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蛇婚
蛇婚 连载中

蛇婚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小火炎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应渊离 悬疑惊悚 陆小奈

书名叫做《蛇婚》的小说,是作者“小火炎”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应渊离陆小奈,内容详情为:毕竟,当你冷不防的一抬头,看到一个死状恶心的断头鬼或者吊死鬼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又无力驱逐鬼魂的时候,你会恐惧到崩溃。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自小修学术法的天师,捉鬼驱邪是本职。有了这双阴阳眼,捉起鬼来简直就是事半功倍,也不用像别的天师那般,需要辛苦开天眼才能看到鬼魂。我出生在一个叫陆家村的小村庄,据说...展开

《蛇婚》章节试读:

我太奶奶跟我奶奶两人都心疼我,两人苍老的眼眸,都染上了泪花。

她们作为老陆家的女眷,对这种事,也是只能被迫接受,哪怕不愿意,也无能为力去改变老祖宗留下的祸。

“中元节,蛇君会来接你。”我爷爷轻声说道,看我的眼神也是不舍跟心疼的,“对不起,小奈,是我们老陆家亏欠了你。”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算亏欠吧。

毕竟我投胎到老陆家,在之前的22年里,我备受宠爱,享受着家庭带给我的温暖,让我幸福快乐的度过了22年。

只是,让我猝不及防的是,我以为嫁给蛇君也不会那么快的事情。

可没想到,这一天,那么快就来了。

现在七月初十,再过四天,就七月十四。

鬼门大开,百鬼夜行的中元节。

“我们之前村子里也没有嫁过闺女给蛇君,不过按照老祖宗留下来的书卷来看,应该是那天你在老祠堂出嫁,等着蛇君来接亲,至于后面会怎样,我们谁也不知道……”我太爷爷轻声说道。

“接亲是接到哪里去?”我妈连忙问道。

我太爷爷摇了摇头,他也仿佛一下子精神气都被抽走了似的,他看着我,说道,“我们也不知道,甚至,小奈嫁给蛇君后,她是死是活,我们都无从得知。”

大厅里,瞬间陷入了沉寂。

“闺女,我苦命的闺女,要不,妈送你出嫁。”我妈满脸沉痛,哽咽着说道,“起码,跟你一起,妈能知道你那边的情况。”

“不可,蛇君接亲,只会接新娘走。”我太爷爷立刻摇头说道。

“妈,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故作乐观的说道。

就当是,我嫁给蛇君之后是以命献祭的,那起码,我还有四天活命的日子。

如果生命只剩下四天时间,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四天,哪里够我想做的事情?

我不禁悲凉的一笑,我妈看到我笑,她眼眶瞬间红了,哗的一声,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奈……”我妈抱着我哭,可除了叫着我的名字之外,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我妈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她从来不哭,哪怕生我那天疼了一天一夜,她也是半滴泪都没掉的。

还有我八岁那年,我妈从山上失足掉下来,身上伤痕累累,差点没了命,在床上躺了半年才能下地走路,她也是没哭一声。

现如今,她因为我,是把积攒了几十年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吧。

我的肩头,很快就被我妈温热的眼泪给打湿了,而我太奶奶跟奶奶也是跟着我妈哭,我太爷爷他们就抽着旱烟袋,神情沉痛,愁眉不展。

第一次,我们家这般愁云惨雾。

这下子,我反倒好像冷静了下来,我知道我的家人没有因为给自己保命就把我推入火坑,就已经足够了。

我爷爷还在我一出生的第二天就给我爸出谋划策,想要狸猫换太子来保护我,只是不成功。

现在,换我来保护他们了。

“没事啦,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了,我也未必就能死,我看那个蛇君,好像也挺好说话的。”我安抚着我妈说道。

但见了两次蛇君,我连他的脸都没看清楚,不过,声音,倒是听着很温柔。

但做出来的警告我们不能逃的事情,却每一次都那么残忍可怕。

“小奈,你说你给你妈吃的解毒丸是蛇君给的,你见过蛇君了,他,是怎样的?跟你说了什么?”我爷爷问道。

“我没见到蛇君的样子,就是他给了我一瓶解毒丸,也没说什么。”我摇了摇头。

其实我不说蛇君威胁我,我家人也知道我突然答应嫁给蛇君,其中必定有缘由。

于是,氛围一下子,又沉闷了下来,谁也不好受。

我以为我起码最少还有四十年的潇洒日子过,可现在只有四天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我却不知道要干嘛了。

