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资讯›段熙熙陆誉沉(段熙熙陆誉沉)小说目录列表阅读-段熙熙陆誉沉最新阅读

段熙熙陆誉沉(段熙熙陆誉沉)小说目录列表阅读-段熙熙陆誉沉最新阅读

时间:2022-09-22 12:50作者:虫二二二 标签: 段熙熙 现代言情 陆誉沉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原来枕边读物也能成精》讲述的段熙熙陆誉沉决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段熙熙被带到了附近的诊所。“你干嘛?”段熙熙前脚说了人的坏话,有些发虚,她还顶着一个歪歪扭扭的马尾,有些滑稽。陆誉沉扫了一…
第3章 事端

段熙熙被带到了附近的诊所。

“你干嘛?”段熙熙前脚说了人的坏话,有些发虚,她还顶着一个歪歪扭扭的马尾,有些滑稽。

陆誉沉扫了一眼,没搭理,他简单的对医生说了句,“肩膀受伤了,您给看看。”

段熙熙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推动向前走了半步,很自觉地扯了扯衣领,她白嫩的皮肤下,露出了一大片紫红的淤。

“哟,你这怎么搞的?”医生看了一眼问道。

段熙熙摸了摸鼻子随便含糊了过去,“不小心摔了,撞墙上了。”

陆誉沉几不可微地蹙了眉,只听见医生说“你先坐吧,肌肉损伤,等我忙完拿点喷的和膏药给你。”

段熙熙点头,她又问医生要了个口罩,递给了陆誉沉。

“怎么,这么不待见我?”陆誉沉一哂,抱臂靠在墙边,低头看着段熙熙,突然觉得段熙熙歪歪扭扭的头发极度不顺眼,他伸手扯了下来,顺手将发圈套在了自己手上。

段熙熙本来就对自己扎的头发不太满意,没在意陆誉沉的举动,顺带摇头,松了松头发。

陆誉沉规规矩矩地穿着蓝白色的校服,带有一股子的少年味,在细碎的光影下,柔和了棱角,细软的头发打着卷,耷拉下一双好看的眼,看上去乖极了。

如果他没拨手在自己脑袋上弹了个闹蹦儿的话!

“我本来就讨厌你啊。”人设设定就是如此。

段熙熙吃痛,捂着头恶狠狠盯了回去,她理所当然地说着,没在意陆誉沉深敛的眸光。

【系统触发任务随机概率,虐待男主成就 1,注每日上限为五次】

段熙熙!!?鸡肋系统,不早说。

“你太惹眼了,活脱脱的花孔雀,我可不想让人看见我俩一块。”这不坏了我的名声,崩坏我的人设吗!段熙熙一脸嫌弃,说着还特地挪远了些。

【系统虐待男主成就 1】

“可惜…”正好空了一个人的位置,陆誉沉朝空位一坐,将口罩套在了段熙熙脸上,他恶劣一笑,平平带了些匪气,“段熙熙,晚了。”

a市的春天总是绵雨后见太阳,带着些湿气的暖,总容易勾起瞌睡。

段熙熙迷迷糊糊睡着了,她安安稳稳地搭在了什么东西上,肩膀被压得有些痛,下意识又往上靠了靠。

【滴,检测数据波动,系统程序修复中…】

梦里,段熙脸上挂着青紫的淤伤,脸有些发肿,躲在阴暗的楼道,坐在上一层经过的楼梯上。

她又因为“勾引”宋丽的情夫,被宋丽打出来,这是第几次了呢,段熙一片空白的盯着头顶回旋的楼梯,望不到头。

她从一个炼狱跳到了另一个炼狱,在母亲一遍遍的教诲中,在夜里缩在房间里听着露骨的言语,直到早上打开那扇门,忍受着一个又一个男人赤裸的目光。

周围的一切都无声,更刺激着段熙敏感的神经,放大了她的感官,楼道传来了脚步声,她止不住缩了身子。

她露出一只眼,看见林宛滢提着一篮子的菜,左右手带着两个孩子。

“小沉,今天怎么又和同学打架了?”林宛滢看见陆誉沉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终于还是没拉下脸。

陆誉沉腰板挺得很直,他摸着自己的耳朵,另一只手下意识地贴紧放裤子兜里的助听器,咬着唇没出声。

他们僵持了很久,林晓楠扯住了林宛滢的衣角,“妈妈,我们带哥哥进去吧,我们回家吧。”

林宛滢最终还是泄了气,她打开门,打开了客厅暖黄的灯,带着林晓楠走了进去。

在黑暗处,段熙的眼睛被暖黄的灯光占据,她瞳孔轻颤,对上了陆誉沉的视线。

林宛滢转头,“小沉你愣在那干什么,进来把门带上。”

