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山海万灯明》洛鸿莫远小说大结局章节阅读

《山海万灯明》洛鸿莫远小说大结局章节阅读

时间:2022-09-22 12:46作者:酿坛橙酒 标签: 奇幻玄幻 洛鸿 莫远

洛鸿莫远小说《山海万灯明》是最近的爆款书籍,简述了女主发生的精彩故事,现已更新最新章节,欢迎阅读:和为,和氏家族的第四代嫡传孙子,也是和氏家族在神界仅剩的唯一血脉。和氏家族,先祖和具曾整治滇野城狍鸮之患有功,后得到东衡山山主“先生”的赏识,赠与其家族一脉无需通…

山海万灯明

推荐指数:10分

《山海万灯明》在线阅读

第9章 滇森婴嘤(九)

和为,和氏家族的第四代嫡传孙子,也是和氏家族在神界仅剩的唯一血脉。

和氏家族,先祖和具曾整治滇野城狍鸮之患有功,后得到东衡山山主“先生”的赏识,赠与其家族一脉无需通过山门测试,就可直接拜入东衡山,成为半下弟子的殊荣。

这份殊荣使得和氏一族在整个大夏西南盛极一时,更是一度成为了能够代表西南疆域的修仙氏族,鼎盛之时日日门庭若市,受尽万般人的敬仰,后来他们为了表示对东衡山的感谢,也是为了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举族搬到了大夏的东边的东华城,这是一座靠近东衡山、居住了大夏东边最多凡人的城市。

然而,这种鼎盛,仅仅只持续了数年而已,因为就在狍鸮之患结束数年后,那场震惊整个山海大陆,伤及神界天道根基的金宫之战打响了。

那场大战不光毁坏了神界的天道根基,也毁掉了修行者得道成仙的前路,同时也改变了整个神界的天地局面!

自那场大战结束之后,整个神界就变得动荡不安起来,天地间灵力稀少,对灵石的大肆开采,以及每十年就会有一场剧烈的天灾发生,或是地震、或是海啸、或是山崩、亦或是病疫顽疾的出现,让生活在神界的所有生物都叫苦不迭,带来的是数之不尽的人祸。

然而大战的影响不只是对神界天地的改变,还有各方势力的洗牌,最让世人惊讶和唏嘘的莫过于就是位于大夏东部邻海的东衡山,这座实力曾经堪比金宫所在的存在,一夜之间便被全部肃清,遭世人唾弃,成为了一座被金宫永远封印的“空山”。

如此遭遇是因为东衡山在金宫之战中站错了队,选择了战败的承天仙君,那个与魔教私通,企图炼整个神界为仙种满足自己成仙欲望的神界叛徒。

而东衡山被封,在整个神界产生了巨大的蝴蝶效应,最直接的,被世人看在眼里的就是各大过去与东衡山交好的修仙世家,或是离开东衡山山门的寻常修士。

他们的家族,他们的人头,都被金宫使者在诛仙榜上标明了赏金,掀起了一场诛仙悬赏的狂潮,诞生了很多以此为生的赏金猎人。

因为凡是携带这些逆反之人的人头前去俯云峰者,都能够得到一笔巨大的赏金!

这,就是金宫的手段,即使金宫也在那场大战后选择封宫休养,可是诛仙榜本就是金宫意志的投射,是金宫各仙官继续行使权力,告诉神界金宫没有因此跌倒的象征罢了。

诛仙榜上的悬赏目标自然也包含了其他支持承天仙君的修行者或修仙世家。

于是在短短数十年间,在神界掀起了骇人的腥风血雨,一直到最近几十年,诛仙榜上的悬赏犯越来越少,并且不少人都销声匿迹不知躲到了何处,诛仙悬赏的狂潮才逐渐淡去。

而和为的家族,就是万千在诛仙狂潮中泯灭的一个,和为也是躲藏起来销声匿迹的剩余“乱党”之一。

他的真实身份只有罗壮一人知道。

和氏家族被灭门的时候,和为也在现场,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元枢境界的小小修士而已,面对金宫使者和赏金猎人如同捕杀栅栏里的牲畜一般残杀自己的族人时,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只有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流满面的躲在一个不易被找到的密室之中,等待猎杀者的离去。

