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热门小说《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林雨鹿岑砚楠

热门小说《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林雨鹿岑砚楠

时间:2022-09-22 12:37作者:如同青山入怀 标签: 小说推荐 岑砚楠 林雨鹿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如同青山入怀的《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夜阑更深。车前方,路灯光像两条长长的火龙伸向仿若城堡的岑氏庄园。黑色轿车缓缓行驶过镂花铁门。在即将抵达主门时,老远便看见,那威严耸立的大门两侧,站立长排井…
第 3章 病弱金贵少爷

夜阑更深。

车前方,路灯光像两条长长的火龙伸向仿若城堡的岑氏庄园。

黑色轿车缓缓行驶过镂花铁门。

在即将抵达主门时,老远便看见,那威严耸立的大门两侧,站立长排井然有序,全副武装手持枪杆的健硕士兵。

车缓缓停靠在了主门。

等候多时的张界坤上前俯身开车门。

“林先生,总理有要事找你相商。”

下车的林宇录神情严谨的朝张界坤点头。

当张界坤视线看向一同下车的林雨鹿时,神情显然有一瞬的诧异。

眼前少女一袭白裙,外面套了个男人的皮夹外套,裹得严严实实。那张秀清静俏的脸上,也有些苍白无力,眼睛下方更是黑眼圈明显。

像是刚从鬼门关爬出来的一样……

张界坤的诧异稍瞬即逝,神情如常的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父女二人跟着他进入宅内。

前面引路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浑身正气。

此人是岑砚楠父亲岑国桦的政治秘书,而岑国桦是这个国家的总理。

林雨鹿若有所思。

林爸在前世,也仅仅是在商业上和岑家有过几回来往,和岑国桦可不是什么熟人关系,但现在岑总理却找林爸有事商议。

林雨鹿低垂着眼,这个世界,除了人没变,故事走线怕是乱的一团糟吧?

她现在算是两眼一摸瞎了,也不知道那小黑什么时候出现。

“林小姐,二少爷找您,这边请!”

林雨鹿抬眼扫向说话的人。

是一位穿着制服的女佣,她微屈着身,低着头,手臂横摆式做着请的姿势。

前面的林宇录停下脚步,和林雨鹿对视。

“林先生,这次相商事议恐怕要花些时间。两个年轻人也有话聊,不妨让林小姐去二少爷的住处等候吧。”

一旁停下的张界坤朝林宇录语气温和的说道。

林宇录略略皱了皱眉,他这女儿不知为何十分惧怕这个岑家二太子……也不知道现在好了些没……

林雨鹿朝林爸笑了笑

“林爸,你和张叔去吧,我去二少爷那里转转。”

她得去会会这个多出来的二少爷是哪号人物。

他女儿脸上端的是笑意平常,并无以往的恐惧胆颤。

林宇录心中的忧心消除,顿了片刻

“去吧。”

林雨鹿朝林爸和张界坤点了点头,走时特意瞥了瞥前方不远处的大厅。

大厅外两侧均站哨着仿若木桩的持枪士兵。灯光笼罩的厅里面,数十几个西装革履的政治官员唇枪舌战激烈的谈着什么,神情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态。

这个世界真的要世界大战了?

林雨鹿沉思默虑的回过头,跟着女佣往一条深幽长廊走去。

穿过长廊,一栋独立精致别墅错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

离近了,刚才那似有似无的声音越发清晰了起来。

别墅里面的人,在弹钢琴。

那琴声说不上好听或不好听。

那音调异常冰凉,仿佛让你坠入深如暗夜的海水里,有种无形的力量,让你不得喘息,最终沉没漆黑海底。

林雨鹿眉头都拧成花了,这琴声给她一种很不好的感官。

女佣带领着她进入大厅,走向三楼。

那听着让人很不痛快的琴声越发清晰。

两人在一处实木门前停下,女佣朝林雨鹿躬了躬身,转身就往楼下走去了。

“诶?”

林雨鹿看了看离开的女佣,又看了看紧闭的木门,神色莫名。

她搭上门把,准备推开。

或许是即将接近尾声,里面的琴声骤然如咆哮的深海般荡人肺腑起来,林雨鹿神情一顿,没有犹豫的推开了木门。

随着木门的打开,那撼人心魄的尾声,画上了静止般的句号。

房间须臾间寂静无声。

林雨鹿站在门边,看着屋里的景象,神情恍然怔愣。

里面宽敞的空间极简清冷,只有一架矗立的黑色贵气冰冷钢琴。

琴上的香薰蜡烛点亮着整间琴房,少年身姿秀颀如松柏,慵懒的坐在椅凳上,优雅修长的腿交叠着,阴幽的视线像刺青般盯着门边的她。

少见的,他的眼睛是林雨鹿为数不多的,些许不敢直视的目光。

他的眼晴里有最深的暗,也有最亮的光,就像是被烈火灼烧过,沉重的让她无法承受,仿若下一秒,那种炽痛会贯穿她的灵魂一起灼灭。

林雨鹿垂下眼睫,思绪有些风中凌乱。

她惊疑的是少年那张脸,那分明是岑砚楠的少年时期。

难道他身份变了?

