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入羽
入羽 连载中

入羽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苍术叶上秋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元羽 穿越重生 苍行渊

长篇穿越重生小说《入羽》,男女主角元羽苍行渊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苍术叶上秋”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元羽是幼年时期,被下界体内有一丝凰族血脉的炽寒冕乌一族的君主收养,悉心照顾长大,奈何元羽体内寒冰之气一直萦绕在体内,无法散去也无法吸收,令他无法控制那股霸道的寒气,稍有不慎便会伤人,自成年后他便独自一人住在空无一人的寝殿,看着屋外的蓝桉树。当年那个偶尔会笑的少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再也找不到了。这次的圣...展开

《入羽》章节试读:

大殿内

“君主,各方的仙君都差不多已经到了,就在殿外等候您入场。”一个穿着蓝色衣袍的银丝白发老人,向着寒翎恭敬的说着。

坐在殿堂上方的,正是炽寒冕乌一族的君主–寒翎,淡红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一身蓝色的锦袍,腰间一根金色腰带,法术深不可测,温文尔雅,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王者气息。

而那个刚刚向他汇报的便是他们一族的大长老。银丝般的白发,并没有让他看起来很苍老,依旧神采奕奕。

“羽儿来了吗?”寒翎向站在一旁的寒云朝问道。

“父君,阿羽昨夜说他今日有事就不来了。”寒云朝行礼对着寒翎,生怕他听到元羽不来而生气,不敢抬起头来。他还是有点惧怕他父亲现在这种威严的感觉。

“君主,那要不要再派人,去请元羽殿下?”大长老看着坐在上方那人,没有显出不喜也没有显出怒气。自寒翎当上君主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又好像没变。

看着还保持行礼的寒云朝一眼,“你先起来吧!羽儿既然有事来不了,那就先开始宴会吧!别让人等久了。”说着便起身向外走去,他们二人跟在寒翎身后。

殿外早已站满了众人,各方有名的都来凑凑热闹,都想来看看这冕乌一族的圣典仪式见见世面,要是可以帮他们的元羽小殿下破除那寒气,若是得到这冕乌一族君主的承诺也是好的。

“这位仙君,你可知今日这白苍梧为何如此热闹?”

“听说他们族内有个年纪最小的殿下,因为被寒气所阻,导致不能正常使用灵力,所以这才借着百年一次的圣典邀请四方的人。”说完才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事早就传开了啊!你这都不晓得。”

“那他们的小殿下今日也会在场吗?”

“肯定会在啊!今天可是他的主场。”有点看白痴般的看着旁边这个和他搭讪的人。

“传闻他们小殿下长得就非常不凡,而且人也很温柔。算了不说了,再晚点就赶不上圣典了。”不等夜鸩讲话,那人就急急忙忙跑进白苍梧去了。

“我刚刚没听错吧?元羽温柔?他和温柔沾边吗?”圣典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喊我,真的是不够朋友,夜鸩挥着手中的扇子,不失风度的走向那年幼时走过的路。整条道路直通白苍梧举办圣典的地方。

虽说这个地方叫白苍梧,四处可见花草树木却没有一棵梧桐树,这个地方好像在四方而立的时候就有了,那个时候好像还不是叫这个名字。

……

“本君是这冕乌一族的君主,各位能来莅临我族的圣典宴会十分感谢!众位请入座。”寒翎走到主位,拿起桌上的杯杓向下方众人举杯一饮而尽,这才入座。

“寒君主客气了,我们都是邻里故里的,你要是不发请帖给我们,这才是见外,更是看不见这白苍梧的世外桃源之景啊!”说此话的正是寒翎的好友,天鸿院的掌门凌枫。

除了白苍梧和天鸿院外,与之并首的还有神灵谷,七星阁,和天穹轩。早年几方势力齐聚各据一方,白苍梧却与世无争,归隐于山地之间,断绝了外界的任何信息,但寒翎有一次外出无意之间认识了凌枫。封闭了几千年,二人也交好了几千年。如今再次开启白苍梧,却是与世外桃源一般,令人无一不赞叹。

“凌兄客气了。”他们二人对视一笑,相处了几千年,仅仅一个表情便理会了,懂得都懂。

“寒君主开启这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让我们见识到了天地之间竟有如此之景,实乃大幸啊!哈哈。”

有了一个人的吹捧,自然也会带动一群人,白苍梧与天地之间存在了几千年,虽说避世多年,可底蕴还在,如今出世,个个都想与之交好。千年前就听说冕乌是极其逆天的存在,如今一见更是不凡,令在座的众人看不清修为。这么强大的靠山谁不想要?可是寒翎开启白苍梧并不是为了与他们交好,争斗。单纯是想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寒气的来历,好让元羽不再被那寒气所折磨。

“圣典开始。”在这一刻,四方各地的祥瑞之兽都会到这里留下祥瑞福泽四方。

大殿外,众人纷纷入座,开始与周围的人谈论。

“寒君主,听闻你是为了小殿下体内的寒气,这才征召四方的仙君。能否让我们看看小殿下?”一个不知门派的人起身微微行礼,为表示自己的不妥之处。

“羽儿现在不便前来,待圣典结束后,各位仙君再随我一同前去。”寒翎说完,便对着身旁的寒云朝“你去看看羽儿,现在在干什么。”