他在密室中独自等待了一天一夜,当他听到外面已经安静,感觉猎杀者们已经离开了的时候,他从密室中逃了出来。

他看见满屋无头的尸体,绝望痛哭的时候,正巧被一个事后来捡漏的元璇境的修士撞见了,怒火中烧的他没有继续选择逃避。

他运转起族中长老传授的黄阶上品掌法——铸铜掌,运转浑身法力拍向那个元璇境修士,可是却被其轻松躲过,并且还被其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他痛苦的蜷缩在地板上,胃部痉挛,张开嘴巴无声的干呕着。

猎杀者讥讽地用脚踩在他的头,一边朝地上的尸体口吐唾沫、出言不逊,一边嘲讽之前的那些猎杀者,竟然连你这么一个元枢境的修士都没有发现。

和为被猎杀者踩在地板上的脸上布满了泪痕,他木讷的看着眼前的那具无头尸体,尸体身着一件绿色荷花裙摆的衣裳,那件衣裳他很熟悉,事发的那天,母亲就是穿着那件衣裳将自己藏在了密室之中。

他发指眦裂,他拼命嘶吼,他伸出手臂,想要抓住母亲的手。

“噢?这具尸体你认识?”猎杀者也注意到了那具无头尸体,舌尖舔着嘴唇说道“看那身材生前必定是一个美人,可惜了,可惜了。”

和为闻言肝胆玉碎,脑海中回忆起了与母亲相关的过往,他的脑海中突然传出一个谄媚、充满诱惑的说话声“你想弄死他吗?嘻嘻。”

“你想弄死他吗?嘿嘿”

猎杀者提起踩在和为头上的脚,然后又是一脚踹在和为的身上,将他踹到了他母亲的尸体旁边。

和为连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泪如雨下、哽咽难言,他颤抖着用双手整理着母亲身上凌乱的衣衫,在他的记忆中,母亲向来是一位温柔、爱好干净的人。

她的衣服上怎么能有一道褶子!

一股剧烈的悲伤和愤怒袭上他的心头,脑中那个谄媚、充满诱惑的说话声越发响亮,情绪越发激动!

而一旁的猎杀者在检查了屋内一周之后,确认没有其它残余的乱党之后,他不爽的看着悲伤的和为,从腰间拔下一把细长的弯刀,慢慢的靠近和为的背部。

“答应我…答应我…我可以帮你,说,说呀,快说呀,说你答应我!”

“说你答应我,我就可以……嘿嘿…我就帮你杀了他,撕碎他,吃~掉他~”

猎杀者已经站了和为的身旁,双手举起了手中的细长弯刀,双眼微眯,瞄准了和为的后颈处,一刀斩下!

“轰——”

猎杀者的身体倒飞而出撞在了屋子东边的墙壁上,手中的细长弯刀则掉在了地上,猎杀者嘴角溢出鲜血,头晕目眩的看着眼前突发异变的和为,胆颤心惊。

只见和为体表被一层淡淡的红色火焰所笼罩,他四肢弯曲着地,嘴里发出“咯咯咯”般,十分干燥的声音。然后他慢慢的抬起头,他面目狰狞,双眼瞳孔变成全黑,嘴角咧开唾液从中流下。

猎杀者见状大惊失色,手脚并用想要往傍边逃走,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魔…心魔附体!”

和为诡异的将脑袋扭转,漆黑的双眸毫无感情的盯着试图逃跑的猎杀者,他左手抓起猎杀者掉在地上的弯刀,然后一丢,径直刺穿了猎杀者右肩胛骨,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墙壁上。

猎杀者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左手抓住刀柄,痛苦的叫出声来,此时他那一身元璇境的修为,因为恐惧,竟然一丝也发挥不出来。

然后在猎杀者的下一声惨叫声中,被心魔附体的和为直接四肢一蹬,弹射而起趴在了猎杀者的身前。

和为俯身靠近猎杀者,他抽动着鼻子缓慢的嗅着猎杀者身上的肉味,修行者在修炼之时,每一次晋升新的境界都会涤清三髓,净化肉身中的杂质和有毒物质,所以变相来说,修行者的肉是非常干净,非常吸引妖兽的。

然后他嘴角的唾液跟流水似的滴落在猎杀者的面颊之上。

猎杀者紧闭双眼,整个人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心中甚至连一点挣扎的想法都没有,他流涕痛哭,嘴里苦苦哀求,就连下体都被吓得失禁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那些人都不是我杀的,我只是一个过来捡漏的无知修士,而…而且那具绿衣尸体,我并不是有意亵渎她的。”

猎杀者却没有想到,是自己哀求的话语为自己送了终。

被心魔附体的和为闻言突然仰起脑袋,嘴里发出一声瘆人的悲呼,然后只见他高举双拳,狠狠的砸向猎杀者的面门。

“轰!”

