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洛鸿莫远(洛鸿莫远)小说目录列表阅读-洛鸿莫远最新阅读

洛鸿莫远(洛鸿莫远)小说目录列表阅读-洛鸿莫远最新阅读

时间:2022-09-22 12:43作者:酿坛橙酒 标签: 奇幻玄幻 洛鸿 莫远

《山海万灯明》是网络作者“酿坛橙酒”创作的{分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洛鸿莫远,详情概述:洛鸿一行人在先前的聊天结束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主要是洛鸿从张山口中得知关于东衡山的消息,实在过于震撼了,他和洛灵的心也因此动摇了。难道先生所言并不真实,可是那座雕像…

山海万灯明

推荐指数:10分

《山海万灯明》在线阅读

第5章 滇森婴嘤(五)

洛鸿一行人在先前的聊天结束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主要是洛鸿从张山口中得知关于东衡山的消息,实在过于震撼了,他和洛灵的心也因此动摇了。

难道先生所言并不真实,可是那座雕像,还有那个故事……

洛鸿思索道,可是东衡山封山一事已经彻底打乱了他的思路,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过去的种种,为了来到这个神界他所付出的代价,还有洛灵的病……应该怎么办?

这是洛鸿现在最头痛的问题。

当他想询问张山东衡山发生了何事时,却突然意识到,张山不过只是神界的一介凡人,关于修行者的事情,他又能知道多少呢?

更何况张山此前一直生活在滇野城,东衡山被封也是流传过来的。

或许是老先生弄错了,亦或是东衡山只是封山闭门了而已。

洛鸿这样安慰自己道,他伸手握住洛灵的手,想要安慰一下她,却发现她的手已经变得冰凉。

再看她一脸的惴惴不安、惊慌失措,洛鸿握着洛灵的手不禁使劲捏了捏,洛灵这才回过神来,强装出没关系的笑容看着洛鸿。

洛鸿顿时心中绞痛“没事的,灵儿,先生说过咱们只要到了东衡山就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无论如何,我们也要亲自前去,见到东衡山再说。”

说着他将另外一只手也握住了洛灵的手,洛灵看见洛鸿坚定的眼神,自己胸口的闷气也吐出来了少许,终于是不再笑得那么勉强了。

张山见到两人这副模样,虽然不知道二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但是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小声的提醒道。

“虽然我也不知道缘由,但是你们以后,千万不要随便问人与东衡山有关的事情,那样……会招来不测的!”

“多谢老先生提醒。”洛鸿双手抱拳感谢道。

话音刚落,整支车队就停了下来,洛鸿正打算伸头出去看看是怎么了,就听见了陈老三的声音。

“休整一刻钟,给马儿喂点粮草,喝点水!”

随后便见他满脸笑容的凑到了江河所在的那辆马车跟前,却不知这一幕正巧被路边山上的和为等山贼看得清清楚楚,和为嘴角带着笑容道。

“是个秘密,看来也被咱们的陈大镖头暴露的清清楚楚了。”

“俺就说他这样的货色也能当上总镖头完全就是靠他兄长们死得早,就这点智商不过是给俺兄弟们送财路罢了!”罗壮立马接嘴说道。

在看到陈老三派出了自己安插在镖队里的探子先行一步去打探路况后,和为戴上面具,身后的猴面手下跟来三个,和他一起朝着镖队的前头遁去。

而罗壮和剩下的人则是反方向朝洛鸿等人所在的车队尾部过去,不过在他们快要接近马车五米范围时,就已经被车上的洛灵发现了。

她紧闭双眼,压低声音,悄悄地告诉洛鸿“东南方有四个人过来了,哥哥,他们都戴着奇怪的面具,感觉来者不善。”

洛鸿闻言连忙示意张山爷孙二人不要说话,然后起身将马车两侧的窗户帘子拉了起来。

“而且周围的空间感觉怪怪的,似乎藏了什么东西。”

洛鸿闻言点了点头。

张山被洛鸿和洛灵两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情不自禁的问道“怎么了,孩子,是外面有什么东西吗?”