从第一继承人变成了岑家二少?

这也不对啊!

岑砚楠比她大三岁,她现在20,按时间推算,那变态男人现在不是已经是屌炸天的牛人了吗?

而且上一世,男人23岁时,那身材气度完全是和少年时期两个模式,那纯纯是个荷尔蒙爆棚的野味男人啊!

那这个18、9岁的少年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世界连人的岁数都变的异常了?

女人低眉沉思,神态沉静,周身气质冷傲且内敛。

岑子砚眸光微闪,若有所思。

他徐徐起身,步伐缓慢朝女人走去。

林雨鹿似有所感,抬眸的瞬间,她的下颌被少年的手掐住了,被迫抬头与之对视。

“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少年笔挺地站立,低头俯视着她,眸子漆黑如深潭,须臾,暗默的视线缓缓扫向女人抬头高仰的脖颈,那上面绳索勒痕明显。

寒潭般的眸底掠过一抹什么,浅色薄唇上扬起诡异弧度。

林雨鹿那美眸里的凉意逐渐上升,像看敌方士兵般直射少年。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敢这么嚣张的对待她。

她凉凉的勾唇,在少年没反应过来时,她掐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一个扭身,直接给少年来了个过肩摔的教训。

下一秒,少年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被林雨鹿用力压制着得动弹。

岑子砚静漠转头,盯向少女。

他眼尾处的猩红逐渐显现,那张白皙俊美迷人的脸庞骤然上升的是诡异难说的笑容。

林雨鹿手下的劲没有松动,她眉梢微蹙,眸子像锋利的箭尖凝视着少年。

这个少年怎么回事?

有猫病?

还是被她的过肩摔摔傻了?

“你是林雨鹿!”

少年说出这句肯定无比的话时,似乎是用了浑身的力气,使得他全身都在颤抖,似乎是在兴奋着什么。

手下握住的手腕变得滚烫,林雨鹿觉得这少年有些奇怪,猛地抽开了手,站起了身。

少年双手得以解放,却不见起身,他修长身姿趴在地上,甚至有些诡异的,低低的发出来瘆人的笑声。

他在笑什么!

林雨鹿眼皮一跳,蹙眉俯视地上的少年。

阴月冷冽的亮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屋里,投射在了少年的白衫身上,丝绸般的发丝上。

从外形上看,他的确是岑砚楠的少年模样,可他这性格怎么和上一世有些不一样。

上一世的他,明明是个很沉着冷峻且傲慢的脾性。

这怎么看都…指不定有点啥猫病……

“你是岑砚楠?”

林雨鹿语气不爽的问出声。

“咳…咳…咳咳……”

少年难受的蜷曲着身体,似乎很是痛苦。

林雨鹿双眉紧锁,蹲下查看。

凑近了,她又发现,少年凤眼泛起云雾,眼尾猩红和水泪交融,睫毛夹着雨露不停轻颤着,很是痛苦和可怜。

岑子砚喉咙沙哑的发不出声音,呼吸困难到窒息,他抬手紧紧拽住凑近的林雨鹿,黑眸直直盯着她。

少年的脸憋的通红,他身体状况不对劲!

林雨鹿想快速扒拉开被他紧拽的衣角,却是第一次没挣脱,使了重力才成功,她赶忙往门外跑去。

“喂!有人在吗?二少爷倒地了!”

她刚喊出声,楼下踢踢踏踏的急促步伐便响了起来。

上来了两位保镖和刚才那女佣。

当他们把少年背起来时,孱弱病态的少年突然伸手精准的抓住林雨鹿的手臂。

他脸色苍白,眸子猩红,声音暗哑

“我…是岑子砚!不是岑砚楠!记住!”

少年说完,便晕了过去。

林雨鹿……

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

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

作者:如同青山入怀类型:小说推荐状态:连载中

《世界崩塌:神主甘愿蜷伏我脚下》,是作者大大“如同青山入怀”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林雨鹿岑砚楠。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黑色柯尼塞格上面走下一道高大冷峻的身影,气场富有威势,神情却阴霾密布,以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浮沉而浑浊起来。比较反差的是,他怀中正拥着一个粉色骨灰盒。男人看盒子的视线更是诡谲隐异,有悲凉痛苦,有病态癫狂绝望,也有强烈的不甘和委屈,种种情绪在那黑眸潭水里起伏跌宕。林雨鹿在男人这样的视线下头皮发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