“轰轰!”

“轰轰轰!”

一次,一次,又一次。

直到猎杀者的脑袋已经血肉模糊,深深的嵌入了墙缝之中。

直到和为的拳头已经锤得露出了覆盖着筋膜的关节,直到墙壁都被他砸穿了。

被心魔附体的和为缓慢又低沉的喘着气,他的鼻子抽动,贪婪的呼吸着面前新鲜的血液的味道,他缓缓的长大嘴巴,就在他将要咬到墙壁内斑驳的血肉之时。

他的胸前突然亮起一道幽深的青光,那块他们家族世代相传,刻着“狍鸮”二字的青玉玉牌自动悬空而起,飘到了他的眉间之前。

只见“狍鸮”玉牌上散发出的幽深青光直射他的眉间,青光之下映射出了和为已经失去了意识的神魂,青光一绕,荡清了围绕在和为神魂四周的红色火焰,将他保护起来。

而此时肉眼可见他的肉身体表的红色火焰也开始缓慢消退了,他漆黑的双瞳也在逐渐恢复正常,他的嘴中发出了之前和他脑海听见的一模一样的声音,只是现在这个声音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他是我的,他是我的,你不能,我不允许……”

下一秒“狍鸮”玉牌上一道刺眼的青光一闪,失去意识的和为苏醒了过来。

苏醒过来的他只觉得浑身无力,四肢酸痛,脑袋发胀,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跪坐在地上,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上半身已经血肉模糊的猎杀者,还有自己受伤严重双拳,之前发生的所有一切他都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自己在答应了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那个声音之后,他似乎就陷入了梦境之中,而且那个梦境十分的美好,他的家人都还陪在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离开。

他失望的望着已经从空中落下,依旧挂在自己的胸前,心中五味杂陈。

不过好在猎杀者已经死了,自己应该暂时没有危险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安全,强撑着虚脱的身体,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从乾坤囊中取出一件衣袍,想要盖住他母亲的尸体时。

屋外的院子传来了几个人交流的声音。

“你确定刚刚听见了其他人的吼叫声?”

“妈的,我还能听错吗?”

“我好像也听见了。”

“你看吧,我就说了……而且是最里面那间传来的。”

“那我们快过去看看,千万不能让其他捡漏的抢先了!”

“谁他妈敢和老子强,老子一刀做掉他!”

和为听见交流声后迟疑了两秒,来不及继续对着母亲继续述说自己的不舍,他将衣袍裹在了自己身上,遮住了自己的面目,取下了猎杀者的身份牌,在自己母亲的尸体,以及各位家人的尸体前磕了两个头之后,朝着与来者相反的方向逃出了和家,然后躲进了一俩拉送马匹草粮的货车,在和氏宅邸中几人跟着和为一路上留下的痕迹追到了货车曾经停靠的地方,只是此时和为与货车已经加入了运送草粮的车队,离开了东华城,离开了他的家。

后来在一路向着滇野城逃亡的过程中,结识了后面成为生死之交的好兄弟罗壮,直至今日。

因为前面洛鸿言语的试探,勾起了和为关于过往的记忆,又想到之前和他们山寨接触过的那个魔教中人纳兰十三,或许接下来救了罗壮之后,大家一起去到魔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泱泱神界看似明公正道,实则是夫子自道,山上和山下的修行者都戴着虚伪的面具罢了。

“看来前方就是那些狍鸮的聚居地了,”洛鸿的视线穿过树林望去,见到了一处巨大的深坑,向走神的和为述说道,见和为一直没有反应,洛鸿便大声的继续说道“牛头大哥,前方就是目的地了!”