“嗯,东西掉楼道上了。”陆誉沉转身,从兜里掏出来一盒创可贴,他走了几步,又犹豫了一下,放在了段熙靠脚的下一层台阶。

段熙眼底暖黄的光被熄灭,她盯着创可贴,伸手捡了起来,“多管闲事。”

段熙熙的眼皮粘得厉害,她睁开一条缝,袭来一股陌生感,很快她意识到这里是诊所。

段熙熙竟靠着陆沉睡着了,她不动声色地盯着陆誉沉看,少年的睫毛很长,眼尾竟有一颗浅浅的痣,果然是只风骚的花孔雀。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段熙熙摸出来看,已经两点了,估摸着快上课了,苏晔发来一串的消息,还有未接电话。

段熙熙草草看了一眼,发现了赵匀给她发的消息。

[赵匀段熙,周末出来玩]

[段熙不去]

手机又振动了几下。

[赵匀铭哥的局]

[赵匀真不去?]

[段熙不]

[赵匀你的新情敌也在,你不会是怕了吧]

[段熙?]

[赵匀你们隔壁职高的,你给我点好处,我卖你点情报]

[段熙别瞎,你找错人了]

段熙熙收了手机,见人还没醒,她突然狡黠一笑,毫不留情地给了陆誉沉一个脑瓜崩,“好学生,你要迟到了。”

【系统虐待男主成就 1】

陆誉沉睁开眼,浅色的瞳印着段熙熙得意洋洋的眼神,他一只手拽住了段熙熙弹脑瓜回缩的手,“好学生都不急,你急什么?”

空出的另一只绕过段熙熙的脖子,护住了她的后脑勺,轻轻往下摆了摆,没有贴药膏,“先把药弄了。”

段熙熙有些痒,她轻易挣开,弄了弄口罩,脱口而出,“多管闲事。”

“要人伺候?”陆誉沉没抬一下眼皮,他从袋子里抽出云南白药,一手握住了段熙熙纤细的脖子,简单粗暴地朝宽大的衣服缝里喷了好几下。

段熙熙下意识往后缩,被人囚住,她被弄得一股子药味,她憋着气被人拎出了诊所,走了好一段路,段熙熙停住,“陆誉沉!我问候你大爷!”

【系统虐待男主成就 1】

一下午的时间,整个年级都知道了王敏敏对陆誉沉的心思,王敏敏的脸色十分难堪。

最后一节1班和11班都是体育课,王敏敏一眼就看见了躲在树荫下的陆誉沉。

她忍不住跑过去,“你为什么要把我给你的情书传出去!?”

“啊…”陆誉沉快速滑动屏幕的手指一顿,上边还挂着是消消乐的游戏界面,缓了一下才想起,懒散的抬了下眼,“我丢了,正好,回应一下,我不希望有人影响我的学习。”

陆誉沉没在意王敏敏什么反应和表情,眼神投到了远处,正在颠羽毛球球明艳的身影,他注视手腕发圈,低喃了一句,“长得好看的话,倒勉强可以接受。”

段熙熙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穿着宽大的短袖,将外套套在腰间,勒出了细腰,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握着羽毛球拍,细白的胳膊时不时向上划出一点弧度,在一群人当中尤其出挑,一眼就看到了。

“熙姐,放学去玩吗?”苏晔换了装备,穿着篮球服抱着篮球。

段熙熙摆了摆手,意示他自己去,她脸上空白,扒拉了粘黏在脸上的碎发,无聊地东想西想,开始盘算着成就值。

她每天骂够陆誉沉也得小一年达成,啧,真欠骂啊…

段熙熙颠累了,自己坐在操场边缘,剥了兜里最后一个水煮蛋。

操场边台阶上歪歪扭扭放了一排书包,段熙熙注意到一个白粉色的书包旁别了一把加长的长尺。

段熙熙一猜就知道那是谁的了,余佳似乎也注意到了段熙熙的视线,只见余佳蹲在一堆书包里,露出头,对着段熙熙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我…初中…就习惯…收好…书和文具,高…中的书太多…装不完…文具倒可以。”

段熙熙木愣地点了点头,将水煮蛋一口塞到了嘴里,她被噎了一下,使劲捶了捶胸口,一个保温杯递到了她面前,段熙熙捧着喝了一口,缓过来了。

“谢…”段熙熙看清人,话音陡然一转,“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余佳慌忙摇头表示没有要段熙熙感激自己的意思,她抱着保温杯又一个人坐了回去。