反倒是张小柒,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听了张山的话之后,好奇的转了转头,甚至想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洛鸿没有回答,而是右手握住剑柄,朝着马车的车帘走去,然后蹲在车帘后,将车帘扒开一道缝后,看了出去。

张山被洛鸿的一套动作搞得有些心里发慌,正打算好好询问一下,就听见了马车外“嘭嘭”两声,然后是两个人痛苦的闷哼声,最后是一个粗犷响亮的男声表明了来者。

“此山是俺开,此树是俺栽,要想从此过,嘿嘿,就给老子留下买路财!”

待得镖队的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有两位在镖队左侧的镖师已经中毒,晕了过去。

而攻击他们的人此时正站在镖队后面,来人正是罗壮等人。

只见罗壮左手像提小鸡一般将队尾张群的脑袋抓在手里,右手则举着一柄双头斧子,斧刃抵在了张群的喉结处。

张群垫着脚尖,身子颤颤巍巍的,斧子寒冷的锋芒刺痛着他的喉结,被死亡恐惧包围的他此时只觉得口干舌燥,想要拉尿,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陈老三见此情形,顿时怒目圆睁,正要破口大骂时,身后就传来了和为的声音。

“陈大镖头,想必您已经听到了我兄弟说的话,要想过咱们兄弟这一关,交了买路钱即可。”

陈老三没有多言,拔出腰间的长刀就想冲上去劈那戴着牛头面具的家伙一刀,可是却被身后的罗壮阻止了。

“欸欸欸,这还想冲呢,你可知俺手里还握着你手下的小命呢!”

罗壮挑衅的说道,看到陈老三转过头来时,随便也举了举张群喉边的双头斧子。

而原本打算跟着陈老三一起冲的剩余的两个镖师此时也不知所措,因为在他们看来,似乎也没有办法能够打破他们所处局面的劣势了。

洛鸿一行人却没有半点声张,张山已经用手捂住了张小柒的嘴,也是生怕他发出一点声音来,张小柒在听到马车后的声音时就意识到,张群明明一直都在车后,一直没有说话,是不是就是他被挟持了,于是他在张山的怀里挣扎着,想要探头出去看看。

“看来陈镖头,你这样就没有办法了?”

苍老沙哑的声音从镖队前端的马车中传出,语气中充满了责怪和不满。

陈老三低着头,涨红了脸,手里死死的捏着刀柄,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现在确实处在一个十分艰难的局面,他斜着眼看了一下被挟持的张群,再看看自己所剩的兄弟。

要是大哥和二哥还在就好了。

这是陈老三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

“你……你们要多少钱财,我愿意给你们!”

结结巴巴说出话来的,是被罗壮抓住脑袋的张群,他艰难的点了一下脚,吞了一口唾沫之后继续说道。

“既然……你们要的是钱财,那我们便把身上所有的钱财给你们便是!”

张群的话一下子清醒了陈老三浑浑噩噩的大脑,他也这才反应过来,即使是把他们身上的所有钱财给他们,但是这些钱财和走镖完成后能够得到的钱财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于是他、以及身后的两个镖师纷纷取下腰间的锦囊,丢给了和为几人。

而张群则是连身上都掏了个遍,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罗壮身后的几个手下,罗壮这才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张群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捧着喉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嘿,这小子,怎么供奉了你爷爷,现在还要磕头感谢呢?”

罗壮一席话引来了众山贼的笑声,张群跪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脚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两行泪水却不受控制的从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回想起自己走镖这些年,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陈老三不争气的看了张群一眼,一个同队的镖师已经过去扶起了他,让他靠在了洛鸿等人所在的马车上。

“如此…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吧?”

陈老三低着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和为颠了颠手中的锦囊,瘪着嘴说道“堂堂一个镖头,竟然连一个乾坤囊都没有,今日抢了你,日后说出去只怕也让人笑话。”

“你!”陈老三抬起头,颤抖着伸出食指指向和为,随即又放下了手。

和为双指撑开锦囊的带子,看见了里面不少的银两,随意的丢给了身后的手下。

“如果我说不呢?”