和为这才从过去的记忆之中恢复了神智,连忙朝着洛鸿所指的方向看去,前方树林之外确实有一个向下凹陷的坑洞,而那些狍鸮的足迹也是消失在了坑洞的边缘。

两人对视一眼,都同时降低遁行的速度,在出了树林之后,便又都收敛气息,朝着深坑潜行过去。

“咱们先观察一下情况,然后再决定如何行事。”

洛鸿的脑海中响起了和为的传音,洛鸿反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和为则是有点狐疑的看着洛鸿的反应,眼前的这个神秘人怎么似乎没有与人传音过。

然而洛鸿确实几乎没与他人传过音,在人间也只有学习神识传音的时候与先生,还有灵儿练习过,但是他们都还是比较习惯直接说话,脑海中直接出现别人的声音,总让洛鸿觉得不适。

洛灵一开始学会的时候还挺积极,挺爱这样呼唤洛鸿的,可是后来发现洛鸿似乎对神识传音没什么兴趣之后,她也不怎么爱用了。

两人缓慢的靠近深坑的边缘,看见了深坑之下的景象。

一顶巨大、稀疏的树冠出现在了深坑的中心,树冠之下没有见到粗壮的树干,而是一堆破碎的房屋废墟,废墟的缝隙之间还能够看见不少已经干涸的血迹,人们丢失的鞋子,遗落的行囊。

洛鸿二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陷入了沉默,从废墟断裂的痕迹观察,此处塌陷应该是不久前才发生的,洛鸿想到这里,才想起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原来已经是酉时了。

那么塌陷的发生的时间应该是在午时的时候,正好那时候自己一行人才刚刚随着镖队出发,这一天真是有够漫长的。

“为何一只狍鸮也没有见到,而且,深坑之下为何这般安静?”

和为面具下的眉头紧锁着,现场的情况有点诡异的同时,又让他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们下去瞧瞧吧。”

洛鸿心中也是觉得奇怪,传音建议道。

和为稍微沉吟了一下,不过除此之外也别无办法了,只有深入下去,才能够一探究竟。

正当二人准备飞身而下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深坑底部传出,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震动,然后二人就看见一个裸露着上半身,浑身都是伤口,左臂断掉,右手捏着断臂处的男人从深坑底部飞出,落在了那顶巨大的树冠之上。

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气息非常的不稳定,他有些绝望的看着爆炸发生的地方,浓烟散尽后,出现的是那只人形狍鸮,它左侧肩膀处有一道直达肚脐处的伤口,在它的身边还有几只被炸成了灰碳、四肢不全的寻常狍鸮的尸体。

人形狍鸮身体的其他地方也因为之前的爆炸留下了不少的伤口,可是下一秒它的身上就发生了异变,并且它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了。

原本它头顶上那对比寻常狍鸮小了一圈的羊角变大变长了,羊角向后呈弯曲状,尖端处都快抵到它的脚后跟了。

然后它缓慢的俯下身子,背脊骨发出“噼啪”的声音改变了形状,尾椎处也伸出了一根尾端长着尖锐骨刺的尾巴,它脸上的那对眼睛开始退化,逐渐消失。

在完成了上述的变化之后,它的体型也开始逐渐变大,转眼之间就快要变得和那只母体狍鸮一般大小了。

“糟了!”

同样的一句话异口同声的出现在了深坑内那个断臂男人还有和为的嘴里,洛鸿轻轻挑眉看着两人。

而树冠之上的那个男人也因为和为的不慎发现了洛鸿二人,顿时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大声朝着洛鸿二人呼救道。

“二位道友不要再看了,若是等到这变人狍鸮达到变兽的时候,我等就都得死在这里了!”

洛鸿与和为闻言都沉下了目光,眼前这个与他们素不相识的男人真是好歹毒的心思,这样一句话就将那正在变身的变人狍鸮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原本其一人面对的压力,一下子就分成了三份,顿时使得其身负的压力骤降,连忙松了口气。

而这个端着脏水到处泼的断臂男人,自然就是之前孤身对战母体狍鸮的刘裕,至于在他将母体狍鸮伤害的奄奄一息之后发生了什么,那么就得看看洛鸿二人抵达深坑时的一刻钟以前了。