想着帮我爸妈实现愿望,带他们出去玩儿,但我爸妈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兴致。

毕竟他们心里担忧着我,哪里还能有心情出去玩耍。

于是,这四天可支配的宝贵时间里,我们一家三口,就呆在家里,哪里也没去。

我妈更是连晚上睡觉都跟我睡在一起的,而我爸也直接拿了席子到我房中打地铺。

四天的时间,转眼就过。

一下子,就到了中元节。

今年的中元节,陆家村所有人跟往常一般,趁着在天没黑之前,就早早的烧了纸钱给自家祖宗。

但又跟往常不一般了,他们烧完纸钱,又都到我家里来坐一会,似乎是想看我最后一眼似的。

夜幕降临,阴气开始越来越重,陆家村的家家户户,除了我家,都关上了大门。

今年,我爸妈恨我们老祖宗竟然这么坑自己的后代子孙,连纸钱都不愿意给祖宗们烧了。

我们家一般中元节晚餐都是把四位老人都接过来一起吃一顿,今年也不例外。

只是,往年家里吃团圆饭都是热闹的很。

但今晚吃的不是团圆饭,而是,离别宴。

气氛沉闷的,就好像是最后的一顿晚餐似的。

不过对于我来说,可能也就真的是最后一顿饭了。

今晚一别,生死未卜。

我爸妈准备了一大桌子都是我爱吃的,但我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心里好像有什么大石头压住似的。

但为了不让爸妈跟四位长辈担心,我还是佯装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不断的往嘴里塞,嚼几下就吞下去。

我妈看着我这个样子,眼眶又红了,她把我手中的碗筷拿下来搁到桌上去,心疼的道,“小奈,吃不下就别吃了,别伤了胃。”

命都没有了,还怕什么伤不伤胃呢。

我现在就跟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蛇君宰割了。

我太爷爷他们眼神沉痛,默不作声的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

这一顿饭,大概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丰盛的一顿,却也是最难受的一顿。

很快,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半了。

凌晨零点,蛇君就要去老祠堂接亲。

我穿上了大红嫁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脸色苍白,但眉眼如画,唇不点而朱,一双大眼睛此时看着无神,却依然水波潋滟。

我很爱笑,笑起来眉眼弯弯,都被长辈说讨人喜欢。

从小大到我都被人说我有一副美人骨,骨相极好,我平时不打扮,都是T恤长裤,现在被我妈拾掇了一下,第一次我觉得自己是好看的。

只是,我梦想中披上嫁衣是嫁给我心爱的男子,可谁曾想,我要嫁给一条蛇?

在我爸妈伤心欲绝又不舍的目光下,跟着我爷爷,离开了家门,拿着驱鬼灯,朝村尾老祠堂的方向走去。

因为手里拿着驱鬼灯,周围飘荡的孤魂野鬼都不敢靠近我们,但都在后面跟着我们飘,似乎是想着等驱鬼灯熄灭了,它们找准机会就能上我们身了。

到了老祠堂,我爷爷打开了灯,能容纳上百人的祠堂只有我跟我爷爷在,就觉得空旷的可怕。

我坐在桌边,看着手机的秒数在跳动,等着我自己不能自控的命运安排。

我爷爷也没说话,神色沉痛,就坐在我对面,一口一口的抽着旱烟。

今晚的夜,寂静的可怕,就连虫鸣蛙叫都听不见了,让我心里不由的涌现了恐惧之感,哪怕已经给自己做了四天的心理准备,但到了此时,依然会害怕。

突然,老祠堂外头,传来了爬行蠕动的嘶嘶声……

我一听到这嘶嘶声,脑海里便浮现了蛇群蠕动的恐怖画面,不禁打了个冷颤,背脊发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蛇抬棺,鬼送亲,前世仇,今生报……”忽的,一个缥缈的歌声,似远似近的传来。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后惊惧涌上心头,这首歌谣,从我18岁生日那天起,就常常在我的梦中出现。

这歌谣,是一个女声唱的,是那种戏曲曲调,旋律婉转凄美,却带着浓浓的幽怨,深深的恨意,这几乎成为了我的噩梦。

我猛的打了个激灵,这梦中的歌声,竟然在现实中出现了?

这歌声,爷爷也听到了,他脸色瞬间煞白,看向了我,脸上满是绝望跟痛苦。

“他来复仇了,来复仇了,陆家村,完了……”爷爷失神的喃喃自语,遇事从不慌乱的爷爷,这会儿,整个人似乎都慌了。

复仇?什么复仇?

我听清楚了爷爷说的话,不禁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