面具下传出和为嘲讽的笑声,只见他缓缓的抬起手,指向了镖队的马车“这些好东西,我们还没有搜刮呢。”

说完,他便朝着江河所在的马车走去,却被陈老三提刀挡住了,而他身后那几个手下也和罗壮身边的那几个手下一起,分散开来,围住了整支车队。

和为微微仰起脑袋,轻蔑的看着抬刀拦着他的陈老三,不屑的说道“就凭你这元璇境的修为,你凭什么阻止我!”

话音刚落,只见他右脚向前一跺,仅仅是这一跺脚产生的气浪就逼得陈老三退了几步,随后他再出一掌,拍向陈老三。

“啪”的一声闷响,虽然这一掌被陈老三横在身前的长刀挡住了,但是暗劲依旧震伤了陈老三的内脏。

他为了卸力连退了几步,可是停下身来时依旧没有忍住,吐了一口血液出来。

其中一个一直关注着他的镖师连忙跑了上来,扶住了陈老三的身子。

陈老三却是满脸的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仅仅一掌就打伤了他的和为,口中含着血沫说道“半……半步元婴!”

马车上的洛鸿闻言也眯起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牛面男子,心中盘算着若是自己对上他,不知道能不能讨好。

这还是洛鸿第一次神界见到拥有先生口中那些各种境界的修士,犹记得先生在人间的时候曾提及,在神界的修行境界是有明确、严格的划分的,由高到低分别是

齐天、凌云、山巅、半山、地衡、元婴、结丹、元璇、元枢。

修行的最高境界便是齐天,顾名思义,说明修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与天道齐行的境界,而最低境界的元枢,则是所有凡人成为修行者的第一步,也就是开辟人体的丹田,这样才能吸纳天地间的灵力为己所用,从而达到修行的基础条件。

在开辟了丹田之后,再加上功法的辅导,修为便能一步一步的向上破境了。

而眼前这个牛面男子,竟然已有了半步元婴的修为,那岂不是他的神魂都将凝型,从而诞生出第二神魂!

哪怕是洛鸿这种心性谨慎沉稳的人,见到这样的强者也想上去切磋一下,因为过去除了先生以外,自己没有对上过其他任何对手,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境界。

和为轻松的拍了拍手,自己的这一掌已经表露了自己的实力,他的心中料定,再借给陈老三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上前阻拦了,于是他径直走向了马车。

在他快要靠近时,马车内却传来了鼓掌的声音,还有赞赏的话语。

“阁下的修为真是了得,真是让江某刮目相看呀。”

紧随话音之后的,是掀开了帘子露出身形的江河本人,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脸上的傲气和言语之中的赞美之情,继续说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和为见车上出来的这位虽然穿着朴素,但是气质不凡的少年,心中更加笃定自己一伙人之前在山上的猜测,故意放下姿态,躬身作揖道“公子气宇轩昂,不是凡人,烦请公子先介绍一下自己吧,而我等,不过只是一群藏身于云滇森林的山贼罢了。”

江河闻言轻挑柳眉,敢这样和自己说话的不多,说过的也大都死了,虽然心中不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此时身处的境况,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的身段,勉强同意的打算说道。

却不想被身侧的白老抢了先“大胆,你可知与你说话的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放肆!”

和为倒是被白老嚣张的气势吼得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又发出了不屑的笑声。

“那么敢问与我说话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和为十分配合的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语气虔诚的说道。

江河的额头流下一滴汗水,心中狠狠的骂了白老一通,你这个结丹初期的仆从,是怎么敢插你主子的嘴的呀。想到这他又觉得自己所想不妥,连忙摇了摇头,抬头挺胸的说道。

“本小爷,可是当今塞北狼王的唯一世子,江河是也,你们胆敢劫小爷的镖,莫不是不要命了!”

