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人在大瑞,刚成剑仙
人在大瑞,刚成剑仙 连载中

人在大瑞,刚成剑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山月昭昭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江遥夕 穿越重生 萧含章

无删减版本的穿越重生《人在大瑞,刚成剑仙》,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萧含章江遥夕。简要概述:她倒下前,最后看见的,是一轮猩红的月。萧含章慢慢睁眼,发现自己正漂浮在一片虚空里。周围又黑又安静,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摸不着,在这个空间,人的恐惧会被无限放大。在不知道飘了多久后,萧含章终于看见了东西——一个小红点,像是在很远的地方...展开

《人在大瑞,刚成剑仙》章节试读:

大瑞三十二年,十月十三号。

子夜,萧家燃起熊熊烈火。

尖叫、哭泣、呻吟。

冲天的火光将安静的夜空映得发红,月光照耀下的萧家府邸宛若人间炼狱,不甘的,恐惧的,愤怒的,将死的人们在火海中挣扎。

她倒下前,最后看见的,是一轮猩红的月。

萧含章慢慢睁眼,发现自己正漂浮在一片虚空里。

周围又黑又安静,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摸不着,在这个空间,人的恐惧会被无限放大。

在不知道飘了多久后,萧含章终于看见了东西——一个小红点,像是在很远的地方。

她用尽全力朝着那个方向奔跑,而那个红点,却未曾有过一丝变化。

萧含章心里升起一股念头这个红点看着就在眼前,实则她根本无法触及。

这时,这片虚无的世界有了声音,有了颜色。

一个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就像一把匕首,狠狠的扎进了萧含章的心里,让她难受至极。

回过头,萧含章看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坐在地上,她的衣服破烂,浑身是伤,手脚皆被斩断,眼里淌下两行血泪,刺耳的悲鸣像是她能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萧含章看着她,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

那女子像是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身旁,她停止了哭泣,抬起几乎断裂的头望着萧含章,露出了诡异的笑。

萧含章这一生从来没见过这么让她毛骨悚然的画面。

因为眼前这个女子,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那女子看见萧含章,猩红的眼慢慢变得清明。她深深的凝视着萧含章,声音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你帮我报仇好不好?”

“报仇!帮我报仇!含章!杀了他们!”

话音未落,女子的身体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立起来,向着萧含章靠近。

萧含章心脏几乎停跳,她往后退了一步,突然踩空。

萧含章尖叫着醒来。

她浑身是汗,想到刚才那个梦,脸色惨白。

身后一股热浪腾起,伴随着木头燃烧的噼啪和断裂声。

萧含章回头,一副人间炼狱的景象倒映进她的眼里,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噩梦。

恐惧使得她挪不动脚步,求生欲却告诉她这里极度危险需要立马逃跑。

萧含章的求生欲战胜了恐惧,她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逃离了这个地方。

跑出去很远后,她还是不敢停下来,第六感告诉她身后有人在追她,一旦追上,她必死无疑。

人在极端情况下,恐惧会变成愤怒,此时萧含章的身体早已到达了极限,她靠着愤怒和恐惧,一路逃向深山,直到她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此时,萧家门外。

“大人,萧家全族已灭,没有任何漏网之鱼。”

“嗯,做得很好。”

这位大人手一挥“仔细检查,待火灭后确认没有生还者,再回去复命。”

“是!”

阳光打到眼睛上,耳边传来阵阵鸟鸣,萧含章在深山里睁开眼。

她坐起身,看着陌生的场景,想到了自己夜里经历的事情。

她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穿着红色的长裙,裙摆已经被烧成了炭灰。

这时她想起了那个梦,梦里的那个女子。

萧含章扶住脑袋,头疼欲裂,她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才是现实了。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去武馆的路上,被一辆超速轿车撞了,两眼一黑,再无知觉。

萧含章扶着树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老人,坐在树下,手拿拂尘,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看着萧含章。

萧含章刚想问问怎么才能走出山林,老人率先开口。

“萧姑娘,老夫在此恭候多时。”

萧含章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误入了某个片场“你们误……”

“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这里不是片场,是真实的世界。”

萧含章诧异的看了老头一眼,心想,他会读心术?

“呵呵,老夫并不会读心术。”

“……”

“你刚来到此地,想必对发生的种种疑惑无比,老夫便是为你解惑而来。”

“你的上一世已经结束,被撞飞后你当场身亡。你在虚无之地看见的那名女子,是这个世界的你。”

“她生在萧家,是双亲捧在手心的至宝,生时天降异象,自幼天赋超群。萧家有意隐瞒此女的存在,却还是被透露了出去,于是此女被人盯上。随后萧家拒不交人,便被屠了满门。”

“此女在这场劫难中本该殒命,但她的不甘和恨意太过强烈,把本该洗去记忆重新投胎的你唤了过来,用自己灵魂彻底消亡的代价保留了身体留给你作为灵魂的容器,她希望你能帮她报仇。”

“等等,且不说这个故事多么离奇,就说她,我跟她并不认识,她为什么能召唤我?又为什么觉得我能帮她报仇?”

“呵呵……”老人笑而不语。

萧含章想起了夜里看见的那片火海,那个女子,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这个老头,她觉得这个故事八成是真的。

“她给你留了一段记忆,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看见。老夫接下来给你指的路是,修行。”

“等等,老仙人,我想问问,要是我不去帮她报仇,就这么混吃等死呢?”

