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
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 连载中

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笑笑媚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江新月 现代言情 赵锦云

《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赵锦云江新月是作者“笑笑媚”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林静容神色一沉:“这孩子情况怎么样?病的很严重吗?”赵亭生皱着眉:“中度自闭,有轻微抑郁现象。”“天呢。”林静容眼角微红,“这么乖的孩子,她怎么.....罪孽啊,是我们的罪孽啊。”“妈...展开

《骗婚后,和小作精结婚了》章节试读:

赵锦云面色微沉“不用说这些,只要你们俩记住你们答应过我的条件就好。”

“我娶了江新月,你和我爸,不能再过问我名下的产业,无论我做什么,你们不能说一句话反驳的话。”

“儿子。”林静容神色严肃,“我和你爸可以尊重你做的事情,但是,我们赵家凭良心做人,干的全是干干净净的事业,你那些娱乐产所还有酒店……”

“也是干干净净的事业。”男人声音已经有些冷了。

林静容默了会儿“好,我相信你,也答应你的条件,只要你和新月好好的,我和你爸,不再过问你的任何事情。”

******

是初秋。

宽明几净的落地窗外,路两旁的树叶已经开始往下掉落,清风席卷,地上卷边的叶子又吹起落下,明明没有很冷,可这幅景象平添了几分萧瑟。

江新月两腿并拢,坐在咖啡店靠窗的座位,手不自觉地捏着毛衣口袋上的绒球,她不安地向外看,外面一直等着她的司机冲她微笑着招招手,看到熟悉的人,女孩迷茫的眸子,才微微有了焦距。

又是只抬抬手指就能捏死的小兔子。

这是赵锦云见到江新月的第一印象。

白色毛绒衣,扎着低马尾,脸很小,远远地看,只能觉出很白,看不清楚五官。

即便看不清楚五官,赵锦云也能大概猜出她的长相,大抵就是清纯小白花的类型。

一想到要跟这样的弱鸡周旋,甚至还要哄着她跟自己结婚,还要假装赵亭生,赵锦云心底就一阵腻烦抗拒。

真不知道赵亭生是怎么耐着性子,哄着这群小孩儿,围着他团团转的。

看来心理医生这钱也不好赚。

赵锦云皱着眉头,扯了扯领口后,长吐口气,大步走过去。

砰。

一看到男人走过来,女孩直接站了起来,因为动作过大,后面的椅子撞到墙角,发出声响。

“哥哥。”女孩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赵锦云这才看清女孩的长相。

很素。

脸很白,细腻地像陶瓷,眼睛很大,却没有什么神,鼻子不算高挺,圆圆的,看着有些肉感。

总而言之,是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和徐恩卓完全相反的类型。

赵锦云想到徐恩卓立体的五官以及微挑妩媚的上眼,眉微微皱了下,内心浮起几分躁郁。

奇怪。

他为什么要拿眼前这个小弱鸡和徐恩卓相比?

云泥之别。

赵锦云拉开椅子坐下,长腿交叠,微笑着“小月,好久不见。”

女孩乖乖巧巧地“哥哥,好久不见。”

“坐吧。”

“好。”

女孩坐下。

服务员送过来餐饮甜点。

赵锦云给女孩倒了杯果茶,递过去“杨阿姨跟你说过了吧,我这几天出差,一直在忙,所以没时间见你。”

“没关系的。”

“我听阿姨说,你很想我。”

女孩脸一热“…..嗯。”

赵锦云笑起来,深邃的眉眼微弯,看起来魅力十足“看起来小月很喜欢我。”

叮——

女孩手里咖啡杯的小勺一下掉落,有些呆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哥哥,你…..”

“怎么?”

“你眼角下的痣没有了。”

“嗯?”

“痣。”女孩子点了点眼下,赵锦云皱眉,没反应过来。

“这里。”女孩子的手指伸过来,她刚碰过凉饮,指尖凉凉的,就触在眼下的皮肤,“这儿原本有个黑点点的。”

赵锦云眸子闪了下,挺直肩膀“弄掉了。”

“怎么会?”

“用沐浴露搓掉的。”

“…….”

赵锦云看着女孩呆愣愣的样子,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觉得麻烦。

看起来傻呆呆的,观察力还挺仔细,一个小痣都能记住。

“骗你的,找医生用药水弄掉的。”

女孩眨眨眼睛“为什么要弄掉。”

“因为不好看啊。”

“可是…..很好看啊。”女孩思索半天,“像小芝麻。”

赵锦云拿起凉饮喝了口。

“像烧饼上的小芝麻。”

“咳!”赵锦云被水呛到,撩起单薄的眼皮看女孩,“赵亭生的脸像烧饼?”

这个句式有点奇怪。

应该说我的脸像烧饼?

但他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

不正常。

不过还好,江新月原本也就是不太正常的孩子。

不太正常的小孩儿,遇到不正常的人,无论什么句式,也都显得正常了。

“嗯。”说完又盯着男人脸补充一句,“哥哥的脸比小烧饼要大一些。”

啪。

赵锦云把杯子砸在桌面上,手习惯性地摸向裤兜,想找根烟抽,但又蓦然想起。

他现在是德高望重的赵亭生医生,不是玩世不恭的赵锦云。

赵亭生是不会抽烟的。

没有烟抽,男人眼底隐藏的戾气越发深,他瞥了女孩一眼。

弱鸡。

瞎了眼的小鸡崽子。

她那张脸才是烧饼,圆圆的,肉肉的,倒是像她的名字,跟个圆圆的月亮似的。

“喝果汁吧。”

女孩没动。

赵锦云皱眉“怎么不喝?”

“嗯…..”女孩抿抿唇,“妈妈不让喝。”

“为什么?”

“果汁有色素,喝多了,脸会变颜色。”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很好笑,但是女孩子的神色过于认真,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甚至严肃的微微皱起来,眼底的光有些坚决。

这就有些好笑了。

赵锦云从胸腔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哼笑。

他又在此刻不合时宜地想起徐恩卓。

造物主可真奇怪。

他能造成徐恩卓那样十九岁就拿到哈佛医学院博士学位的神经外科医生。

也能造成认认真真说喝果汁脸会变色的小弱鸡崽儿。

“没关系。”赵锦云忍着笑,“喝一点儿不会有事。”

“会。”

赵锦云微微皱起眉,但脸上仍带着笑,轻声“那哥哥喝给你看好不好。”

说完,男人端起桌角的果蔬汁。

玻璃杯凑到嘴边,砰的一声,男人身后的椅子忽然向前晃动了下。

“啊,对不起对不起。”坐在赵锦云身后,一个有些胖胖的女士立刻站起来,拿着餐巾纸,手足无措道,“先生,位置太小了,刚才孩子又要出去上卫生间,我向后挪了下椅子,我没想到……”

赵锦云动作僵持住,果蔬汁倒了他一脸,绿色的汁水顺着下巴流到衬衫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