段熙熙突然发现这个有些结巴乖巧的女孩其实存在感很低,身边居然没有一个朋友。

段熙熙摸着下巴,深深地想,或许这是一个帮助余佳找寻自我的一个突破口…

下课铃声响起,打断了段熙熙的思绪,操场上一下子人声喧嚷起来。

林佑刚打完球,笑嘻嘻地看着树荫下的陆誉沉,“沉哥,一起走啊。”

陆誉沉合上书,把手机揣回了兜里,“不了,有事。”

段熙熙捡了包却被体育老师叫住,收拾了器材往办公室弄。

悬空的艳阳,散发着粲然余晖,携白云裹挟着的蓝,衬着操场上的国旗分外的红,少年逆着光站在操场上,单薄得有些不像话。

陆誉沉抬头一眼就看见了段熙熙,段熙熙扯了扯嘴角,“林姨的意思?”

“嗯。”陆誉沉含糊了声。

段熙熙抬腿走了几步,手机振动了一下,她看了眼屏幕,目光一敛,朝向校门口看了一眼,果然一个黑色的轿车停在了路边。

“跟林姨说我回家了。”

陆誉沉扫了她一眼,又朝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从段熙熙手里抽出手机,输了一串数字,又将手机摁在了她手里,“段熙熙,别让我…”他一愣,把“担心”两个字咽了回去,“别让我找你。”

陆誉沉看着段熙熙的背影,确定她不会回头,一双浅棕的眼瞬间充满戾气,他眼底的寒霜毕露,沉着声冷冰冰的像是对着空气自语,“再警告你一次,别搞她。”

段熙熙钻进了车里,驾驶位上是宋丽的情夫,他们早上碰过面,宋丽坐在副驾驶,扭头看她,作了一副贤良的派头,“小熙,在学校有好好学习吗?”

“去哪?”段熙熙没接宋丽的话,她因为段熙的记忆,对宋丽没什么好感,甚至有敌意。

冯立平发动车,从后视镜看见了一脸戒备的段熙熙,在他眼里段熙熙就像一只漂亮的小猫,他亲切堆笑,“小熙,我和你妈妈带你去吃顿饭。”

“是呀,你冯叔叔推了应酬特地来陪我们,接我们吃顿大餐。”宋丽面色红润,可见被哄开心了,对段熙熙也没那么抵触。

段熙熙冷着脸看这两幅嘴脸,“别,我对大餐厅的东西过敏,只吃得开路边摊。”

宋丽嘴角一僵,想发作但碍于冯立平在场。

“你们把我停路边吧,我自己回去。”段熙熙把玩着指头,发现自己的红指甲居然有些开裂。

“段熙!”宋丽加重了声音,“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算了算了,别生气。”冯立平给宋丽顺了气,又提议,“不如我们放小熙回去,再去买买菜,你不是总说要给我露一手吗?”

宋丽亮了亮眼,眼角的细纹因为笑意加深,她娇嗔了一声,“都依你。”

车一停,段熙熙毫不留念地拉开车门走进了居民楼里,她看见一格一格的窗子里生活的烟火气,没由来生出羡慕。

段熙熙站在楼下好一会,她看见草堆里一个黑团子,金棕的兽瞳在夜里格外醒目,她蹲下身叼起它,“迷路了?”

黑团子扒拉爪子,攀在了段熙熙怀里,圆溜的脑袋拱着她的手掌。

“我可没吃的。”段熙熙将猫抱到了草地,忍不住摁住猫头嘀咕“眼力见差的小家伙,下次找个好的碰瓷吧,像我这样的,就不太行。”

她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拉开房间门时卡住了,段熙熙一愣,她拎着钥匙串上琢磨起来,拿了最小的那个钥匙插了进去,门开了。

房间里的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书桌上很干净,她走进拉开抽屉,里边放着一整打的空白草稿纸。

段熙熙推开窗,她打开衣柜,嘴角抽搐了几下,清一色的吊带款裙子,换季的几套校服被压在最下边,露出一个角来。

段熙熙捏着酸痛的肩,从一堆衣服里找到一件白t,她就着干净校裤,换下了带着药味的衣服。

段熙熙瘫在床上,她看着手机里一串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手指点了点屏幕,敲出三个字,陆孔雀。

今天段熙熙的手机格外安静,她掏出书来,抽出草稿纸对着数学答案,对有的题仍不能理解,她想着哪天去买买资料逛逛人穿的衣服。

高一没有分科,什么都要学,对于段熙熙太吃力了,她只能着重抓抓数学和外语。

段熙熙看完数学,勾了不懂的地方,左右找了耳机,准备放放英语听力,门被敲响了。

宋丽看见在书桌上的段熙熙,不由说道“你长期这样怎么保持好的体态,还有你那黑眼圈怎么回事,平时不是告诉过你要注意爱护自己的皮肤吗?”

