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清宫快穿:我是四爷心尖宠
清宫快穿:我是四爷心尖宠 连载中

清宫快穿:我是四爷心尖宠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绵娅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池媚 胤禛

《清宫快穿:我是四爷心尖宠》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绵娅”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和谐风暴搅动着世界海翻滚不休,不知道有多少小世界死在风暴的摧毁之下。陡然升起的怨气犹如风暴一般朝着搅动世界海的巨龙而去。巨龙转眼之间将怨气吞入腹中滋润自身,伶伶妖却抓住机会与怨气融为一体,自爆!只见巨龙刚刚还滋润的身躯如同破口袋一般,怨气从它的身体中流动而出。发出淡淡的金色,在巨龙的眼前变化成金龙,...展开

《清宫快穿:我是四爷心尖宠》章节试读:

宋金柱听了宋池媚的话心里一凛。

嗝……

宋夫人更是被吓得打嗝!

她心里害怕,不受控制的捂住嘴。

宋池媚是怎么了,难不成还敢对他们下手不成?

想想被支走的奴才们,宋夫人想要喊人,可开口就是打嗝。

嗓子都发痛,喉咙也不舒服,嗝儿打的太狠,眼泪鼻涕都流下来,整个人狼狈不已。

宋金柱嫌弃的要命,恨不得闭上眼睛不看她。

宋池媚看着却为上辈子的自己不值。

活该她上辈子活的憋屈,宋夫人这般上不了台面的人都能将她捏在手心,那偌大的皇宫又岂能有她的容身之处?

幸得进的四爷的后院,若是换了三王爷的后院,她宋池媚早就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阿哥所都出不去就被吞了,也轮不到出府和进宫了。

“父亲,你可知这么多年来宋夫人侵占我母亲的嫁妆几何?”

“父亲,你可知宋夫人进府以来亏空中公几何?”

“父亲,你可知宋夫人进府以来过着何等骄奢的日子?”

“父亲,你又可知宋夫人进府以来挪用月钱放贷得利几何?”

“父亲,你且想想,宋夫人进府以来所赚银钱流向何处?”

“父亲,你再想想,宋夫人身为当家夫人,不愁吃穿,为何要为这些阿堵之物费尽心思?”

宋池媚六连问,问的宋金柱和宋夫人脸色发白。

宋夫人更是面如土色,两股战战。

宋金柱要是傻子也不能在管事的位子上做这么多年,虽然放到皇城里砸不出水花,可到底是个官身。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他身后排队,等着接他的班,翘他的位置。

但他都做的稳当,虽然没有高升,可他也做的恣意,不然也没有心思去和花魁春风一度。

可如今听见宋池媚的问话,宋金柱却觉得他就是个傻子,这么多年似乎都被枕边人蒙在鼓里。

“说,池媚说的可是真的!这么多年来你可对我有什么隐瞒!”

宋池娇的生死已经不在宋金柱的心里,他如今更想知道宋夫人的秘密!

宋夫人听了宋金柱的质问更是战栗不已,她惶恐的看着宋池媚。

她觉得宋池媚就是在虚张声势!

可……

宋夫人能成为宋府的当家夫人,自然也不会一直做梦!

她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哪里那么容易!

这么多年来她所行的事都极隐秘,宋金柱作为她的枕边人都不清楚分毫。

宋池娇作为她的女儿都不知道她所作所为,为什么宋池媚这个边缘人反而……

宋夫人看着宋池媚总想在她的脸上看出点东西来。

可她什么都看不出来,似乎从今天早上开始,她就看不透宋池媚这个人了。

亏得她以为将人捏在手心,说不得对方一直都在伪装!

怪不得每次她出辣手,对方都能活下来,不愧是那个人的女儿,小小年纪就将她玩弄至此!

“宋池媚,你故意的!”故意在她得意的时候杀了她的娇儿乱了她的心神。

故意选在快入宫的时候保全自己!

真后悔,为什么没在她出生的时候掐死她!

为什么要存着折磨她的心思把她留到现在!

为什么要低估了她的能耐,没有在早上的时候要了她的命!

她汲汲营营一辈子,没想到却养虎为患!

害了娇儿,也害了自己!

宋池媚一脸平静的看着宋夫人:

“宋夫人,我说过,你不会想要知道赖账的后果的。”

宋池媚呷了一口茶,啧,凉了的茶真的很难喝。

她后悔把冷凝支出去了。

宋夫人闻言呼吸急促,眸子大睁!

“父亲,宋夫人如何且等处理好了我母亲的嫁妆一事再提。”

宋池媚有些冷,虽然穿了披风,可到底是陈旧的物事,已经不保暖了。

她不想再因为这些事浪费时间,如今她只想速战速决。

“我母亲的嫁妆,除了首饰,布匹,药材,摆件……还有田庄,布庄,粮铺,百货,书局,当铺,饭馆,客栈……另外还有胭脂铺,酒庄……”

宋池媚林林总总说了很久才将母亲就给她的嫁妆说完。

“这些东西都是母亲的嫁妆,她曾留下遗嘱归由我继承。”

“这么多年以来,用到我身上的花费不过百两,算起来,宋夫人你欠我的可不止一点点。”

宋金柱是个不理俗物的,宋池媚的母亲还在时都是宋池媚的母亲管理,等宋夫人进门,他顺理成章的将这些东西都交给了宋夫人。

宋金柱虽然是个渣渣,可他也有点儿读书人的傲气,自然做不出侵占原配嫁妆的事情。

可是他记得宋夫人说过,很多铺子都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

他听了一耳朵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可听宋池媚的话,这些生意明明都还好好的。

可所赚的银子他可是一分也没见到。

家中的中公,都是宋家的铺子在支撑。

这么多的银子,都哪去了?

“秦婉婉!你说,你这么多年把银子都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父亲,您的这位夫人可不是简单的人物,虽被困在后宅,可也是心比天大的女豪杰呢。”

宋池媚眼神凉凉的看着宋夫人。

“宋夫人,您作为白莲教的大护法,这么多年可真是辛苦了。”

白莲教三个字一出,宋夫人知道她完了。

宋池媚真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的有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能力!

宋金柱听见白莲教三个字的时候根本就站不稳,一个趔趄,栽倒在椅子上。

“池媚你把话和父亲说清楚,这个秦婉婉怎么会与白莲教有牵扯!”

白莲教,存在年代久远,自唐朝成立,渊源于佛教的净土宗,本是佛净土结社的基础上创建新教门,后被明朝皇室控制,成了反清复明的主力军,称白莲宗,即白莲教。

这些人打着反清复明的幌子,做着威胁国祚的余孽分子!

他宋金柱为大清忠心耿耿,怎么会和这般余孽有了纠缠?!

要是被人知道,他可还有命在?

宋金柱惶惶,恨不得弄死宋夫人。

“秦婉婉,你这个毒妇!我宋金柱瞎了眼,怎么会将你这个恶妇娶进门!”

“你怎么不去死啊!”宋金柱气不过,抬起烛台摔在宋夫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