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
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 连载中

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梅雨馨香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亓鸢,女主 古代言情 淳于鄠

古代言情小说《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亓鸢,女主淳于鄠,作者“梅雨馨香”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自古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很想狠心的解除了女子的痛苦,可是一双手捂住了女子的眼,狠不下那个心。女子终究是为了他,才会受了重伤。逃亡中,伤口无法处理,只能看着溃烂,疼到极致,浑身都在战栗...展开

《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章节试读:

小豆子在一边啃着半块饼子,他才不会去关注,那俩人在说什么呢。

任何时候,吃都要比其他事重要。

只是今日这饼子,怎么吃的这么艰难?就连吞咽都有些困难了?小豆子回头,看了一眼阿鸢。

“姐姐,我好难受!”话还没有说完,孩子手里的饼子,就掉落在地,人也就软瘫在了地上。

“小豆子!”阿鸢被唬了一跳,转身扑过去,才发现那孩子,竟然脸红如潮,呼吸都困难了。

试了试额头,温度竟然高的吓人,继而发现他身上,从脖颈处竟然发出了一片红疹子。

阿鸢瞪圆了眼睛,探了探豆子的脉搏,眉眼锁的紧紧的。

“这是怎么了?”淳于鄠他也被唬了一跳,只是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

只能躺在唯一的木床上,看着阿鸢试探孩子的脉象。

“像是,瘟疫。”阿鸢忧心忡忡的看向了门外。

是她疏忽了,一大早小豆子来的时候,她就该注意到的,那孩子的脸色有些不对。

只是忙于救治将军,她忽略了这孩子。

从瘟疫病发到出疹子,应该是这孩子在村子里就被感染了,那就是说,眼下村子里有了瘟疫?

阿鸢回头看了一眼淳于鄠,又看了看怀里的小豆子,还是把他抱起,放在了距离他,很远的一处草窝子里。

“我去熬药,将军不要靠近他,我自会处理。”阿鸢说着,就出去了。

熬药的地方,不过是门口一处小炉灶,刚烤好的饼子,还在石桌上放着,她是顾不得吃了,把早先晒制的草药拿出,去配药了。

在回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两碗药,一碗给了淳于鄠,另一碗端到了小豆子跟前,俯身扶起他,要给他灌下去。

只是那孩子似乎烧的更厉害了,起先还不停地叫着娘,此刻却悄无声息,连汤药都很难灌下去了。

阿鸢硬撬开他的嘴,给他灌了几口药汤,又拿出了银针,按照穴位扎了下去。

孩子似乎有了反应了,却也只是喊了一声疼,就又昏睡了过去。

淳于鄠喝了那碗药,就觉得嘴里的苦涩,更加的严重了。

看着一脸紧绷的阿鸢,他乖巧的没有发声。

“将军,若是我猜的不错,山下应该是有了瘟疫。”阿鸢拔了银针,看着孩子睡了,才回身看向了淳于鄠,却没有靠近他。

“你什么意思?”淳于鄠没有明白,阿鸢想要说什么。

脑海里却是快速的闪过了一抹光,只是瞬息即灭,让他来不及反应。

“我要去一趟山下,将军自己照顾好自己!”亓鸢说着,已经走到了门口。

想想还是不放心,又转回头,把她隐藏起来的长剑拿过来,放在了淳于鄠身边。

这柄剑,是她去后山找回来的,淳于鄠的佩剑。

“必要时,将军可用来防身。”亓鸢刚直起身子,就被淳于鄠抓住了手腕。

那里有伤,疼的她倒抽了口凉气,却没有挣扎。

“你也要小心,这个给你防身。”淳于鄠拿出了身下的一把短刃,交到了亓鸢手里。

若还是上一世的阿鸢,她自有防身之术,只是他不能确定,眼前的阿鸢究竟是谁。

“不用了,将军用来防身吧!阿鸢去的,终究是乡民聚集之地,若是带了武器,怕是说不清了。”亓鸢说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袍,回身出去取药。

“小豆子。。。”淳于鄠看了看角落里,很安静的孩子。

“不必担忧,他会睡很久。至少这样,他不会痛苦。”亓鸢再次回来,已经带了一个巨大的斗笠,虽然有些破旧,也还能遮些阳光。

手里还拎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显然是准备的药材。

亓鸢细心的留下了,给淳于鄠治伤用的药,还有小豆子要用的药,和预防瘟疫的药。

她担心小豆子会感染给他,但是一时也没有办法把他们分开。

山下只怕是早已经水深火热了,她必须去救。

淳于鄠无奈的看着,那几个比石头还硬的饼子,那是他们这几日的口粮。

阿鸢不会做饭,这个他知道。她自己说的,自幼就跟着师傅学医术,毒术,四处游历,经常连这样的饼子,都吃不到,只能用药草野果裹腹。

后来师傅走了,把她丢在了这座荒山上,也不知道多久了,从未回来过。

上一世,阿鸢就是这样说的。因为信任,她毫无保留的告诉他,自己的血,是师傅修炼养成的,有治愈的能力。

只有一样,她的血能救人,也能杀人,所以轻易不能说。师傅说,那叫麒麟血,世间稀有珍贵。

这一世,但愿她还是那个阿鸢,是他心里抹不去的阿鸢。

亓鸢下山了几日都未归,淳于鄠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活动了,不过身子还是有些虚,脚步更是像踩了棉花。

淳于鄠几乎是爬着,到孩子跟前,看着他小小的脸,似乎有了些生气,不免又喂过他几次药。

自己的药,也尽数按照阿鸢的吩咐,哪怕再苦,也一一吞下。

他想要尽快恢复,好早日下山去找阿鸢。

记忆里,这一次瘟疫,是她救治的不错,却也带给她了不小的伤害。

那些愚昧的村民,受人挑唆,要把她当做妖来烧死。

淳于鄠心里猛的一紧,若是真的,那也就在这几日了。

小豆子是醒了,安静的看着淳于鄠,轱辘着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豆子,能起来不?你带我去山下可好?”淳于鄠伸出了手,看着孩子稚嫩还有些苍白的脸。

“我要找阿娘。阿娘也病了。”小豆子伸出小手,放在了淳于鄠宽大的掌中。

“好,我们一起下山,你去找娘,我去找阿鸢!”淳于鄠勾唇笑了笑,慢慢的往起来站。

小豆子也站了起来,出去给他找了根很粗的木棍,让他借力。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就这么勉励相互支撑着,往外挪去。

他们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去找亓鸢,找豆子娘。。。

那条山路,可真是漫长啊。

淳于鄠第一次觉得,自己走的都很辛苦,而阿鸢却是用那么单薄的身子,背负着沉重的药草,去到乡民中救苦救难去了。

淳于鄠握紧了小豆子的手,很想快一点下山,去到那人身边,守护着她也好,只要能够看着她都好。

好容易和小豆子快到村子了,却远远的瞧见,村口哪块空地上,挤满了人。

淳于鄠看了一眼小豆子,拉紧了他的小手,靠着木棍的支撑,快速的往前挪着。。。

《麒麟血,将军的淘气小仙妻》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