“我回来嘴馋吃过了。”段熙熙不接话,下达了逐客令,她想到什么,语气平平的,“噢对了,你们之间的相处别把我带上,否则我有很多办法搅了你们的兴致。”

宋丽的脸瞬间青一片红一片,她不好发作,只得低声呵道,“段熙!要不是你冯叔叔,你以为我愿意管你?”

宋丽关门走了,段熙熙听见客厅隐约传来两个人说话调情的声音。

她锁上了房门,去洗漱,卫生间的洗漱台上摆放着一列护肤品,段熙熙拎着瓶子看了眼标签,随手擦了擦。

段熙熙一到点就困得不行,她有些感慨这副身体的瞌睡劲,让有入睡困难的段熙熙有些羡慕了,她坚持看完书,带上耳机,入了睡。

一夜无梦,段熙熙被铃声叫醒,她盯着天花板缓神,突然蹦起来,利落地搞完,拎着书包风风火火的走了。

11班的早读依然保持着原有的风俗,她头一碰桌子就睡过去了。

直到段熙熙感觉有许多目光朝她聚拢,她迷迷糊糊抬起头,有些心虚地挠了挠脸,“?”

张成良笑吟吟地,他回答了有人提出的疑虑,“这次数学测试最高分确实是段熙,大家要保持学习劲头努力学啊。”

段熙熙???我费尽心思的树人设,没想到诸位比我还努力。

余佳捏着三十分的卷子,眼睛亮亮地盯着段熙熙看,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段…熙…,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

段熙熙拿着卷子跟见鬼似的打量,原来七十一分就可以称之为11班数学天花板了,她随口含糊,“啊…我买的abcd骰子开过光。”

好死不死,段熙熙桌角摆放着一个白色的骰子,是苏晔用纸团加修正贴加工而成的,余佳正瞪大眼专注地盯着那个“开光”的骰子。

段熙熙把骰子从三八线弹过去,“看你这么蠢,赏你吧。”

余佳捧着骰子,如同捧着圣物。

坐后边的苏晔在睡意朦胧之际,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段熙熙的励志事迹被张成良带在嘴边说了好几天,凡事他带的班都听了一遍,以此激励他的学生们,不要居安思危。

段熙熙!!!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想篡位。

一直到周末,段熙熙过得还算安稳,她上完这周的最后一节课,被苏晔叫着去吃烧烤。

“熙姐走去吃烧烤,我请客。”

段熙熙一下子来了兴趣,“你请客?”

“哪能让熙姐掏钱。”苏晔习惯性的弯腰,对着段熙熙咧嘴笑。

段熙熙点头,拍了拍苏晔的肩,表示孺子可教也,“下次姐请你吃好的。”

苏晔带着段熙熙到了学校附近的烧烤摊,刚坐下,就有人攀过来。

“苏晔?这不是我兄弟吗?怎么不请哥们儿喝一杯?”

苏晔这人和谁都能聊上几句,浓眉大眼总挂着笑,和人没什么距离感,加上他家里是开矿的,挺有钱,对钱其实没什么概念,一张整天傻笑的脸上,头顶着偌大几个字,“好骗的暴发户”。

苏晔摸着下巴打量,实在想不起这是谁,他假装认出来了,恍然大悟的样子,却憋不出半个字。

“行了行了,你谁啊?”段熙熙正拿着纸擦桌子上的油,她掀开眼皮,一双漂亮的水眸里全是不耐烦。

钱祎听见女声,舌头抵了抵后槽牙,正准备发作,“关你屁…”事。

他看着段熙熙愣是噎住了,女孩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仍然很白,五官格外好看,脸上有些许婴儿肥,眼角微微上挑,带着股媚劲,细长的眉拧在一块,看着奶凶奶凶的。

“哟,哪找的妞,这么正。”

“啧,这种货色得花不少钱吧。”钱祎眼睛发直,靠近段熙熙,正准备坐下。

“你乱说什么!”苏晔怒吼,大力把钱祎往后拽。

“没tm叫你说话。”钱祎转身推攘,抬肘撞在了苏晔小腹上,苏晔表情痛苦,往后撤了好几步。

这一下子点燃了段熙熙,她感觉有火从眼睛里冒出来,狠狠往钱祎腿肚子踹了一脚,又抓起桌子上的筷子往钱祎身上砸。

钱祎没稳住撞倒了地上好几个玻璃瓶,发出脆响,引来很多目光,他吃痛爬起来,有些挂不住脸,“我操你m的贱货!”