刘裕在察觉到母体狍鸮之后,就随意找了一处地方然后吞服丹药恢复体内的灵力,然而就在他放松了心神,全力恢复的时候,变人狍鸮已经赶到了深坑之中。

它化作黑雾形态,依附在阳光造成的阴影之中,在见到了母体狍鸮的情况之后,直接肝胆欲裂。

心中携带着满腔怒火,不顾刘裕是否在恢复的地方设有陷阱还是阵法,对着他的背心,狠狠的就是一爪。

刘裕虽然放松了心神恢复,但是他毕竟战斗经验充足,而他之所以做出这般松懈的模样,其实也是为了迷惑那些可能会在背后偷袭自己的敌人。

果然不出刘裕所料,变人狍鸮在见到了母体狍鸮的惨状之后,丝毫不对自己的杀气加以掩饰,径直就朝着刘裕的后背攻击过来。

变人狍鸮的修为和刘裕相当,两者都是元婴后期的修为,所以虽然变人狍鸮的的攻击很快,但是刘裕也是及时反应了过来。

更何况两者一方霸气外露,一方早有准备。

刘裕身子一晃,只留下了一道盘膝而坐的残影在原地,变人狍鸮那一爪自然也就只能抓穿刘裕的残影了。

而刘裕在转过身来看清了变人狍鸮的模样之后也没有丝毫迟疑,手中钢环大刀刀光乍泄,直接朝着变人狍鸮的脖颈劈去。

变人狍鸮刚刚那一击确实是被怒火攻心,有些草率了。

不过在一击不成之后,它的大脑也迅速恢复了清醒,在看见刘裕劈过来的大刀之后,它快速的思考对策。

两只兽爪交叉在自己的左侧脖颈处,凭借自己天生的防御力,悍然接住了这一刀。

刘裕见状啐了一口“妈的,你们这些唯一有一点让老子嫉妒的,就是你们身上的这层皮!他奶奶的,是真的结实!”

变人狍鸮的外皮虽然抵挡住了大刀,但是大刀上携带的力却穿透了它的外皮,震到了它的骨骼。

不过好在外皮已经卸去了刀身上绝大部分的力量,穿透到骨头上的力量仅仅是让它皱了一下眉头。

传闻中当年和氏家族能够整治狍鸮一族,是因为和氏先祖在云滇森林中发现了一味能够降低狍鸮防御力,使其变得虚弱的灵药。

只可惜那一味灵药似乎在狍鸮一族被封印之后就在云滇森林中销声匿迹了,后世人上山寻找也再也没有找到过了,而据传和氏家族留存着最后那味灵药制成的药粉,只可惜的和氏家族也没了,而且当年也没听说有人得到了那个神奇的灵药药粉。

若是此时有一味灵药在身上,老子刀刀都要你好受!

刘裕见到变人狍鸮在空手承受了自己一刀之后,仍旧毫发无伤的样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想道。

不过好在自己修炼的破骨伤魂刀就是专攻防御的,只是需要多费点自己的力才能破开眼前这只变人狍鸮的外皮。

变人狍鸮自然不知道刘裕心中所想,它谨慎的看着一刀不成,已经退到后边的刘裕,此时其它的狍鸮也已经赶到了深坑之下,它们在见到了母体狍鸮奄奄一息的模样后,纷纷靠在母体狍鸮的身旁,用自己的羊角轻轻的摩挲着母体狍鸮的身体,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凄婉的婴儿啼哭声。

还有几只将它们在外面抓来的张山、罗壮等人叼到母体狍鸮嘴边,可是母体狍鸮都只能艰难的呼吸着,疲惫的它根本张不开嘴。

“呲,你们这群古兽倒也通灵性,只是不知那些被你们喂到嘴边的人族作何感想?”

刘裕看着那群相依在一起的狍鸮,不屑的说道。

“物…竞…天择……”

变人狍鸮对刘裕所言不屑一顾,回怼他道。

“哈哈哈,好一个物竞天择,那就看看,今日到底是我杀了你,然后取出那只母狍鸮的内丹,还是……”刘裕举起手中的大刀,其实他这会挑起话题来和变人狍鸮说话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体内的丹药再被吸收几分,此时感觉已经恢复了八成左右的灵力,他便直接说道“没有还是。”

只见他纵身一跳,将手中的钢环大刀高高的举过头顶,劈向变人狍鸮。

变人狍鸮收回了投向母体狍鸮的视线,它双爪先是弯曲往回收,然后它昂起头,恶狠狠的盯着飞劈过来的刘裕,内丹中紫色的法力膨胀,随后从它腋下的双眼倾泻而出,像是两条灵蛇一般缠绕上了它的双臂,紧接着它左脚后移一步,向前振臂,瞬间它的双臂表面的那两道灵力变成爪子形状、流动着幽暗紫光的附体法相,大小和那只母体狍鸮的爪子差不多大小。

