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你都无敌了,不用再隐藏身份了
你都无敌了,不用再隐藏身份了 连载中

你都无敌了,不用再隐藏身份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右脑恋爱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叶彩凝 都市小说 陆凡

小说《你都无敌了,不用再隐藏身份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凡叶彩凝,文章原创作者为“右脑恋爱”,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手还没碰到陆凡,就被一阵滔天的热浪震飞到十米开外,公文包跌落在地,里面的资料在空中飞散。看热闹的司机见阵势不好,开着出租车一溜烟跑掉了。陆凡把打了个响指就引发了一场浩劫的中指和拇指放在嘴边吹了吹,望着一动不动跟个死猪一样趴在地上的西装男,心里冷笑。辱我堂堂云天战神,你还不够资格,我才用了一成的力气你...展开

《你都无敌了,不用再隐藏身份了》章节试读:

玄武商会公园。

这个点别说是人了,就连鸟都没有一只。

陆凡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坐在石头上打坐。

白色的烟雾缭绕周身。烟雾中,他的身体逐渐透明,神识缥缈,在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过后,终于进入了《九阵玄阳诀》的阵图中。

《九阵玄阳诀》一共有九层,陆凡已经练完全部的阵图,但不知怎么回事,最近他功法的效果比以前弱了很多,每次施功之后都会元气受损,必须花一倍时间炼丹打坐炼气,才能把损耗的元气补回来。

作为一个修炼者,补回用功损耗的时间和精力太大,将来面对大漠集团的决战之时,很难有绝对的胜算。

所以陆凡花了不少时间在查找问题,填补漏洞的试验中。

可这一次,情况有些奇怪,元气源源不断地从丹田中释放出来,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

只些许功夫,居然浑身充满了活力,甚至头顶也冒起了白色氤氲,这是进入化境了,陆凡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连忙聚精会神起来。

不到半个小时,内生的元气总算耗尽,他呼出一口浊气睁开眼,满脑子都是不可思议。

“难道是那益气丹?”

“可之前我炼了那么多次服用从来没有这种效果,而且益气丹只是一般的丹药而已,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效果?”

陆凡思忖了一会突然一拍大腿“问题一定出在叶氏集团大楼的地下实验室里,那儿一定有什么风水在影响着。”

他刚要起身,耳朵却捕捉到一丝常人无法察觉的声音。

声音是从公园中心的闲置的建筑中发出来的。

隐隐约约传来爆喝以及冷兵器交击,其中还夹杂着不少污言秽语。

消化完益气丹,陆凡现在精力充沛,感官的灵敏度是普通人的十几倍,这种熟悉的声音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有人在打架,而且都是练家子。

陆凡根本不想管这些闲事,反正也威胁不到他,继续打坐调理,只是转眼,声音由远而近,居然朝这边移动过来,一会的功夫,居然打到眼前了。

一个穿着皮衣,头发火红色的少女看见石头上正襟危坐的陆凡,立刻停住脚步,冷冷的审视者。

也就在这时候,后面的追兵也赶到了,十几个黑衣壮汉将她团团围住。

她此时皮衣被割开了好几个口子,一只手上满是血污,却不知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少女喘着粗气挺了挺后背指着陆凡冷笑一声“原来你就是马魈?”

陆凡“????”

“我只是普通游客,你认错……”

“还我二哥命来。”

“啊!”

陆凡见过不讲理的,但从来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少女掏出一把暗器就朝他丢来。

是一枚枚的铁飞镖,劲气十足,划破空气时发出簌簌地声音。

这要是换做别人估计当场就得领盒饭,得亏是陆凡。

他随手捡起一把石子,撒手一扔,跟少女丢过来的暗器撞在一起,一时间火星四溅。

“不愧是摩拉克的堂主,有两下子。”

少女脚下不停,说着抽出腰间一把软剑整个人炮弹般冲了上去。

陆凡手上没有家伙,只能用两根手指招架,想夹住少女的软剑,但少女功夫也是学到位了,总能从他手底下划走,一时间,居然不分上下。

后面追来的人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堂主什么时候请来这样一位高手?”