可别说,当江河扯着喉咙辞严义正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还真有一些威慑力,只可惜仅凭他一句话是吓唬不了这些平日里就以命搏财的山贼的,反而惹得众山贼哄堂大笑。

洛鸿也是回忆起来了,之前在镖局门口时就见到陈老三对着那辆马车点头哈腰的,原来车上的人身份真不一般,若是如此,只要证明自己这一车人与他二人没有关系,那么想必那些山贼是不会太在意他们的。

“既然您身份这么高贵,那么想必您身上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吧?”

和为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江河腰间的那个乾坤囊,心想果然是王府世子,这个乾坤囊光是看外观就品质不凡。

江河闻言吓了一跳,直接躲到了白老的身后,白老则是长叹了一口气,右手一拍乾坤囊,一柄青铜铸成法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我虽然修为与你有些差距,但是你也别想轻易留下我们,若是尔等识趣放过我们,倒可以给予尔等不少法宝灵药,若是真要不识好歹,我就是拼死也会保着殿下离开,倒是塞北的铁骑!彼时会踏遍大夏疆域,斩尽与尔等相关的所有人!”

“是吗,那也要你们能逃出去才会发生吧,动手!”

只见和为右手一甩,一面八角灵镜就从他的袖袍中飞了出去,悬浮在了车队的上空,然后他飞身向前,对着白老就是一掌拍去。

白老见到和为一掌拍来,来不及再顾忌那面灵镜是何功效,仓促的将青铜剑横举在头顶,以此抵挡和为的攻击。

和为见到白老挡在头顶的青铜剑后也没有收手,反而是直接拍在了青铜剑上,巨大的力量拍的青铜剑剑身嗡嗡作响,同时震得白老虎口发麻,双腿弯曲卸力,竟直接将驾驶马车的地方踏穿了。

吓得马儿四处奔跳,想要挣脱身上的缰绳。

而就在和为攻击白老的同时,车队周围的树荫中飞出了八只乌鸦落在了灵镜的八角,然后六名猴面山贼分别站准一个阵点,罗壮一人掌控两个阵点,随后灵镜八边冒出黑色的灵光屏障,在遮住了整支车队之后屏障向下衍生,最后笼罩住了整支车队。

“这是……八角困阵!”

白老在见到了阵法之后,心中懊悔,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在镖队被劫的第一时间带着世子殿下离开,虽然这云滇森林内道路复杂,迷雾不断,但是也总比现在被困在这阵法中强,况且那山贼首领还是一个半步元婴的修士,这次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同样懊悔的还有洛鸿,莫不是因为同一辆车上的张山爷孙俩,他也可以直接带着洛灵离开,而不用如现在一般,被一起困在了阵法之中。

反倒是陈老三和他那几个镖师、张群等人,趁乱逃出了阵法,正当他们几人看着身后的阵法,感叹劫后余生时,身后的密林中竟然响起了“嘤嘤”的婴儿的啼哭声。

之前过来扶起张群的镖师气都还没喘得过来,突然就被一根长着尖锐骨刺的尾巴刺穿了喉咙。

只见他连忙用手捂住被洞穿了的喉咙,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提醒站在他身前的三人,可是他的眼前逐渐发黑,四肢发软,直到一只黑色的利爪从背部掏出了他的心脏,他才失去了意识,摔倒了在了地上。

在他的意识消失前,他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三根长着尖锐骨刺的尾巴伸向了其余三人,而那些尾巴的主人,竟然是三只人面羊身的怪物!

山海万灯明

山海万灯明

作者:酿坛橙酒类型:奇幻玄幻状态:连载中

《山海万灯明》是作者“酿坛橙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洛鸿莫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哼!百姓惴惴不安,自然是因为朝廷、大夏的不力,滇野城镇守边境多年,每年增派的驻边将士却逐年减少,南下的月丘国的走尸却日渐增多,莫说是城中的老百姓,即便是城门上的将士们都早已是疲惫不堪了!”洛鸿和洛灵同时朝说话的壮汉看去,只见他穿着一套灰色衣裤,一头蓬松的短发,粗糙肥胖的脸上满是油光,他的背部腰带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