“呵呵……”老人捋了捋长长的胡须,“那便随你所想。”

“人生于天地,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心。”老人指了指自己心口。

萧含章还想问点东西,老人却像一阵风一样散了。

萧含章在这片林子里花了三天,整理好情绪,接受了事实。

她所在的这个地方,名叫大瑞,是一个领土巨大的王朝。这片土地上分布散落着各种各样的修士,能力五花八门,金木水火土都是很基础的能力,想要把这些能力施展出来,需要借助工具,而这个工具,被叫做“法器”。

萧含章不知道仇家到底有多强,她只知道,自己需要找一个地方,进行修行。

半个月后,她来到了华山,成为了华山的一名外门弟子。

直到入门开始修行,萧含章才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她简单的把这些知识和游戏融合到一起,于是很快她就清楚了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存在。

修士也分不同的派别,每个派别的能力和擅长的作战方式都不同。萧含章入了华山,华山的作战方式就是攻击,快攻,力求从头到尾都是连招,快准狠的击败敌人。

而有的修士不擅长攻击,擅长治疗、控制、吃伤害。

不同的打法和能力被不同的宗门吸纳,有的宗门只招收某一能力的弟子,把一个技能点爆,有的宗门什么人都招,来者不拒,发展成了六边形战士。

在整个王朝,宗门这一设定里,战力顶尖的当属“八宗”。

“八宗”是大瑞王朝实力最强的八个宗门的合称,“八宗”又分“上三宗”和“下五宗”,萧含章所在的华山,便属于“下五宗”之一。

当她找到窍门,把这个世界当成一个游戏来玩,突然间什么都好理解了。

这个时候,萧含章才清楚,老仙人口中的天赋超群到底是个多么可怕的词汇。

按理来说,一般修士每人会拥有一种特殊的气,这个气就决定了你能使用哪些技能。

例如一个木属性的人,他就无法使用土属性功法和技能。

而萧含章,有两种气,一是火,二是水。

两个极端却在萧含章身体里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于是让她成为了突破常理的存在。

入门一年,萧含章从外门弟子成为了内门弟子。

入门第三年,萧含章从内门弟子成为了首席弟子之一。

入门第四年,萧含章进入华山二十八首席之一。

二十八首席每人都有代号,萧含章的代号为

鬼金羊。

她的成长速度已经超越了常人的理解范畴,华山长辈们为了保护萧含章不被其他势力抹杀,将她的存在划为了机密,以致于这个巨大的耀眼新星,在无数人眼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就连二十八宿之外的其他人,也并不知道她就是二十八之一的鬼金羊。

大瑞三十七年,萧含章来到教导她四年的师父面前,重重磕下三个响头。

老师父手一抖,茶杯里的水洒出来。

“……为什么非要下山不可?”

“师父,徒儿大仇未报。这四年来,徒儿梦里总是出现当夜家族灭亡时冲天的火光和族人的哭喊,它们成为了徒儿的心魔。心魔不除,此生怕是再难精进一步。”

萧含章说得有理有据,老师父找不到继续留她的理由。

“那便去吧,”老师父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叮嘱道,“此番下山,行事言谈都要多加小心,不要引起外界关注。”

“你一旦离开山门,华山便无法再护你周全,可要想好。”

“徒儿清楚。”

老师父看着跪在地上的徒弟,总觉得自己心慌得紧。

这个他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徒弟,最终还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二天,萧含章拿着剑,拜别了师父,走下山去。

从她踏出山门的一刻起,世间没有萧含章,只有一个普通的华山内门弟子——凌霜。

萧含章下山路上,突然想到五年前那个老仙人给的东西,说是将来踏上报仇之路时再打开,里边有这具身体原主留给她的回忆。

她拿出那个长得像玉珏一样的东西,敲了敲,从玉珏里投出一个影像,这段影像里是一个长相跟她一样的女孩,穿着红裙,笑得很温暖。

“含章,谢谢你愿意帮我报仇。实在很抱歉,我用了这样一种极端的方法,把你牵扯到了跟你无关的事里。我恨他们,如果我还有机会,我会用尽一切手段灭掉他们的传承,可是我没有机会了。”

女孩神情落寞,随即又强打起精神来“我做不到亲自跟你道谢,一切的话语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但是我还是要说,谢谢你的出现。”

“如果有一天你坚持不下去了,就别再想报仇的事了。跟我的仇恨比起来,我更希望你活着,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虽然老神仙跟我说我会神魂破灭,但是谁知道呢?你的出现不也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固有规律吗?随着岁月变迁,说不定我们会在某个时空相遇,那时我便有了报答你的能力。”

“谢谢你的出现,含章,再见。”

萧含章看着原本这个时空的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刚开始,她曾经有过摇摆,跟一个不知道到底多强的人成为敌人这件事使人害怕。可是在华山修行这几年,她已经开悟了,也终于明白老仙人那句对得起自己的心是什么意思。

从她看见她的那一刻起,从她看见火海里的萧家那一刻起,从她老仙人告诉她自己来到这里的缘由起,她就已经把复仇深深刻进了自己心里。

这些年来,无数个夜晚睡梦里滔天火光和哭喊总能让她落泪窒息。

凌霜坐在树下吹着风,眺望着远处的山川河流。

她从来没变过,只是她现在有了一个要去拼命的目标。

微醺的午后,凌霜在树下短暂眯了会儿,醒来后拿起剑,沿着路走下山去。

《人在大瑞,刚成剑仙》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