“管他是不是堂主请来,咱们先看好戏。”

“小娘们敢独闯我们摩拉克据点,若是让她逃了,传出去让人笑掉大牙,今天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弄死多可惜,看这带劲的样子,怎么也得让兄弟们玩个够才行。”

“说的对啊。”

这些话,一字不差地落入少女耳中,少女绣眉一翻,抽空直接一剑刺出,那壮汉躲闪不及,竟然被虚晃一招,接着迎面一记劈斩,若不是被旁边的人往后猛拉一把,险些开膛破肚。

等他站稳,却才发现拉他的人模样。

面容消瘦,眉目阴险,不是堂主马魈还能是谁。

“堂主。”

马魈根本不理睬自己的下属,一边鼓掌一边往前走“不愧是林家的正宗逍遥剑法,形如鬼魅声东击西,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林家六小姐,林紫怡。”

“你认得我,看来,你才是马魈了?”少女怒目而视。

“正是本人,说起来我挺好奇的,要报仇,怎么林家只派你一个女人前来?”

林紫怡冷笑一声“我大哥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先过来收笔利息。”

说着,又是一剑刺出。

马魈足间点地飞速后退,然而这一剑却没有用尽全力,反而中途折返回来,游龙般转向身后。

陆凡只觉得一阵香风扑来,紧接着剑就架到脖子上了。

“喂,你有没有搞错,人家正主都出来了,你还缠着我不放?快把剑放下,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些玩意?”陆凡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林紫怡仿佛听不见他的话一样“都给我让开,否则我就宰了他。”

“不好意思,这人你们林家恐怕惹不起,他可是我们馆长的,私生子。”马魈背着手,气定神闲。

林紫怡眸子里跳跃着兴奋的亮光“哦,是吗,那可真是回本了呢。”

长剑正要拉动,却只听见一声巨吼。

“够啦!”陆凡爆喝一声。

周围所有人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再看时,陆凡已经站在了林紫怡身前十米开外的地方。

“什么私生子什么马魈,我早说了,我只是一个路人,我好端端的坐在这块石头上乘凉,是你们打过来打搅我睡午觉,这样,我走,你们继续,行不行?”

旁人可能看不出,但这等身法,马魈却只在自家馆主身上看见过,顿时惊讶得一脸茫然。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好,这位兄弟,我不拦着你,请便。”

陆凡转身,却发现手臂被人紧紧拉住,正是那林紫怡。

“你还想怎么样?”

林紫怡头上不知怎么的冒出豆大的汗珠,通红的双眼死死地看着陆凡“帮我宰了这些人,我林家一定会报答你的。”

陆凡身子微微一震,林紫怡便被他的内劲直接弹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对不起,没空。”

马魈闻言大喜,生怕陆凡见色起意连忙拱手“兄弟多谢了。”

“你!”林紫怡纵使气得跺脚却也无计可施。

难道真的要被这些人折磨到死?摩拉克会馆是出了名的黑暗,她绝对不能栽到这群禽兽手里。

眼看着那些壮汉摩拳擦掌,口水满地地要上前来抓住她,她微一思忖拿起长剑就往脖子上抹去。

可是才抬起手,便感觉剑柄一轻,睁眼一瞧,不知何时,剑身已经不知所踪,回头看去陆凡手里正把玩着断成十多节的长剑碎片。

陆凡无奈地开口“这位马魈兄弟,今天给我个面子,我最看不得男人打女人,尤其是这么多男人打一个女人,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算了?你算什么东西?”立即有壮汉叫嚣起来。

陆凡一双眸子古井不波,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马魈。

双方僵持了一会,马魈率先开口,他哈哈一笑“既然兄弟你要罩着她,那便由你说了算,不过你最好清楚得罪摩拉克会馆的后果。”

“摩拉克会馆?”陆凡从没听过这个名号“跟玄武会馆比起来怎么样?”

一名壮汉手下伸出小拇指扣住第一节“玄武会馆么,他只能算这个!”

“行,我知道了。”陆凡点了点头。

“所以,你还是要坚持罩这个女人?”马魈冷笑着确认。

“既然让我撞见了,那便是她的造化。”陆凡不卑不抗。

“好,慢走不送。”马魈冷笑着地点了点头。

“谢谢”

走出公园,林紫怡才说完这两个字,突然身子软了下去,眼看就要栽倒,被陆凡一把扶住。

“你受伤了?”