“烂货tm来教你怎么做人。”段熙熙笑了一声,感觉一股气直冲脑门,她也顾不上什么了,她还会怕这种二流子吗?

段熙熙紧抿唇线,三两下抄起桌子上的铁盘,往钱祎头上打,周围的人连忙散开,躲在一旁看热闹,有几个拿着手机录着。

“操!”苏晔咬牙,抡起拳头大步走向钱祎,眼前却发黑,一个趔趄,栽倒在了地上。

钱祎感到一阵昏眩,他下意识捏住了段熙熙细长脖子,往后撇,如同拎猫一样。

段熙熙呼吸一紧,她捏住钱祎的手骨,毫不留情地往后掰。

段熙熙的力气大得离谱,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刮过他的脸,她压抑着腥铁味挤出字来,“我的人也是你tm这种杂碎能欺负的?”

“操!贱…”

又是一个巴掌,“烂货来看看你嘴里能吐些什么出来。”

接着段熙熙熙连扇了钱祎好几下,她握紧发麻发红的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烂货来把你tm打得妈都不认识。”

钱祎终于挣扎开,粗鲁地撞倒了另一张空桌子,他捂着扭曲的脸,啐了一口血出来,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段熙熙,“臭表子,给老子等着。”

段熙熙捞起苏晔来,见人脸色很难看,她将兜里的钱全掏了出来放在摊位上,又捡了张二十的,穿过人群把人送到了出租车上。

出租车停靠在了医院边,出于各方面考虑,段熙熙用苏晔的手机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

她扶着苏晔下车刚落脚,被一个小姑娘挤到了一边,小姑娘扶住了苏晔,不善地盯着段熙熙。

段熙熙从她的眉眼猜出这个人应该是苏晔的妹妹。

苏晔的父母有些难堪,跟上来先为他们家小姑娘的言行道了歉,又说“小熙,麻烦你了,一个人回去多不安全,来前我们联系了你的妈妈,一起进去等等吧。”

“……”宋丽能来就有鬼了。

“熙…姐…”苏晔恢复了些,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如何起头。

“行了行了,好好去看看。”段熙熙向苏晔投去目光,她披上校服,朝苏晔摆了手,这才转头应付苏晔的父母说,“没事的,叔叔阿姨,你们先去顾苏晔吧。”

正准备走,她看见苏晔还站在原地,没被苏清皎拽动,惨白的脸挂着违和严肃的表情,她垂下眼玩弄着红肿的手,笑得随意,语调散漫,像是没发生过什么,“没事,去吧。”

她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手有些痛罢了。

昏黄的路灯下,投下段熙熙的影子,她看着他们拢成一团打在地面的身影,有些发怵。

直到兜里的手机震动,叫段熙熙收回了视线,她看见了一条消息,是赵匀发的。

[赵匀段熙,你哪呢]

[段熙大马路边]

[赵匀酒局来吗,铭哥请客]

段熙熙打了一排字,“给分配回家吗”,还没发出去,她恰好抬头看见一轮皎白的月,被吸引了目光。

一旁人造的死水映着夜空,今晚的星星并不闪烁,只有凉风时不时勾着段熙熙的头发,她揉了揉鼻子。

“哭了?”陆誉沉换了一身常服站在段熙熙面前。

宋丽打给林宛滢的电话被他截胡了,他默默听着宋丽的牢骚,最终挂了电话,顺便翻到了段熙熙的电话号码,记了下来。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公交车收班的交际时刻,陆誉沉在楼下便利店借了大爷的自行车,他取下助听器放兜里,一路骑车奔来。

医院门口没有段熙熙的身影,陆誉沉停靠了自行车,戴上了助听器,正准备给段熙熙打电话,就发现了花坛边的一小团。

原来枕边读物也能成精

原来枕边读物也能成精

作者:虫二二二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网文大咖“虫二二二”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原来枕边读物也能成精》,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段熙熙陆誉沉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靠,落差好大!【叮!欢迎来到《承蒙佳幸》,女配系统竭诚为您服务,宿主身份为女配段熙】【请完成系统任务以此推动剧情进展,任务如下:一、维持人设,虐待男主达成成就1500;二、二、】系统卡顿了一下,继续复述着。【维持人设,帮助女主找寻自我,任务成功将获得90%的支配度,解除禁锢选择自己的人生…】“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