寒云朝便起身向那廖无人烟的大殿走去,元羽的殿宇位于白苍梧最偏远的地方,因为圣典的原因,周围多了些许祥兽增添了不少色彩。

……

夜鸩借着小时候的记忆走到了元羽的寝殿,看着树下那熟悉的人,心无旁骛独自下棋。微微一笑,这样看的确有点温柔。站着看了一会,这才走向前,拿起对面棋奁里的黑子,落下。微微震惊的元羽,抬起冰蓝色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个无礼的人,昨天有个傻x今天又有一个傻x,老是下别人的棋,这样显得他很呆。

感觉到了元羽的怒气,不等他开口,夜鸩急忙喊到,“羽兄,你不会不认得我了吧!我是夜鸩啊!小时候经常给你下毒的那个。”

“嗯。”元羽记忆回笼,小时候好像是有一个傻东西,经常坑他,不过最后倒霉的还是夜鸩自己。

“羽兄啊!我刚刚说了这么多,你就说一个字‘嗯’?果然时间久了你就把我忘了,没爱了。外界还传你温柔体贴,现在看来一点也不温柔,果然不能相信那传言。”夜鸩坐在元羽对面,准备拿起桌上的茶。

元羽这才丢下手中的棋子,“那个杯子是我的,要喝回你那鸟窝喝去。”拿过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茶。

“你还是那么无情,居然不请我喝茶,还骂我,我们好歹也有几十年的友谊,你居然这么对我。”夜鸩不去看元羽那可以杀人的眼神,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显得那么尴尬。

“嗯?我们什么时候有过友谊,我怎么不知道?”元羽自顾喝了一口茶水,看着杯中的倒影。

幼年时的元羽因为体内有寒气的缘故,一不小心就会外散,所以他周围除了他义兄寒云朝就剩一个夜鸩,当时白苍梧内的灵植经常被寒云朝和夜鸩弄的乱七八糟,天天闯祸,而元羽最多跟在后面什么都不干,偶尔看着他们上树摘果子,下河抓鱼。因为元羽的体质与常人有些不同每天都过的都是一种煎熬,有一次不小心误碰了夜鸩放在桌上的水杯,差点被毒倒,反正当时半吊子夜鸩的毒连一只小老鼠都毒不死。后来白苍梧要隐世,夜鸩也不得不离开此处,就这样过了几千年。

“哎,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讲话了?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夜鸩凑到元羽面前,看着他那冰蓝色的双眸,想要看出一丝情绪。

“不能。”语气依旧冰冰凉凉,身子向傍边挪了一下,生怕那傻东西靠近自己。

“那个圣典你不去看看吗?好像来的人还不少。”夜鸩看着元羽这个举动,好扎心啊!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好像以前也是这样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不想去,太吵。”一阵轻风刮过,吹落了不少残叶。“咳咳”一阵闷咳声,令他那原本冰蓝色的双眸粘上了一丝水汽。

“你怎么了?寒气在你体内这么严重了?”夜鸩起身走到元羽身旁,正要检查。

“我没事,不是寒气的原因,不小心咳了两下。”这话谁信?元羽起身避开旁边的人向外走去。

“你要去干嘛?”夜鸩看着走在前面的元羽很是不解。

“去参加圣典,还不快跟上?”

“……”刚刚谁说不去的。

走到一半,刚好碰见来找元羽的寒云朝,“阿羽。”看见元羽身旁站着一个人,立马将元羽护在身后,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剑都拿出来了。站在一旁的夜鸩直接无语了,心想着我们小时候穿一条裤子的好吗?现在长大了不认账了,还想打我……

元羽看着他们二人想打架的样子,丝毫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反正这里不是他的寝殿随便打。

“我说,寒云朝你就不能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吗?一言不合就想打架?”

“你是谁?我看你就不像一个好人,想骗我弟弟去干嘛?”元羽可是任谁劝都不出殿宇的人,今天破天荒的居然出门了,还走了这么远。

“……”夜鸩瞬间不想讲话了,默默看向寒云朝背后的元羽,羽兄,你好歹说两句啊!

元羽也不再逗他了,这才开口“义兄,那个是夜鸩,我们去参加圣典。”

“哦哦!参加圣典。”寒云朝放下手中的剑,然后才反应过来,“夜…夜鸩?还有阿羽你说你要去参加圣典?”他震惊了,寒云朝在刚刚来的路上已经想了几百种劝说的方法,现在倒好一种都用不上。

“对啊!你这几千年怎么过的,不想我就算了,还想拿剑砍我,你这样会失去我的。”夜鸩撇着白眼看寒云朝。

“那是意外,谁晓得你失踪了几千年,现在突然爬出来?”

“……”很好,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兄弟俩这么会怼人?

“好了,快走吧!圣典都开始好久了,再晚点你就可以饿着肚子回去了。”

三个人就这么并排向宴会的地方走去,时隔多年,寒云朝和夜鸩那说不完的话就像合不拢的匣子没有尽头,丝毫不见刚刚想打架的样子 ,看着他们二人,就像回到了当年,也是这样的三个人,并排而行。

垂眸看着前方,应该可以见到他吧!

《入羽》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