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虐文女主被穿,疯批男主跪求放过
虐文女主被穿,疯批男主跪求放过 连载中

虐文女主被穿,疯批男主跪求放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居然有只鸽子精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居然有只鸽子精 慕容言蹊

主角是慕容言蹊居然有只鸽子精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虐文女主被穿,疯批男主跪求放过》,小说作者是“居然有只鸽子精”,书中精彩内容是:识海里出现一本大书,封面上写着两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娘道》。慕容言蹊:……大青大白:……树树:……这花里胡哨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大青大白翻开书,默然良久。大青:“这是碳基生物能写出来的东西吗?”大白:“硅基生物都写不出来啊!”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大青:“娘之道,哺而无求,养而无求,舍命而无求...展开

《虐文女主被穿,疯批男主跪求放过》章节试读:

许招娣被侵略者折磨至死。

余溪假惺惺地哭了一通。

然后继续给许茂德当免费的老妈子。

大青“真就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大白“别放了别放了,我有点忍不住,想把牠顶死……”

余溪和沈兮可不一样,她已经锤死了,不会有什么反转,这也太可恶了!

哦对了,国家打赢了,许茂德这样当了han奸的人被清算,要被枪毙。

结果余溪居然奋不顾身的冲上去挡子弹。

慕容言蹊觉得这真不是一般的伤眼睛。

简直是恶心他妈抱着恶心哭——恶心死了。

余溪挨了枪子终于要结束她这恶心的一生。

弥留之际,她听到许茂德哭着喊她“娘……”

她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觉得这辈子值了。

当然,群情激愤的人们又给许茂德补了一枪。

干得漂亮!

在他们看来,这些人被千刀万剐都不可惜,只是可怜了许招娣,摊上那么一家子。

“可怜的孩子,她会去属于她的时代,有爱她的家人。”

慕容言蹊给了她一个祝福,许招娣投生的人家虽非大富大贵,却也有安宁幸福。

她自会一生平安顺遂。

“行了,你们看家,我走了。”

慕容言蹊要走,嘿↗嘿→嘿↘嘿→又跑过来抱大腿。

她赶紧抽走精神体,让嘿↗嘿→嘿↘嘿→抱了个空。

“呜呜呜……”嘿↗嘿→嘿↘嘿→满脸控诉,“她出去玩都不带我……”

大青大白各架住他一只爪子,直接拖走。

大青“差不多得了。”

大白“我们都被关这儿呢,我们说什么了吗?”

大青“还想出去?小心那些人类把你吃了。”

大白“还会把你偷渡出去,关在笼子里让人欣赏,收门票还不给你竹子吃。”

嘿↗嘿→嘿↘嘿→“呜呜呜呜外面好可怕……”

慕容言蹊回到许家那间婚房,晕过去的许耀祖睡得挺死。

慕容言蹊直接变身暴躁老姐“睡什么睡?你个赔钱货,一天天的什么活都不干,就知道睡觉,猪都没你能睡!”

她飞起一脚,正中许耀祖命根子。

“嗷——”

半梦半醒的许耀祖立刻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他现在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他捂着脐下三寸处在地上打滚“余溪,你疯了!”

“疯什么疯,你才疯了。”慕容言蹊揪着他的头发,“你个赔钱货,都花了劳资的钱了,还那么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装什么贞洁烈夫呢?你就是用这副嘴脸勾引别的姑娘的?不要脸的下贱东西。”

许耀祖???

他有点整不明白了,他只是睡了一会儿,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余溪怎么就变成疯子了?

慕容言蹊三两下就脱了他的外衣,把他扔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扒了“赔钱货穿这么好干什么?你们许家欠我钱了,不还清,一个都别想跑!”

许耀祖脸都气红了,他高高扬起巴掌“你在说什么疯话?当年要不是娘把你买下来,你早就饿死了……”

慕容言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她一抬手就把许耀祖的胳膊拧脱臼了“我在家辛辛苦苦挣钱供你读书,你个瘪犊子,不好好念书,就知道出去勾三搭四,不知廉耻!那些钱都是我的,我的!”

慕容言蹊对着他那张白嫩的脸就是几个大耳刮子“仗着自己这副狐媚相出去勾引野女人是吧?我让你勾引,我让你犯贱!”

从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的许耀祖哪里受过这种苦头?直接就被慕容言蹊打懵了,脑袋嗡嗡的。

手腕好像被无数根针扎了一样,脸也火辣辣的疼。

慕容言蹊边打边说“贱人,赶紧把钱还来!没用的废物,赚不到钱,要你何用?”

盗版系统目瞪狗呆。

他尖叫着“宿主,许家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慕容言蹊“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说欠了就是欠了!”

盗版系统“可是我觉得……”

慕容言蹊“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盗版系统一时无言以对。

我是谁?我在哪?我当初为什么要绑定这个女人来着?

他触须抖动几下“宿主,我们各退一步吧。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慕容言蹊也不理他,拎起一桶水,对着许耀祖劈头盖脸地浇下去,然后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简直像一只大粽子。

最后用抹布塞住嘴,扬长而去。

抹布里有一股泔水的味道,慕容言蹊又塞得紧,一直塞到了嗓子眼儿,弄得许耀祖一直干呕。

可任他怎么努力,那抹布也纹丝不动,闻着这股臭袜子发酵108天加上榴莲与螺蛳粉混合发酵801天的味道,许耀祖都快晕过去了。

他拼命挣扎着,像被蜘蛛网紧紧缠住的虫子,越挣扎,绳子就越紧,直到深深陷入他的肉里,勒出一道道青紫的痕迹。

真是一幅极具艺术感的画面呢。

大青大白坐在树下,人手一个画板。

一个画了《被束缚的男人》,一个画了《呐喊的男人》。

两幅油画,鲜明的色彩冲击与夸张的表现,是相似又有不同的艺术感。

至于慕容言蹊,她哼着“爷们要战斗”,大摇大摆地飞进了县衙。

然后翻出文书,把许家改成余家,户主改成自己,房产也是她的。

至于许耀祖,成了赘婿。

这样一来,问题不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吗?

难得来一趟。

慕容言蹊抓抓头发,顺便伪造了两份卖身契,是许王氏的。

大印一盖,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以后,许王氏就是一个可以随意买卖的下人,入了贱籍,再不是良民。

诶,许家遭了灾,许王氏把所有家产都变卖了,自己当了下人,儿子当了赘婿,那不是非常合理吗?

还剩一步。

慕容言蹊写了一张欠条,回去,抓着许耀祖的手按了手印。

余溪在许家这么多年的工钱,欠她的的伙食费、住宿费,还有精神损失费,一千大洋,算少的了吧?

许耀祖昏昏沉沉的,根本不知道他刚才按下手印的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