负,而朝廷的援助也毫无音讯。

镖局的车队已经驶出了滇野城门一大截了,负责队尾的张群致敬了留守的将士们,因为无论走尸怎么肆虐,滇野城内守到最后的,一定是这些坚强的将士。

张山抱着怀里的盒里,身子靠在马车的车窗旁,满眼都是这座离他逐渐远去的滇野城,他的家。

老张,其实无论是在走尸侵袭滇野城之前,亦或是之后,在这座城活到了这个岁数的他,都是不会想要离开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直到四年前的冬夜,屋里的柴火用完了,哆嗦着身子起身去院子拾柴火的时候,听见了自家院子外孩子的哭声。

张山推开院子大门一看,一个裹在襁褓里,满脸通红,衣衫被血染红的小孩,被冻得哭声都十分微弱了。

张山把头伸出门外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见任何其他人的身影,况且冬天的夜本就又冷又黑,没有办法,张山只好先把孩子带回了屋里。

家里没有孩子合身的衣衫,他就把自己前日子找城里的裁缝刚做的新衣把孩子裹了个圆,然后抱着孩子在炉火前坐了好一会儿,孩子才终于没哭了。

张山呆呆的望着孩子圆滚滚的大眼,小小的鼻子像是白玉雕刻的一样,不禁走了神,回想起了自己过去的一生。

年轻的时候城西的媒婆给他牵过线,做过媒,可是从小就爱往山里钻,喜爱灵药的张山在与人交际方便就是个呆子,所以说的媒都没成,倒给城西的媒婆整得险些失去工作,被说笑的人叫做了“没婆”,也就是没老婆的意思。

后来张山也觉得不妥,还专门上门给媒婆道了歉,支支吾吾的在别人门前说了半天,直到掏出了自己在云滇森林采的两株灵药,媒婆才原谅了他,只留下了一句“你这样下去会孤独终老的”后,就没请张山再进屋喝杯茶了。

自此之后张山依旧是一个人,一个人入林采药,一个人回家吃饭。

当时当他看着怀里的孩子时,他心中那座孤独的冰山,直接就融化了。

从此那个小孩就一直跟在了张山的身边,张山专门找了城里的算命先生给孩子算了一卦,取了名,就叫张小柒。

也正是因为张小柒的出现,改变了张山一直以来的想法,为了小柒的未来,他们爷孙俩无论如何都要走出这云滇森林,离开这座他生活了八十年的滇野城。

隔壁大春的父母也是同样的想法,对于他们家的大春,他们也不想他继续待在这滇野城,继续和他们上一辈人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危险的人生。

“哪怕不为了你自己,你也得为了小柒这个孩子想想啊?”

“或许你已经半身入土,可是小柒还有未来,他以后不应该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于是张山就找上了他那个远房侄子,张群,他是城里镖局的人,他所在的镖局若是有机会出城,那么就也是张山爷孙俩离开滇野的机会了。

今天,就是张山等了很久的,来之不易的机会了。

他静静的望着已经逐渐消失在地平线后的滇野城,张小柒坐在他的身侧,好奇的打量着头戴斗笠的洛鸿兄妹二人,他们两人的斗笠上都挂着薄纱,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不过洛灵和张小柒一样,斗笠下的她同样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张山们爷孙俩。

只有洛鸿和张山,前者对他们兄妹的前路担忧、迷茫,后者则是对故土的不舍、忧伤。

“前方进林,山路复杂,切记跟紧!”

车窗外的阳光逐渐被云滇森林茂密的树冠遮挡,两座雕像出现在马车两侧窗户的外面,一个是仙风道骨的老者,一个是朴素平凡的农夫。

山海万灯明

山海万灯明

作者:酿坛橙酒类型:奇幻玄幻状态:连载中

《山海万灯明》是作者“酿坛橙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洛鸿莫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哼!百姓惴惴不安,自然是因为朝廷、大夏的不力,滇野城镇守边境多年,每年增派的驻边将士却逐年减少,南下的月丘国的走尸却日渐增多,莫说是城中的老百姓,即便是城门上的将士们都早已是疲惫不堪了!”洛鸿和洛灵同时朝说话的壮汉看去,只见他穿着一套灰色衣裤,一头蓬松的短发,粗糙肥胖的脸上满是油光,他的背部腰带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