在神界,修为只要达到了元婴的修士,就可以开始修炼法天象地,通过对自身肉体的领悟,然后将体内法力具象化,炼制成型,然后再使之离身于天地间,是为法天象地。

然而真正能够达到凝练出完整的、法力雄厚的法天象地者,一般都是凌云境以上的修为才能做到。

而元婴境的修士只能选择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进行修炼,并且练出来的法天象地的一部分也不能离开他们的身体,反而像是盔甲一般,可以穿戴在所修炼的部位上,被称之为附体法相。

在战斗中使用此技能够很大程度的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不过对于法力的消耗也是不低的。

刘裕身在空中,双眼微眯,他也没有含糊,运转起体内三成的灵力,朝着变人狍鸮的附体法相爪子劈砍过去。

一瞬之间,二者便交手了十次有余,刘裕的每一次攻击都被变人狍鸮直接用附体法相格挡掉了,而变人狍鸮的每次攻击都同样被侥幸躲过。

不过刘裕本就在之前面对母体狍鸮的战斗中消耗过大,所以他一直没有使用自己的附体法相。

并且虽然他的身子一直辗转挪移,躲避开了变人狍鸮的致命攻击,可还是被变人狍鸮的附体法相蹭到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轻微的皮外伤。

可是即便如此刘裕也没有心急,他在等待时机,等待变人狍鸮法力被耗尽或者法力运转不畅,露出破绽的时候。

于是他开始洞窟内上蹿下跳,就是不和变人狍鸮硬碰硬,其它那些寻常狍鸮此时也加入了二者之间的战场,只是它们实力差距太大,只能跟在刘裕的屁股后面到处乱跑。

变人狍鸮在和刘裕拉扯了几分钟之后,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消耗大半之后它也明白了刘裕一直不愿和自己硬碰硬的真实原因,于是它也在心中想了一击。

在变人狍鸮与刘裕的下一次碰撞之中,变人狍鸮故意露出了一个小破绽,刘裕心中也是露出满意的表情,抓住机会狠狠的就砍了变人狍鸮腰间一刀。

变人狍鸮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体被一下子砍飞出去,砸到了母体狍鸮的身边。

它继续扮演着痛苦的模样,这样的情绪在它掉在了母体狍鸮身边之后显得更加明显,它在看了一眼身边奄奄一息的母体狍鸮之后,它下一秒悲痛的仰天长啸。

刘裕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心中没有一点可怜,只有厌恶和恶心。

然后变人狍鸮突然就跟发疯了一样,只见它附体法相上的幽暗紫光变得明亮起来,似乎正在往其中疯狂的注入灵力。

刘裕见此心中冷笑道“这就上套了。”

变人狍鸮飞扑过来,对着刘裕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双臂,附体法相发出一道道威力十足的爪芒射向刘裕。

刘裕隔了数米远都能感受到那一道道爪芒的威力,还有带给他的威胁感。

他不敢迟疑,连忙运转体内的灵力到双脚之上,然后踩着脚下一直追着他的寻常狍鸮的脑袋,迅速的躲闪到一旁。

只听见接连不断的“嘭嘭”声从刘裕的身后传来,声音不大。

可是当刘裕用余光瞟了一眼身后,却看见了几道深不见底,长约五米的巨大抓痕出现在洞窟的石壁之上。

刘裕心中骇然,这要是被碰到,自己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吧。

不过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变人狍鸮的身上,所以在短暂的惊讶之后立马就发现了变人狍鸮双臂上的附体法相逐渐开始消散,他的双眼瞬间闪过一道精光。

“机会!”

刘裕当即便将体内七成的灵力注入了五成到手中的钢环大刀之上,运转起破骨伤魂刀,趁着变人狍鸮“虚弱”,双脚一蹬脚下寻常狍鸮的面门,直奔变人狍鸮的脖颈而去。

变人狍鸮在释放完爪芒之后便做出了一副很是虚弱的模样,在见到刘裕中计冲上来的时候,脸上更是做出一点不甘心,一点后悔,还有一点害怕的表情,身体也是手忙脚乱的样子向后退去,似乎它在试图躲过刘裕的致命一刀。

本来刘裕起初还对变人狍鸮的表现有些怀疑,现在在见到其面对自己竟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的时候,他就觉得稳了,于是连忙将自己体内剩余的二成灵力,全都注入到钢环大刀之中,钢环大刀在吸收了大量的灵力之后,刀身上都发出了轻灵的刀鸣。

刘裕欣慰的看着这把陪伴了自己整个修行生涯的钢环大刀,在自己这些年不断温润、使用下,似乎已经快要突破灵器的桎梏,变成法器了!

