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神袭
神袭 连载中

神袭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无边的幻界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无边的幻界 萧然

小说《神袭》,现已完本,主角是萧然无边的幻界,由作者“无边的幻界”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当然咯,人类的长相,确实要比兽人顺眼多了,兽人长得既高大又壮硕,青面獠牙,鼻孔粗大,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是指战斗的时候),浑身裹着油绿或者淡紫色的粗糙皮毛,皮肤皱巴巴的,里面不时地有小虫子爬来爬去……也许有人会喜欢这种粗犷雄浑的美,但萧然绝对不是。萧然如果是这幅长相,他肯定要愤怒至极,气到用双拳捶胸...展开

《神袭》章节试读:

萧然以一个人类婴儿的身份,丝毫不讲道理地降生在一个仇恨人类的兽人部落里面。按理说,他应该活不过三天的。他要么是被愤怒的兽人丢到乐溪谷地北面的森林里,去投喂那些霜狼;要么就被送给古神号角里的首席萨满巫医迪赫鲁鲁,当作实验材料,去尝试各种毒巫术的炼制。说实话,前一种死法比起后一种来,那可真是温和多了。

但好巧不巧的是,萧然降生的时间,正好是这个兽人部落新旧势力的平衡被打破的时机。不得不说,萧然是有点运道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某种玄之又玄的力量在暗中保佑着他?

银谷家族的族长可不会这么想,他觉得自己的运道可真是太背了。本来所有的计划都按照他预想的方式运行着,但关键时候居然来了“人类婴儿”这么一个可恶又可怕的变数。

他应变很快,第一时间就是封锁消息,接着他就想立刻处理掉这个婴儿。但是遭到了辉树和雪伊这对夫妻的反对。不管怎样,这是他们夫妻的第一个孩子,就算长得不像兽人那又怎样,这毕竟是他们的亲生骨肉。

像辉树和雪伊这样的新一代年轻兽人,他们对于人类的仇恨是没有任何基础的,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人类,而兽人与人类巨人之战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了,那时他们还没有出生,更谈不上对人类有任何印象。

相反的是,这对夫妻还特别喜欢这个孩子,他们觉得,这孩子看起来比起兽人宝宝更加的好看,也更加的惹人喜爱。他们两人心意相通,绝不会放弃这孩子,更不能让这孩子被人伤害。

银谷家族族长语重心长地劝说,这孩子可能会给整个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辉树却并不在意,他表示,实在不行,他们夫妻二人带着孩子离开古神号角,以后绝不会给家族添麻烦。

面对这两个倔强的年轻人,族长也是毫无办法。

就这么过了三天。

在一个有着八百多人口的部落里面,家族之间还存在着频繁的通婚关系,所以想保住这天大的秘密,完全是不可能的。不出三天,消息就不胫而走。部落里所有的兽人都知道了辉树一家生了个奇怪的婴孩,长得不像兽人,却像人类。

整个部落都震惊了。

酋长远歌方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召集了八个家族的族长以及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老,还有部落巫师塔的萨满巫医迪赫鲁鲁,一行人兴师动众地涌到了银谷家族的城堡门口。

还有几百个吃瓜群众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一起跟在后面围观。

见到这阵仗,银谷家族的族长知道,想蒙混过关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见招拆招,见机行事。于是他命令族人打开大门,让远歌方丹等一行人进入家族大厅。

雪伊抱着萧然,和辉树肩并肩来到了家族大厅。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感受到了彼此心中的坚定。这份坚定,从他们三年前面对那次生死危机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酋长远歌方丹还没有来及寒暄,只是远远地看了雪伊怀中的萧然一眼,就立刻怔住,旋即差点晕倒,就发生了前文所描述的那一幕。

经过儿子红刃的提醒,方丹顿时醒悟过来。小不忍则乱大谋,虽然自己无比痛恨和恐惧那个襁褓中的人类婴儿,但这时候和银谷、凤蝶两个家族开战,对于整个古神号角来说,决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远歌家族的实力要高过银谷凤蝶两个家族的总和,但是一旦真打起来,其他的那些家族也势必会牵扯其中,整个部落就会大伤元气,甚至四分五裂,好不容易经过了三十多年打拼,部落发展到现在这番繁荣稳定的局面,可不能为了一个奇怪的人类婴孩,而把基业毁于一旦。

远歌方丹当了三十年的领导者,对于部落的内忧外患早就了然于胸,此刻,他脑中飞快转动,将所有利害关系都考虑了一遍,心中立刻有了打算。

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腰背挺起,恢复了作为部落酋长的从容气派。他用手中的木杖敲了两下地面,周围的议论声顿时停了下来,方丹排众而出,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银谷家族大厅的正中间。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酋长要说话了,大家都安静下来,期待地望着他。

方丹从容地一笑,朗声道“我们古神号角一直受到兽人主神的保佑,发展至今,虽也历经坎坷,但也没有遭受过特别大的灾难。然而,三天前,银谷家族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件,我们的仇敌,人类,居然出现在部落内部。而且还是以一个婴儿的形态降生在我们的族群里!”

周围人群都窃窃私语起来,大家对这件事也感到十分奇怪。

这时,方丹望向银谷辉树,说道“我作为部落酋长,非常有必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辉树,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必须要在众人面前交代清楚。”

辉树感到自己仿佛变成了被审判的罪犯,他冷然一笑,昂首向前踏出一步,向着围观的众人行了一礼,朗声说道“感谢各位兽人父老姐妹的关心和爱护,我辉树三天前当上了父亲,有了一个儿子,虽然这犬子的长相和大家期待的不符,但毕竟是我和雪伊的亲骨肉,我们是兽人血脉,那他岂有不是兽人族的道理?而且,一个兽人的内在灵魂,又岂能以外表来分辨?你们看那北方的狼族,有黑色毛皮,有杂色毛皮,也有纯白的毛皮,难道因为皮肤的颜色不同,它就不再是狼族了吗?”

他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有理有据。让在场的众人议论纷纷,有些和辉树关系较好的,也开始出言附和。场面顿时有点乱。

方丹并不因为辉树的一番话而乱了阵脚,他的表情依然镇定,只见他左手抬起,给周围人群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待大家安静了一些,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调查的,正是血脉的问题。这明显是人族的婴儿,真有可能是你辉树亲生的吗?”