陆凡感觉手掌上黏糊糊的,拿开一瞧,居然都是血,而且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们的兵器上都抹了毒。”陆凡直接判断出来。

“不碍事,把我送回东郊林家就好了。”林紫怡虚弱地喘着粗气。

“东郊?飞过去也得两三个小时,来不及了。”陆凡深知这种毒素的厉害“得赶紧找地方吸出来,否则你会有生命的危险。”

“你,你敢。”林紫怡的伤口在屁股上,一听这话,顿时面红耳赤。

“对不住了。”陆凡直接将她扔到出租车上,然后抱进最近的医院。

在车上的时候,林紫怡就已经晕了过去,等帮她解完毒已是深夜。

第二天,陆凡带着自己调配的汤药去看时,林紫怡已经走了,只留了一张字条在护士小姐那。

陆凡打开一看,上面笔迹秀美地写了一行字你给我等着。

他拿着字条一阵苦笑“好心没好报。”

时间一晃过了三天。

陆凡从来没想过还会跟这冤家见面,而且是这么快。

这天一大早,陆凡便收拾整齐前往公司。

昨天晚上就接到了叶采凝传真给全公司的好消息,跟大威集团的合作非常成功,不仅拿下了破记录的一比大单,而且就连周边几个城市的业务接下来叶氏集团也要展开,接下的日子恐怕就没时间偷懒了。

陆凡到了公司,左等右等都不见心心念念的叶采凝,找秘书打听才知道,叶采凝去接一位重要客人去了,要中午才能回来。

到了午后上班,叶采凝直接通知去会议室开会,几乎公司所有的关键岗位都要到场,陆凡也不例外。

“坐这,坐这。”

陆凡一进会议室宋天星就拉着他的手,死活不肯让他到后面去坐。

宋天星作为公司的特邀元老级人物,旁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但陆凡心里清楚,像这种论资排辈的场合,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是很难服众的,特别是宋天星旁边就是叶采凝的座位,他不怕别人嚼他舌根,但在乎别人说叶采凝的不是。

“我还是坐后面吧,老宋你再难为我以后不带你一起玩了。”陆凡刚刚坐下去又腾地一下站起来。

宋天星满面红光“怕什么,在这个公司,能为大家赚钱的才是老大,我们的新产品益气丹王一旦发布,绝对会让市场都轰动起来,谁敢说你不是。”

“你就放一百个心,我做这行这么久了,能不能成为尖端产品,我绝对能把握个八九不离十。”

陆凡皱起眉毛“这么还没上市嘛,况且你忘了李宽那家伙也拿到来了配方,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说到这宋天星脸色有些挂不住“陆哥你可别告诉我那天在实验室,你说他们的产品会有问题是闹着玩的!”

陆凡小声告诉他“那倒没有,他们的益气丹如果只是按照配方上的去配置,一定会出问题。”

宋天星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门外响起的高跟鞋声,菜市场一般热闹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了起来。

众人期许的目光中,叶采凝一袭职业套装款款而来。

略施粉黛的妆容,不怒自威的表情,似乎比起从前,更加柔中带刚。

“让大家久等了。”

她简短地打了个招呼,便在会议的首座上坐下。

陆凡有些失落,从进来到现在,叶采凝眼睛瞥都没瞥过他一眼,就好像从来没看到过他当他是空气一般。

“看来,想要征服这样的女强人,不拿出点本事,是根本引起不了注意的。”陆凡心里暗暗想到。

宋天星率先发言询问“叶总这次出差可有什么收获?”

叶采凝正在翻看着几天运营的报表,闻言抬起头看了一眼宋天星。

“具体的事情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了,我就不啰嗦啦,但现在有一个坏消息。”

“有什么坏消息?”宋天星不解地问,毕竟跟大威或合作或已经板上钉钉,还能有什么坏消息告诉他。

叶采凝看向陆凡“有人拿了我们家的研究材料在外面进行复制。这件事你知道吗?“

陆凡怎么可能不知道,配方就是从他手上被偷走的。

想不到事情这么快就传到叶采凝耳朵里了。

然而当叶采凝拿出一叠清单,陆凡这才发现自己想的太轻松了,那上面的一行行条目,几乎都是公司里的内部研发资料。

“必须把内鬼揪出来。”这时下面有人立即附和。

叶采凝满意地点了点头“所以这次回来,我特别邀请了一个人,作为咱们公司的安全顾问。”

只见她朝门外招呼了一声“林紫怡,进来吧。”

陆凡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