正在刘裕欣慰之际,他和大刀已经到达了变人狍鸮的身前,变人狍鸮的身后就是母体狍鸮,它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刘裕见状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一刀从变人狍鸮的左肩劈下,直接劈开了其防御力很强的外皮,瞬间钢环大刀就像是破开了坚硬的冰层,砍入了湖水之中一般顺滑,这一刀,直接从变人狍鸮的左肩处,一直劈到了它的肚脐处。

然而刘裕在得手之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因为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了,原来他们两者彼此都在给对方下套,最后反而是自己上套了。

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就瞄准的变人狍鸮的脖颈,可是就是这不可阻挡的一刀居然劈歪了,而且伤口处竟然没有流出一滴白色的血液!

这说明之前变人狍鸮那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一直是它假装的,不对,应该是从它被自己砍中第一刀开始,它就在给自己设套了!

刘裕心中大急,直呼该死,慌忙之中只想拔出自己的钢环大刀,却不料被变人狍鸮一把抓住了这把已经快要将它砍成“两半”的钢环大刀,爪子死死的扣着刀脊。

它的四只眼睛正用一种戏谑眼神的看着身前刘裕,然后右爪直接朝着刘裕的心脏抓去。

刘裕连忙歪倒身子向右边闪避,于是变人狍鸮的这一爪便径直洞穿了他的左臂,他当即胸口一闷,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而自己的左臂也因此废了。

可是他还是不想就此罢休,无论如何他也要把自己的钢环大刀从变人狍鸮的体内拔出来,可是变人狍鸮的力量之大,那把钢环大刀被它扣住,就像是长在了它的体内一样,无论刘裕怎么使力也拔不出来。

并且此时场面再度发生了变化,之前一直被刘裕当作狗一样遛弯的寻常狍鸮们也都跑着围了上来,它们恼羞成怒,咧开满是尖牙和两根獠牙的嘴巴,恨不得立马扑上来将刘裕的身体撕碎。

刘裕见到这般场景,也不敢再继续拔自己的刀了,因为身前的变人狍鸮已经收回了右爪,下一爪朝着他的面门而来!

刘裕只得迅速放开手,然后向着深坑中心的那顶废墟之上的树冠飞去,却还是没能躲开变人狍鸮的这一击,直接将刘裕已经废了的左臂,从之前的伤口那里扯断下来。

然后变人狍鸮毫不在意的直接将刘裕的断臂丢到了一堆寻常狍鸮的跟前,几只寻常狍鸮当即就啃了起来。

刘裕见到此番情形,再加之自己先前竟然中了那人形狍鸮的套,直接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

右手单手掐诀,直接引爆了那把还插在变人狍鸮身上,陪伴了自己一整个修行生涯的钢环大刀。

不过变人狍鸮也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刘裕接下来的操作,也是立马紧跟着刘裕一同飞身而起,跳到了离那只母体狍鸮,还有它嘴边张山、罗壮等人较远的位置。

然后钢环大刀爆炸,炙热的火花瞬间弥漫了洞窟的入口处,扑腾而出的气浪掀飞了被白色物质包裹着的张山、罗壮等人,落到了母体狍鸮的身后。

之后发生的事情,便是洛鸿、和为二人到了深坑之前的所见了。

可是现在现场的情况又发生了改变,洛鸿、和为二人被发现了不说,之前和为和刘裕脱口而出、异口同声道的“变兽”,其实是神界中那些隐匿在山海之间的古兽的一种进化机制。

在古兽中有以兽卵的形式诞生的,也有以幼兽的形式直接诞生的,并且因为它们体质不同于寻常妖兽,普通人类。

它们自出生之时,就身负一定的修为,并且大多类古兽的出生之时的修为都不低,但是也有循序渐进的成长方式。

就好比洛鸿等人遇见的狍鸮,它们是卵生古兽,所以当它们的卵落地的时候是元枢境的修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兽卵慢慢的孵化,它们的修为也是在逐渐增加的,因为它们的孵化其实就是吸收了天地间的灵力,当然母体狍鸮也会不时的给它们输送养分。

那么就是这样的一种孵化方式,也就造就了每一个新生的幼年狍鸮都拥有元璇境的实力。

而它们如果还要继续增长修为,那么就和几乎所有的其他古兽一样,完成“古仙三变”!

“古仙三变”,顾名思义,就是古兽若是想要修炼成仙,那么在它们的修行途中则需要经历“三变”!

即为变人、变兽、变仙。

变人,是古兽在修为达到结丹境时,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会经历一次为期三月的蜕皮期,也是“复活甲”时期,在经历了这个过程之后,古兽的修为就会达到结丹,而它们的身体也会脱离兽形,变成半人半兽的模样。

而之所以称它们的蜕皮期为“复活甲”期,是因为它们褪下的老旧外皮,能够为它们抵挡一次同阶攻击的致命伤害。不过在蜕皮期这段时间如果没有遇到任何致命伤害的话,那么它们褪下的外皮就会变成一张普通的兽皮,但是即便是这样一张普通的兽皮,也能在各大城池的商店中买卖一个极好的价格,因为除了能够抵抗一次致命伤害的特效没有了之外,其余与这类古兽相关的其它能力都能够得到八成左右的保存。将之改制成软甲、内衫都能够给予修士、凡人们一定程度的帮助和保护。

变兽,则是古兽在突破元婴境,进入地衡境时需要经历的一个阶段,过程和变人时几乎相同,褪去旧皮同样具有相应的特效,只是因为古兽修为的不同,旧皮的功效也会得到相应程度的提升。但是这个阶段的古兽皮,在神界流通的市面上少之又少,古兽自身也舍不得随意丢弃,因为它们也可以赠与那些修为弱于自身的年幼古兽使用。变兽成功后,古兽的修为会达到地衡境,并且它们的身体会再次变作兽形,但是它们的体型会变大。

变仙,是古兽修行的漫长生涯的最后一步,只要能够变仙成功,那么它们就也算是位列仙班的“古仙”了。只是这一步,难!当古兽们修为达到凌云境的巅峰,想要脚踏凌云,身比齐天的时候,和修士们一样,都会遇到来自天道的最后一劫——雷劫!来自九天之外的天道神雷,会在古兽突破的时候于空中降临,成者,仙也;败者,泯然众人也;甚至有更可悲的,直接被神雷劈得身魂俱灭,身死道消。而成功闯过的古兽,修为便会来到神界的巅峰,齐天境,而它们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位列仙班的古仙。

所以到了这个境界的古兽,会更加珍惜自己蜕下的旧皮,这也是天地初开时,天道给予它们的优待和偏爱,因为它们自始自终都遵循着天道的旨意,独善其身。

却不像修道的人类,总要与天同齐,甚至凌驾于天道之上,成为真正的仙!

而现下洛鸿等人遇见这只人形狍鸮此前就是处于变人境,可是现在它身上那张布满了伤口的兽皮正在慢慢褪下,也就意味着它正在迈入变兽境。

和为和刘裕都对狍鸮一族有不少的了解,前者的先祖曾经和东衡山山主一起整治过狍鸮一族,后者则是已经修行了上百年,亲耳听说过狍鸮一族危害滇野的传说。

所以他们在见到人形狍鸮正在踏入变兽境时,心中都着急不已。

和为也不再计较之前刘裕暴露自己和洛鸿二人的事了,他只是匆匆的交代了洛鸿一句。

“我们不能再等了!”

然后他便跳下了深坑。

山海万灯明

山海万灯明

作者:酿坛橙酒类型:奇幻玄幻状态:连载中

《山海万灯明》是作者“酿坛橙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洛鸿莫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哼!百姓惴惴不安,自然是因为朝廷、大夏的不力,滇野城镇守边境多年,每年增派的驻边将士却逐年减少,南下的月丘国的走尸却日渐增多,莫说是城中的老百姓,即便是城门上的将士们都早已是疲惫不堪了!”洛鸿和洛灵同时朝说话的壮汉看去,只见他穿着一套灰色衣裤,一头蓬松的短发,粗糙肥胖的脸上满是油光,他的背部腰带上...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